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剑出除恶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989字
  • 2022-05-29 20:35:51

清凉小河村的村民们一大早就陆续赶到许全友家。

一是祝贺,二是看热闹。

毕竟像结婚这样的大事,一年里也遇不到几次。

小地方的人,礼尚往来,都是沾亲带故,每家每户都是带着贺礼前来。

村民们到了许全友家,却发现许全友一点也没有要嫁孙女该有的喜悦样子,不但没有披红挂彩,就连酒宴都没有准备,依旧一幅冷冷清清的样子。

院子里,许全友挨个招呼着这些亲朋好友。

人家既然上门来了,自然不能拦着不让进门。

徐全友将人都请进院子里,问道:

“你们怎么都来了?”

“张家传出消息说老哥你今天嫁孙女,这不我们全赶祝贺了。”一个老汉道。

“这个张小俊,唉~”

许全友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得长长地叹了口气。

“许老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那老汉又问。

“就是啊!今天是不是你嫁孙女啊?”一个妇人也问。

“大家的心意我领了,还请回去吧,我不嫁孙女。”许全友回答道。

许全友这话一出,村民可是炸开了锅,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谁说不嫁孙女的?今天他不嫁也得嫁!”

张小俊的喊声传来,村民让开一条路,他领着一个丫鬟三个家丁大摇大摆地进了门来。

丫鬟手里捧着盖头喜袍,三个家丁一人挑了一担聘礼,分别是一担金币,一担银币,一担绢布。

“来啊!快将聘礼给许爷抬屋里去,小桃子,你去,给表妹梳妆打扮,换好喜服,盖上盖头,算时间周少爷快到了。”

张小俊一来,就像是此间的主人一样,直接开始了安排。

原来,张小俊想去怒江城的怒江学院上学,以求从此踏上仙途,逍遥长生。

可怒江学院是东炎帝国官方兴办的学院,只招收有天赋的学员,入院需要经过考核。

可张小俊哪有什么天赋?

他唯一的天赋大概就是花钱。

所以他这才找上了镇上的大户周家,特意结识周大林,希望通过他父亲周刁贵在怒江城里的关系走后门进入怒江学院。

一日,和周大林在春风楼喝酒赏花时,得知周大林想再纳一房小妾以供玩乐。

张小俊立刻就把善儿给卖了。

善儿原本是他留给自己的小美人,但现在为了他自己的前途,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在这些强盗恶霸眼中,善儿只是因为美貌竟然成了他们的私有物品,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拿去送人。

这是什么狗屁的强盗逻辑?

在张小俊的命令下,三名家丁挑着聘礼就要往屋里闯。

这时房门却开了,善儿走出了出来,怒道:

“张小俊!快把这些东西拿回去,我不嫁人!”

张小俊走上前来,邪笑道:

“表妹,这可由不得你,今天你不嫁也得嫁!来人啊!给我绑了!”

张小俊一声令下,院子外当即跑进来八个精壮的汉子,个个虎背熊腰,膀大腰圆。

村民们一看事情不对,一个个都开始悄悄往后退去,谁都不敢言语,生怕惹祸上身。

年轻的善儿哪里见过这般阵仗,当即就被吓傻了,睁着一双大眼睛,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还是许全友老人临危不乱,他慌跑进自己的房间里,直接给床上的叶孤途跪下,求道:

“公子!快救救善儿!张小俊带人来了。”

叶孤途从修炼的状态醒转,淡然道:

“不要慌,背本公子出去看看。”

“好,现在就全靠公子了,公子可一定要救善儿,只要公子能救善儿,今后老小儿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许全友慌忙背起叶孤途出了房门,一边走,徐全友一边念叨。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许全友这是闹哪样?

难道是老糊涂了?

孙女都要被绑走了,他竟然去求一个没有双脚的残废。

难道还指望这废人能救他孙女不成?

不可能,这废人走路都成问题,能有什么用?

怎么可能拦得住那八个大汉?

村民们无不以为许全友是老糊涂了,谁也不相信叶孤途能救他的孙女。

村民们看着眼前的场景就算不知道新郎是谁,也知道善儿要嫁的也绝不是好人。

能和张小俊这恶霸地主一伙的能是什么好人?

无不在内心为这个可怜的小姑娘感到悲哀。

“公子!救我!”

