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对战邪青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124字
  • 2021-09-18 12:50:27

只听“喀啦”一声轻响,捆缚在幽洛身上的最后一丝魔气也被金色火焰焚烧殆尽。

幽洛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脚,面上神色如常,心中却是无语至极。

原本她的真正实力一直被她有意掩盖,可谁让魔君之前给她的那一击阴差阳错打通了她体内经脉中的一些堵塞之处,让她得以吐出淤血,直接在此晋级,这才藏不住的。

现在暴露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但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还真是目中无人,不过你确实有这个资本。”破昊阴冷地看了幽洛一眼,触及那金色火焰时语气微顿,尔后道:“邪青,你来会会她!”

“是!”邪青连忙应声,语气中隐隐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衡寂盯着幽洛身上那金色的火焰,神情有些呆滞。

幽凤本就与天界凤族同源,凤凰是火属神兽,幽凤的本体火灵更是世间万火之尊——赤凰金火。但只有幽凤族人才知道,赤凰金火也分高下,多数幽凤族人的赤凰金火都是赤中带金,金色所占比例越大,火焰的威力越强,而只有最纯粹的赤凰金火才会完全呈现金色。

但这种金火只存在于传说之中,除了第一代冥王以外历代冥王没有谁的赤凰金火能达到这般程度,幽洛怎么会……

衡寂心中又喜又悔,喜的是这样幽洛便能有更强的自保之力,悔的是这些年他对幽洛的关注实在太少,连她身怀如此纯粹的赤凰金火都不知道。

但毫无疑问,拥有金火的幽凤,必会带领他们一脉和整个冥界走向高峰!可如今这局面,别说幽凤一脉了,整个冥界都将落入破昊之手,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得了命令,邪青朝着幽洛冷冷一笑,缓缓展开了手中的骨扇。映着幽冥殿中照明灵珠的光芒,幽洛可以清楚地看到扇尖上凌厉的寒光,其中还泛出点点莹绿。可见每根扇骨的顶端都极为尖利并淬了剧毒,被它伤到的人必不会好过。

幽洛还知道此扇名为无湮,据传它的扇骨是由数万年前一名含怨而亡的神皇强者的骸骨所制,就连扇面也是用的从那神皇身上剥下的皮,连铸制过程都如此残忍的武器,可以想见其中所蕴含的怨气有多重。

若是被它划伤,无湮本身浓重的怨气也会透过伤口入侵体内,折磨得人生不如死;而若持有它的人实力不足,也会被它反噬,落得个身死魂灭的下场。

这样邪门的东西,也只有魔界的人敢用了。

“开始吧!”幽洛微微皱眉,握紧了手中的玦绯。

她能感觉到,面前这个邪青的实力在她之上,是一个极难对付的敌人!

邪青冷笑一声,率先发动了攻势。

他的速度极快,无湮扇与玦绯剑瞬间相交,发出一阵极为刺耳的锐啸,整个幽冥殿仿佛都震了震。

与此同时,幽洛也感受到了从邪青身上散发出的灵气威势,她的额上不由冒出了些许细细的冷汗。

他是神王七级!

神阶之后每一级之间的差距都极为悬殊,更别说是神王之上,对方整整高出她四级,就可说是天与地的差别了!

连身边随便一个下属都如此厉害,那个破昊的实力……

两人一触即离,邪青退后一步,幽洛却退了整整十步才稳住身形。

一股腥甜涌上胸口,被幽洛勉力压下。

“幽洛,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省点力气,劝你的父王尽早交出轮回盘为好。那样或许魔君大人还会大发慈悲,饶了你们的性命。”邪青笑容邪佞,看着幽洛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隐瞒了真正实力又如何,魔君大人何其强大,岂是她区区神王三级所能对抗的?别说魔君大人,连他邪青,她都打不过!

“你做梦!”

“冥顽不灵,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只要抓住了你,我们一样能让衡寂交出轮回盘!”

话落,便见邪青一挥无湮,刹那间无数灰色的瘴气自扇身中溢出,朝着幽洛的方向翻腾涌动。

“让你尝尝我无湮幻境的厉害!”

那灰瘴所过之处不断响起“咝咝”的腐蚀之声,听得人一阵毛骨悚然。幽洛心中不敢大意,直接使出了自己最强的一招。

“焚霄!”

随着一声清咧长啸,玦绯剑瞬间光芒大盛,一缕金芒自幽洛的手掌灌入玦绯剑,不过片刻便蔓延至整个剑身。

“去!”她一声厉喝,将玦绯剑掷上半空,同时双手动作连连结出复杂的印迦。

随着她的动作,半空中的玦绯剑开始一分为二,随后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最后停下来的时候,玦绯剑已经被化为八八六十四支,足足占据了幽冥殿中近半的空间。

这还不算完,停止分裂之后,六十四支玦绯剑开始循着一种独特的轨迹在空中迅速交相划过。随着它们的飞动,剑身上所带着的赤凰金火瞬间扩散开来。

极致的高温充斥了整个幽冥殿,那气势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欲焚尽九霄。

只一瞬间,整个幽冥殿便被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空间,一方是阴沉压抑的灰瘴,一方则是明艳绚烂的金焰。

两者之间水火不容,灰瘴侵蚀着金焰的同时,金焰也在焚灭灰瘴。

但幽洛与邪青之间毕竟隔着整整四级的差距,僵持不过片刻,灰瘴便开始渐渐占了上风,逼着幽洛的赤凰金火寸寸后退。

一旁的衡寂见此情形,自然是急得不行。但他之前已被破昊重伤,现下连幽洛的赤凰金火中散发出的压力都险些承受不住,又能做什么呢?

灰瘴呼啸翻腾着,逐渐在半空中形成一张巨大的鬼脸,对着焚霄剑阵之后的幽洛露出狰狞的笑容。

目光不经意间对上狰狞鬼脸那黑洞洞的双眼,幽洛突然觉得一阵心神恍惚,待反应过来之时,周身的场景早已全然改变。

什么灰瘴、邪青、破昊统统都不见了,此刻她仍然身处于幽冥殿中,只不过身边只有鸣澜和衡寂。

但两人的模样也不是今日在幽冥殿中的模样,鸣澜身上穿着的不是紫丁香色的裙子,而是一身鹅黄色的百褶裙,笑容温柔纯净,模样娇俏可爱。

而衡寂也没有半分被重伤的样子,此刻他正威严地坐在幽冥殿中的王座之上,目光极具压迫感地俯视着下方的幽洛和鸣澜两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