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洛老太爷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41字
  • 2021-09-18 12:52:59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他眼睁睁地看着幽洛的灵气剑在突破了他的护体灵气后,还剩下的一点余劲就要打在他的身上了,不由吓得闭上了眼睛。

可预想中的痛苦并没有到来,他感受到一道柔和的灵气将他向后推开,与此同时,一道苍老的嗓音在耳边徐徐响起:“小丫头,得饶人处且饶人。”

洛铭松睁眼看去,便见一道略微佝偻的身影挡在自己的面前,为自己化去了灵气剑的余劲。眼前的那道身影他再熟悉不过,正是他的父亲,洛家的当家人洛老太爷,也是目前洛家中实力最强者。

他心中快速地浮起一层喜意,张口叫道:“父亲!”

洛老太爷却没有理会他,只是面色凝重地打量着对面的幽洛。

他来时正好看到幽洛瞬发灵气剑的那一幕,心中的震憾可想而知。

黄阶七级以上就可以凝气成物,地阶以上才能达到瞬发的程度,看这个丫头年纪轻轻,定然不可能会是地阶高手,那么她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洛老太爷还处在震惊和疑惑之中时,幽洛开口了:“饶人?我饶过他,他肯饶过我么?”

洛老太爷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看着幽洛,混浊的眼中闪着精明的光芒,语气和蔼地问道:“你就是洛悠丫头?多年不见,容老夫介绍一下,我是你爷爷,他是你二叔,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非要动手。”

听到这话,洛铭松心里“咯噔”一声,心道坏了。

看父亲这个样子,他就知道父亲定是对洛悠另眼相待了,这可不行!

但眼下他确实没有理由阻止洛老太爷对洛悠表达善意,只能另寻机会再对她下手了。

“爷爷?二叔?”幽洛侧了侧头,微微挑眉道:“可看他刚才一副要杀了我的样子,不太像啊!而且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洛铭松差点被气出内伤:“臭丫头,你不要太过分了!”

幽洛不解道:“我说错了吗?在场这么多人都看到是你先动的手,你想赖也赖不掉。”

“你……”

“你给我闭嘴!”见洛铭松还欲再说什么,洛老太爷手中的拐杖往地上重重一顿,呵斥道。

“父亲……”洛铭松见洛老太爷发怒,只得不甘地走到一旁,闭口不言。

洛老太爷转向幽洛,面上原本对着洛铭松的冷脸顿时和气起来:“你二叔不过是和你多年不见,想和你切磋一下试试你的实力罢了,怎么会想要杀你呢?这都是误会。你不要怕,洛家就是你的家,我是你爷爷,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说到这,他看了看洛悠这间破败的小院,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这些下人是怎么办事的,怎么能让我洛家的小姐住在这样的地方,还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管事的死哪去了,给我带过来狠狠地打!”

立刻有下人应声,去找管事的去了。

幽洛好整以暇看着洛老太爷在那唱独角戏,面上始终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

要不是今天她露了一手,只怕洛老太爷也不会这样对她吧。

那个洛悠生在洛家这样的家族可真是悲哀!

洛老太爷也觉得有些尴尬了,他轻咳一声看向幽洛:“你还缺什么,只管告诉爷爷,爷爷马上让人去办。”

“多谢洛老太爷,我什么也不缺,我在这里待着很好,要不是某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上门来,我今天也不会出手。”幽洛依然是一副慵懒懒的样子,甚至还把玩起自己的手指来。

洛老太爷心中也有些窝火了。

这个臭丫头,他能看重她是她的荣幸,她非但不感恩戴德,态度还如此的……

但他洛家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这丫头年仅十五便有了黄阶八级的修为,天赋胜于洛沁许多,这样的天才可遇而不可求,将来的成就更是不可限量,必须得厚待她才行。

虽然洛老太爷同洛铭松一样疑惑洛悠的修为进境为何如此之快,但现在他对人才的渴求压下了这分疑惑。

他是洛家的当家人,这洛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瞒不过他,洛悠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因为从前觉得洛悠对洛家而言没什么价值,这才不理不问。

洛老太爷轻轻呼出一口气,暂时压下心中的怒火,保持着和蔼的神色面对幽洛:“那悠儿的意思是?”

话落他想起刚才幽洛对他的称呼,又补了一句:“你该叫我爷爷。”

“是,爷爷。”幽洛抖落身上因那一声“悠儿”而冒出的鸡皮疙瘩,从善如流地叫道。

“哎。”洛老太爷微笑应道,总算有一点儿顺心了。

“您给我派人把这屋子修修,再添置一些上好的床啊桌子啊椅子啊什么的,对了,每天还要送好吃的过来,其他时候不要打扰我,就先这样,其他的等我想到了再说。”幽洛也不跟他客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洛老太爷转向身后的下人:“你们都听到小姐的话了?给我立刻去办!”

“是是是!”下人们连连应声,立刻四散开去做事了。

这时,先前跑去叫管事的人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

见洛老太爷看了过来,那中年男人立刻低下头快步走来,面上带着小心翼翼的陪笑:“老太爷,您让人叫小的过来是?”

洛老太爷微睨了他一眼:“老朽记得我洛家没有亏待过你吧,而你,竟然让我洛家的小姐住在这样的地方,还一个丫鬟都不给,你安的是什么心?”

“这、这……”那管事没想到洛老太爷会突然过问洛悠的事情,老太爷不是一向不理会她的吗?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只得跪了下来哀声求饶:“小的只知道是青兰和青梅两个丫鬟在侍候小姐,其他的小的真的不知道啊!这些事都是手底下的人在办,小的冤枉……”

“青兰和青梅?”洛老太爷疑问道:“那怎么没看到她们?”

“小的、小的不知……”管事的战战兢兢回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