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冥界之乱 下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88字
  • 2021-10-28 14:44:05

两千年前,天帝成均、人皇轩辕文拓和冥王冥月都是颇有威名的人物,以三人为首的三界与魔界之间爆发了第一场伐魔之战。

魔界寡不敌众,最终大败,被封印在人界尽头沧山深崖之下的青冥渊中,与另外三界彻底隔绝开来,所有魔界中的生物死后也不能进入冥界。

在那之后的两千年中,魔界彻底在世间消失了踪迹,三界合力施加的封印结界迫使他们安分了不少。

这次魔界能够大举进攻冥界,一定是当年施加的封印出现了松动,若是继续放任,不只冥界,对另外两界的威胁也不小!

虽然冥界与魔界之间隔着一个凶险异常的青冥渊,但这根本挡不住破昊。毕竟两千年前,破昊的实力就已达到近乎登峰造极的地步,唯有当时天界最强的两个神皇强者——陌华神君和璃光神君勉强能与他打个平手。

但那场伐魔之战后,两位神君也是元气大伤,不久便先后陨落,如今破昊破封而出,这天地间还能有人是他的对手吗?

想到这里,衡寂心中不由一片苍凉。

他们幽凤一脉,本与天界凤族同出一源。却因落入冥界,拥有了冥族难以死灭的特征,不像其他凤族每五百年就要涅槃一次,幽凤之名也由此而来。但他们并未与天界凤族断绝联系,甚至因为作为王族掌控冥界而在族中地位斐然。

而他们也身具世间火灵中最纯粹强大的神火——赤凰金火,天生克制所有冥族,因此在冥界的地位千万年来都没有动摇过。

衡寂虽是冥王,却只有千年修为,实力远不及两千年前封印魔界的冥月,即使没有身中剧毒,他也不会是破昊的对手。

“说出轮回盘的下落,本君可以饶你不死,否则……”

又是一道黑色的雷光劈了下来,正正打在衡寂的左肩,穿出一个焦黑的大洞。

大量乌血从中喷洒而出,衡寂的气息立刻又弱了几分。

他死死地盯着破昊,一语未发,眸中毫无畏惧。

当年封印魔界,是以天人冥三界各自的界宝为媒,其中冥界的界宝便是轮回盘,轮回盘中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天道轮回之力,破昊想要轮回盘,定是为了彻底打开魔界的封印。

一旦魔族现世,以破昊的野心,天地万物生灵必遭涂炭。

他衡寂尊为冥界之主,怎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不说?那你就看着你的这些手下死尽死绝吧!哈哈哈哈,等解决了他们,就轮到你了!”

破昊哈哈大笑,阴戾的目光不屑地扫了眼地上的衡寂,突然似想起了什么:“嗯?怎么不见你另一个宝贝女儿?”

四界皆知,冥王衡寂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长女幽洛,一出生便被立为冥界的少主,只可惜……

鸣澜看也不看一身狼狈的衡寂,对着破昊笑得有些讨好:“姐姐一早就出去了,她从来都不爱待在幽冥殿的。”

“哼!”邪青不屑地冷哼一声:“听说冥界少主是个草包废物,明明是个女子,却爱做男装打扮,终日混迹市井游手好闲,果然传言非虚!”

听了这话,鸣澜不由掩唇轻笑,似是极为认同邪青的说法。

“即便如此,她也是冥王之女,不能让她逃了!”破昊语气阴沉地道。

邪青双手抱拳:“请魔君大人放心,在进殿之前属下就已命人在整个幽冥城缉拿幽洛了!”

破昊微微颔首,目光再度落在眼前神情愤恨的衡寂身上:“别着急,你的女儿很快便会来陪你了!”

早在听到他们谈起幽洛时,衡寂心中就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幽洛确实如他们所说是个草包少主,因为这个冥界没少成为天人两界上层的笑柄。但再怎么不争气,那也是他的亲生女儿,是他最爱的女子所留下的唯一血脉,他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落入魔族手中?

想到这里,一直沉默以对的衡寂终于开口:“你们把洛儿怎么样了?”

破昊大笑道:“你终于沉不住气了吗?想要幽洛的命,那就用轮回盘来交换!”

“你做梦!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想要轮回盘做什么吗?本王就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不会让你得逞!”衡寂冷冷地回绝了破昊的要求。

“既然如此,那你就等着失去一切吧!不过光等着也没意思,不如陪本君玩玩?”破昊不怒反笑,语气中带着一丝玩味。

殿外不时有喊杀之声传入,听得衡寂脸色煞白。

听声音,那些在与他的亲卫厮杀的不只有破昊带来的魔族,还有冥界中的反叛势力。

至于那反叛的首领……定就是此刻站在破昊身后冷笑着的鸣澜!

是他大意了!他与鸣澜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与她待在一处的时间甚至比幽洛还多,怎么就没发现她有不轨之心?

“轰!”就在衡寂心中凄凉之际,破昊周身的黑雾中突然窜出一道漆黑的雷光,狠狠地劈在衡寂身侧的地面。

飞溅而出的石块在衡寂的脸上、身上划出无数血痕,他也被汹涌的气浪向后推了几丈,重重撞在幽冥殿坚硬的石壁上。一口甜腥当即喷出,地面上又添一道暗红的长痕。

“本君被关了两千年,心中很是憋屈啊!既然冥月不在,那就只能用你来出气了!这应该不过分吧?”

破昊语气阴邪,随着他的话语,黑雷持续不断地劈打在衡寂地身上。

不出片刻,衡寂便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血人。他软软地瘫倒在地,只有胸口处有微微的起伏,显示着他并未死去。

鸣澜只微笑着看着破昊对衡寂施虐,非但不出言阻止,眸中还带着一丝得意和轻蔑。

“父王,你就把轮回盘交出来吧,如此也可少吃一些苦头!”

见衡寂渐渐支持不住,破昊也开始有了不耐之色,鸣澜连忙轻笑着劝说道。

她在衡寂膝下多年,多少要讲点父女情份,做得太绝了可不好。

毕竟衡寂素来就喜欢她的纯真心善呢!

听到鸣澜的声音,衡寂心中愤恨。

这个逆女,枉他多年宠爱,竟是被她蒙蔽了!

即使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衡寂还是微微转头,目光狠狠地瞪向鸣澜:“你、你……这逆……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