第73章 轩辕夜清 下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21字
  • 2021-09-18 13:08:38

瑶音连忙上前一步,握住女子伸出的手,轻轻一扶,一道红衣人影便从马车中脱出,站到地面上。

虽然实际年龄已近四十,轩辕夜清的容貌却还保持着十六七岁少女的模样。她穿着一身华美的金丝红纱流仙裙,外罩一层浅红纱衣,配上她那纯如清莲的绝美容貌,以及皇室公主特有的娇贵之气,叫人生不出半点亵渎之心,甚至会觉得这地儿污了她的足。

幽洛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双眸微微眯起,带着一丝玩味。

人皇唯一的女儿,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这轩辕夜清一出场就如此高调,要么故作姿态要么张扬任性,无论哪一种,都让幽洛无法对她产生好感。

轩辕夜清在婢女的搀扶下站稳,抬头看向青玉斋前的众人。她面上妆容极其精致,神情中透着几丝高傲,曼妙的身姿在红衣的映衬下如同神女,虽然第一眼令人惊艳,但第二眼之后让人只有敬畏之意。

看到青玉斋的所有人都站在门口迎接自己的到来,轩辕夜清面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在下青玉斋轩辕城分斋掌柜宋行方,见过夜清公主!”青玉斋掌柜宋行方连忙上前一步,领着身后众人对轩辕夜清躬身行礼。

“免礼。”轩辕夜清松开瑶音的手,身上散发出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势,淡声道。

“谢公主,公主请!”宋行方等人起身,向后散开几步,分出一条通道。宋行方神情恭敬,右手向内一引,领着轩辕夜清等人走进青玉斋。

进入青玉斋后,轩辕夜清才看到一楼大堂里包括幽洛在内的几人。虽然其中多数人看着她的目光都是惊艳而崇拜的,但看样子她并不领情。只见轩辕夜清眉头一皱,宫婢铃语察言观色,转头对宋行方道:“看来掌柜的生意不错嘛。”

宋行方也看到了这些人,因轩辕夜清突然到来,他还没来得及清场,此时冷汗都下来了:“这位小姐谬赞,在下也不是不知规矩,只是今日公主突然到访……”

“你这是在怪公主来得不是时候吗?”铃语冷笑着打断宋行方,目光陡然凌厉如刀,直刮在宋行方的脸上。

她是轩辕夜清的贴身影卫,但对外只是个普通宫婢,公主身边所有需要出头的事都是她来做的。

“小的不敢!请公主相信小人绝无此意,公主愿意亲临青玉斋对青玉斋来说乃是极大的荣耀。今日是小的考虑不周,小的这就让这些人离开!”

宋行方心中叫苦,青玉斋开门做生意,向来没有主动驱逐客人的道理,毕竟来往接待的人中有不少是地位尊崇的药师。但轩辕夜清在宫城外去的所有地方都必须清场,因此都会提前差人通报,好让人做好接待的准备。今日不知怎么的突然间就来到青玉斋,看来他们青玉斋不得不做回恶人了。

好在这些人看起来都不是药师,一群小人物,得罪了也不打紧。

宋行方首先盯上的就是形单影只站在柜台边的幽洛,这少年看着年纪不大,又是孤身一人,这样的人最是好对付。

幽洛眯眼看着宋行方走近,这是要拿她开刀了?

“这位公子,青玉斋今日不再接待客人,还请你速速离去。”宋行方态度强硬,语气傲慢,虽然用了“请”字,但也没缓和到哪里去。话落,他又转身对大堂一侧的另外几人道:“几位也是,还是改日再来青玉斋,青玉斋必不会怠慢了诸位。”

“这……”那几人面面相觑,之前向同伴询问轩辕夜清身份的那大汉似乎想说什么,却被身边同伴拉了一把,摇头示意。

沉默一瞬,其中一个灵师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等便改日再来,先告辞了。”语罢,那人便转身向大门走去,剩下数人也紧随其后,纷纷离去。

轩辕夜清每到一处都有清场的规矩,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但碍于她的实力和身份,就算有人不满也不敢提出异议。

见这些人识趣离去,宋行方也是松了一口气,转头却发现幽洛仍然站在原地,眉头立刻皱起:“这位公子,你没听到我刚才的话吗?怎么还不离开?”

轩辕夜清也皱眉看了过来,神情已有不耐。

幽洛淡定地站在原地,毫不在意周围众人异样的目光,掂了掂手中的丹鼎,看向宋行方:“我跟那几个可不一样,掌柜的没看到我已经选定要买的东西准备结账了吗?只要替我结了这账,我立刻就走,别无二话!”

宋行方神情微有不耐:“我都说了青玉斋今日不再接待客人,公子可将东西放下先行离去,改日再来青玉斋必尽心招待。”

“不过是结个账,夜清公主连这一时半刻都等不得吗?”幽洛懒懒挑眉,看向大堂中央被众人簇拥着的轩辕夜清。

她堂堂冥界少主,就算现在落了难,也不会容忍被人随意驱赶。就算是人皇的公主,也不行。

“你……”宋行方气结,夜清公主出行必定清场,从来没人提出过异议,没见刚才那几人都自己乖乖走了吗?这人是哪个旮旯角落出来的这么不懂规矩!

轩辕夜清冷冷地看了宋行方一眼,并不接幽洛的话,显然并不将她看在眼里。

接收到轩辕夜清的冷眼,宋行方心头一紧,神情更加冷硬:“我说今日不再接待客人就是不再接待客人,这位公子你若要胡搅蛮缠,就别怪在下对你动手了!”

幽洛神情微冷:“我也说得很清楚,只要替我把账结了,你这青玉斋我才不愿意再待,连这点时间都容忍不得,夜清公主,不过如此!”

“你大胆!”铃语闻言大怒,右手一扬,一道金光便向幽洛扑来。

幽洛闪身避过,那金光便将她身后的柜台一劈为二,可想而知若是被那金光打中,恐怕不死也残。

幽洛眼神清冽,嘴角冷冷地勾起,却笑不达眼底。这铃语竟是一个金属性的天阶灵师,不过她又有何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