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门找茬
  • 神凰封魔录
  • 羽长离
  • 2040字
  • 2022-03-20 11:07:27

轮回盘是冥界的界宝,又是魔界迫切想要得到的,现如今魔界可是她的敌人,能让敌人不痛快的事情,她向来都很乐意做。

再说了,轮回盘本就是她的。

所以,她一定要找到其他碎片,修复轮回盘!

幽洛缓缓睁开了双眼,眸光清澈坚定。

她又检视了一番全身上下,发现自己身上只有藏于体内的玦绯剑和左手上一枚银戒,其他物品皆消失无踪,想必都是在破空法阵传送过程中通过空间壁障时损毁了。

玦绯剑曾是冥月的佩剑,且与她缔结了灵魂契约认她为主,自然得以保存;银戒则是幽洛母亲冥王后的遗物,叫做微生,幽洛自觉它除了储物之外也没有别的用途,现在看来,它也许是和玦绯剑不相上下的天地灵宝,只是她还没有发现它的特别之处。

天光大亮,明媚的阳光透过破败的木门缝隙,投射到屋中灰白的地面上。

幽洛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下来。经过了一夜的调息,她的精神好了很多,此刻她看着地面上的那一线阳光,不由有些发呆。

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呢?静静地待在这里直到把伤养好或许才是她最应该选择的,这样就能避免被魔界派来追查她的人找到,但她幽洛怎么说也曾是幽冥城一霸,安安静静地待着可不是她的作风。

况且这里的条件也太差了,好不容易来了一趟人界,没有高床暖枕美酒佳肴怎么行?

幽洛正思索着,便听到有一阵脚步声朝这边而来,听声音人数还不少,其中两个脚步声还是她所熟悉的。

幽洛的眸中划过一道幽光,她正愁着呢,这些人就来帮她做选择了。

来人的速度很快,不多时,那两扇快报废了的木门再次被“呯”的一声重重推开,不过这次它们可没有昨天那样好命了,直接从门框脱离倒在地上,看样子是彻底报废了。

幽洛惋惜一叹,真是太粗暴了!

确实如她所料,这次来人不少,挤挤挨挨地站满了她门前的那块小空间,青梅和青兰也在那群人里,此时正用着一种得意和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她。

推门的是两个长得颇为粗壮的丫鬟,在她们退下后,一道张扬明艳的纤细身影映入了幽洛的视野。

那是一名年约十六七的美貌女子,穿着一条赤云团花凤尾裙,腰间被一根红色丝缎紧紧束起,更显得她身姿婀娜,体态轻盈。她长得还算是个美人,然神情中带着的浓浓不屑破坏了那份美感。

加上青兰和青梅,一共六个丫鬟在她的身后一字排开,那气势,若在场的人不是幽洛而是那个洛悠,大概早被吓哭了。

幽洛心下暗思,看这打扮和排场,这应该是洛家的哪个女儿吧?

她倒要看看对方是来干什么的,希望这次不要让她失望。

“大胆,见到洛沁小姐非但不赶紧跪下请安,还敢对小姐不敬,你是不要命了么!”其中一个丫鬟见幽洛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反应,自家小姐已经露出了不快之色,连忙上前一步大声喝道。

洛沁?

名字好是好,人恐怕就可惜了。

“啊?你是叫我吗?真不好意思,我一个人在这里住久了,也随意惯了,若有什么失礼之处,还请这位小姐姐莫怪呀!”幽洛摆出一副天真的样子,好似是真的一个人寂寞了许久,突然看到别人时便露出了浓浓欣喜。

洛沁看着一身狼狈、满脸血污的幽洛,眸中的轻蔑意味更浓了,还带着一分显而易见的嫌恶。她从看到洛悠的第一眼起就不喜欢洛悠,而在知道洛悠也喜欢她的宗云哥哥后就更是看她不顺眼了。

“哼!果然是外面来的野种,是个废物就罢了,连教养也没有,真是给我洛家丢人!”她似乎不愿与幽洛多话:“识相的,立刻把你身上的灵宝交出来,否则本小姐就先让她们一人扇你十个耳光,再把你的衣服剥了吊到门外去。”

外面来的野种?幽洛心中一寒,没想到这姑娘小小年纪心思竟如此恶毒,跟鸣澜比也不遑多让啊。

洛沁见她不语,更加不耐:“你交还是不交?再磨磨唧唧,我就让她们动手了!”

闻言,幽洛面上露出几分无辜:“可是我根本没有什么灵宝啊?”

“还敢狡辩,你的这两个丫鬟可是全告诉我了,”洛沁招手让青兰和青梅上前:“在洛家,还没人敢骗本小姐!”

青兰对着洛沁屈膝一礼,面上尽是讨好之色:“回沁小姐的话,奴婢和青梅昨日和这丫头切磋,不想竟败在了她的手上。您也知道,她身上只有黄阶二级的修为,根本不是奴婢和青梅的对手,除了身怀异宝,奴婢想不到其他解释。”

洛沁睨向幽洛:“你听到了?把灵宝交出来,本小姐便饶过你这一回!”

幽洛急得眼泪又下来了:“可、可是我真的没有什么灵宝,当时的情况确实就像青兰所说的,可我是真的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啊,兴许、兴许是我修为有所长进的缘故!”

“你?修为长进?”洛沁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冷笑了一声,便对一直侍立在身后的丫鬟们吩咐道:“你们去,给我狠狠地扇这个贱人,看她还敢不敢嘴硬!”

“是!”六名丫鬟齐齐应声,眼中带着明显的不怀好意,向幽洛包围过去。

但是,与昨日同样的一幕再次发生了。

就在几名丫鬟即将靠近幽洛时,突然,以幽洛为中心散发出一层白色的屏障,将几个丫鬟扫了出去。她们有的撞在墙上,有的直接落到门外,一时间呼痛声声,场面十分混乱。

洛沁闪身避过一个向她砸来的丫鬟,看向幽洛的眼眸中燃起雄雄怒火:“你这贱人!说,你做了什么!?”

幽洛故伎重施,惊讶地看着自己所造成的一切,装傻道:“我真的什么也没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狡辩!”洛沁气得胸口上下起伏,事到如今,她也不再费话,直接向幽洛扑去,这是打算自己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