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神魔诀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3316字
  • 2022-05-28 00:55:33

清凉小河村,村东头,许全友家的牛棚里。

简陋至极的地方却有真龙盘卧。

叶孤途开始研究起记忆里的功法,心无旁骛。

记忆被翻开,这本尘封了不知多少岁月的万古第一功法现世了!

越看他越心惊。

原本以为神魔诀三个字平平无奇,怎么可能会是多厉害的功法?

可随着记忆,慢慢弄明白神魔诀的内容后,叶孤途意识到:

不得了!

草率了!

这真的有可能是万古第一功法。

这神魔诀原来并不是单纯的一本功法,而是四本功法!

四本!!!

叶孤途也算阅尽天下功法。

黄宫大内的藏书阁,他可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可他还没见过如此怪异的功法。

这神魔诀分为:

《神魔涅槃经》

《神魔无极功》

《神魔不朽法》

《神魔鸿蒙典》

一本修涅槃重生,一本修战力无极,一本修肉身不朽,一本修神魂鸿蒙。

每一本都是一种不同的修炼体系,这让叶孤途大开眼界,刷新了世界观。

这神魔诀可比昆仑墟的九龙秘典深奥太多了。

没错,叶孤途现在修炼的九龙秘典并非如外人以为的那样,是皇室叶家的秘典,圣皇赐予的。

而是当初那位来自昆仑墟的仙人传下的。

只传给了叶孤途一人。

九龙秘典可是仙人的功法,修炼此功法将来可是能突破掌道境进入那仙人的境界,可以堪称是四大帝国中最顶级的功法。

可现在和神魔诀一比,还是小了。

格局小了。

九龙秘典修炼到极致不过是悟道成仙,而神魔诀修炼到极致能永恒不灭,主宰一切。

粗略看完神魔诀的叶孤途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原本失去双脚,对前途失去信心的他,此刻仿佛看到一条光明大道出现在他面前,他好像又有了信心。

神魔诀中的涅槃经和不朽法中都有着重塑肉身之法,甚至无极功鸿蒙典中还有化大道宇宙之法。

只不过那等境界离现在的叶孤途还很遥远,要想重塑肉身最低也得是仙的境界,至于身化宇宙那更是神之上的境界。

叶孤途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修炼神魔诀后成为大陆至高强者的那一天。

如果那个梦境是真的,外面的世界可是大得很勒!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开始向往那个梦境中的世界。

“她是本帝的,天地也阻止不了!”

多么霸道的宣言。

或许是因为那个梦境里的世界有一位令叶孤途念念不忘的绝色女帝吧。

……

门被推开,善儿的爷爷许全友走了进来,说道:

“小哥,房间收拾好了,老夫背您过去。”

“不用你背,我自己来。”

叶孤途睁开眼睛,拒绝道。

他叶孤途,就是脚没了也绝不能让这样一个普通老人看不起。

他开始尝试调动灵海内所剩不多的真元。

“小哥,你脚这样如何自己……”

“哎呀妈呀!白日见鬼了!”

许全友老人再一次被震惊了,比刚刚叶孤途拿出一把灵晶时更震惊,直接本地方言都吓出来了。

只见叶孤途运转玄功,勉强凝聚出灵气双翼,整个人悬浮起来,慢慢从牛棚里飞了出去。

因为重伤未愈,身体还很虚弱,叶孤途无法凝聚出完整的九龙金翼,只是凝聚出一对金色小羽翼。

身为普通人许全友老人何尝见过叶孤途这样的强者,哪怕他年轻时也是见过一些武力惊人,能一个打十几个的高手,却从没有见过能在天上飞的人。

化翼境,对于这样一位见识浅薄的普通凡人来说,就是神仙人物。

许全友老人嘴里不停重复那句方言:“唉呀妈呀!”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活久见。

他枉活七十有二,今天还是第一次见人能长出翅膀飞起来。

他到底是给自己背回来一个神仙。

叶孤途飞出臭哄哄的牛棚,重见天日。

终于不用再闭气了,终于又呼吸到新鲜空气,他整个人瞬间感觉轻松了很多。

站在小院里的善儿见自家的牛棚忽然金光大放,而后竟从中飞出一个人,脑子瞬间懵了,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今天注定是神奇的一天。

善儿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的事儿。

叶孤途飞到善儿面前,问道:

“善儿姑娘,请问本公子住哪间房啊?”

原来院子里有左右两间房,叶孤途也分不清哪间善儿的,哪间是她爷爷的,要是走错了就不好了。

善儿还处在震惊中,脑子一片混沌。

哇咔咔!

这公子原来是仙人!

仙人就长这个样子啊!

好英俊的说!

要是仙人能……

嘿嘿……

善儿陷入呆滞迟迟没有回答,他爷爷也还在房间里怀疑人生。

“喂,善儿姑娘,喂,你听得见吗?”

“啊!你在说什么?你是神仙吗?你居然会飞!”

善儿的话明显有些神智错乱,这不怪她,实在叶孤途给她的震惊太大了。

“你有没有听本公子说话,本公子问,哪间房是你爷爷……啊!”

