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初遇善儿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368字
  • 2022-05-27 23:58:45

“不要!”

“不要!”

“不要啊!”

一间昏暗的小房间里。

叶孤途从梦中惊醒,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睁眼环顾四周。

哪里有什么至高帝座?

哪里有什么仙兵神将?

哪里有什么万界大战?

哪里有什么绝色女帝?

哪里有什么一剑穿心?

原来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

真的是梦吗?

真是好真实的一个梦啊!

他正在一间最普通的房间里,躺在一张最普通的床上,身上盖着一床最普通的被子。

叶孤途身为东炎太子,集万千权利于一身,平日里锦衣玉食,身边有几百个宫女太监伺候着,生活用品用的也全都是东炎国内最好的。

养尊处优的他忽然来到这样一个糟糕的环境,他一时间竟有些不适应。

叶孤途感觉他此刻呆的地方已经不能用最普通来形容,而是应该用最垃圾来形容。

东宫的茅厕都比这里的条件好上十倍。

“本宫竟然还活着?这真是天不绝我啊!”

“只要还活着,本宫就一定要报仇!”

“叶云王霄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本宫要将这断脚之痛加倍还给你们!”

虽然这个地方糟糕了一些,但叶孤途很庆幸自己还活着,同时心中也埋下了复仇的种子。

“咦,我这脑子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神,魔,诀,这是什么东西?”

“万古第一功法,开什么玩笑?万古第一功法怎么会出现在本宫的脑子里!”

进入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境,在里面经历了一场又一场大战,叶孤途的脑海里竟然莫名其妙多出了一本功法。

功法的名字叫:《神魔诀》

在他脑海里多出的认知里,这本功法是万古第一功法,正是梦境中那个“自己”修炼的功法。

如果梦境里发生的事都是真的,那这本功法就太恐怖了,恐怕真的是万古第一功法。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或许这就是本宫大难不死的奖励吧!”

叶孤途想不明白,也就不再想了。

既然是功法,那就练练试试看。

万古第一功法,且看看比本宫现在修炼的《九龙秘典》厉害多少。

正在他准备回忆那本《神魔诀》的具体内容时,一道甜美的少女声从外面传进他的耳朵里,打断了他的思考。

“是你醒了吗?”

随即房间的木门被推开,门发出吱吱的响声,温暖的阳光洒了进来,驱走了房间里的昏暗。

随着阳光进来的还有一位灿烂的少女。

少女头上绑着两个马尾,留着一个可爱的刘海儿,身穿碎花布缝制而成的短衫短裤,赤着脚,露出一双洁白的大长腿,走路一蹦一跳,又轻又快,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活力的气息。

叶孤途见有人来了,本能地发出三连:

“你是谁?”

“这里是哪里?”

“是你救的本宫……子吗?”

他猛然想到,自己已经逃离了皇城,这里不是他的太子东宫,他也不再是那个尊贵的太子殿下。

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失去双脚的残疾人而已。

往后还是别自称本宫了。

“你伤的那么重怎么可以乱动啊?来,快躺下!”

少女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扶着叶孤途躺回床上。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叶孤途已经嗅到了少女身上独特的香味,这让他很是沉醉。

凝目细看下,他的内心忍不住赞叹一声:

“哇!好大!好美!”

“真是一双好大好美的眼睛啊!”

原来少女的眼睛大大的,而且还是罕见的红色。

少女有着一双红色的眼睛,和一般人不一样。

其实叶孤途的眼睛也和一般人的不一样。

他的瞳孔是金黄色的。

若是在光线的照射下他的眼睛还会闪耀出金色的光芒,神异非常。

他这双眼睛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让他在黑夜里也能正常视物。

叶孤途的眼睛仅仅是瞳孔异色,眼球依旧还是白的,若不仔细察看一般是注意不到的。

但少女的眼睛却是整个眼球都是红色的,如同红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美丽中带着几分妖异,非常明显。

天真无邪的少女如实回答了叶孤途的问题。

“我叫善儿。”

“这里是我家的牛棚。”

“不是我救的你,是我爷爷,是他把你从河边背回来的。”

她的声音也和她的人儿般可爱动听,如百灵鸟的歌唱。

原来这少女叫善儿,真是一个好名字!人如其名。

牛棚!难怪这味道有些难闻,想不到我叶孤途竟沦落到睡牛棚的地步。

原来是被人救了,想必王宵那老匹夫暂时是找不到这里了。

叶孤途正准备表示一下感谢,还没来得及开口,善儿那如同樱桃般红艳的小嘴里就开始不停歇地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那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从哪里来的?”

“你为什么会受伤?又为什么会被人丢进河里?”

“你是这么做到的?脚都没了还活着,真是好厉害啊!”

“爷爷说你不是一般人,你是不是家里很有钱啊?”

“有钱是不是就可以买很多好吃好玩的,还有好看的衣服?我也好想要。”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听说外面的人都会像鸟儿一样在天上飞,是不是真的?”

叶孤途还是第一次被人问这么多问题,直接把他问懵了,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陷入了呆滞。

果真是好有趣的少女啊!

毫无心机,纯真率性。

不像宫里的那些人,一天天就知道勾心斗角,争宠夺权,充满了算计,每个人的城府都极深。

见多了披着虚伪外衣阿谀奉承他的人,叶孤途一时间竟然被这个善儿小姑娘身上的纯真吸引了。

老实说,他很欣赏这样的善儿。

他想,他会喜欢上这样天真的善儿的。

善儿见叶孤途目光呆滞,嘴边似乎还有口水快要流下,又开始关切地问道:

“你好像流口水了耶!你不会是摔傻了吧?”

叶孤途慌忙解释道:“没,没有,本公子很好,我流口水了吗?可能是我身体太虚弱了吧。”

叶孤途连忙转移话题,他绝不能让这个天真的少女知道他刚才邪恶的想法。

“谢谢你们救了我,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谈什么报答,就是小猫小狗被丢弃,我爷爷也不会不管的,嘞,你看,这些都是我爷爷捡回来的小猫小狗。”

善儿指着门外散步的几只猫狗说道。

叶孤途由衷地赞道:“那你爷爷可真是个好人。”

善儿道:“是啊!我爷爷是天底下最好的爷爷。”

就在这时,门外走来一位七旬老人,老人裤脚上满是泥泞,背着一个背篓,背篓里装着草药,似乎刚从山上采药归来。

叶孤途一眼看去便知道,这就是少女口中的爷爷,和少女一样也是个普通人,没有半点修为。

老人将背篓递给善儿,开口道。

“善儿,你先将这些草药拿去煎了,煎好后给这位小哥服用,爷爷和这位小哥说说话。”

“好!爷爷,我这就去。”

善儿接过背篓就要出去煎药,叶孤途却当即拉住了她的手,开口道:

“等等,这个送给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