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幽洛出手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63字
  • 2021-09-18 12:59:21

若是真被他们闯入了三楼,主阁那边要问责的首当其冲就是他这个掌柜!

这可怎么办才好!

终于,最后一个珍馐阁打手也被打倒在地了。

赵宗云阴冷地笑了几声,走到珍馐阁掌柜的面前耀武扬威:“看到没有,你们珍馐阁的打手也不过如此,我还当多厉害呢!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去三楼雅间了,我这两位客人可是很尊贵的,你……”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倒不是他良心发现不往下说了,而是他的嘴被堵住了。

赵宗云拿下堵住他嘴的东西,发现只是一个酒杯,顿时大怒:“谁!是谁!不怕死的给本公子站出来!”

“是我。”一道慵懒的嗓音响起,众人似乎还能闻见其中带着的淡淡酒香。

赵宗云循声望去,就看到了坐在雅间里的幽洛。

“好啊,我不去找你,你不感恩就算了,还暗算我!你们给我上去,打死他!”赵宗云的凶性被彻底激发出来了,这个碍眼的臭小子,这次也一并收拾掉算了!

那十几个人顿时冲进了雅间,玄阶二级的那个冲在最前面,想要把幽洛从座位上拽下来。

但令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现了,也不知幽洛是如何做的,不过眨眼间,那个玄阶二级竟然倒飞了回来,狠狠地撞到雅间门正对着的走廊墙壁上。

而其他冲向幽洛的人也没能幸免,也是一个一个的倒飞了出去,叠罗汉一样的砸在最先飞出去的那个玄阶二级身上,无一落空。

幽洛超乎常人的速度让这一切的发生有如浮光掠影,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让人只觉得眼花缭乱。加上这些玄阶也太过轻敌了,才会被幽洛如此轻易地拿下。

尘埃落定之后,众人看向那个仍然坐在桌边气定神闲的黑衣少年,皆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谁来告诉他们,为什么这么年轻的一个少年,对付十几个玄阶以上的高手轻松得仿佛是在打几个小孩一样?

在他们颍城里这样年纪的少年应该连玄阶都未到吧?这也太强悍了!

不过,话说这是哪家的孩子啊?从来没听说过颍城里哪个家族里有这么厉害的人。

就算洛家的洛宁弈,也不能做到吧,而且他已经二十岁,这个少年不可能会是他。

那他是谁呢?

一时,众人心中尽是对幽洛身份的猜测。

赵宗云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看着倒在他面前的那十几个赵家人,看着幽洛的目光终于不再有嚣张,而是惊疑不定:“你究竟是什么人?”

幽洛缓缓站起,面上带着一丝邪笑:“洛家,洛悠。”

“什么?”赵宗云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呆滞,待反应过来后,他的面容便微微扭曲了:“不对,你耍我,你怎么可能会是洛悠!?”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你不信的话也没有办法。”幽洛有些无奈地摊了下手。

赵宗云的面色有些复杂,洛悠这个人他是有点印象的,因为洛沁对他提起过。

不过洛悠不是一个只有黄阶二级的废物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而且洛沁不是还说过那个废物仰慕他吗?看着不像啊!

赵宗云是见过洛悠的,那还是在一两年前。

他到洛家拜访,远远地看到有人在窥视他。那人披头散发、衣裳脏乱,畏畏缩缩地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打量他,当时的他看了只觉嫌恶,立刻转身离开了。后来把这件事跟洛沁提了一下,才从洛沁口中知道那人就是洛悠那个废物。

而眼前的这个人,身材高挑挺直,衣着整洁,容貌堪称绝色,还有一身不俗的实力,哪有一丝那人的影子?

这个问题可以以后再去求证,现在的局面明显对他不利,他还是先走的好。

“哼!以后再跟你算账,我们走!”

“等等。”这时,那两个站在赵宗云身后一直没有动静的青袍男人终于有了动静,那声音正是从其中一人口中发出的。

赵宗云顿时停住了脚步,看向出声阻止他的人,疑惑地问道:“前辈?”

那人直接从赵宗云身后走了出来,继续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清灵学院的青袍导师陈闻先,另一位也是清灵学院的青袍导师彭术。不知你是哪个家族的,我们会到府上拜会一下,之后你就可以跟着我们走了。”说这话时,他的语气带着说不出的高傲,仿佛和幽洛说话是一种施舍。

这话说得十分莫名其妙,不过意思还是能让人听明白的,就是要带着幽洛去清灵学院。这要是搁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准会欣喜若狂地立刻报上家族名号请他们去自己家里做客,做完以后再屁颠屁颠地跟着走,可幽洛不会。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他们这种态度。

“清灵学院的青袍导师?我认识吗?还有,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啊?”幽洛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不解地问道。

陈闻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压下心中的不耐,解释道:“你的天赋和实力都不错,看年纪还不到十六吧?我们清灵学院最看重的就是你这样的天才,待在这小城里实在是埋没了,不如跟着我们回去清灵学院,那里的资源更好。”

这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陈闻先真的是在邀请这个黑衣少年加入清灵学院。

不过少年确实有这个资格,毕竟如此年纪就能以一人之力在眨眼功夫打飞十几个玄阶高手,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我拒绝。”

“什么?”陈闻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有人拒绝清灵学院?他没听错吧?

“我说,我拒绝。”幽洛又重复了一遍。

这一下,陈闻先彻底怒了:“臭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幽洛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地道:“被拒绝就生气?如果清灵学院里都是像你这样的人的话,那我就更没有必要去了。”

“你!”

陈闻先怒到了极致,刚想把手中的剑拔出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就被另一个人按住了:“我们犯不着和一个小辈一般见识,没的落人耻笑。先回去吧,至于这个小子,有的是他后悔的时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