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缘分尽了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3127字
  • 2022-05-29 23:28:36

在一片喜乐声中,周大林带着接亲的队伍来了。

刚到门口,意外发生了。

周大林胯下骑的马前腿一曲,马头一歪,扑的一声直接瘫倒在地。

它已用尽了洪荒之力,终究还是没坚持住。

太折磨马了,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死亡对这匹可怜的马儿来说是一种解脱。

于是,马倒地死了。

在此,愿天堂没有胖主人。

周大林气急败坏,愤怒地用马鞭抽打着马尸,嘴里破口大骂:

“废物!走这么点路就不行了,白费了本少的粮食,改日叫老头子上城主府买头灵兽来代步,还是赶快去看看我的新娘子吧!”

一想到马上又要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周大林脸上又露出了油腻的笑容。

他拖着沉重的身躯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许全友家的院子里。

一进门就扯着破锣嗓子大喊道:

“张老弟!我的新娘子在哪里?”

“周大哥!你终于来了,太恐怖了,可吓死我了!”

张小俊一见周大林,如见救星。当即松开小丫鬟小桃子,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周大林身后躲了起来。

相比小丫鬟瘦小的身体,周大林又宽又大的肥躯更有安全感。

可怜的丫鬟小桃子跌落在地,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摊上这样一个主人也是她倒霉。

“张老弟,怎么了?我的新娘子啦?”

周大林还没意识到不对,还想着娶新娘。

“周大哥,快带我走,那小子太可怕了,绝对是个强大的修仙者,我的人都被他杀了,快走,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张小俊扯着周大林背后的衣服解释道。

周大林这才环顾四周,只见一个气质非凡的白袍公子定坐在院子中,身后左右分别站在一个老人和少女。

老人苍老无比,少女则正是青春纯真。

想必这少女就是张小俊说的善儿,可真水灵啊!

再看地上,躺了一地的人,张小俊的护院全都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一个小角落里一群村民挤在一起,一个个目瞪口呆,瑟瑟发抖。

“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怎么死了?”

周大林智商有限,还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哎呦!我的周大哥耶!就是他杀了我的人啊!既然你不跑,那我先跑了!我可不想死。”

张小俊说完朝着外面拔腿就跑。

他这辈子都没有跑这么快过,求生的本能让他超越了自己的极限。

“本公子要杀你,跑也没用。”

叶孤途手一指,九龙剑再次化作金色剑光,直接追上逃跑的张小俊。

金光划过张小俊的双腿。

张小俊还在跑,可双脚已和身体分离。

噗!

张小俊直接扑倒在地,开始了惨叫。

“啊!”

张小俊的惨样加上他撕心裂肺的惨叫,让在场的所有人心惊胆战。

“你……”

周大林指着叶孤途说不出话来,他也被吓傻了。

善儿紧紧地挨着叶孤途,一张小脸已是煞白,哆哆嗦嗦地说道:

“他好惨,好可怜,能不能别杀他,公子。”

许全友也开口劝道:“是啊!仙人,放过他吧,他毕竟是善儿的表哥。”

叶孤途望向两人,眼里无悲无喜,脸上看不出喜怒,果断拒绝道:

“抱歉,本公子一言九鼎,说杀他就要杀他,如此败类留他不得。”

“可是公子……”

许善儿还想继续劝,但身旁的许全友及时拦住了她。

“丫头,别说了,听仙人,我们做不了仙人的主。”

“善儿,你要是害怕就闭上眼睛。”叶孤途温柔地提醒道。

地上的张小俊一边惨叫,一边朝着外面爬,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个要命的地方。

叶孤途手再一挥,九龙剑划过张小俊的脖子,又回到叶孤途身边。

头掉了,不过碗大个疤。

张小俊就此,卒!

“啊!”

在场的所有人被吓得齐齐发出惊叫,小地方的普通凡人老百姓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不少人已然吓尿了。

善儿还是没有闭上眼睛,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

“好残忍!他就这样死了吗?”

残忍吗?

叶孤途不觉得,对待恶人绝不可心慈手软。

为君者更甚,挡路者杀!

若想横扫八荒,一统四大帝国,仁君不可,非得是霸道之君。

因此,叶孤途虽然从不滥杀无辜,哪怕对恶人也会给机会,但若是给了机会还不知悔改认错,那就怪不得他杀人不眨眼了。

叶孤途本想也一剑斩了眼前这个丑陋恶心的大胖子。

但刚听到善儿说的好残忍三个字,他决定还是给这个素不相识的胖子一个机会。

恶人嘛!总是要给个机会的,哪怕他比较胖叶孤途看一眼就很讨厌。

于是,叶孤途望向周大林,开口道:

“本公子也给你一个机会,现在跪下磕头认错,饶你一条狗命。”

“是是是,别杀我,我认错,我认错!”

