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太子殿下
  • 孤途传
  • 花梦林海
  • 2262字
  • 2022-05-28 10:58:15

晨光从窗外懒懒地爬进这间极尽奢华的大殿,轻轻地洒在一张巨大的名贵香床上。

床上,一男一女正在相拥熟睡。

散落在各处的长袍和衣裙述说着昨夜的疯狂。

一个宫女缓缓推开大殿门走了进来,阳光驱散了大殿内残存的黑暗。

宫女的惊叫声打破了新一天的宁静。

远处,巡逻的皇家侍卫闻声赶来……

叶孤途终于是醒了,只感觉头疼脑胀,迷迷糊糊。

缓缓坐起的同时已是运起玄功,整个人瞬间恢复了清明。

修炼之人,百病不侵,修炼到高深境界更可搬山倒海,长寿永生。

身为东炎帝国太子殿下的叶孤途刚刚过完成人礼,修为现已是化翼境,被誉为千万年难遇的绝世修炼天才。

“小桂子,小桂子!为何不叫醒本宫?现在什么时辰了?本宫今日可是要与父皇前往大荒山脉狩猎灵兽……”

“不对!这不是本宫的温香殿。”

叶孤途才发现异常。

首先是香味不对。

空气中弥漫的香味虽然同样好闻,但却不是他寝宫温香殿中的香味,不是太子妃身上的香味。

再定眼一看,身边躺着一个香艳美人。

美人虽然倾国倾城,秀色可餐,但却不是他的太子妃,也不是他东宫之人。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

这美人竟是他父皇最宠爱的玉妃娘娘。

再一看,这哪里是他的东宫温香殿。

这分明是在他父皇妃子玉妃的寝宫内!

其智若妖的叶孤途瞬间便明白了。

太子睡在了玉妃宫中,有违道德伦常,有心之人正好借此事发难,逼迫太子让位。

本宫这是被贼老二阴了啊!

除了二皇子叶云,叶孤途实在想不出还会有谁能如此处心积虑地陷害他。

昨夜他正是与二皇子叶云在一起饮的酒。

叶云一直觊觎他的太子之位,他早有感觉,只是没想到他已然丧心病狂到竟敢设计陷害于他。

本宫幼稚的二皇弟哦。

以为这样就能动摇本宫的太子之位,还是太年轻啊!

本宫能坐上太子之位靠的从来都不是名声,而是实力。

叶孤途推了推身边美人玉藕般的手臂。

美人醒来,睡眼朦胧间吐气如兰,声如懒猫。

“嗯~”

叶孤途肆无忌惮地欣赏着那无限春光,脸上挂着圣洁的微笑。

做都做了,看看还有什么不对吗?

人人都需要一双欣赏美的眼睛。

叶孤途可不是那等呆板之人。

“你可真是个美人。”

叶孤途由衷地赞叹道。

“陛下~”

玉妃还在迷糊中。

只这一句,叶孤途已知道此事与玉妃无关。

她同样是受害者。

不过是个被人陷害的可怜女人而已,更何况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漂亮的女人能有什么错啦?

对一个没有犯错的漂亮女人需要做的自然是爱护与包容。

叶孤途认为,像他这样绝对的正人君子,绝对的男子汉大丈夫,绝对的万古第一明君,是绝对不能翻脸不认人,绝对不能提上那啥就不那啥,绝对不能做那无情无义之人。

这事儿他已决定负责到底,一肩扛了。

该死的老二,总给本宫找麻烦。

“太子殿下!你怎么会在这里?天啦!快来……”

玉妃大惊失色道。

好好一个美人儿此时被吓的花容失色,小鹿乱撞。

“你要是想死就再大声点。”

叶孤途平静出声提醒。

玉妃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再发出半点响声。

她可不是蠢人,不会做蠢事。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波澜壮阔的心情。

她望向眼前这个英俊不凡浑身上下透着尊贵气息的太子殿下。

今后自己的命运如何,全在这位太子殿下身上了。

她深知圣皇对这个儿子的偏爱。

此事太子多半不会受不到半点惩罚。

甚至为了太子今后的声望圣皇恐怕会杀人灭口。

她的生死全在太子一念之间。

若太子能念在相交一场的情谊上在圣皇面前保下她,她还能有一世富贵。

若太子心狠手辣,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她的结局必将以凄凉收场。

还是那句话,她可不是蠢人不会做蠢事,现在唯有讨好太子,顺从太子。

玉妃小心翼翼地轻声道:“太子殿下,玉儿全听您的。”

那表情当真是楚楚可怜,风情万种,能将百炼钢化成绕指柔,面对如此美景再大的英雄也让你狠不下心来。

“以后再与你解释吧,先给本宫穿衣,本宫要去面见父皇。”

“是,殿下,您可一定要救我,玉儿这条命从今天开始就是殿下您的了。”

玉妃小心翼翼地开始给叶孤途穿戴梳妆。

她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武器。

女人最厉害的武器是什么?

自然是美色加上无边的温柔。

男人总是会喜欢上温柔的女人。

叶孤途一边享受着美人的穿衣,一边欣赏着美人身姿。

穿戴好的叶孤途英气逼人,气质非凡,实乃世间难得的美男子。

身上白袍暗纹九条金龙若隐若现,一股帝王般的霸道之气扑面而来。

他仿佛是天生的王者。

一时间玉妃竟看得有些呆了,真真是好一位翩翩太子,令她一颗芳心大动。

确定过眼神,是春天里爱情种子萌芽的感觉。

玉妃此时竟是犯了花痴。

“安心,待本宫去讨个旨意,自会将你接进东宫。”

叶孤途最后摸了摸玉妃的脸蛋,留下这句话便转身出了大殿。

别说,手感不错,和本宫的太子妃差不多。

得到如此答案的玉妃终于安下心来。

她不死已是万幸,现在弄不好还能做个太子侧妃。

太子侧妃和皇妃也是一个样,早早晚晚而已。

这波不亏。

叶孤途走出大殿。

门外有金甲侍卫百余,个个手拿利器,龙精虎猛,如铁塔般站得笔直,他们全是军中有功将士,多次随圣皇上阵杀敌,个个对圣皇忠心耿耿。

为首一人身穿白袍银甲,威风凛凛,手拿一杆银色长枪,英姿飒爽。

此人乃是四皇子兼宫廷卫队长骁勇将军叶青殿下,一个整日喜欢穿着银甲手拿银枪骑着白马的追风少年。

他虽然身为皇子,负责巡逻帝宫,但却不敢擅闯玉妃娘娘寝宫,问清宫女情况后,只敢带人守在外面。

热血的他同样喜欢八卦趣闻,像太子和玉妃不可说之两三事,这样大的惊天秘闻,他自然是乐于吃瓜。

“参见太子殿下。”

所有的金甲侍卫单膝下跪,齐声高呼。

太子之尊,无人不敬。

叶青走上前来,朝着叶孤途竖起大拇指,意味深长地笑道:

“大哥,您可真厉害!”

得,这贼老二安排的还挺周全,连观众证人都找好了,这下本宫就是想赖都赖不掉了。

一个字,绝。

贼老二,敢害本宫,本宫与你没完!

叶孤途拍了拍叶青的肩膀亲切地问道:

“老四,现在什么修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