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幽洛现身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139字
  • 2021-09-18 12:49:47

“哎呀,父王!”鸣澜受惊一般后退一步,神情泫然欲泣:“您、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澜儿这么做也是不得已的啊!”

从前她一流泪,衡寂就会心疼地安慰她,但现在,衡寂丝毫不为所动,只死死地盯着她看。

若是眼光能够杀人,只怕鸣澜此刻已被碎尸万段了。

鸣澜被他那么一看,心中也生出了几分惧意,但目光一触及不远处的破昊,她又立刻有了几分底气,不闪不避地对上衡寂凌厉的目光。

“父王,澜儿会变成这样真的是不得已的啊!我和幽洛都是您的女儿,可若论容貌、实力和才情,幽洛哪一点及得上我半分?而且您不是最宠爱澜儿的吗?既然如此,为何无论我如何求您您都不愿废了那个草包废物的少主之位改立我呢?无法从您的手上得到,那我自己就争取,这又何错之有?”

这一番话,说得鸣澜潸然泪下,好不动人。

衡寂却只觉得心中冰凉,气得一张脸近乎铁青。

确实如鸣澜所说,幽洛有很多地方比不上她,也正因为如此,在两人之间衡寂一向偏爱鸣澜,但……

破昊不知何时停了手,大概也是觉得无趣,此刻正站在一旁看着父女之间的这场闹剧。

衡寂缓缓闭上了眼,他确实瞎了眼,这么多年,也没看出鸣澜是这样的一个人。

相比之下,幽洛虽然与他不对付,但也没有这般的险恶心肠。

一股大力突然自胸前的衣襟处传来,衡寂睁眼看去,却是邪青上前扯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衡寂被扯得全身发疼,但也无力挣扎,只能顺着他的力道起身。

“衡寂,魔君大人好心让你与鸣澜小姐叙了父女之情,你是不是也该把轮回盘交出来了?”

衡寂挥不开邪青的手,只能任他提着。他眸光寂灭,缓缓开口:“那又如何?”

“哦?”破昊挥手让邪青退下,亲自上前走到衡寂的面前:“你难道不怕你冥界数万年基业一夕覆灭吗?”

听了这话,衡寂不怒反笑,此时他的力气也恢复了些许,便道:“万物皆有定数,就算是冥界也终有消亡的一日,没什么好可惜的。而且本王可以告诉你,只要本王不松口,就算你把整个冥界翻遍,也找不到轮回盘!”

“你找死!”破昊怒极,抬起的左掌之中闪烁着骇人的黑色雷光,就要向衡寂当头罩下。

衡寂紧紧盯着破昊手中的雷光。

事情到了这一步,整个冥界算是已经完了,他唯一的牵挂就是洛儿的安危,若是洛儿真的落入了破昊的手中,他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

就在破昊的黑雷即将击中衡寂之时,一道赤芒突然闪过,整个幽冥殿霍然大亮,与此同时传来的是一道清咧的嗓音:“住手!”

听到熟悉的声音,衡寂立刻转头看去。

洛儿!是洛儿来了!

那道赤芒却是一柄通体赤红的宝剑。剑身上布满烈焰,炙热非常,剑柄则是凤凰展翅的模样,一看便知此非凡物。

那剑并未出鞘,却震开了破昊挟着雷霆之力欲打在衡寂身上的一掌,令殿中的几人颇为诧异。

那可是魔界中最强者魔君破昊,究竟是什么样的灵宝能挡下他的一击之力?

“玦绯!”

待看清了那剑的模样,鸣澜顿时面色大变。

短暂的惊异之后,又涌起了些许愤恨。

玦绯剑,是两千年前的冥王冥月的佩剑,据说是用世间极为稀少的玄心铁所铸,其中蕴含着天地之力,想得到它的人自然是趋之若鹜。

但自冥月去后,这世间再没人能让它认其为主了,也包括她。因此玦绯剑一直被放在冥月生前所居的临月殿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震开了破昊之后,玦绯剑也被破昊强大的力量震得倒飞而回。幽洛一跃而起接剑在手,就被剑上的力道带着向后连退数丈,重重撞在身后的石壁上,当即喷出一口鲜血。

破昊同时收手,看向突然出现的幽洛,不过一眼,他就将视线移到幽洛手中的玦绯剑上。

“玦绯剑,真是久违了。没想到冥月的佩剑竟然落在你的手上,以你的修为能发挥出它十分之一的威力吗?”

幽洛不语,她的上半张脸完全被一块精巧的青莲面具所遮挡,只能看到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眸和线条优美的樱唇。

那面具的样式十分奇特,非金非玉,远远看去好似一朵盛放着的七瓣青莲花。

虽是女子之身,却作男装打扮。

这便是传闻中冥界的废物少主,冥王衡寂之女幽洛。

此时她唇瓣染血,眸中却毫无畏惧之色,只死死地盯着破昊。

这个人果然很强,竟然能徒手与玦绯相抗,难怪连父王都不是他的对手!

邪青的目光落在幽洛的青莲面具上,据说幽洛生来便容貌有损,所以一直都以面具示人。常年男装毫无女子之态,作为幽凤一脉的传人,修炼了七百余年实力还是连神境都不到,作为冥界少主丝毫不理冥界大小事务,终日只知在幽冥城中玩乐,也怪不得鸣澜这个妹妹会对她如此轻视和不满了。

幽洛紧握着玦绯剑,看着黑雾中的破昊道:“好大的胆子!就算你是魔君,我父王也是冥王,由不得你任意欺辱!”

“哦?那你还真是天真!”黑雾之中人影微颤,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之事:“这世道本就是弱肉强食,身份对等又如何?既然他不是我的对手,那就得臣服在我的脚下!”

趁着两人说话的空档,衡寂挣扎出声:“洛儿,快走,立刻离开这里!”

幽洛眉头微皱,摇了摇头:“现在就算要走,也已经晚了!”

破昊笑得阴冷:“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不过要走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说服你的父王交出轮回盘,本君便放你离去!”

轮回盘?幽洛眸光微闪,原来他们的目的是这个?

“轮回盘是我冥界的界宝,凭什么交给你!”幽洛眸光凌厉,一口回绝。

“呵!”破昊冷笑了一声:“你们还真是父女,同样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话的同时,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一道黑色的魔气绕着幽洛转了一圈,迅速收紧,把她捆了个结结实实。

幽洛下意识地挣了挣,那由魔气所凝聚成的锁链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收紧了一圈,勒得她疼痛难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