善儿已被两名大汉抓住双手,动弹不得,见到叶孤途当即发出求救。

“哈哈哈哈,表妹,你指望他救你?”

“真好笑,他一个废物能干什么?今天正好将他也一并收拾了。”

张小俊昂着头,鼻孔朝天,双手叉腰,嚣张地大笑道。

许全友赶忙将叶孤途放在院子里一张凳子上。

叶孤途坐定,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本公子给你们一个机会,马上滚,可留你们一条性命。”

“哈哈哈哈……”

这下不但是张小俊笑了,就连他带来的那八个大汉也笑了。

这是他们有生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一个残废竟然如此大言不惭,扬言要留他们一条性命,这可把他们乐坏了。

一个块头最大,看起来最凶狠的汉子朝着叶孤途竖起一根中指,嘲笑道:

“小子,口气不小,本大爷今天就站在这里让你打,你倒是过来啊!你个残废,垃圾!”

“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肆无忌惮的嘲笑声。

叶孤途淡然一笑,笑中带着杀意,他已动了杀心。

敢辱本宫者,唯有死!

他手上的龙扳指一闪,九龙至尊剑凭空出现,悬浮在叶孤途身前。

九龙剑出,剑鸣如龙吟!

“嘶!”

所有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啦!那把剑是从哪里来的?

竟然还悬浮在空中!

这剑一定是传说中的神剑,那外形一看就是神仙用的剑。

这剑真是那人弄出来的?

就连张小俊一时间也被突然凭空出现的宝剑吓得后退了几步,连忙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生怕是看错了。

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孤途只说了一句:

“去!”

九龙剑便消失在众人眼中。

这一下所有人都以为刚才的自己在做梦。

哪有什么剑?

肯定是自己在做梦,或者是看花了眼。

这是因为九龙剑的速度太快了,普通人根本看不见九龙剑化作的剑光。

所以他们才会觉得九龙剑是消失不见了。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直接将他们吓傻了,比凭空出剑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只听得砰砰砰……

八声倒地声响起。

张小俊带来的八个壮汉几乎同时倒了下去,倒在地上就再也没了动静。

血慢慢淌了一地……

那是因为这些人已当场去世!

九龙剑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

还围着叶孤途飞了一圈,仿佛在炫耀它的战绩。

九阶灵剑,已具灵智。

所有人这才明白,原来刚才的他们并不是在做梦,确实是有一把神剑凭空出现,而且这把剑顷刻间竟然斩杀了八人。

“善儿,过来我身边。”叶孤途道。

还在不知所措的善儿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恢复了自由,而那原本抓住她的两名大汉已然躺在了地上。

她被吓坏了,赶忙跑到叶孤途身边,现在只有紧挨着叶孤途,她才能不那么害怕。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傻了,包括许全友。刚才的那一幕太过神奇,也太过恐怖。他的内心现在只剩下一个想法:

“仙人好恐怖!”

张小俊指着叶孤途惊恐地说道: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叶孤途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九龙剑,动作是那样温柔,像对待自己的情人一样。

此剑已经跟随了他十余年,已不知饮了多少恶人血。

此剑已和叶孤途心意相通,是他最好的伙伴。

叶孤途平静地开口道:“本公子给过你机会,只是你不懂得珍惜,能死在我的九龙剑下也算是你们的荣幸。”

“他们都死了?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起来!你们给我起来!快起来啊!”

张小俊崩溃地大喊大叫道。

自然没有人回答他,地上的八个壮汉也自然再没有一丝动静。

村民们无不被吓的目瞪口呆,瑟瑟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

全部的目光都盯着叶孤途,还有那把能顷刻间取人性命的神剑。

他们的内心再也不敢瞧不起这个年轻人,哪怕他双脚残废,哪怕他看上去斯斯文文,长得白白净净。

村民们对他只剩下敬畏和恐惧,就差跪地膜拜了。

张小俊吓得躲在了他的丫鬟小桃子背后不敢露头,哭求道:

“别!别杀我,我给你钱,我把我的钱都给你!”

谁能够想到,刚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张小俊,此刻竟然被吓得如同老鼠一般躲在一个女人身后求饶。

那个丫鬟小桃子更是被吓得面无血色,浑身瘫软,要不是张小俊提着她的肩膀,她早已瘫坐在地。

她手上原本捧着的盖头喜袍发簪等衣物早已掉落在地,沾染了很多灰尘和泥土。

看来今天这亲接不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