周大林跪了,毫不犹豫,一身肥肉啪就趴在了地上,拿头撞地,开始磕头。

“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我错了,我错了……”

见这胖子如此干脆,再考虑今天已经杀了不少人,不能让善儿这样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见到太多血腥,于是叶孤途决定放这胖子一马。

“滚吧!别再让本公子看到你。”

听到叶孤途的滚字,周大林连忙爬起来,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跑了。

出了门,他一头钻进本来应该是抬新娘子的花轿里,慌喊一声:

“快掉头!回家!快!”

抬轿子的大汉都懵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不是来接新娘子,这新郎官坐上轿子算怎么回事儿?

周大林的跟班二狗子上前问道:

“少爷,怎么了?新娘子啦?”

“二狗子,别问了,掉头!快走!快回家!”

轿子里传来周大林惊恐万分的声音。

“是是是,掉头,走!”

二狗子指挥众人掉过头朝着来的方向走了。

“快啊!再快点,快跑!”

轿子里周大林再次命令道。

还好周家的轿子很大,而且是八个壮汉抬的,得了自家主人命令的二狗子催促着所有人一路小跑,慌慌张张回了周家……

而叶孤途这边村民们也陆续走光了,虽然他们满脑子的疑问,对叶孤途充满了无限的好奇,但在叶孤途的逐客令下,谁也不敢久留,只得慌忙跑了。

“老人家,善儿,你们跟我走吧!本公子不会亏待你们的。”叶孤途开口道。

“仙人,可不敢这么称呼,你就叫我名字,老小儿可担不起您的老人家三个字。”

许全友诚惶诚恐道。

若是以前许全友对叶孤途还只是敬重,但见识了叶孤途神鬼莫测谈笑间要人性命的恐怖手段后,许全友是真正服了叶孤途,也怕了叶孤途。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给自己背回来一个杀神。

许全友现在对叶孤途是又敬又怕,怕更是占了多数。

“那好,以后本公子就称你老许,老许,今后你给本公子做个管家如何?放心,做我管家,亏不了你,多少人想做我的管家还没有这个机会。”叶孤途道。

“仙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小儿没有意见。”许全友道。

“都说了,以后叫公子,别叫仙人,老许明白了吗?”叶孤途道。

“是是是,公子。”许全友道。

“公子,我爷爷成了你的管家,那我啦?我是你的什么人?”善儿问。

“你?你嘛……让我想想,你说啦?你想做本公子的什么人?”

叶孤途不答反问道。

“我做公子的丫鬟吧,就连张小俊都有丫鬟,公子如此神人,自然也要有丫鬟的,善儿愿意做公子的丫鬟,一辈子跟着公子,伺候公子。”善儿道。

“你要做我的丫鬟,你可想好了?只是当我的丫鬟,而不是别的什么?”叶孤途道。

其实叶孤途本想给善儿更高的地位,这才反问善儿。

没想到这个傻丫头天真的过分,啥也不懂,根本不明白他的心。

“我想好了,善儿愿意一辈子伺候公子,但公子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善儿道。

“胡闹!丫头你知道什么是丫鬟吗?丫鬟就是下人,就是奴婢,你哪里会伺候人?是你伺候公子还是公子伺候你啊!”

许全友终究是舍不得自己的孙女给别人当丫鬟,做那伺候人的下等人。

他已是老了,给叶孤途做管家无所谓,反正也活不了几年,可善儿还有大好青春,他不希望她的余生成为一个伺候人的奴婢丫鬟。

他可就这一个宝贝孙女,他实在是舍不得。

许全友又又又一次跪在地上,对叶孤途道:

“公子,今后我许全友这条老命就是公子的,为公子当牛做马也在所不辞,哪怕前面刀山火海,我许全友也不怕,但求公子让我孙女做一个自由人,她还小,不懂事,您放过她吧。”

叶孤途忍不住笑了,说道:

“你这老头,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做本宫……子的管家丫鬟都没机会,你个糟老头子还觉得自己亏了?”

“罢罢罢,也不要你做本公子的管家了,也不要你做本公子的什么丫鬟,既然你们不愿意跟随我叶孤途,那也不强求,明日本公子便去了,不再打搅你们的生活了。”

叶孤途望着许全友和善儿,满脸失望。

他本想给二人一场富贵,岂料这老头没眼光。

叶孤途从来不强迫人,既是如此他们的缘分也就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