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暴怒的东炎圣皇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664字
  • 2022-05-28 00:54:54

叶孤途不知道,自他逃出皇城失踪后,皇城的天都快塌了!

圣皇暴怒发狂!

当场拍死三人!

一名宫女,还有两名神域境的护龙长老。

那可是神域境啊!

平时里是多么高高在上的人物,在东炎圣皇这里说杀也就杀了。

未央宫内,已被吓得花容失色的玉妃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冷汗已打湿了她的全身。

她此刻只有一个念头。

活下去,想办法活下去,她还年轻,她可不想死。

她从没有见过这样恐怖的圣皇。

这哪里还是平日里那个谈笑风生,睿智圣明,随便撒个娇就有求必应的圣皇。

这分明是一头随时都要吃人的要命凶兽。

她亲眼看见那个每日里叫她起床的宫女被圣皇一巴掌就给拍死了。

她做错了什么,不过是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没忍住发出一声惊叫。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就连二皇子和三皇子也狠狠挨了圣皇一巴掌。

此时已是重伤吐血,躺在地上难以动弹。

如果两位殿下不是圣皇的儿子,玉妃相信他们早就和地上那三人一样的下场了。

“朕就问你,朕的太子去哪儿了?”东炎圣皇咆哮道。

“臣妾不知道,臣妾真的不知道啊!”

玉妃很绝望,她感觉到死亡的气息。

“那你就给朕去死吧!”

东炎圣皇已经抬起了手,玉妃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崩溃地大喊道:

“别杀我!我去把太子殿下找回来!”

“好,朕给你三万兵,你去给朕找!若是三年之内找不回朕的太子,朕要你全族的命。”

东炎圣皇放下了手掌,改变主意道。

睿智的他决定给玉妃一次机会。

有时候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由玉妃而起,说不定解决问题的关键也在玉妃身上。

这是一种极高深的因果律,一般人难以领悟。

世间之法无不在遵循着天道法则。

掌道境巅峰的东炎圣皇对天道法则已有了一丝明悟。

越强大的人,直觉越准,据说到仙人境界,更是可以追溯时光,洞察一切。

玉妃听到自己不用死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兴奋得差点晕过去,忙磕头谢恩道:

“谢陛下,谢陛下,一定,玉儿一定将太子殿下找回来!”

“现在就去领兵,给朕找!”

玉妃一步一跌慌忙出了未央宫,她总算是逃过一劫。

东炎圣皇又望向二皇子叶云,目光如电,好似能看透人心,阴着脸开口道:

“不要让朕查到是你害了朕的太子,你最好祈祷朕的太子没事。”

叶云狡辩道:“父皇!儿臣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一定是有人陷害儿臣,儿臣是绝不会谋害大哥的啊!”

东炎圣皇又道:“整天不知道努力修炼,尽搞些乌七八糟的事,哪怕朕的太子没了,这个位置你也坐不得。”

叶云继续狡辩道:“父皇,冤枉啊!真不是我,不是我啊!”

东炎圣皇又道:“朕的太子就是在你的云王府失踪的,那里曾经爆发过大战。”

叶云还在狡辩:“父皇!当时孩儿正和您在大荒山脉狩猎灵兽,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这正是歹人要诬陷于我啊!父皇圣明!”

东炎圣皇叹了一口气,摆手道:“回去吧,今后不用再进宫了,朕不想再看见你。”

叶云悲痛欲绝,哀呼一声:“父皇!”

“混账!还不快滚!”东炎圣皇喝道。

叶云垂头丧气地出了帝宫。

他好似跳梁小丑,费尽心机最终害人不利己。

叶云好恨!

他恨得咬牙切齿,他恨得牙根痒痒。

“太子!太子!他有什么好的?为什么所有人都向着他,总有一天我叶云要向全天下证明,我才是那个天之骄子,我才是万古第一圣皇,只有我才带领东炎走向辉煌!”

躺着地上吐血的四皇子叶青委屈极了,此时的他哪还有往日的鲜衣怒马,堂堂皇子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太子失踪分明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他就是去看了个热闹而已啊!

