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前往大不列颠

  • 雷东庭之擂场雄英
  • 十把九输
  • 3742字
  • 2018-01-09 09:52:38

天津卫,轮船渡口。

“好了,小雷子。晓玥姑娘她们已经坐船走远了,我们回去吧。”广码大叔转身对着小雷子说道。

“广码叔,你说晓玥她们不会……。”雷东庭望着远去的轮船担忧的说道。

“放心吧,小雷子。她们坐的可是轮船,而且又是大白天。虽说眼前这世道乱的很,但是那些蛇头,晚上才会出来做他们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生意,这些都是道上的规矩。”广码叔说完话后,伸手拍了拍小雷子的肩膀。

“可是……。”小雷子听到广码叔的话后,又不禁开口说道。

雷东庭之所以有这些担忧,起因主要是刚刚在码头送晓玥的时候,在人群中,雷东庭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形,瞬间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了心头。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身影。所以,雷东庭的心里此时才会有这么多的顾虑。

“走吧,傻孩子。你和晓玥姑娘会再见面的。”广码大叔看着小雷子担忧的样子,随即开口道破端倪道。

雷东庭听到广码叔的话后,以为广码叔此时是在安慰自己。为了不让广码叔担心自己,雷东庭随之把刚才未说完的话,又咽回到了肚子里。但是脚下的步伐,却依旧没有丝毫移动的意思。只见,此刻雷东庭双手握成拳状,目光远眺着远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广码叔看到小雷子的样子后,随之摇了摇头便离开了码头。

此时,雷东庭一个人孤单的站在码头上。海面上的海风,吹动着海浪轻轻的拍打着码头岸边的樵石。雷东庭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不由的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也许是受这海浪声音的影响。此刻,雷东庭内心不安的心情,也随之有了稍许的放松。

啪!一小块樵石落到海水中所发出的声音,惊醒了此时雷东庭的思绪,同时也让雷东庭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心慌,随之雷东庭把目光又重新投向了大海。只见,此时夕阳的余光在海面上勾勒出一副副波光粼粼的画面。久而凝望之时,恍惚间让人产生一种温暖的感觉,这种温暖,就像平时太阳光照射在脸庞上一样,让人感觉这种温度是那么的熟悉。但是,此时的雷东庭,却感受到了来自波光之下,海水传来的冰冷感觉。这种冰冷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陌生的就突然横跨在了自己和晓玥两个人的中间。

念到此处,雷东庭的心里顿时不由地惆怅万分。当天雷东庭在码头处站立了很久,也许雷东庭觉的海浪拍打樵石的声音,能消除此时心中的惆怅吧。

次日,东海。一艘自东向西行进的轮船上。

“百惠子,马上就要到达天津了。十八年前我做的决定,也许在此刻是对的,同时谢谢你的宽容。”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此刻站在轮船房间的窗口处说道。

“藤原君,到达天津后,我恳求你能让我见一见那个孩子。”此时一位身穿米白色套裙的女子,站在身穿黑色西装男子的身后,双手紧握着说道,这位女子正是中年男子口中所说的百惠子。

听到女子的话后,藤原浩慢慢地转过身来,走到百惠子的身前,伸出双手紧紧的抱着安慰说道:“百惠子,能娶到你是我藤原的骄傲,为了家族,谢谢你了。”

“藤原君……。”百惠子紧紧的抱着自己的丈夫,同时脸颊上流下了两行泪水。

印度洋,某处海域。

“晓玥,你在干吗呢?”此时,林月娘端着一盘午餐来到了房间。

“啊,娘,没事。我在给东庭哥写信件呢。”林晓玥头也没抬说道。

“哦,是东庭那小伙子啊,这个小伙子对我们家晓玥倒是挺好的嘛。”林月娘随手把餐盘放到了桌子上说道。

“娘,你说什么呢。我和东庭哥只是朋友,再说他也没……。”林晓玥此时一脸娇羞的低声说道。

窥破女儿心事的林月娘,此时看着女儿娇羞的样子,哪里还不明白女儿的心意啊。随即林月娘转移开了话题说道:“只是这轮船现在在大海上,女儿,这信件要怎么邮寄出去啊?“

“娘,这你就不懂了吧。等船到了下一个停靠的港口时,我到码头上就可以把这信件邮寄出去了。“林晓玥把信件装到信封里以后,拿着信封开心地说道。

看着眼前女儿开心的样子,林月娘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久违的笑容,似乎此刻,也暂时的忘却了离开故土与故人的忧伤。

天津卫,齐人茶馆一处包间内。

“广码,许久不见了。“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此时正坐在椅子上品着茶说道。

“藤原先生,此次您亲自前来,有什么任务尽管吩咐吧。”没错,被叫做广码的汉子,正是雷东庭口中的广码叔。而此时被广码称作藤原先生的中年男子,正是今日中午,乘坐轮船到达天津的藤原浩。

“呵呵……,广码。你现在可是越来越有中国北方人的豪爽味道了。此事先不急,他……还好吗?”藤原浩随即收住了笑声淡然地问道。

“雷……,哦,藤原少主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叫晓玥的姑娘。不过,藤原少主的迷踪拳比以前更加精进了。”广码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说道。

“哦,广码。你先坐下来尝尝我刚刚沏泡的茶叶吧,味道不错。”说完话后,藤原浩起身走到了包间窗口处停了下来,随之双目注视着窗外的风景。

广码听到藤原浩的话后,随之移步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伸手端过茶杯放在鼻子下方嗅了嗅,随后便品尝了起来。

