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做干儿子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932字
  • 2022-05-29 23:29:19

“公子这就要走?可是……”

善儿欲言又止,她本有话要说,现在却又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得听爷爷的话,做一个乖孩子。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刚才竟然萌生了跟随叶孤途而去的想法。

或许是因为她对外面世界的向往;或许是因为她对这个神秘男人的好奇;或许是因为她想要这个强大的男人教她修炼。

又或许是她对这个男人有了一些特殊的情感。

最终,善儿还是选择了从小将她养育长大的爷爷,打消了跟随叶孤途的冲动想法。

“善儿,你有话就说?刚才你说什么条件?”叶孤途问道。

“没,我只是担心公子的伤,何不多留几日。”善儿道。

“对啊!公子,不妨多留几日吧。”许全友也道。

“不了,明日你们就送我去刚才那个胖子家,”叶孤途道。

“公子要去周家?那可是龙潭虎穴啊!”许全友道。

“无妨无妨,本公子就喜欢龙潭虎穴。”叶孤途道。

“也对,公子无敌,自然是不怕那周刁贵。”许全友道。

接下来,许全友又犯了难,望着满院子的死人充满无奈。

“公子,这许多死人如何处理啊?”许全友道。

“你先去挖个大坑,剩下的交给本公子。”叶孤途道。

于是许全友开始在院子外挖坑……

鹤留镇,周家。

众人好不容易等来花轿,都争着上去观看。

可里面坐的却不是娇滴滴的新娘,而是肥猪似的新郎官。

“爹!爹啊!吓死我了!”

周大林冲出花轿慌慌张张地跑进家门,惊呆一众宾客。

这是什么操作?

一只猪从花轿里窜出来了?

一个和周大林同样体型的中年男人大步迎了出来,骂道:

“混账玩意儿,大喊大叫什么?没看到老子在陪贵客吗?不是去接新娘子了吗?新娘子啦?”

他正是周大林的父亲,周家的当家人,鹤留镇上最富有的人,周刁贵。

“爹,别打我,你先听我说,我遇到狠人了,不但新娘子没接回来,我也差点没回来。”周大林解释道。

“什么狠人?小小一个清凉村哪有什么狠人?再说了你带那么多人干什么吃的?”

周刁贵指着周大林鼻子骂道。

“爹!那确实是个狠人,我亲眼看到他砍下了张小俊的头,我要跑慢一点也死在他手里了。”周大林继续解释道。

“哦?竟有人敢和我周家作对,老子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管家,带齐家丁护院,老子倒要看看是我狠还是他狠,真当我周扒皮是白叫的!”周刁贵恶狠狠地道。

“爹,那人可有些邪门,他有一把剑……”周大林提醒道。

“一把剑有什么稀奇的,别说了,带路,老子陪你去,一定要将新娘子接回来。”周刁贵信誓旦旦道。

可怜的周刁贵,还不知道他遇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强大存在。

不一样周府就集结了百余名家丁护院,个个精神抖擞,个个手拿利器,有刀,有剑,有长枪。

难怪周刁贵在鹤留镇能只手遮天,作威作福,只是这些家丁护院就是一股不小的力量,普通凡人岂敢跟他作对。

“好!爹和你去,一定要把新娘子抢回来,你不知道那个丫头可俊了,比以往的都俊,你看了也会喜欢的。”周大林道。

“是吗?那就更得去了,走!”

周刁贵说走就走,正准备带人出发,这时一个身穿官服的长须男人走了出来,拍了拍周刁贵的肩膀说了道:

“周老弟,怎么了?这是要干什么去?新娘子啦?”

“爹,这人谁啊?他管我们干什么?”周大林开口问道。

啪!

响亮的巴掌声。

周刁贵忽然重重地给了他儿子一个耳光,吼道:

“混账东西!这是城主大人,还不快向城主大人道歉!”

