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下跪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419字
  • 2022-05-30 22:24:29

已在化翼境巅峰沉淀十二年的王擎天现在很憋屈。

他发现自己大意了。

他低估了叶孤途,也高估了自己。

他根本不是太子叶孤途的对手。

“给本宫断!”

叶孤途稍加蓄力,一剑劈下,金光绽放,龙气四溢。

一剑破空劈下!

王擎天手中的黑虎断魂枪竟然直接被叶孤途的九龙剑劈成了两断。

八阶灵器竟然就这样憋屈地断了。

锋利的剑气将王擎天胸前的黑甲削破,鲜血淌了出来。

“当真厉害啊!差点就没了。”

王擎天大惊失色,转身便逃。

可惜,他的速度也比不上叶孤途。

还没飞出多远,叶孤途已然杀到,依旧是举剑就砍,直截了当。

他对王霄的恨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他现在就是在王擎天身上发泄着他对王霄的恨。

是王霄废了他的双脚,是王霄让他逃离皇城离开了父皇母后身边,是王霄杀了沁月,他现在流落到这偏远小村也全是因为王霄。

叶孤途的每一剑都是在宣泄着他心中的愤怒。

九龙剑砍下,王擎天没了兵器又是背对叶孤途,这一剑本可要了王擎天的命。

但叶孤途并不想让其就这样痛快死了,于是剑落之时故意偏离了一些。

这一剑没有砍在王擎天的脖子上,而是砍在他的后背上,当即就将他后背的黑甲砍裂开来,鲜血同样淌了出来。

就这样,王擎天前胸和后背各中了叶孤途一剑。

重伤的王擎天无法真元化翼,背后的修罗黑翼消散,直接从天上掉了来。

叶孤途追了上去,眼见着王擎天重重地摔在地上,摔出一个土坑。

叶孤途心里的愤怒总算减少了一些。

他持剑御空,俯视躺在地上的王擎天,一身白袍,一头黑发,眼中闪着金光。

虽然没了双脚但他依旧风度翩翩,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贵气。

真龙和泥鳅永远有着本质的区别。

“乱臣贼子,死有余辜。”

叶孤途举起剑,准备砍下王擎天的头颅。

“不!太子殿下,你不能杀我!”

就在叶孤途的剑离他的脖子还有不到一寸距离之时,王擎天慌忙吼道。

叶孤途笑了,问道:“你个乱臣贼子,本宫为何不能杀你?你怕死了?本宫记得你好像叫王擎天,白瞎了这么一个好名字,你不配叫擎天这个名字。”

王擎天道:“没错,我是怕死,太子殿下一个残废不也活得好好的吗?您都没死,我就更不能死了。”

“死到临头还敢羞辱本宫!好,本宫也让你尝尝残废的滋味。”

王擎天的话再次将叶孤途的愤怒勾了起来,他本想给王擎天一个痛快,但他现在改主意了。

怒火中烧的叶孤途手持九龙剑朝着王擎天的右肩削去。

九龙剑何其锋利,只一剑便将王擎天的右臂整个削了下来。

“啊!叶孤途!卧槽你姥姥!”王擎天怒骂道。

“还敢骂本宫!”叶孤途道。

叶孤途再次举剑削去。

又一剑,王擎天的左臂也没了。

“啊!叶孤途,你不得好死!”王擎天继续骂道。

“竟然还敢骂本宫。”叶孤途道。

叶孤途正准备将王擎天的双腿也削了,可忽然听见有人大喊一声:

“快住手!你看看这是谁?你若是再不住手我就杀了他们!”

“公子救我!”

“公子,救救善儿,她还小。”

叶孤途转头望去,只见善儿和她爷爷已经被八名黑衣蒙面人五花大绑,提在手里。

凭气息判断,这八人个个都有着化翼境的修为。

虽然以叶孤途的实力收拾这一群臭鱼烂虾简简单单,但要想将没有一点修为的善儿和他爷爷安然无恙救出来叶孤途办不到。

王擎天见形式发生了逆转,从地上爬了起来,当即冲着手下破口大骂:

“该死的!废物!你们动作就不能快点吗?”

“少主,您……”

“这可如何是好?”

这八名手下见少主王擎天双臂都没了,当即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只是这一点功夫,自家少主就败了,而且还败得彻彻底底,差点连命都没了。

太子殿下果然强的离谱啊!

怪不得被誉千万年难遇的绝世天才,已过半百同是化翼巅峰的少主竟然完全不是对手,片刻间就被斩了双臂。

“哈哈哈哈,叶孤途,终究还是我赢了。”

王擎天慢慢走到他手下身前,和叶孤途对峙。

其中一名手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从里面倒出三粒小小的丹药给王擎天喂下。

丹药生效,王擎天的伤口止住了血,开始愈合。

另一名手下走上前去捡起王擎天被削下的双臂,然后用寒冰真元冰冻上。

等回到西域由神医出手配合绝顶丹药,还可以为王擎天将断臂接上。

叶孤途望着被绑的善儿,楞在原地,并没有阻止他们的动作。

“叶孤途,如果不想让这个小美人死的话,就给我跪下。”王擎天威胁道。

善儿满脸的恐慌,实在是被吓坏了,只能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地望着叶孤途。

她的生命握在别人手里,实实在在感觉了自己的弱小。

作为一个普通人,她此刻除了惧怕恐惧,还有一种想要变强的欲望。

她不甘心,她想,要是自己也能像公子一样能够修炼仙术该有多好。

“怎么办?本宫该怎么办?”叶孤途内心暗道。

他的大脑正在高速运转。

他在想如何送这群乱臣贼子归西又能安然无恙地救下善儿和她爷爷。

善儿和她爷爷毕竟对他有恩,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不能对他们生死不管不顾。

“可恶!可恶啊!这些乱臣贼子真是可恶啊!”叶孤途在内心不停地骂道。

“太子殿下,还不快跪!他要是再不跪就给我先杀了这个老头。”王擎天道。

“是!少主。”

听了王擎天的话,一个蒙面手下抽出一把架在了许全友脖子上。

“慢!本宫跪。”

叶孤途暂时没有想到好的办法但不能眼睁睁看着善儿的爷爷,自己恩人死在面前,只能先妥协。

叶孤途将九龙剑收回储物戒指里,整个人缓缓下降,最终散去九龙金翼,双腿弯曲,跪在地上了。

叶孤途跪了。

“哈哈哈哈,你们看见了吗?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竟然跪在了我们面前。”王擎天笑道。

“什么!公子是太子殿下?”

“他竟然太子殿下!”

善儿和许全友听到王擎天和叶孤途的对话,这才得知了叶孤途的身份,二人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

“老夫竟然背回来一个太子殿下,我这是救了太子一命啊!我许全友这辈子没白活,不枉此生,不枉此生了。”许全友万分激动地说道。

“死老头,闭嘴!”

看管许全友的蒙面人狠狠地给了他一拳,骂道。

许全友被这一拳打得直吐血。

“太子殿下!别管老夫,老夫也活够了,一定要救丫头,以后丫头就交给您了!”

许全友一口鲜血喷到打他那人脸上,也不管架在脖子的刀,一头撞向那人。

措不及防间,那黑蒙人被吐了一脸又被许全友狠狠撞了一下鼻子,疼得他眼泪直流。

“死老头,给我死!”

被撞得怒气升腾的蒙面人举起手里的战刀,冲着许全友老人一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