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湮幻境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32字
  • 2021-09-18 12:50:40

幽洛不由别开了打量的目光,每次见到衡寂露出这副表情,她心中就会不由自主地生出几分不自在,她不喜欢自己的父王以这样的态度面对自己。

可鸣澜就不同了。

“父王,您找我和姐姐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即使面对着衡寂威严的目光,她的面上的也能迅速绽出欢快的笑意。

看到鸣澜的笑容,衡寂的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

幽洛一早就知道鸣澜不是衡寂的血脉,但也不得不承认,衡寂对鸣澜的喜爱要胜她许多。若不是因为鸣澜不属于他们幽凤一脉,无法传承冥界王族的正统,只怕她这少主之位早就是鸣澜的了。

幽洛只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此时她已经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着了邪青那无湮幻境的道,现在所听所闻的一切也全是虚幻。

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出离开这幻境的办法,只是她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脱离幻境呢?

“父王这不是正要说吗?”衡寂对鸣澜慈爱一笑,转向幽洛时便恢复了之前的威严:“洛儿,你身为我冥界少主,却终日游于市井不思正务,就连修为境界也没有半点长进,实在令在为父失望!近来冥界事务繁多,既然你不肯担起你的责任,为父便将你的手中的权利交给澜儿暂代行使,以后你便不用日日都到幽冥殿枯坐,如此也算遂了你的心愿,你应该没有异议吧?”

不是的!

幽洛很想大叫出声,但看着衡寂与鸣澜之间的互动,喉中就像有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出不了声。

她想起来了,这一幕曾经是发生过的。

在这次召见之后,她就失了手中的权利,彻底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头少主。

可是……

对于衡寂所说的一切,幽洛确实有些无从反驳。

事实上她确实擅自离开过幽冥殿几次,但那都是有别的缘由,并非真的混迹市井吃喝玩乐。而且自己的实力进境,衡寂不是从不过问么?

至于冥界的事务,那些东西她根本看不进去,再说离她上位不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吗?衡寂也才在位不满千年而已。

当时她还奇怪衡寂为何如此断言,现在想来,只怕一切都是鸣澜的阴谋。

鸣澜觊觎她的位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幽洛心中清楚得很,但因着鸣澜不是冥界王族,又是女子,她以为她对王位构不成威胁,从来没有太放在心上。

没想到最后会便成这般局面……

“姐姐、姐姐……”幽洛正出神之间,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细的呼唤。

转头看去,便是鸣澜面上有些担忧的神情。

看到幽洛终于有了反应,鸣澜似是松了口气,不由嗔怪道:“姐姐,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能在父王面前走神?”

听到这话,幽洛顿时一个激灵:“父、父王,儿臣……”

“嗯?”话未说完,便被衡寂打断:“罢了,你去吧,我很快就会安排澜儿接手部分事务,到时你想如何我也管不到了。”

“不是的,父……”

“下去吧!”衡寂似有些疲惫地挥了挥手,示意幽洛退下。

“……是,儿臣告退。”幽洛只得俯身告退,转身之际目光不经意间触及鸣澜垂下的脸,恰好看到一个极为隐晦的冷笑。

这一切,果然都是阴谋!

走出幽冥殿时,幽洛突然觉得胸口剧痛,突然吐出一大口血,险些昏厥过去。

她睁大眼睛看着地上那滩黑得诡异的血迹,眉头紧紧皱起。

该死!她什么时候中了毒?!

就在这时,周围的场景又是一变,她重新回到了幽冥殿中。

不过看情形,她已经脱离了那个幻境,只是自身的情况却极为不妙。

焚霄剑阵被压制得几欲溃破,已经有少量灰瘴突破防护侵入了她的身体,难怪她刚才会突然觉得胸中剧痛,吐出一大口毒血!

“胜负已定,你输了!”邪青已经收起无湮退回了破昊的身后,却用灰瘴继续将幽洛困在那方寸之地,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身体。

衡寂面色惨然,目光中已然现出了几分绝望。

鸣澜咯咯笑道:“幽洛,重新回到被我夺去一切的时候的滋味如何?你得感谢邪青给了你这个机会呢!”

幽洛的面色有些灰败,被灰瘴侵蚀的痛早已蔓延至四肢百骸,却始终紧咬着牙关将痛呼死死地锁在喉间。

破昊却突然阴冷地笑了起来:“本君突然改变主意了,有这样的天资不为我所用岂不可惜?你放心,本君定会将你培养成本君座下第一战将,赐予你比现在强大得多的力量!哈哈哈哈!”

衡寂大惊失色:“你休想!”

“哼!现在的你尚且自身难保,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条件?”说话的却是鸣澜。

她面上再无昔日对着衡寂时的天真无邪,而是讨好地看向破昊:“魔君大人,您不用理会他,幽洛能够被您重用可是她的荣幸!”

幽洛将他们的话听在耳中,心中一惊。

魔界有种秘法,可剥夺他人的神智,让对方沦为自己的傀儡。虽然要付出一点代价,但这点代价对于魔君来说不算什么,他的手下也必定有不少这样的傀儡。

幽洛身为冥界王族,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做法?她挣扎着开口道:“比起为你所用,我宁愿立刻自裁于此!”

“哦?”破昊声调上扬,有些不以为意地道:“自裁?你真的有这个胆量?”

幽洛冷笑道:“不信?那你们就睁大眼睛看着好了!”

就在这时,一直看似重伤无力的衡寂突然有了举动。

只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掠到了幽洛身边,同时双手在空中极速地划下道道残影,几息之间便完成了一个足以将幽洛整个笼罩其中的法阵。

只是这法阵色泽深红,看去有如血阵一般。

幽洛心中一凛,这是……衡寂用自己的精血所绘!

破昊不由后退一步,似乎对其有所忌惮:“这是什么?”

幽凤虽然已经不算是纯粹的神兽,但血脉中多少还有着光明神圣的力量,正是他这种暗黑魔族的克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