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表哥张小俊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710字
  • 2022-05-29 16:09:45

房间内,叶孤途被善儿放在床上,张小俊和许全友跟了进来。

四人挤在一间不大却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土屋内。

此时张小俊也不伪装了,满脸鄙视,昂着头,鼻孔朝上,也不避讳,当着叶孤途的面,张口就说:

“许爷,这小子哪里来的?怎么会在你家?他这半残的样子分明就是个只会吃白食的废物。”

许全友吓得赶紧解释道:

“小俊,可不能乱说话,这位公子可是我们许家的贵客,他可不是一般人啊!”

“贵客,您莫怪,小俊这孩子不懂事,不会说话。”

张小俊直接怒了:“老头,叫你声爷,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头蒜啊!什么贵客?老子才是你们的贵客。”

这张小俊家乃是本村最大的地主,颇有些财势,两家虽说带点亲戚,但那都是上辈子的事了,情谊早已不在。

许全友一个孤寡老人得罪不起富贵的张家,他只能敢怒不敢言,铁青着一老脸不说话。

善儿心直口快,质问道:

“你怎么能骂爷爷啦?他可是你长辈啊!”

这个表哥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令人讨厌。

“正是因为你们和我家还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这好事才能落你们身上,表妹,这次表哥可是来给你报喜的。”

张小俊也懒得拐弯子了,干脆直说了。

善儿问:“我有什么喜?你能报什么喜?你来我们家准没好事!”

张小俊道:“话不能这么说,好歹我也是你表哥,虽然是远房的,但有好事自然先想着自家妹子,你看你们住这房子,破破烂烂,你看你身上的衣服,连大腿都露在外面,还真别说,你这腿还真得劲!便宜周大林那小子了。”

张小俊这一段话,直接把善儿对他仅剩的一点好印象都说没了。

就在刚才张小俊说要保护她时,她还天真地以为张小俊长大以后转性了,原来依旧还是那个无赖大混子。

张全友摇了摇头,失望地感叹一声:

“小俊啊!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张小俊!你走!这里不欢迎你!”善儿气腾腾地说道。

叶孤途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以他的身份实力,张小俊于他而言就是一只蝼蚁,他怎么会在意一只蝼蚁的蹦跶。

实在不高兴,他不介意一剑砍下他的狗头,让他以后再也不能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张小俊并不知道,此时已经有人惦记着砍他脑袋了,他继续说道:

“别急啊!我话还没有说完,这镇上的大员外周刁贵周员外知道吧,他的儿子周大林和我是最好的哥们,我哥们看上了善儿表妹,要娶回去做小,叫我来先和你们打声招呼。”

“你!我才不要!你走!你赶快走!”

善儿气极了,想将张小俊推出门去,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推得动一个大男人。

推搡间倒是被张小俊占了些许便宜。

“善儿姑娘,何必和这样的人生气,要不要本公子帮你教训他?”

这时叶孤途看不下去了,开口道。

许全友老人见事情一发不可收拾,站了出来,将张小俊推了门外。

“小俊,你别闹,这位公子可真不是一般人,若是他怪罪,老夫怕你招架不住,还是快走吧!”

许全友没有明说,他也知道就是说了张小俊也不会相信,但他还想劝上一劝。

他可是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可不会和他们这样的凡人讲道理,说不定一言不合可就要闹出人命。

出了房间,许全友拒绝道:“小俊啊!善儿这丫头还小,你就替爷爷回绝了那周员外吧。”

张小俊一甩手,恶狠狠地道:

“还敢回绝?知不道周员外是什么人?哼!反正话我已经带到了,三天后周家就会来人,接你们去镇上享福,可别不识好歹,走了,不送。”

张小俊走了,却给这爷孙留下一个大难题。

善儿被他这个远方表哥的嚣张气坏了,却也无可奈何,没办法,谁叫那张小俊家有钱有势,她和爷爷根本无力反抗。

她难道只剩下被人抢走做小妾的悲惨命运吗?

“爷爷,我不想嫁给那个什么周大做小,这可怎么办?”