“城主?哦!对不起!城主大人,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周大林被这宽大的一巴掌打懵了,但当他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城主后,他第一时间就开始道歉。

鹤留镇不过是怒江城下七十二个镇中的一个,怒江城主统管这七十二个镇,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手中权利可大了。

“城主大哥,小儿从小愚笨,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吃好喝好,我出去办点事,一会儿就回来。”

周刁贵笑嘻嘻地对那怒江城主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和善的好人啦。

怒江城主是一个看上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但人人都知道他可不止四十岁,他今年已刚过完九十九岁的生日,明年他就满一百岁了。

他之所以如此长寿自然是因为他是一个修仙者,拥有远超凡人的寿命。

东炎帝国有皇城一座,八大郡城,八大郡城管辖着周边三百六十七座城市。

每座城皇城都会派遣一位城主,这每位城主最少也得有着凝脉境的修为,这怒江城主自然也是凝脉境的修为。

凝脉境强者寿命能两百岁,刚九十九岁的怒江城主自然是一幅中年的模样。

这怒江城主名叫李春秋。

身穿东炎一件青色的九品官服,一脸长须,带着个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一点不像一个武者,倒一个学者。

可这幅斯文的外表下却是藏着一颗猥琐的心。

他和周刁贵正是相识在怒江城内的美人街,二人一见如故,相识恨晚,都有着一些相同的特殊癖好。

周刁贵得知他便是怒江城的城主大人后自然百般巴结,于是二人的关系愈发好了起来。

得知周刁贵的儿子娶亲,他也便来捧了个场。

李春秋满嘴酒气,无所谓地摆了手,道:

“不妨事,不妨事,周老弟你我兄弟,你儿子就是我儿子,老哥我岂会和小孩一般计较。”

周刁贵当即拍手道:

“好!既然城主大哥说了,从今天林儿他就是你儿子了,林儿,快跪下磕头叫爹,城主大哥何等人物,能认你做儿子可是你的福气。”

周大林自然乐意,马上跪下磕头,张口就是一句:

“爹!”

喊得那是一个痛快!

开玩笑,有城主做爹,今日他不止是在鹤留镇能横着走了,在整个怒江也能横着走了。

“哈哈哈哈,好!好小子,这声爹喊得本官高兴,来,这是爹给你的见面礼,以后在怒江有事,就亮出这牌子,可保你万事大吉!”

李春秋笑得春风得意,就连胡子都在跳舞,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丢给周大林。

令牌由青铜铸造,上写着“怒江”二字。

怒江城主令,怒江城主的象征,怒江城范围内谁见了不给三分面子。

“谢谢爹,谢谢爹!”

周大林拿着令牌喜笑颜开道。

李春秋意味深长地笑道:

“好儿子,本官听说你这新娘子才十六岁,可是鹤留镇上有名的美人,在哪里啊?不知道本官有没有眼福看上一眼。”

周刁贵当即站了出来抢话道:

“城主老哥,你的心思我懂,放心放心,我会安排的,只是现在那边出了点麻烦,这不我正要带人去解决。”

“麻烦?正好闷得慌,走!我们一起看看,你这些家丁就别去了,带我的城卫队去,速度也快一些。”

李春秋大手一挥当即做了决定。

“那就麻烦城主大哥,我们就一起去接新娘子,等晚上了,我们再一起好好耍耍。”

周刁贵自然乐意多个帮手,当即也答应下来。

“来人啊!牵两头灵兽来!”

许春秋一声令下,手下的城卫队当即牵来两头猪形灵兽。

偏偏就是那么凑巧,只有这两头猪头王了。

周刁贵和周大林一见猪头王喜欢得不得了。

“呃,周老弟先委屈一下,只有这两头猪头王了,你们先骑着。”

李春秋生怕周刁贵误会是在嘲笑他,连忙解释一声道。

“不不不,大哥说什么委屈,这灵兽我可是太喜欢了。”周刁贵道。

“对啊!爹,我也很喜欢!”周大林也道。

“哦!你们喜欢?那好,既然如此,这两头猪头王就送给你们了!”李春秋大手一挥,就将这猪头王送给了周刁贵父子。

这可把周刁贵父子高兴了。

他们两已经不知道骑倒下了多少匹马了,现在居然能拥有一头灵兽作为坐骑,而且一看这灵兽的样子就知道必定和他们一样都是重量级选手,今后再也不用担心骑趴下了。

猪头王配周刁贵父子,绝配!

李春秋的坐骑则是一只灵鹿,和他斯文的形象也很配。

就这样周大林领着两个爹,带着一队城卫队朝着许全友家极速赶来。

周大林刚刚还狼狈逃走,现在就意气风发,骑着灵猪,带着两个爹,浩浩荡荡杀了回来。

猪背上的周大林得意极了,挺直了腰杆,笑得合不拢嘴。

不得不说,有两个爹撑腰的感觉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