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擂场前的开端

  • 雷东庭之擂场雄英
  • 十把九输
  • 4585字
  • 2019-09-21 13:11:33

1893年,Y国的MCST。

“奥先生,这个莱尔顿的小杂种怎么处理?”一个身形粗胖的白人汉子,单手提拉着一个八岁的白人小男孩说道。

“哈哈哈哈,这个该死的莱尔顿竟然敢背叛我,那我就让你的儿子,来偿还剩下的债吧。”此时,只见这个奥先生单脚踩在一个白人男性的头上叫嚣道。而那个白人男性此时趴在地面上,身上早已经没了生命特征。

“把那小子给我带过来,巴比。”奥先生对着一旁的白人汉子说道。

待那身形粗胖的白人汉子把那个小男孩带过来之后,奥先生脸上挂着笑容看着面前的小男孩说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皮……皮…特。”小男孩恐惧的看着面前的奥先生说道。

“呵呵……,不要害怕,小皮特。以后我会照顾你的,哈哈哈……。”奥先生说完话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啊……,杨!”皮特先生此时惊恐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叫道。

“怎么了?皮特先生,又做恶梦了吗?”瘦子杨此刻匆匆忙忙地从门外跑了过来说道。待看到皮特先生一头的虚汗以后,随即瘦子杨默默地递上了一块毛巾。

十几天前,开往Y国的轮船上。

“晓玥,你真不该回来啊。他们这是贩卖人口的贼船,是娘害了你啊……。”林月娘此时被关在船上的牢房里,只见她带着哭腔对着晓玥说道。

只见在轮船船舱的下方,有一个宽敞的地方被分割成了两个房间,一间关押的全部是船上的男性乘客,另一间关押的全部是船上的女性乘客。此时,林月娘双手正扒在牢房里的木柱上伤心的哭泣着。

“哎哟,想不到这徐老半娘的女人,哭起来的样子,倒还挺有味道的嘛。”只见一个尖脸的汉子说着话就要伸手去触摸林月娘的脸蛋。

“不要碰我娘,你这个臭流氓!”此时林晓玥看着那个尖脸汉子大声地喊道。

尖脸汉子的手伸到一半便停了下来,只见他扭头看向对面泪如雨花的林晓玥,随即阴阳怪气的笑着说道:“哎哟哟哟,小姑娘,别哭。叔叔最见不得小女孩哭了,叔叔不碰你娘了,来来来,叔叔抱抱。”说着话,这个尖脸汉子便向林晓玥走去了。

“你要干什么?不要碰我的女儿,你个畜生,不要碰我女儿……。”林月娘见状,随即双手疯狂地拍打着面前的木柱大声地吼道。

就在这尖脸汉子的手快要伸到林晓玥身上的时候,突然房间里响起了一阵儿剧烈的咳嗽声音,尖脸汉子听到这阵儿咳嗽声后,双手不由地停顿在了半空中。随后,只见一个身形消瘦的汉子从楼梯上不紧不慢地走了下来。

尖脸汉子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汉子,随即双手不由地微微颤抖了起来,同时张开抖抖索索的嘴巴开口说道:“广……广爷……我……我。”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从这尖脸汉子的脸上传来。只见这个叫广爷的汉子打完这个尖脸汉子后,随即开口说道:“没规矩的东西。”话毕,这个叫广爷的汉子随即又扭头盯着船上的手下说道:“这船上的货都是奥利先生的,谁再胆敢动一下手指,我要了他的爪子!”

船上的众人听到这个广爷的话后,随即都低着头急忙说道:“是!广爷。”

广爷说完话后,随即迈开了步伐向回走去,同时打了个哈欠开口说道:“等船靠岸后,每个人都到老孙头那领个享乐钱。”

听到广爷的话后,随即众人面色一喜,急忙开口恭敬地说道:“谢广爷!”

听到手下人的话后,广爷随即闭上了双眼摆了摆手,同时嘴里面说道:“把那个小丫头,关到牢房里去吧。”话毕,广爷接连打了几个哈欠便上楼去了。

此时,林晓玥的双目望着楼梯口的上方。好似突然想起了这个广爷,好像就是几年前自己和东庭哥,在杨树胡同弄巷里遇见的那个无赖。

Y国,LWP雷德斯尔街里一个门面气派的大楼门口处。

“小子,站住!”一个身形彪悍的大汉,此时伸手拦住了雷东庭和广码二人说道。

雷东庭见状,随即面色阴沉地开口冷声问道:“奥老板在吗?”

