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怒江城主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182字
  • 2022-05-30 12:21:13

许全友还在挖坑,真是为难他一个七十岁的老头了,要挖一个足够埋下九个人的大坑。

善儿也在一旁帮忙运土,手上脸上已满是泥土。

叶孤途则是在一旁的草地躺着修炼神魔诀。

至今为止,他毫无进展,神魔诀中记载的修炼方法实在太深奥了,叶孤途对此一筹莫展,连基础入门都没有达到。

比如这神魔涅槃经的入门竟是需要融合觉醒祖凤血脉,而神魔无极功的入门则是需要觉醒祖龙血脉。

开什么玩笑?叶孤途连祖龙祖凤都没听说过,哪里去觉醒这两种血脉。

神魔不朽法就更难练了,需要将神魔无极功和神魔涅槃法修炼至大成才算入门。

至于那神魔鸿蒙典作为神魔诀最后一部功法,却也是最难练的一部的功法。

修炼神魂是最困难的事,诸天万界无数大能都没有专门修炼神魂之法。

神魂,万灵根本之所在,修为通天者神魂强大,可夺舍重生,轮回转世。

可他们的神魂都是随着修为增长自然提升,而不是刻意修炼的。

一些魔修以他人魂魄壮大自身,那也只是外在的增强,并非是真正的强大。

神魔诀可以说是分为两个部分,前三部涅槃经,无极功,不朽法为一个部分。

第四部鸿蒙典单独为一个部分。

现如今前三部功法叶孤途连入门都不可能,他只能选择先修第四本鸿蒙典。

鸿蒙典,专修神魂,修炼至最高处,神魂化鸿蒙,一念永恒。

入门第一步,觉醒神魂。

神魂,顾名思义就是人的魂魄,而觉醒神魂的第一步便是感知到魂力的存在。

魂力同真元一样,都是修炼者本身的力量,是能够增强和修炼的。

可叶孤途现在根本感知不到那所谓的魂力,无论他如何去感知,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有这样一股力量。

连魂力都感知不了,那觉醒神魂更是无从说起。

这让叶孤途一度怀疑这什么万古第一功法神魔诀到底靠不靠谱,自己是不是被自己给骗了。

没办法,现在叶孤途失去双脚,没了双脚的他经脉不通,就是再继续修炼九龙秘典也将进展缓慢,只能依靠着这本神奇的神魔诀了。

希望能给他带来奇迹吧!

他心底始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感觉前面还有危机在等着他,他得尽快提升实力才行。

如今的他看似在这个小地方无所畏惧,可若是再被王霄发现行踪,那他就真是山穷水尽,再无生路了。

因此在安顿好善儿一家后,他得赶紧前往东疆寻求庇护。

怒江离皇城太远,当初叶孤途全力飞行了几天几夜才逃到怒江,现如今再回去,路上恐怕凶多吉少,可是如果一路向东,再过几座城就到了东疆。

戍守东疆的乃是东炎第一战神万无敌,一位掌道境强者,东炎帝国明面除了东炎圣皇的第二位掌道境强者。

东疆,面临的不是其他三大帝国,而是魔极炎山。

魔极炎山,魔极冰川,魔极深渊,魔极森林,分别位于四大帝国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将四大帝国困在中间,四大帝国各自镇守四方,谁也不敢松懈。

一旦魔物突破防线,四大帝国所有的人都将无一幸免,成为魔物的口粮。

因此,其他三个边疆只是神域境强者坐镇,而东疆却需要掌道境强者坐镇。

东炎第一战神万无敌,镇守东疆,劳苦功高,深受东炎圣皇信任,他更是帝后万无双的亲哥哥。

叶孤途之所以相信东疆的战神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那就是因为东疆战神万无敌那是他的亲舅舅。

这一次,叶孤途准备去投靠他的亲舅舅,只要到了舅舅万无敌身边,他也就安全了。

舅舅,这次你得救救本宫。

“爷爷!不好了,又来人了。”

善儿冲着正在挖坑的许全友道。

叶孤途睁开眼睛对着善儿道:

“叫你爷爷不用挖了,帮我们挖坑的人来了。”

善儿冲着坑里的爷爷道:“爷爷,公子叫你不用挖了。”

骑猪的周大林指着叶孤途道:“就是他!”

怒江城主许春秋却直接被善儿吸引了,一双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善儿。

“这一趟没白来,上!给本官把他们绑回去。”

三名城卫兵手拿铁链走了上来,企图将叶孤途三人拷上带走。

为什么总有人不怕死要来惹叶孤途?

“等一下,我有话说。”

叶孤途坐了起来,望着李春秋的官服面色阴沉。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出皇城就看到如此多的罪恶。

地主恶霸强抢民女也就罢了,可为何帝国的官员,律法的执行者,本应该惩治罪恶的人,竟然也助纣为虐,欺压平民。

他对东炎的吏治很失望。

同时他也看到了帝国统治的弊端,照此以往,东炎帝国的国力必将一年不入一年。

东炎的国力在四国中本就是最弱,照这样下去东炎帝国别说崛起,恐怖会有灭顶之灾。

若是统治者腐败贪婪,欺压平民,难保亿万民众里不会出一个赵武神。

那到时候这东炎圣皇恐怕要换人了。

现在的东炎姓叶,但天下英豪辈出,若是叶家人失了民心,圣皇的宝座也是坐不安稳的。

“小子,有何话说?”

李春秋骑着灵鹿踏步上前,居高临下,俯视躺在草地上的叶孤途。

“看你官服,你是这里的城主?”叶孤途道。

“没错,本官正是这怒江城的城主,周围七十二个镇都是本官的地盘。”李春秋道。

“身为城主,你不思除暴安良,为何捉拿我们?”叶孤途道。

“小辈,看你衣着谈吐皆是不凡,可是出自哪个大家族的子弟?说出来,说不定我们还熟人嘞!”李春秋试探性地问道。

这年头,任何人都不能小瞧,说不定其身份背景就是你得罪不起的存在,打架前相互报腕尤为重要,他可不想惹上无法解决的麻烦。

叶孤途笑道:“叶家,你可知道?本公子可不记得有你这么一个熟人。”

李春秋快速将怒江城中有实力的家族,以及东炎帝国有实力的大家族筛选了一遍,并没有想起一个叶姓的大家族。

他的印象中并没有哪位大佬是姓叶的,甚至他认识的人中都没有一个姓叶的。

如此他便安心了,再无所顾忌道:“什么叶家没听说过,原来是个无名小辈,在这里跟本官废什么话,直接拿下!”

可笑李春秋竟忘了当今的皇族正是姓叶,以他一个小小的城主自然是不认识皇族子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