都是儿子,父皇为什么对大哥那般偏爱,不公平啊!

东炎圣皇望着四儿子这个窝囊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老二好歹还有野心,这个老四就是个十足的草包!

“还有你这个蠢货,还不快滚!还有以后不准再穿这身银甲,真当自己是赵武神吗?”

“是!是!是!那孩儿告退,改日再来给父皇请安。”

叶青暗中松了一口气,他算是没事了。

他真怕自己像老二一样不准再进宫,那样他这个逍遥皇子也就算做到头了,同样今后也再没有成为圣皇的机会了。

当皇子的,谁不想做圣皇?

当皇子的,谁不坐上那把天下至尊的宝座?

叶青自然也不例外。

甚至他觉得太子大哥被害,不知所踪,二哥被废,失去宠幸,他的机会来了。

东炎圣皇不耐烦地踹了这个不争气的蠢儿子一脚:“快滚!”

这个蠢货!脸上的笑就不能忍一下吗?气得圣皇差点没一脚踹死这个蠢货。

未央宫内,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东炎圣皇和地上的三具尸体。

“快!抬下去处理了,这个血迹一定要清理干净,这个地方再用香细细地薰一薰,不能留下一丁点气味。”

一个大太监领着几个小太监开始清理残局。

这个能随时进出未央宫,随意指使小太监,见了圣皇敢不请安的大太监正是帝宫大总管谢大富。

他是天下太监的头,圣皇身边第一人,圣皇身边最信任之人,位高权重。

“伴伴,传旨,派人,把所有人都给朕派出去,给朕找!一定要找到太子。”

东炎圣皇不知何时已坐在了帝座上,他靠着帝座,闭着眼睛,露出一丝疲惫之色。

“主子,宽心,太子殿下洪福齐天,是天运之子,气运无双,定不会有事的。”

谢大富见主子心伤忍不住轻声安慰道。

“快去办吧。”东炎圣皇的语气里带着无奈。

“是,主子保重圣体,老奴这就去安排,定将太子殿下找回来。”

大总管快步离去,他自然是奉旨办事去了。

“孤途啊!朕的太子啊!你可一定不要出事啊!朕需要你,东炎也需要你。”

“陛下!陛下!让开!狗奴才,你敢拦本后?”

未央宫外传来吵闹声。

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甩手扫开小太监闯了进来。

“朕的帝后你也敢拦,还不快退下去!狗奴才。”

东炎圣皇站起身,亲身前来迎接门口的女人。

小太监连忙退了下去,不敢多言,顺带关上了大殿的门。

东炎圣皇将帝后莉歌请到帝座上,二人并坐在一起。

“陛下!我听说孤途出事了,是不是真的?”

“朕已经派人去找了,孤途不会有事的。”

“这么说是真的?不行!我要出宫去找我儿。”

“帝后,冷静点,那么多人都派出去了,你一人如何找得到,朕比你还着急。”

“陛下!我们的孤途可从没有离开我们身边,他可从没有吃过一点苦,现在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你叫我如何冷静?”

“放心,朕一定将我们的儿子找回来,他可是这东炎的太子殿下啊!”

“不行!我不能在这坐着,我要写信给大哥,叫他也帮忙寻找。”

“你看着办吧。”

“不行!我得亲自带人出宫去找,哪怕是把这天下翻过来,本后也要找到我的儿子!”

帝后自顾自地说着,说完不顾东炎圣皇自顾自站起身来,推开殿门,朝着外面大步离去。

她现在心里只想找到她的儿子!确保她的儿子安然无恙。

东炎圣皇本想劝,但最终却没有开口,他知道自己帝后的脾气,谁劝也不管用。

有时候自己这个圣皇还得看她的脸色做事。

唉,没办法,谁叫他是个宠老婆的好男人。

“我儿,你可一定不能出事啊!父皇可是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要是有事叫父皇怎么活?”

东炎圣皇一个人高坐在帝座上,通过大开的殿门遥望远方的浮云,心情沉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