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家可能是高档会所
  • 名门侠女
  • 水语金
  • 2098字
  • 2018-01-13 17:52:41

坐北朝南,坐落在宽敞街道北面的一座三层飞檐楼阁,门口悬着一块儿翠玉的匾,上镶嵌着两个字,静楼。

楼阁中还有一座楼中楼,名为绮香居。穿过前面的大堂走进后院,这小楼孤零零立在风景如画的一片花园中。

底下一层是开放的,由木头立柱高高支撑起,架在后院蜿蜒流过的一条小溪上。上面则是两层楼房,下面的一层正好与前头静楼的二层由一条栈道相连着。

在过去,静楼的整个三层都是空置无人居住的,且这三楼上没有墙壁,四面皆是可打开的窗户,窗扇上描绘着精致写意的各色景致,据说都是出自名家之手,每一幅都是连城之价。

莫爱就是这绮香居的主人,偌大的一个二层小楼,几乎很少有人踏足,只有她一个人住在里面,而就是从大约一个月前的一次受伤之后,她这里就多了一位客人,不,不应该说是这里,而是她的身体里。

莫爱穿过栈道,来到静楼二层,沿着楼梯又下到大堂里去,准备往门口走,还没迈出大门,就听到旁边的一个声音招呼道,“莫爱,要出门啊?”

她停下来看了打招呼的女人一眼,点了点头,正准备转身往外走,挥舞的右手就这么举了起来,只听见声音冲破自己的嘴巴,“是啊,花大姐再见。”

被叫成花大姐的人,一脸才有些习惯的样子,却还是不免觉得有趣,便对着这样的莫爱笑了笑,倒也没再说什么。

花大姐本名留花,这里的人大都惯叫她花姨或是花姐,虽是徐娘半老的年纪,一张精致粉装的鹅蛋脸上,却似清纯的二八少女,挑不出半点毛病,只是那眼角眉梢的风情,绝对是时间积累后才有的风韵。

莫爱下意识皱了一下眉头,紧绷着唇边的肌肉做了个深呼吸,握着手里的剑就准备麻利地出门去,闪眼间,瞥见了从二楼走过去的一个身影,还是站定脚步先停了下来。

“爹,我出门了。”

莫爱冲着二楼的那人影处说了一句,那人静静朝前走着,脚步未停,片刻之后回应道,“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全,自己留意。”

“是,我知道了。”

“莫爱这姑娘,最近的性子好像变得不一样了。”花姐摇头笑笑,嘀咕了一句,转身朝自己的房间去了。

房门刚一推开,里面一个标致清俊的少年就迎头抱了过来,亲昵地搂着花姐的腰,拉着人往房间里去。花姐挑起唇角轻轻一笑,便也由着少年去了。

莫爱出了门走在街上,并非本意,却又回头瞄了那静楼一眼,说道:“其实,咱家也不是那么像青楼,是吧?看着还挺文明的。而且,咱爹也不像个瞎子,可惜白长那么帅了。”

“闭嘴。”

“……虽然我是外来的,但好歹咱俩同名同姓,怎么说也算是有缘,你就算不能接受,至少也得给我点言论自由吧?我都憋了半天没说话了。”

莫爱握着剑长叹了一口气,脚下一边沿着街道朝前走着。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身体里,并能和自己一同支配身体的存在,莫爱直到现在仍旧不能习惯,不过好歹过了最初的磨合期,生活不至于被搅得太乱。

回想起最开始的时候,从天而降到陌生世界的一个陌生人身体里,莫小爱当时的感觉,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莫小爱本来好好的一个人,一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觉得身上的一个地方疼的厉害,她低头一看,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还在往外渗血。

“嗯?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还被坏淫给绑架了!?”

然而当她看清楚周围的一切,以及镜子中照出来的,那个打扮地不男不女的人时,她哇的一声就叫了出来,然后就被镜子里的人给狠狠瞪了一眼。

然后,别人眼里就看见一个受伤后神志不清的人,自言自语叨咕了一整天……

除了都叫同一个名字,都是女的之外,莫小爱几乎找不出来,自己与这个随身拿着一把剑的莫爱,有什么相通之处。

这个莫爱长得也不错,皮肤特别好,身材也不错,这点莫小爱十分满意,不知道是不是总是一身男装的缘故,莫小爱每每照镜子的时候,都觉得这个莫爱眉眼间有一股英气。

至于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这一点莫小爱也特别询问过,然而除了麻烦两个字,再没得到别的靠谱的回答,以至于莫小爱每每看着静楼里那些姐姐妹妹们的打扮,以及街市上卖的漂亮古装,都眼馋地走不动路。

不过再有千万的想法也没用,谁叫自己做不了主呢,莫小爱每当想到自己原本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如今逼不得已做小,还只能靠别人活着,就不由地叹气,心头也忍不住多了一些酸楚。

“你还不高兴了,我成天带着你这么一个东西,我都没说什么,你倒想法挺多的。”

莫爱一开口,莫小爱自觉清空脑子里有的没的的想法,赶紧配合老大。这年头,真是连点隐私都没有了,连想都不敢想!

莫小爱:“没有,哪儿能呢。大爱爱,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逛街?”

“你觉得可能吗?不是和你说了吗,有人的时候少动嘴,实在憋得慌,就心里想想。”冷漠。

“嗯……算我没说。”莫小爱败下阵来,决定还是先闭嘴吧,眼睛下意识往四下里瞟,默默欣赏着古城的建筑和风光,还有清新透明的空气,和街上往来的人。

然后正巧一个抬头,她看见了某个酒楼的招牌,肚子立马跟着叫了一声,就跟反射弧效应似得,这因为食物而触发的技能,实在是挡也挡不住。

莫小爱乖巧地咽着口水,脑子里还记得,上次在这家店吃过的鱼的味道,却是也不太敢直接抬腿往那儿去,因为她已经能感觉到来自莫爱,也就是这身体主人内心深处的沉默。

“大爱,我跟你说,人是铁饭是钢,多吃一顿,身体更健康。你现在可还是带伤的伤员,要注意身体健康~”

莫大爱耷拉下眼皮,反思了一下人生,终于还是做出了妥协,脚下拐了个弯,朝着传出香味的酒楼里走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