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王擎天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387字
  • 2022-05-29 20:23:33

修罗战神王霄潜回到西疆后,秘密派自己的儿子王擎天带领一队心腹,顺着怒江一路找寻太子叶孤途的行踪,寻到后自然是想直接将其击杀。

东炎圣皇已然暴怒,各方大小势力都在关注这件举国震惊的大事,此时的王霄不能再离开西疆,不然就会露了马脚。

事情一旦败露,他可承受不住东炎圣皇的怒火。

别说是他,就是他王氏一族都得覆灭。

此等机密重要的事除了自己的亲儿子,他谁也信不过。

“擎天,你一定要赶在所有人前面找到太子,秘密将其击杀,我王氏一族的命运可就交到你手上。”

“父亲放心!孩儿一定完成任务!”

唉,总有刁民想害本宫!

叶孤途的危机即将再次来临!

……

许全友家门前的一棵古树下,叶孤途正躺在草地上闭目修炼。

躺着修炼,叶孤途恐怕是万古以来第一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睡觉。

叶孤途的周身不时出现一些荧光点点,这些光芒缓缓飘向叶孤途的腹部,消失不见。

这是外界的灵气在被叶孤途吸入体内的灵海内化作自己的真元。

不远处,善儿则坐在一块石上头痴痴地望着,眼里全是小心心。

“好神奇!要是我也能像公子一样可以修炼就好了……”

已经第三天了,明天就是张小俊说的期限,周家就会带人前来接善儿去周家做那周大少爷的小妾。

经过三天的修炼,叶孤途灵海内真元终于恢复了一大半,却还没有达到充盈的地步。

若是以往,哪里需要这样长的时间?

只需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叶孤途便可以将消耗完的真元补充回来。

如今的他失去了双脚,修炼的玄功无法在体内顺畅地运转,真元恢复起来变得缓慢非常。

而且叶孤途的修为境界今后恐怕再难有进展。

可幸好天不绝叶孤途,让他有了神魔诀,只要叶孤途能成功转修神魔诀,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神魔诀叶孤途已经开始修炼,只是进展很慢,可以说几乎没有进展,但是叶孤途毫不灰心。

强者,当有大恒心,大毅力。

神魔诀若是那么容易入门,恐怕就不是万古第一功法了。

已是正午,许全友提着一个食盒急匆匆回来了,善儿招呼一声:

“丫头,叫仙人吃饭了。”

食盒里是他专程去鹤留镇最好的酒楼食为天买来的酒菜。

仙人住在他家,他岂敢怠慢了仙人。

得了叶孤途的灵晶,今后也不用生计发愁,许全友就把他这些年攒下来的五个金币拿出来用了。

灵晶他可不敢随意拿出来使用,他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再说了一块灵晶就是把那食为天酒楼卖了也不够找钱的。

凡俗间一般的饭菜花得了几个钱,三天时间也不过才花了许全友两个金币。

没办法,许全友为叶孤途准备的都是最好的菜和最好的酒。

三天几乎花了他半辈子的积蓄,可为了孙女的幸福,为了让仙人吃好喝好,他一点也不心痛。

去食为天时,不少人对他的行为还在议论纷纷。

“这不是卖鱼的许老汉吗?他一天来这食为天三趟,每次都打包带回去一大桌好酒好菜,他哪来的这么多钱?”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我们镇上的大户周家大少爷看上他家的闺女,马上就要迎娶进门了,以周家的财力还吃不起食为天?”

“原来是这样,许老汉这是卖女儿了。”

“唉,可怜啊!可怜好好一个闺女就被他爹给害了。”

世间最可怕的莫过于人的嘴,口无遮拦,最容易颠倒是非。

许全友没有理会路人的非议,他相信清者自清,而且他还得赶着回家没有时间和他们争论,不然饭菜凉了就不美了,可不能让仙人吃冷了的饭菜。

叶孤途听到善儿爷爷的声音,却依旧没动,继续修炼,只是对善儿道:

“善儿你们吃吧,本公子不想吃。”

“公子,你多少吃点,好歹也是爷爷跑了那么远特意去镇上带回来的,就当善儿求你了。”善儿道。

“好吧,看在善儿的面子上,本公子吃,你背我去。”叶孤途道。

唉,英雄终究难过美人关。

叶孤途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善儿走过去背起他,背到院子里。

叶孤途本可以不用善儿背,他可以用真元帮助自己行动,或者拄两根拐杖,但能有美人伺候叶孤途自然是乐意的。

院子中央放了一张擦得干干净净的木桌,桌上已摆满了碗碟,倒好了美酒。

许全友等候在一旁,帮着善儿将叶孤途放在上方的木凳上坐好。

叶孤途拿起筷子,说道:

“一起坐下吃吧!”

“不不不,仙人先吃。”许全友拒绝道。

“爷爷,公子不喜欢人叫他仙人,爷爷总记不住。”善儿提醒道。

“是爷爷忘了,公子您先请。”许全友道。

叶孤途其实根本不喜欢这些酒菜,这些民间普通的饭菜自然是比不过帝宫内的山珍海味,叶孤途吃着毫无滋味。

但为了照顾善儿的情绪和不辜负善儿爷爷的一番好意,他只能随意动了动筷子,浅尝几口菜肴,又饮了杯酒,便放下筷子,道一声:

“本公子吃饱了,你们吃吧。”

修炼之人,可辟谷,吃与不吃都行,吃东西只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尝的是个味道,又或是服用一些灵果灵兽增强体质修为。

这些天,只有叶孤途不吃了,善儿才会和爷爷吃剩下的饭菜。

今天,善儿却没有胃口,迟迟不肯动筷,脸上露着担忧,就连她的爷爷许全友也一样。

明天,就是周家上门的日子,他们爷孙两心里难免有些惶恐不安。

要知道周家可是喂养了好一批家丁恶仆。

而且还据说周家当家人周刁贵早年间外出游历,跟随过大人物,本身会一些武学,能开山劈石,力大无穷,寻常十来个大汉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也是仗着这份凶狠才在鹤留镇上呼风唤雨。

仙人确实厉害,但这一幅双脚都没了的惨样让许全友心里直犯嘀咕。

他也只看到叶孤途背生双翼的神奇,却并没有看到叶孤途具体有多厉害。

至于善儿倒不是对叶孤途没有信心,只是有些害怕,毕竟她一个女孩子,胆子终究还是小了一些。

叶孤途也是看出了二人的担忧,出言安慰道:

“你们就放心吧,踏踏实实的,明天一切有本公子在,绝对没问题。”

……

日出日落,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一大早,鹤留镇上就热闹极了,镇上的大户周家今天大办喜宴,从早上开始便开始敲锣打鼓,鞭炮不断,门前张灯结彩,无数宾客往来纷纷。

周家大少爷周大林骑着一头红色大马,身穿大红喜服,脸上笑得如傻子般灿烂,笑得一脸的肥肉乱颤。

真替那匹马儿担忧,小小的身子承受了他这个体格不该承受的重量。

一行人,吹吹打打,抬着花轿,自周家出发,喜气洋洋地朝着清凉小河村许全友家来了。

他们这一行人自然是来接新娘子的,新娘子自然就是许善儿。

至于能不能接到?

那就得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