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洛家宁弈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51字
  • 2021-09-18 12:55:05

洛书阳再也忍不了了,他大喝一声,手掌上便泛起了白色灵光,向着幽洛的方向冲去。

从一开始他就想好了,这废物根本就不配拥有这样一副长得比洛沁还漂亮的容貌,他就做做好事替她毁了吧!听说没有哪个女人不在意自己的容貌,这样做不但能让那废物痛苦,也能为洛沁出气,简直是一举两得!

他也自信只要一掌,这个废物就能立刻倒地不起,然后乖乖滚出尚武堂!

幽洛察觉到洛书阳手掌所对的地方,眸中飞快地划过一道冷光。

就在洛书阳的一掌即将劈到幽洛的脸上时,围观的人群中有些胆小的洛家子弟已经害怕地闭上眼睛,不敢看接下来的血腥一幕,不过大多数人还是睁大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场中的打斗,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但事态并没有如他们所料的那般发展。

就在洛书阳的手掌即将落到幽洛脸上的那一瞬间,他的脸上缓缓地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只是那笑容还未展开,就僵在了他的脸上。

他明明看到了他的手掌劈中了幽洛的脸,可是手掌下的感觉竟然是空的!

空的!?

就在他呆愣住的那一瞬间,眼前的“幽洛”瞬间散开消失,随即他便感觉到一双冰冷的手掐上了他的脖颈,与此同时一个淡而慵懒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你输了。”

洛书阳顿时不敢动作了,他怕一动,那双掐在他脖子上的手一个用力就会要了他的命。

那个废物究竟是什么时候跑到他身后的?他还被她掐住了脖子,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围观的洛家子弟们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纷纷噤了声,场面一时静得有些诡异。

残影!洛书阳刚才打中的只是洛悠的残影!

那洛悠的速度得有多快,不,她的修为得有多高啊!

枉他们还以为洛悠是黄阶八级的传言只是玩笑,原来是真的!

以前欺负过洛悠的那些洛家子弟身子不由抖了抖,稍稍后退了一步,要是洛悠想起来找他们报仇那可怎么办?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清朗的男声传了过来。

幽洛转头看去,便看到一名穿着淡蓝色锦衣的年轻男子自尚武堂后堂步出。他年莫二十,面容英俊,长发一丝不苟地尽数束进头上的玉冠之中,身姿颀长笔挺如堂前玉树,腰间挂着一柄一看就知不是凡品的佩剑,正用不快不慢的速度向这边走来。

“宁弈大哥!”洛书阳也看到了那名男子,立刻向他唤道,眼中满是求救的意味。

周围的洛家子弟也纷纷叫了出来。

“宁弈大哥,是宁弈大哥!”

“宁弈大哥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幽洛恍然,原来是洛家的第一天才洛宁弈!

洛宁弈这个名字,在洛家就是一个光芒万丈的存在,从这些洛家子弟们对他的拥戴中就可见一斑了。

他和赵家的赵宗云一直在天赋和修为上不相上下,两人年纪皆是二十出头,且同为黄阶九级,只不过最近赵宗云的修为提升到黄阶九级巅峰,离地阶仅有一步之遥,略压洛宁弈一头,这才有了洛赵两家之争。

所以洛宁弈现在的实力是黄阶九级,虽然幽洛并不怕他,但也不想随便与他起冲突。

幽洛手一松,就放开了洛书阳的脖子,改为双手环胸地站在一旁。

洛宁弈很快便走到了近前,他并不看洛书阳,只上下打量着站姿慵懒的幽洛。

幽洛看得出,他对她并不像其他洛家子弟一样带着很重的敌意,也就任他打量。她嘴角挑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

洛宁弈抬起头来时,就看到了那抹令人惊艳的笑,他眸色一动,问道:“你就是洛悠?”

事实上,他对幽洛确实没有什么敌意,常年的专注修行和外出历练让他很少接触洛家的其他子弟,也不清楚那些勾心斗角,所以除了自己的爷爷和父亲母亲妹妹之外,看谁都是一视同仁。

“是,不知洛家大少爷有何指教?”幽洛转头看着他,眸光清澈无波。

洛宁弈还未及回答,被晾在一边的洛书阳见洛宁弈竟然和这个废物在和颜悦色地说话,立刻不满地叫了起来:“宁弈大哥,您知道她是谁吗?她是那个废物洛悠啊!您怎么能屈尊和她说话!而且她刚才还差点要了我的命,洛家有明令规定不可同门相残,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想到刚才的那一幕,洛书阳还心有余悸。

但只要宁弈大哥肯出手,看这个臭丫头还怎么嚣张!

洛宁弈眉头紧紧皱起,洛书阳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起到了让他对洛悠不满的效果,然而下一刻,从洛宁弈口中说出的话立刻让他的神情僵硬在了脸上:“你是谁?既然也是我洛家的子弟,就该知道愿赌服输的道理,输了就是输了,还妄想诋毁胜者蒙混过关,简直是丢洛家和我洛宁弈的人!”

洛书阳的脸不由涨红起来,围观的洛家子弟见洛宁弈不悦,也都不敢再说话了。

洛宁弈叱退了洛书阳,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幽洛身上:“爷爷说从今以后由我带你,修炼上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可以问我,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幽洛应道,她也没想到洛宁弈找上她是为了这个,那个老家伙倒是看得起她。

“很好,”洛宁弈说话一向直入主题:“那便跟我走吧。”

幽洛看了从刚才就缩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洛书阳一眼,眸中闪过一道兴味的光芒,她还没有好好的教训某人,怎么能走:“等等。”

洛宁弈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幽洛指了指洛书阳:“是这样的,我和他之前有个赌约,要是比试是我赢了,他就得跪下大喊三声‘我才是废物’,这赌约他还没履行呢,我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洛宁弈恍然,方才他在后堂里从头听到了尾,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再次不悦地看向洛书阳:“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要做到,你输给一个姑娘家就算了,怎么还磨磨蹭蹭的不肯履行赌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