“哪里来的臭小子,奥先生是你能见的吗?滚一边去,别碍着大爷的眼睛。”身形彪悍的大汉,听到眼前的少年直呼奥先生的名号后,随即眉头轻挑着向前走了两步说道。

“小雷子,我们……。”一旁的广码看到大汉的反应后,急忙在小雷子的身旁开口劝阻道。此时,一旁的白人汉子,双手交叉着向前走了两步。

“啊……。”一声凄惨的声音叫了出来。

只见,门口这个彪形大汉随即应声倒在了地上。此时,他左手正托着已经变形凸起的胳膊,倒在地面上凄惨的叫着。

“你……滚……开!小爷……我今天不高兴!”雷东庭此时看着倒在地上惨叫的大汉,语气冰冷的缓慢说道。

按照日子来算,晓玥和林姨她们可能已经身陷虎口多日,而且又身在异国,晓玥和林姨她们肯定受到了很多的折磨。

想到此处,雷东庭的心里就不由的心急如焚。所以,此时身上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半点温和和淡然。不知不觉抬手之间,雷东庭的招式上就多出了几分暴戾之气。

看着眼前下手凶狠的雷东庭,一旁的白人大汉,惊恐地向后退了起来。随后白人大汉瞅准了个机会,便仓皇地向大堂内跑去了。

确定这是奥先生的地盘后,雷东庭随即迈开了步伐,快速地跑进了大堂内。

身后的广码,看到小雷子莽撞的样子后,不由眉头微皱。但随即想到小雷子手中,还提有装有情报密码的行李后,随之广码便一脸焦急地跟了上去。

待雷东庭和广码二人跑进大楼内堂之后,忽然觉的眼前一亮,二人随之停下了脚步。

此时虽然是大白天,但是大楼内堂里面却依旧是灯火通明,酒香缭绕。只见在内堂大厅的中央处,修砌着一个圆形的洁白玉石喷水池,池水中鲜艳的玫瑰花丛簇拥在水池的四周。而在内堂的四周,则竖满了整齐划一的洁白玉石柱子,在那众多玉石柱子的中间,还扯挂着许多颜色鲜艳的绸布。

打眼儿往里面一瞅,只见绸布里面摆放着颜色各异的高档沙发和桌椅,恍惚间还有三三两两的身影在里面把酒言欢。

看着眼前奢靡的场景,雷东庭的面色不由地一沉,随之心道:这个姓奥的,也不知道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修建了这么一个享乐的场所。

“啪……。”一声花瓶破碎的声音惊醒了此时雷东庭的思绪。

雷东庭随即扭头寻声看去,只见那个逃跑的白人大汉,此时在内堂的拐角处不小心碰倒了一个花瓶。随即,雷东庭便迈开了步伐重新追了上去。

半盏茶的功夫,雷东庭便追着那白人大汉通过了内堂,来到了后厅一个好似仓库的空旷地方。

“不,不要过来,不要打我。我只是奥先生的手下。”只见这个白人大汉,惊恐地向后移动着脚步求饶着说道。

“你放心,我雷东庭恩怨分明。我且问你,前段时日你们有没有抓到一个叫晓玥的中国姑娘!”此时,雷东庭停下了脚步,双目紧盯着面前的白人汉子问道。

“中国姑娘?哦,前几日是抓了一个中国姑娘……。”白人大汉听到雷东庭的话后,想了想说道。

“她现在在哪?”雷东庭随即一脸紧张地问道。

“她……她在那间房子里。”白人大汉随即用手指向了一旁的房子说道。

听到白人大汉的话后,雷东庭随即转身,便向那间房子飞奔而去。

白人大汉看着远去的雷东庭,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小雷子,小心!”广码此时站在小雷子的身后大声地提醒道。

原来,广码之前了解到。西方白人普遍对东亚人是身怀轻视的,所以现在怎么可能会这么好说话,更何况眼前这个为奥先生做事的白人汉子。

所以,广码就暗自留意起了这白人汉子。适才,当广码察觉到这白人汉子的异状后,随即急忙开口提醒已经飞奔出去的小雷子。

可是,已经为时已晚……。

“呀……。”就在雷东庭快要走到那间房子之时,只见一个身形健硕的汉子,从二楼往下纵身一跳,顺势抬起一脚,便从空中向雷东庭踢了过来。

此时处于低处的雷东庭,听到声音后抬头一看,顿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风声扑面而来。

