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中国武术

  • 雷东庭之擂场雄英
  • 十把九输
  • 4758字
  • 2021-01-22 19:53:10

次日早晨,去往Y国的轮船上。

“小雷子,你觉的广码叔我怎么样啊?”广码站在雷东庭的身旁好似无意的问道。

“很好啊,要不你就不会带着我来Y国了。”雷东庭兴奋的扒着栏杆,看着船尾轮机翻起的波浪说道。

“不,我说的是我这个人,怎么样?”广码又一次开口好似期待的问道。

“你……?”

“啊,对,我?”

“你是除了我娘以外,对我最好的人了,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雷东庭双目盯着今日有些反常的广码说道。

听到小雷子的话后,广码的身体好似被钉在了甲板上一样,随之双目望向已经走远的小雷子,广码的眼圈不由地变的红红的。

“哎呀,对不住,这位先生。”兴奋中的雷东庭在向船舱口走动的时候,没有看到船舱口的来人,一不小心撞了上去。随之雷东庭一边抬头,一边急忙地道歉说道。

“没事,没关系……。”只听来人非常绅士的开口说道。

“是你!”雷东庭抬头看清楚对方的样子后,随之惊讶的说道。

原来,被雷东庭撞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晚上在弄巷里撞到的,那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

“呵呵,年轻人。这世间的事情也巧了去了,原来是你啊。”此时这位年轻人也笑了笑说道。

听到这熟悉的说话方式后,雷东庭也不以为意。只听雷东庭开口问道:“你也是前往Y国打工的吗?”

年轻人听到雷东庭的话后,随之双目望了一眼远方的大海,随后淡然地开口说道:“不,我在旅行。”

“旅行?”听到年轻人说出这对自己来说,比较生辟的词语后,雷东庭不由的开口重复道。

“小雷子,你没事吧?”大老远看到小雷子撞到人后的广码,急忙地跑过来关心的问道。

就在广码在关心小雷子的时候,一旁的年轻人却在打量着急忙赶过来的广码。

“我没事,刚才不小心撞到了……,哦,对了。这是我广码叔,这位是……这是……?”雷东庭的手不禁尴尬的落在半空中介绍道。

“我姓姜。”一旁的年轻人淡然地说道。

“哦,这是姜先生。广码叔。”雷东庭此时尴尬地向广码介绍道。

听到小雷子的话后,广码不留痕迹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和小雷子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可是一时之间又看不出来什么。随即广码面露笑容的开口说道:“哦,姜先生。你好,刚才不好意思啊。”

“哦,没事。我和小……雷子也算是朋友。”听到广码的话后,随之这位姜先生淡然地开口说道,但是目光却好似若有若无的盯着此时面前的广码。

“走了,小雷子。我们该回到我们的船舱去了,一会儿人多了,被发现了可不好。”突然感觉有所不适的广码,此时开口对着小雷子说道。

听到广码叔的提醒后,雷东庭随即对着姜先生开口说道:“姜先生,我们买的是下面的船票,所以我们得回去了。”

还没等姜先生开口,广码便快速地拉着小雷子向下面的船舱走去了。

而甲板上,此刻只留下姜先生一人,若有深意的望着远去的二人。

天津,杨树胡同八桥弄巷的一处书舍里。

“农先生,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只见一个身着黑衣劲装的汉子,此时站在书舍的书案前拱手说道。

“啊,谭澄兄。来来来,快来这边坐下。”

“谢过农先生。”叫谭澄的汉子随即道过谢后,便在书案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两人饮过书案上的茶水后,只见那个叫做谭澄的汉子,随手用袖口擦拭了一下嘴巴开口说道:“十八年前在仁爱医院的那个杀手,并不是冲着尊夫人去的,而是冲着一个RB人去的!”

坐在椅子上的农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后,身体明显一怔,好似开口准备有话要说。但随后却不动声色的拿起书案上的茶杯,放在嘴唇的下方,轻轻的吹动了起来。

见状,谭澄又紧接着开口说道:“那天在仁爱医院附近有个拉车的小混混,叫来广。那天晚上,来广拉车经过仁爱医院之时,恰好在路上瞄到了此人。说来也巧,这个来广以前就是干偷鸡摸狗的勾当的。这个来广瞄着此人,见他鬼鬼祟祟的,以为他是在准备打尖。随即来广便跟在了他的身后,想顺便得些好处,没成想最后猫到仁爱医院后,发现他是要去杀RB人。这个来广胆子也小,发现状况不对之后,便急急忙忙地从仁爱医院里面溜了出来。”