“丫头,别急,爷爷不会把你送进火坑的,容爷爷想想办法。”

“要不我们跑吧,公子给了我们那么多灵晶,这可是很多钱啊!我们带着那位公子跑吧!”

“好!丫头,收拾一下,说走就走!”

许全友虽然极不愿意远离故土,毕竟到了他这个年纪,都希望落叶归根,但为了孙女,他也只能出此下策。

他听人谈起过镇上的大员外周刁贵,知道那是一个无法无天鱼肉乡里的混蛋恶霸。

其儿子更是不学无术,胖得像只野猪,据说已经娶了六房小妾,但个个都没过半年就病故了。

人们都传说父子两人共用一个老婆。

那些小媳妇都是被父子两折磨死的。

再以后谁家的闺女都不敢嫁到周家,有闺女的人家无不像防贼一样防着周家,生怕被这周大少爷看上。

许全友儿子儿媳相继得病去世,就留下这一个孙女相依为命,他怎么忍心将宝贝孙女送入虎口。

周家势力大,为今之计只有跑了。

只希望能跑得掉吧!

“放心,这事儿本公子管了,你们进来听我说。”

房间里传出叶孤途的声音,他还是决定出手帮助这对善良的爷孙两。

不说他很喜欢善儿这个小丫头,就凭善儿爷爷救了他,他也不能坐视不理。

更何况他平生最见不得这等仗势欺人的恶霸狂徒。

这东炎是他的东炎。

他身为东炎的太子,有责任惩治恶徒,保护良善,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

此事,他没遇到也就罢了,只要让他遇到就不能不管。

在皇城里他就惩治了无数的罪恶,出了皇城叶孤途也是一样。

敢在我叶孤途面前强抢民女,做好去地狱忏悔的觉悟吧!

死在叶孤途剑下强抢民女的狂徒不是一个两个。

“对了,还有仙人!善儿,或许我们有救了,跟爷爷来。”

许全友拉着善儿进了房间,刚进屋就直接跪在了叶孤途面前,双手合十,虔诚地拜道:

“仙人,您救救善儿,救救我们!”

“善儿,快给仙人跪下,求仙人救我们一救。”

善儿听话地跟着跪在地上,用一双大大的漂亮红色双眼带着乞求的目光望着叶孤途,那模样楚楚可怜,令人怜惜。

“你们这干什么?快起来,本公子不是仙人,但本公子一定帮你们撑腰,放心,有我叶孤途在,保你们无事。”

“有仙人这话,老小儿就放心了,谢仙人,谢仙人!”

说着许全友咚咚咚就朝着叶孤途开始磕头。

“快!丫头,给仙人磕头!”

“别!别!别!善儿姑娘,我可不是仙人,快帮我把你爹扶起来,说起来,你们两都是本公子的救命恩人,但本公子实在不好给你们行礼,放心,有我在,无人能伤害你们。”

“不!不管公子是不是仙人,只要公子能护善儿周全,今日也受得起善儿一拜。”

说完许善儿也向着叶孤途诚心磕了三个头。

叶孤途无奈,只由得她去了,他堂堂太子,东炎帝国中除了他的父皇母后,其他人跪拜他都是理所当然的,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过意不去。

只是他的心里更加坚定了保护这个天真的小丫头的念头。

有我叶孤途在,本宫看谁能动这小丫头一丝!

“好了,本公子饿了,你们去安排些吃食来吧。”叶孤途道。

“是,是,是老小儿招待不周,仙人稍等,我们这就去。”许全友道。

自从许全友老人看到了叶孤途背生双翼御空飞行后,他在叶孤途面前就再也不敢自称老夫,只敢自称老小儿。

在许全友这样凡人眼中,叶孤途那可是能上天入地的仙人,何其尊贵。

他听镇上说书人说,能背生双翼之人,一人可灭一座城,每一位都可以活到九百岁,杀了人都没有人敢追究,和他们这些凡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许全友带着善儿出去准备吃食去了,而叶孤途则是抓紧时间开始了修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