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赌坊新主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47字
  • 2021-09-18 13:07:48

看来这个洛悠确实不简单呢,且不论这一局她能不能胜得了他,光凭这份心性,就已胜过了以往所有来找他对赌的人。

幽洛接过骰盅,如果说她之前还有那么一丝不确定,那么在看到萧凌摇出的结果之后,这丝不确定已经变成了势在必得!

她缓缓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接过骰盅时,没有露出半分异样。

幽洛盖上骰盅摇了几下,便看到萧凌的面上露出一丝困惑。

她在心底暗笑一下,继续摇了几下,这才放下了手中的骰盅。

“我竟听不出你摇出了几点,还是说……没有点数?”萧凌说到最后四个字时,明显有些不可置信。

别说是他自己,就算是以往与他对赌的那些人,也没有谁摇出过无点的。

摇出无点并非没有可能,将骰子粉碎它自然就没有点数了,而王赌也没有明确规定不可以这样做。但这骰盅能够阻隔灵气,光靠灵气是无法隔着骰盅破坏里面的骰子的,因此也没有人会这样做。

可面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似乎就做到了!

幽洛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在萧凌有些期待的目光中打开了骰盅的盖子。

只见五十颗骰子都是一个菱角朝上,另一个菱角独立支撑着整颗骰子的重量。更难得的是,这五十颗骰子还是以这样的形态一层摞着一层形成了一小座骰子山,没有哪一面是朝着上方的,自然也就没有点数。

没有破坏骰子,但这也确实是……无点!

萧凌在一时的讶然之后便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然:“你赢了。”

幽洛将骰盅一推,那座脆弱的骰子山便“哗啦”一声散了。她抬头笑道“不愧是赌王,想赢你还真是不容易!”

萧凌不语,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那,现在是不是应该来谈谈赌赢你的报酬了?”一想到半个盛洺赌坊即将落到她的手上,幽洛的眼里不由就放出了光。

钱财这种东西还在其次,关键是她很喜欢盛洺赌坊的这种风格。

“当然。”萧凌整理好桌上的赌具,将它们放回原位,便引着幽洛回到了先前的房间。

这时,幽洛才发现这房间里不知何时多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她认得,正是刘管事。另外两个分别是一男一女,看上去都要比刘管事年轻多了,差不多和萧凌一个岁数。

女的看上去端庄优雅,浑身散发着一股书卷气;男的则始终笑呵呵的,看起来是个腹黑的主。

刚才也没见萧凌做了什么啊,这些人是怎么提前等在外面的?

难道……

萧凌重新坐回原位,语气淡淡地对三人道:“洛悠公子赢了王赌,以后她就是盛洺赌坊的另一个主子,你们要像对待我一样对待她。”

三人齐声称是。

萧凌重新转向幽洛:“一楼的管事,刘年,我想你应该认得了,另外两个是二楼和三楼的管事,宁嘉和温行羽。”

“宁嘉见过……见过小主子。”三人之中的那名女子率先上前一步对幽洛见礼。她在称呼幽洛之时稍微顿了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萧凌,这才将话说完。

“刘年见过小主子。”

“温行羽见过小主子。”

另外两人纷纷跟上,各对着幽洛行了一礼。

要说不服,他们自然是有的,只是当着主子的面,不好表现出来。

“好了,”萧凌挥了挥手:“见过了新主子,你们就可以下去了,在四楼给她安排一间厢房,其他一切不变。”

“是。”听到这样的话,三人心中稍安。毕竟在他们的心中,幽洛依然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少年,这般年纪能懂得了什么,也不知怎么的就赢了主子。倘若主子为她所惑让她插手盛洺赌坊的事务,那还真是难办了。

随着三人的离去,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幽洛心中从刚才起就藏着一个疑问,现下这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便也没什么顾忌了:“你是故意输给我的?”

萧凌有些讶异地看来:“何以见得?”

幽洛指着门口:“不然怎么解释他们会提前等在这里?”

“这很奇怪吗?”萧凌重新低下头去看之前留在桌上的残局:“他们每个人都有不下于地阶的实力,何况他们都在盛洺赌坊里,只要得到我的传唤便能立刻出现在这里,就我们刚刚走到这里的的工夫,足够了。”

幽洛有些瞠目结舌,刘管事就算了,那个宁嘉和温行羽明明看起来很年轻啊,竟然就已经达到了地阶!

他们还是人吗?二十几岁便达到地阶,洛宁弈赵宗云之流与之一比根本就是渣好吗!

萧凌仿佛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他再次讶异地抬起了头,有些探究地看着幽洛:“你竟然不知个人的实力境界根本不能以年龄来判断吗?”

啊?幽洛还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说法,毕竟在颍城的时候,那些人的实力和年龄都很成正比,实力越强的,年龄越高,比如洛铭松和洛老太爷就是这样的。没想到外面的人却不是这样的,看来只要修为够高,就能保持年轻的状态,轩辕皇城还真是令她大开了眼界。

她只得讪笑一下:“不好意思啊,我刚从偏远的地方来到皇城,并不知道外面的人是这样的。”

“原来如此。”萧凌的目光继续专注在棋盘上:“赌坊内外你都可以随意走动,可以住下也可以离开,每月的收益会分你一半。至于那一个承诺,只要你想好了,随时可以来找我兑现。没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神情是不变的淡,仿佛赌坊里多一个与他同样地位的人仍然不能引起他丝毫波澜。

幽洛不由有些索然,冰属性灵师都是如此无趣的吗?

萧凌也确实并不在乎盛洺赌坊突然多了一个主子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所以才会如此自然地让自己的属下来见她,甚至给她绝对的自由,只要她不干涉到自己。

“多谢。”虽然萧凌始终对她并不热络,现在更是有些冷淡,但幽洛并不在意,道谢后便转身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