“来广……?”一旁的农先生听到此处之后,随即不禁开口说着这个名字。

“哦,是这样的,农先生。我手下有个兄弟和这个来广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前段时间在云凤酒楼喝酒的时候,这个来广喝大了,无意间在我那兄弟的面前吹嘘了此事,所以这条消息保准错不了。只是……。”谭澄把话说到此处之后,随即看了一眼坐在书案对面的农先生。

见农先生没有异状之后,谭澄随即又开口说道:“只是……这个来广多年来嗜赌成性,前几年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跑了。目前我们的人把整个天津卫都翻遍了,也没有见到这个叫来广的人,下一步我们准备发出花碟,帮农先生把这个来广找出来。”

“罢了,谭澄兄。我已经确认了我想知道的事情,那个叫来广的人,就随他去吧。”农先生轻轻地摆动着手臂说道。

“哦,对了,农先生。那个杀手当晚想要刺杀的RB人,好像叫什么……原……。哦,对对对,叫藤原!”见农先生想要作罢的意思后,谭澄又转而说到了那个RB人。

“藤原……?”此时农先生听到这个名字以后,感觉好像有些熟悉,随之不由地轻声开口说道。

“谭澄兄,这是三百两的银票,不成敬意。”随后农先生从袖口中取出了银票,放在书案上说道。

“农先生,这酬金……似乎是有些多了,不和乎道上的规矩。再说,谭某我也并不是那贪财之人。”谭澄面色淡然地盯着书案上的银票说道。

“不不不,谭澄兄,你误会农某了。这酬金,对于旁人,可能不和乎规矩。但是对谭澄兄你,这就值得。况且我也相信谭澄兄你的为人。”农先生随即歉然地说道。

谭澄听到农先生的话后,随即双目盯着坐在书案对过的农先生说道:“承蒙农先生看得起谭某,你我都是爽快之人,如果有用的着谭澄的地方,请农兄道明。”

“也罢,谭澄兄也不是外人。农某确实还有一事相求。”农先生稍作迟疑之后,随即爽快地说道。

“农先生,请讲。”谭澄听到农先生的话后,随即看着农先生说道。

“在杨树胡同里,八桥弄巷的正数第三个院子里,住着一位叫月娘的女子,身边还带着一个叫晓玥的姑娘,他是农某得红颜知己。前几日不知何故搬离了这里,所以烦请谭澄兄,帮农某查一下她们的去处,农某在此感激不尽!”农先生把话讲到这里之后,随即朝着谭澄拱揖着双手。

“明白了,此事农兄大可放心。不出三日,谭某必将她们的去处为农兄查探清楚。谭澄听到农先生的话后,随之豪爽的起身双手作礼道。

“那就,拜托谭澄兄了。”农先生同样起身双手作礼回道。

送走谭澄之后,农先生踱步走到了书案前,随手打开书案左边的檀木盒子,取出一件绣制精美的荷花包看了起来。

此时,去往Y国的轮船上,下等船舱里。

“小雷子。”

“啊?怎么了,广码叔。”

“你和这个姜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啊……我们也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哦,以后还是不要和这个姜先生走的太近了。我看他年纪轻轻的,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是很不一般。”

“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啊,广码叔。”

“恩?什么感觉?”

“这个姜先生年纪差不多和我一般大,但是我总感觉他好像一个老头一样,说话老气横秋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呵呵,小雷子。广码叔我看你说话,倒是整天奇怪的很呢,每天这脑子里面都在乱想些什么呢。”

“不是,广码叔。你不觉的……。”

“好了,不说他了,别再乱想了。早点睡觉,小雷子。”

广码刚刚说过不让小雷子乱想,可此时,广码自己躺在这床上却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这个姜先生,他到底是谁呢?我怎么记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可究竟是在哪儿见过,我怎么想不起来呢。迷迷糊糊之中,广码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还有谁?哈哈哈……。”只见一个个子高大,身形粗犷的汉子,光着膀子在一个两米宽的圈子内,弯着粗壮的臂膀来回走动着笑道。

而在圈子外,则挤满了观看热闹的人群,但是敢上场和这个粗犷汉子比试的却没有几个。

在船舱的墙角处,有一个宽敞的地方。那里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只见一个长着一副典型外国面孔的白人,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悠闲地抽着手中青丝缭绕的香烟。

此时,不知何时雷东庭扒在了船舱的横梁上,并饶有兴趣地观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原来,在广码叔睡着以后。雷东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无意间听到隔壁的船舱吵吵闹闹的,于是雷东庭便猫着腰身扒了过来。

