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洛家药师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27字
  • 2021-09-18 12:57:42

到时洛老太爷必定会一怒之下把她扔回之前那个破院子,而失去了实力的洛悠,还不是任她们母女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可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青荷不是说青叶的粥她全喝下去了吗?怎么会只是一点点的筋脉堵塞?

现在,洛悠没有失去实力不说,洛老太爷还被她几句话挑拨得要彻查此事。洛老太爷可是洛家的权威,即便是她买通了许药师,这结果也有点玄,要是真的被查出来了……

不行,一定不能被查出来!

想到这里,洛二夫人求救的目光便看向了身边的洛铭松,希望他能想想办法。

不然一旦她出了事,沁儿和弈儿的前途也会受到连累!

洛铭松的眉头紧紧地皱起,他早就警告过她不要轻举妄动,现在怎么着?

可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妻女,她们要是不好,他能好得了么?

“父亲,我们正在进行家族比试,悠儿这里已经耽搁得太久了,此事不如待比试结束之后再议?”洛铭松试探着问道。

“不行!”洛老太爷没好气地看了洛铭松一眼:“家族比试何时都可以进行,可悠儿的情况如何我们谁也不知道,要是因此当真在日后的修炼上留下了什么问题,我们洛家可就会失去一个天才!我意已决,你不必再说!”

洛铭松悻悻地住了嘴,心中七上八下。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个被洛常带来的府外医师不要在洛悠身上查到什么或者供出他们来了。

洛常的办事效率很快,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他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个衣着邋遢的老头子,另一个是个穿着十分奢华的中年男人,正是洛家那个姓许的炼药师。

洛家只有一个药师,倒不是说洛家寒碜,而是药师十分难得。

这世间除了修炼灵气的灵师,还有一种就是可以治病和炼制各种丹药的药师,也有无法炼制丹药但可以治病救人的医师。

与只要能吸收灵气就能成为灵师相比,成为药师的条件要苛刻得多。虽然不拘本身灵根属性为何都能成为药师,但还是以火、木两种属性的灵根为最佳。

火灵根的药师在炼药时不用借助外物生火,对火焰的操控力更佳,更易成丹;木灵根的药师则是炼出的丹药药效更好。因此药师中拥有这两种属性的人也最多。

同时在炼药方面是否有天赋以及神识是否强大等都是衡量一个人能否成为药师的标准。想成为药师的人在炼出第一颗丹药之前,都不算是真正的药师。

此外,成为药师还需要大量财力的支撑,只有珍贵的药材才能炼制出好的丹药,而越珍贵的药材价格越高。同时炼药的失败率也是很高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财力,多数药师都坚持不下去。

药师分为八个品阶:药徒、药师、药圣、药宗、药王、药皇、药尊和药神,据说从来没有人达到药神的境界,而现在还存世、为人所知的药尊连十个都不到,且多数还在天界。

由药师炼制出的丹药很受灵师的欢迎,所以药师无论到哪里都是很受尊敬的。

因此哪怕洛家的这个药师是个只会炼制最普通的一阶丹药的药徒,洛家依然肯花大价钱把他请回家供着。

洛老太爷的目光落到那个衣着邋遢的老头身上,眉头微皱地问向洛常:“怎么回事?”

洛常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妙手堂的连医师不在,这个……这位玄医师当时也在妙手堂,一听我在找医师,就跟着回来了。老太爷,不如就让他试一试吧?”

洛老太爷有些怀疑地看了那玄医师一眼:“罢了,既然来了,让他试一试也无妨。”

“多谢老太爷!多谢、多谢!”那邋遢老头一直是笑咪咪的模样,听到洛老太爷的话,他顿时喜笑颜开,连连拱手道谢。

许药师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嫌恶地走开了些。他目光傲慢地扫视了一遍在场的所有人,便停在了洛老太爷身上:“不知老太爷找本药师前来有何要事?要知道本药师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洛老太爷每次看到许药师的这个态度就是一肚子气,但一想到洛家的精英们还要仰仗着他的丹药,他也只能硬生生地忍了。

“是这样的,许药师,悠儿丫头在修炼上出了些问题,所以老夫才让洛常去找您过来给她看一看的,有劳了。”

许药师高傲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幽洛,口中挑剔道:“这丫头不是只是个黄阶二级的废物么,也配让本药师给她瞧病?”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幽洛的事情,但他向来看这个废物不顺眼。再者,就算装不知道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即便是洛老太爷也一样。

洛老太爷的呼吸顿时有些粗重起来,看着许药师的眼神也带上了一丝危险。

许药师怎么会看不清洛老太爷的态度,虽然洛老太爷需要他为洛家提供丹药,但他又何尝不需要洛老太爷为他提供炼制丹药所需的药材,自然不能做得太过了:“我只是和老太爷您开个玩笑,您别生气,我这就给悠小姐看看。”

说着,他的手指就搭上了幽洛的手腕,神情看上去也认真了不少。

听了一会脉,许药师便放下了幽洛的手腕,道:“本药师听得不太真切,可否取些悠小姐的血研究研究?”

一般身体出了什么状况,都会直观地反映在血液之中,许药师要幽洛的血也没错。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他已经拿出了一把看上去就极为锋利的刀,那态度就是在告诉幽洛,此事容不得她拒绝!

幽洛看了一眼那把刀,心中冷笑。

一个小小的药师而已,也敢欺到她的头上?

她的血可是珍贵的幽凤之血,也是他一介凡俗之辈能随意染指的?

不过不急,接下来,她会一个一个地收拾他们的。

幽洛接过利刀,眼也不眨地在自己的手掌上一划,顿时血流如注。一旁的下人连忙递过瓷碗,接了半碗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