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辱我师门

  • 雷东庭之擂场雄英
  • 十把九输
  • 3923字
  • 2018-01-07 20:43:01

Y国,雷德斯尔街雷东庭等人的暂时落脚处。

“娘……,不要离开晓玥……。”此时林晓玥躺在床上泪迹未干的轻声喃道。

“晓玥,你醒了?”雷东庭急忙来到晓玥的身旁关心地问道。

“呃……东庭哥……我娘呢?”林晓玥此时睁开双眼看着身旁的雷东庭,试着挣扎起来说道。

“晓玥,你先躺着别动,等身体好些了再起来。”雷东庭看着晓玥虚弱的样子,随即安慰说道。

广码此时端着一碗姜汤走了过来递给小雷子。

小雷子随手接过了广码叔手中的姜汤,递到了晓玥的嘴边轻轻的吹着。

林晓玥看着眼前的姜汤,轻轻地浅尝了一口,随即泪眼汪汪的盯着眼前的雷东庭说道:“东庭哥,你让我再看看我娘一眼吧。”

听到晓玥的话后,雷东庭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姜汤碗。随即一手拖起晓月的背部扶着林晓玥下了床。

只见林月娘此时面色苍白的躺在另一边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抹白布。

林晓玥看着林月娘的样子,随即脚下一软便倒在了雷东庭的身上。随后只见林晓玥哽咽的喊道:“娘……。”

雷东庭眼睛通红地伸手拍了拍晓玥的肩膀。

随之屋子里便响起了林晓玥伤心的哭泣声。

一旁的广码看到眼前的场景后,随即叹了口气开口说道:“晓玥姑娘,事到如今,你听广码叔一句话。现在我们身在异乡,……这逝去的亲人也不会再回来了。对于死者,我们这些长辈都讲个入土为安。但是你娘的后事,广码叔还是想听一下你的意思。”

广码叔把话讲完后,一旁的林晓玥随即踉踉跄跄地,挣扎着扑到了林月娘的身上伤心欲绝地哭了起来。

看到此景,一旁的广码随即看着一旁的雷东庭默默地点了点头。

Y国,雷德斯尔街一处酒馆处,深夜时分。

“再给我来一瓶酒。”只见雷东庭此时坐在酒馆的椅子上,拿着酒杯满脸通红地说道。

“先生,你这已经是第三瓶酒了。”此时一个身穿马甲的女服务生走了过来说道。

“呵呵,怎么……?难道怕我没有酒钱付给你吗?”雷东庭此时低着头说道。

“不,不,先生。你再喝就……。”一旁的女服务生听到雷东庭的话后,急忙耐心地开口解释道。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朋友。你先去忙吧,Thank you。”只见一个年轻人此时手里拿着一瓶酒走了过来说道。

“好的,先生。”女服务生听到这个年轻人的话后,随即便下去了。

“伤心之时,伤心酒。伤心之事,难伤酒。久来伤心难除心,唯有伤心变吾心。”只见这个年轻人,随之就着雷东庭身旁的椅子坐下来长吟道。

“是你,……姜先生。”雷东庭随之抬起头来看着身旁的年轻人说道。

“呵呵,似乎你对于我的突然出现并不感到吃惊。看来这伤心之事很重啊,我来陪你喝两杯吧。”姜先生此时看着雷东庭淡然地笑着说道。

“谢谢……。”雷东庭话不多说,待姜先生把酒打开倒到酒杯里之后,随之便一干而尽。

姜先生看到后,随即又往雷东庭的酒杯里倒满了一杯酒。

雷东庭看到重新倒满的酒杯后,随之摇了摇头说道:“姜先生,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喝酒。时常听人说起,这酒喝醉了,就可以把那些伤心的事情统统忘掉,可是我现在喝了这么多酒,为什么还是不醉,难道还是喝的不够吗?”话毕,雷东庭随即又把手中的酒一干而尽。

“是不够,雷少侠。”姜先生此时看着对面的雷东庭说道。

“雷少侠……,少侠?呵呵……。姜先生,我……我连一个简单的承诺都做不到,我连林姨都救不了……。我……,我哪里配得上少侠这两个字。”雷东庭听到姜先生的话后,随即自怨自艾的说道。

听到雷东庭的话后,姜先生随之把自己酒杯中的酒喝完,随后双目盯着对面的雷东庭说道:“我所说的不够,是相信!”

“相信……?”雷东庭听着这好似耳熟的两个字,随之不由地轻声开口念道。

姜先生又给自己的酒杯中倒满了酒,随后开口说道:“相信是人的内心中最好的力量源泉。

你相信什么,就会吸引到什么,你怀疑什么,什么就会与你擦肩而过,你抱怨什么,什么事情就会在你的身上发生。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唯一需要突破的,就是自己内心中的障碍,所有目标的实现,都是潜意识的推动,所有的成功都是来自于我们的本心……相信!”

“相信……?相信……!相信……。”雷东庭随即不由地轻声开口重复着这两个字。

“小雷子,你相信师父吗?”

“我相信。”

“哦,呵呵,为什么啊?”

“因为师父是这世界上,除了我父母以外对我最好的人了。”

“呀……,呼呼哈黑,师父还教我打拳。”

“呵呵……,小雷子。记住师父的话,将来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都要内心保持着相信。这样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师父……!”雷东庭不由想起了师父曾经对自己所说过的话,随之手握着酒杯看着身旁的姜先生说道。

“所谓的侠之大者,说的就是你师父那样的人吧。”姜先生听到雷东庭的话后,随之开口说道。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医之大者,利国利民。在近代中国,你师父和中山先生都是这样的人,难道你现在,就要在你的大好年华时间里这样吗?”只见,姜先生说着话,随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件物事放在了桌子上。

雷东庭随之侧目看了一下,这不是……这不是晓玥来Y国之前送给自己的那几本书吗?