“皮特先生,现在把奖金提到了五块大洋。如果今晚,有谁能赢得我们场上的南洋大力士,那么这五块大洋就是他的了。”只见一个梳着奔头的瘦子,此时在场上大声的喊道。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见那瘦子的话音刚落,一个看上去比较魁梧的汉子便上到了场前。

只见那汉子撸起袖子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南洋大力士,随之一个直拳便迎面冲了上去。

扒在横梁上的雷东庭看到那汉子挥出的直拳后,随即便用双手捂上了眼睛。

只听扑通一声,那个看上去比较魁梧的汉子,眨眼之间便被场上的南洋大力士扔到了圈外,而那个魁梧的汉子随之倒地便吐起了血来,看情况一时之间也是站不起来了。

看到这一幕后,圈外那些刚刚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汉子,随之便都收住脚步。

“come on,man!”只见那个叫皮特的外国白人,此刻从椅子上起身站了起来,随之作了个甩手的姿势说道。

“好了,还有谁来继续挑战我们的南洋大力士。”那个梳着奔头的瘦子见状,随即又开口鼓动着说道。

“五块大洋是不少,那也得有命花啊……。”

“算了,老子还是顾着小命要紧。”

……………………,此时场上围观的人群,听到瘦子的话后,随之不禁一阵儿窃窃私语。

场上的瘦子见到众人的样子后,不由的心道:看这情形,估计是没有人敢再出来挑战南洋大力士了。随之瘦子的双眼不由地望向场上的皮特。

这个外国人,皮特,估计也是半个中国通。看着场上的情形,随之轻轻的笑了一下开口说道:“中国武术,看来也都是吹牛皮的。连眼前这个黄皮肤的南洋大力士都打不过,又怎么可能打的过我们的西洋大力士。看来奥先生说的果然没错,中国人,果然都是一群东亚……!”

“住口,小爷我来试试。”此时,雷东庭从船舱横梁上跳了下来,随之迈着步伐走了过来说道。

“你?哪里来的小子。赶紧闪到一边去。”梳着奔头的瘦子,见到雷东庭瘦小的身板后开口说道。

“怎么?是怕我这个中国人打倒你们的南洋大力士吗?”此时走到场上的雷东庭,目光坚定的看着场上的皮特说道。此时场上的皮特,也在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

“就你这小身板?我估计南洋大力士一个小指头就能把你打趴下了,赶紧……。”梳着奔头的瘦子听到雷东庭的话后,随之不耐烦地耻笑着说道。

围观的人群,听到场上瘦子的话后,也都随之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让开。让他来!”只见一旁的皮特,此时突然开口说道。

“可是,皮特先生。这小子不是在这给您添乱嘛……。”一旁的瘦子听到皮特的话后,急忙上前劝说道。

“我很喜欢他的勇气!”只见皮特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淡然地看着场上目光坚定的雷东庭说道。

听到皮特的话后,随即那个叫杨的瘦子,便开始着手组织起了这一场的比试。

一旁的南洋大力士,自从听到雷东庭说要挑战自己之后,心里就压了一肚子的怒火。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竟然敢来挑战我,看我不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随后,还没等那个瘦子杨嘴上喊出开始,一旁的南洋大力士便气势汹汹地大步冲向了雷东庭。

啪,嗵!还没等众人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场上的南洋大力士便趴倒在了雷东庭的面前。

安静,场面异常的安静!也不知道谁先喊出了一个好字。顿时,围观的人群都不由地大声欢呼了起来。也许是为了热闹,也许是为了内心中那一点点中国人的骄傲。

随后,雷东庭便转身向门外走去。

“等等……。”一旁的瘦子杨,此时叫住雷东庭说道。

听到瘦子杨的话后,雷东庭停下了脚步,随即转身盯着不远处的瘦子杨。

瘦子杨被雷东庭这眼神盯的难受,随即急忙开口说道:“别盯着我看,看得我怪瘆的慌的,是皮特先生对你有话要说。”

随即,雷东庭把目光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皮特。

“年轻人,刚才你所用的是什么?是魔法吗?”只见皮特此时点着了一根香烟问道。

“中国武术。”雷东庭听到皮特的话后,随即淡然地开口说道。

“年轻人,可否告知我你的名字?”皮特随即又紧接着开口说道。

“雷-东-庭!”雷东庭听到皮特的话后,随即转身向船舱口走去,同时一字一句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