待广码品尝完之后,藤原浩随即开口说道:“几个月前,Y军击沉了我们潜在盟友D军的布柳彻号战舰。现在欧洲的局势也非常的混乱,所有的情报工作基本上都瘫痪了。同样的,我们在欧洲情报上的工作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为了保证帝国情报系统的完整性,同时也为了加大我们藤原家族的影响力,我们把方案提到了军部的会议上,军部经过最终的商讨,最终采纳了我的提议,决定这次通过你们来运送情报。

所以,这次你带着他前往Y国。主要的任务是,秘密的给我们在Y国的所属情报基地,带去最新的电报密码。”藤原浩此时转过身来,双眼深深的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广码说道。

“嗨!”广码立刻身体站的笔直的说道。

“另外,你还记的之前我在电报上给你提到过的奥吗?”藤原浩此时语态平和的看着广码说道。

“是霍师……元甲打败的那个Y国大力士?”广码不由的疑惑地说道。

“我已经查清楚他在Y国的地址了,在LWP。你有机会的话可以深入地和他‘接触’一下,他可能和十八年前在仁爱医院发生的事情有关。”藤原浩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

“我明白了。”广码听到这个奥和十八年前仁爱医院的事情有关之后,眼睛中不禁闪现出一丝亮光。

原来,十八年前。藤原浩的妻子百惠子在天津仁爱医院生产时,因为一场突如其来地变故,藤原先生和自己的妻子被一个叫本茨的警官困在了仁爱医院里,险些丢了性命。危急时刻,自己受藤原先生之托抱着小雷子逃离了医院,后来因为其他变故,自己便在天津暗藏潜伏了下来,同时兼顾着看护小雷子的安全。

一晃已经过去了十八年,自己也消失了十八年。想想如果不是那个半路杀出来的本茨,想必自己的人生又会是另一番的景象,至少自己可以在工作闲暇之时,陪伴在自己的亲人身边。广码此刻不由的想地有些出神。

“还有,我们以后就用电报来直接联系,野田他现在已经调离到军部了。”看着广码出神的样子,藤原浩适时地开口说道。

当听到野田调动的消息之后,广码的脸上随即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随之眼眶中的眼神也变的暗淡了起来。

此时,已经走到门口的藤原浩停下了脚步看着广码说道:“下午,安排一下吧,百惠子想见见那个孩子。还有,刚才你喝的茶是我从FJ县带过来的,我不擅长泡茶。等你从Y国回来之后,可以请我到FJ县品尝你亲自沏泡的茶。”说完话后,藤原浩便迈开了步伐离开了。

“嗨!”此时屋里面只留下广码一人,身体站的笔直的说道。

下午,天津卫码头。

“来来来,小雷子。这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你广码叔我的救命恩人,徐浩先生和他的夫人。”此时,广码站在雷东庭的身旁,满脸笑意的介绍道。

“徐先生,徐夫人,你们好。”雷东庭看着面前身着‘华服’的两人,随之开口淡淡地说道。

“你这臭小子,怎么这样……。”一旁的广码看到小雷子的样子后,忍不住的说道。

“呵呵,没事,没事。雷少侠长的一表人才,我听广码说过你还打的一手好拳脚,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此时用徐浩化名的藤原浩看着眼前自己的儿子说道。

听到眼前徐先生意图明显的奉承话语之后,雷东庭的心里不禁感到一丝的无趣,随之正要打招呼离开之时。无意间瞥到了站在一旁的中年女子,正眼含泪水的看着自己。雷东庭不由的内心生出一股疑惑,随之开口说道:“徐夫人,你怎么哭了?”

“哦,一定是码头上海风太大了,来来来,我们找一个躲避海风的地方,坐下来好好详谈一番。”看到徐夫人失态的样子后,一旁的广码急忙在一旁解围说道。

“哦,那你们慢慢聊,我去码头上吹吹海风。”不疑有他的雷东庭随之移动脚下的步伐开口说道。

待雷东庭走远之后,藤原浩看了一眼身旁的百惠子,摇了摇头。随后对着身旁的广码说道:“广码,我们马上要去坐下一班的轮船回RB了。你到达Y国之后,随时发电报向我汇报。”说完话后,藤原浩又远远的看了一眼坐在码头货箱上的雷东庭,随后便携同着有些不舍的百惠子向轮船港口走去了。

“他们走了?”此时雷东庭坐在码头的货箱上,看着走过来的广码叔说道。

“你个臭小子啊,关键时刻倒是给你广码叔我丢脸了。”看着眼前坐在码头货箱上的雷东庭,广码不由的笑骂道。

“不喜欢,反正不喜欢他们这些富人。”雷东庭不由的把脸扭向一旁说道。

看着眼前孩子气的小雷子,随之广码叔从上衣怀中掏出了两张船票,在小雷子的面前晃了晃说道:“去往Y国的船票,也不喜欢吗?”

“船票?给我,快给我看看。广码叔。”听到广码叔的话后,随即雷东庭不由的一拍屁股,从货箱上跳了起来,追着广码叔手中的船票说道。

“真的是去往Y国的船票,太好了!”雷东庭看着手中的船票,情不自禁的开口笑着叫道。

看着眼前小雷子开心的模样,广码大叔不禁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