“这几本中山先生的随记,是之前我和你在轮船上相遇时,你遗落在船舱口的,这次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吧。”姜先生看到雷东庭疑惑的目光后,随之开口说道。

“多谢姜先生的指点,你我几次相逢,东庭都不曾为先生做过什么,反倒是得先生指点迷津,敢问先生大名?”雷东庭听到姜先生的一席话后,随即醒悟地感恩说道。

“你只要做好本心即好,现在的中国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尤其是心怀赤子之心的少侠。”姜先生随即把面前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道。

待姜先生喝完之后,雷东庭随即拿着桌上酒就要往姜先生的酒杯里倒酒。

姜先生随即伸手阻止着雷东庭说道:“两杯即好,待会我还要送一个朋友。”

雷东庭听到姜先生的话后,随即不禁感觉到脑袋里面一阵儿迷糊,也许是心中的伤心之事解开,又或许是此时酒精的麻醉之力。

只见,雷东庭随即脚步踉踉跄跄地就要醉倒在桌子上。在迷迷糊糊之际,好似听到对面的姜先生开口说道:“我嘛,叫姜承羲。”

Y国,雷德斯尔街雷东庭等人暂时落脚处,次日早上。

“东庭哥,你醒了?”此时林晓玥坐在床边看着雷东庭说道。

“晓玥,我怎么了?雷东庭此时躺在床上,忍着干的快要着火似得喉咙问道。

“昨晚,你在外边醉倒了,是一个年轻人把你送来的。”林晓玥此时从旁边的桌子上,端着一碗水递到了雷东庭的身边说道。

只见,雷东庭接过晓玥手中的水一饮而尽随后开口说道:“谢谢。”

就在此时,广码叔从外边走了过来看着两人说道:“小雷子,你醒了。晓玥姑娘,外面都准备好了,你和小雷子收拾一下,我们准备走吧。”

听到广码叔的话后,随即雷东庭起身下床和晓玥收拾了起来。

Y国,LWP郊区一处小山坡。

此时,雷东庭和广码二人站在一座新坟头处。

“晓玥,不要太伤心了,林姨她在泉下有知,肯定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雷东庭此时扶着跪在地上的林晓玥说道。

“是啊,晓玥姑娘,别太伤心了。为今之计我们得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等那个奥利的手下来广腾出手后,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一旁的广码适时的开口说道。

“可是广码叔,这码头上都是他们的人,恐怕……这水路我们是走不成了。”一旁的雷东庭听到广码的话后,随即分析道。

“不,我们仍走水路。我广码好歹也在这码头上混迹了十几年,这码头上的道道我还是比较清楚的,我们走其他船老大的路。”广码听到小雷子的话后,随即开口说道。

“不过……。”广码随即看了看一旁的晓玥说道。

“不过什么……,广码叔?”雷东庭随即问道。

“不过我们得再等个两三日再走,第一,现在码头上肯定留有奥利的很多眼线。第二,晓玥姑娘现在的身子也经不起长途跋涉的颠簸,得先养好了身子。另外……。”广码说着说着,突然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随即广码便收住了自己嘴边的话。

“……广码叔,这……。你真的是在码头上干了十几年的工人吗?”此时雷东庭一脸吃惊的盯着身旁的广码叔问道。

“……呃,这些都是在码头上听那些见多识广的跑江湖说的,你这小子才在码头上干了几年了啊。”广码随即淡淡地说道。

雷东庭听到广码的话后,也不疑有它,随即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坏了,自己一定是被来广这小子的话弄的受了刺激了,不知不觉间露出了马脚。

只见,小雷子在林晓玥的身旁说了一些话,林晓玥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小雷子扭头冲着广码点了点头二人便向山下走去了。

广码随即摇了摇头便也跟了上去。

Y国,雷德斯尔街,二日后。

“号外,号外。Y国大力士奥先生时隔六年,距打败东亚武者霍以后,再次出山,在Y国摆擂应战,扬我大Y帝国威风!号外,号外……。”雷德斯尔街上一群卖报的儿童大声的叫喊道。

“这个洋鬼子,欺人太甚!六年前在上海,明明是他不敢应战落荒而逃。不想如今,他反倒颠倒黑白,说他打败了师父,如此卑鄙之人,简直是辱我师门!”雷东庭此时一掌拍在桌子上气愤地说道。

“我必定打……。”雷东庭把话说到一半后,不由收住了下面的话,随之扭头看向了一旁的晓玥。

“东庭哥,霍师父一声光明磊落,所行之事都是为国为民之事,我们女子学校,当时还办过一刊霍师父民族英雄的事迹。现在这个Y国人竟然污蔑霍师父,我……支持你打擂。”林晓玥看出雷东庭的顾虑后,随之在一旁开口说道。

一旁的广码听到两人的对话后,随即急忙开口说道:“小雷子,不可。这个奥先生有可能是奥利的哥哥,如果事情属实的话,那就太危险了,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这样更好,林姨之仇和师门之辱我正好一并找他算账。”雷东庭听到广码叔的话后,随即握紧了拳头坚定地说道。

“东庭哥,你……。”林晓玥听到广码叔的话后,随即不由地开口担心说道。

“放心吧,晓玥。相信我,我可以的。”雷东庭此时拉着林晓玥的双手,眼神坚定地说道。

随之,林晓玥看着眼前的雷东庭默默地点了点头。

看着眼前目光坚定的二人,一旁的广码不由地叹了口气,随之心道:本想让这小雷子知难而退,不成想他二人……。哎……看来,有必要通知一下藤原先生了。

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去找一下他。搞清楚十八年前,在天津卫仁爱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