叶孤途灵海残存的真元正巧在这时用尽了,玄功失效,金色双翼消散。

失去了翅膀的叶孤途猝不及防,直接向前摔去。

“不好!这回要丢脸了。”

叶孤途意识到他堂堂太子殿下,绝世的天才,今天可能要装潇洒失败了。

看来最近的确是水逆。

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叶孤途这一摔,你说巧不巧,正好摔在了善儿身上。

“呀!你压得我好疼了。”

“对不起!对不起!本宫不是故意的。”

慌乱间,善儿并没有听清叶孤途的话,倒也没有发现什么。

“你快下来啊!”

善儿羞得脸和她眼睛一样红,好像一个红苹果。

这时,善儿的表哥正巧来找善儿,刚进院子就看到了刚才那一幕,气得大喊一声:

“色狼!快住手!你在对善儿做什么?”

顺后一把抄起角落里的一根木棍,对着叶孤途的脸,直接就是一棍下去!

重伤的叶孤途猝不及防间左脸狠狠挨了一棍,从善儿身上跌落。

“大胆!何人敢打本……”

叶孤途正要暴怒,却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闭了嘴。

何其悲哀!

他,离了帝宫,再也不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太子了。

高高在上的神邸已落入凡尘。

他得学着习惯。

他也不想让这小地方的人知道他的身份,沦落至如此可怜的地步,他叶孤途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表哥,你干什么?他不是坏人。”

善儿连忙爬起身,察看叶孤途的伤势。

“伤到没有?他是我表哥张小俊,他不是故意的。”

叶孤途抬头望去,柔柔的阳光下,善儿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对自己的担忧,用一双软弱无骨的细嫩小手扶着自己的脸,一双红宝石般漂亮的眼睛正凝视着他。

他感觉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被这小丫头关心的感觉还真挺不错的!

善儿的关心令叶孤途心中的怒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得了如此俏佳人的关心,他就是再挨上十棍也心甘情愿。

叶孤途露出一个微笑,淡淡道:

“不用担心,本公子没事,就凭他还伤不了我。”

在女孩子面前,男人总是那么爱逞强,那么爱装潇洒。

但叶孤途这不是逞强,也不是装潇洒,而是他真的没事,真的没受伤。

开玩笑,叶孤途堂堂一个修仙者,化翼境的修为。

他的肉身强度岂是一个普通人用一根木棍能够伤到的。

善儿表哥这一棍确确实实没有伤到叶孤途一丝一毫,张小俊这一棍只是将叶孤途从善儿身上打了下来而已。

“小子,还挺狂,什么叫我伤不了你,敢欺负我表妹,看我不打死你个混蛋!”

张小俊自然是听到叶孤途和善儿的对话,他当即就看不下去了,跳了出来,挥舞着木棍骂道。

叶孤途反手撑着地面,自己坐了起来,直视张小俊,好意提醒道:

“劝你最好闭嘴,别再惹本公子,不然我不保证自己能控制的住。”

“哟呵!一个没脚的残废还敢说这等狠话,真是活久见了,小子,你怕是不知道我是谁吧!你去这清凉小河村打听打听我张小俊是谁,谁敢惹我张家?”

张小俊手拿木棍嚣张道。

“表哥,别说了,他不是坏人,刚才那是他摔倒了,摔我身上,你快来,帮我把他扶到爷爷房里去,他可是会飞!说不定是个仙人。”

很多普通人的世界里,强大的修仙者都是神仙,是得罪不得的。

善儿站起身,拦住蠢蠢欲动,想要动手打人的张小俊。

“什么仙人?我看这个小白脸不像好人,表妹放心!有表哥在,表哥一定会保护你的!”

张小俊信誓旦旦地说道。

叶孤途摇了摇头,若是一个修仙者这样和他说话,他早就教他做人了,让他明白花为什么那样红。

但眼前这个张小俊不过是个凡人,而且还是善儿的表哥。

所谓爱屋及乌,他实在不好和善儿的表哥发生争斗,他也不想伤了善儿的表哥。

都是一家人,伤了和气多不好。

于是叶孤途没有和张小俊计较。

这时,善儿的爷爷许全友正好从牛棚里出来。

老头一出来就兴奋地拉着张小俊说道:

“是小俊来了啊!你来的正好,我家来贵人了!我给你介绍一下。”

“哎呀!怎么能让贵客坐地上,快!小俊啊,你快和丫头把贵客背进我的房间去。”

张小俊弄不清楚状况,但还是听许全友的话,丢了木棍,很不情愿地臭着一张脸上去扶叶孤途。

叶孤途赌气道:“走开!本公子不要你背。”

还是善儿心灵,开口道:“那我背你吧。”

叶孤途没有拒绝。

“表哥,帮我把他放我背上。”善儿道。

“表妹,这不好吧。”张小俊道。

善儿也不要张小俊帮忙了,自己背起了叶孤途。

这一刻,叶孤途彻底喜欢上了善儿这个天真善良的小姑娘。

他有一种想保护这个小姑娘一辈子的想法。

就这样叶孤途被背进了刚刚收拾干净的房间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