只见,那个身形健硕大汉显然出手不留余地。眼看着这凌空一脚,直奔着雷东庭的面门而来。如果被这一记凌空脚招呼上,那面门上的鼻梁骨肯定碎裂。

说是迟那时快,雷东庭突然收住脚下飞奔的步伐,随之来了个鹞子翻身。

只见雷东庭的腰身一扭,身形横翻,整个人便离地飞了起来。随后便看到,那汉子的凌空脚擦着雷东庭的鼻尖而过。

那健硕的大汉,这一脚踢空之后,还没等到他大呼可惜之时,突然他的面色变的痛苦起来。

原来,就在健硕大汉那一脚踢空之际。雷东庭找准时机,伸出右手,快速地锁住那大汉的脚环处,随之左手拖起大汉的背部,双臂随之发力。

嗖的一下,那健硕大汉的身体便在空中失去了平衡。随即整个人犹如一艘滑雪艇一样,飞快的滑向了地面。

只听嘭的一声,那健硕大汉随之应声摔在了地上。雷东庭趁着空中发力的劲道,随之腰身用力一扭,整个人犹如白鹤点水一样,轻巧的落在了地面上。

只见,雷东庭单膝跪在地面上,双目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健硕大汉,随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小雷子,你没事吧?”此时广码飞快的跑到小雷子的身旁,双手扶着他的臂膀关心的问道。

小雷子听到广码叔的话后,伸手拍了拍广码的手站立了起来。随后,只见他移动着脚步,慢慢地向一旁的白人汉子走去。

“你……你……你,我可是Y国人。你……你这个东亚人,是不能打我的。”只见这个白人汉子,惊恐的向后移动着脚步,随之大声的低吼道。

“忘了告诉你,我们中国自古以来都是礼仪之邦。但是中国武术却是专打你这样的恶人!”说着话,雷东庭的一记硬拳,便落在了那白人汉子的身上。

后厅,仓库房内。

“晓玥!”雷东庭看到关押在牢房里的晓玥后,随之面露喜色的叫道。

“东庭哥?东庭哥,真的是你!太好了,我就知道你看到我的信后,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此时,林晓玥在牢房里看着眼前的雷东庭高兴的说道。

“信?什么信……。”雷东庭不由地疑惑说道。话毕,雷东庭又紧盯着面前的林晓玥关心地问道:“晓玥,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不要说了,东庭哥。你能来救我们,我就已经很知足了。”林晓玥看着眼前关心自己的雷东庭,内心随之不由地欢喜说道。话毕,林晓玥随之又紧接着开口说道:“那个恶人,只是把我们关在这里,倒也没有对我和我娘做什么过份之事。”

“林姨,您受苦了。”雷东庭此时看着晓玥身旁的林月娘说道。

“东庭,晓玥能有你这样照顾她,保护她,我也就放心了。”林月娘此时看着面前的雷东庭和晓玥说道。

“小雷子,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一旁的广码此时看着众人说道。

“好,广码叔。就听你的,我们先离开这里。”此时,小雷子扭头看着身旁的广码说道。

后厅,仓库二楼。

“原来是这小子……,呵呵,我们可真是冤家路窄啊。”此时,叫广爷的汉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二楼仓库内。正透过面前的玻璃,看着已经走远的雷东庭说道。

“广爷,我们追吗?”此时广爷身边的手下开口提醒道。

广爷随之好似发呆地摆了摆手,此时广爷的心中,不禁念叨起了和雷东庭在一起的那个中年汉子。那个人,不是十八年前,在天津卫仁爱医院里刺杀RB人的那个杀手吗,他怎么会和这个小子在一起?广爷想到此处后,心中不由地疑惑了起来。

“广爷,广爷。奥先生问起这事的话,我们怎么办?”一旁的手下看着广爷跑神儿的样子后,随即在一旁提醒道。

“就这样办吧!”啪的一声,广爷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玻璃酒瓶,便毫无预兆的砸在了身旁手下的头上。

顿时,身旁的手下捂着鲜血直流的额头哎哟哟的直叫着。

广爷看到后,随即伸手在那鲜血上,抹了一把涂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随后淡然的对身旁地手下说道:“去老孙头那儿,领些医药钱吧。”话毕,广爷的脸上,随之出现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此时在LWP,雷德斯尔街。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黑衣人,在暗处紧盯着雷东庭众人。待雷东庭众人走远之后,随之这个黑衣人便快步跟了上去。

LWP,雷德斯尔街五号一处房屋内。

“小雷子,看来Y国我们是不能再待下去了。我现在就去码头,购买前往中国的船票,你和晓玥姑娘她们赶紧整理一下行李。”说完话后,广码便提着行李准备出门。

“广码叔,你小心点。”此时小雷子不由的起身对着广码说道。

“放心吧,小雷子。我去去就回。”说着话,广码便快速的走出了房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