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三日(一)
  • 那个阳台
  • 逍遥七星
  • 2202字
  • 2022-02-10 18:31:38

小志送走了叶零叔叔,便匆匆回了出租屋。他打算干一件事。那就是查看叶零叔叔说的叶零爸爸、小姨和弟弟的亡灵封印。

他听说是在书房柜子后面的地下室。

于是,他回房子的第一件事,便是直奔地下室。

当他爬上六楼,打开房门。跑进书房打开柜子后面(柜子是推拉式的,可以拉开),发现里面真有一个地下室。

地下室光线极其昏暗。里面阴嗖嗖的,阵阵阴风吹来,小志有些胆怯。

不过他还是决定进去看一看。他伸了下胳膊和腿,活动了下筋骨,给自己打了打气,壮了壮胆之后,才敢慢慢走进去……

只见,里面光线灰暗,有一个拐弯的楼梯是直接通到地下室的。

他摸着扶手沿着楼梯慢慢的向前走去。

当转过一个弯后,就到达了地下室。地下室总共只有一层。

他定了定神,便开始观察起来。

只见地下室里面的正前方,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几个坛罐,每个坛罐上面都贴着符纸。在坛罐的前方,都立着一个牌位。上面分别是叶零爸爸、小姨和叶零弟弟的名字。

小志看到后,便明白了一切。

叶零爸爸、小姨和弟弟的亡灵就被封印在这些坛罐中。所以他看不到他们的现身。

忽然,就在这时。

一阵阴冷冷的风迎面吹来,小志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是叶零的母亲!

小志吓得不敢动一动。

“你来这去干什么?”

“你知道我是谁?”

“你不就是黎小志吗?偷看我女儿日记的那个小伙子。叶零提起过你,说你能找出我死亡的真实原因。”

说罢,叶零母亲得意的撇了一眼小志,鄙夷的笑了笑,说到:“我看你是大言不惭!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你会只知道?我只知道自己身体一直很不舒服,后来就咽气了。至于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猫腻或是隐情,我都不知道,你一个毛头小子会知道?你别痴人说梦了。明天就是最后一日了。我等着看你怎样死!”叶零母亲鄙视的说道。

“我也在想办法。没想到您就来了。我会查清楚的,您等着看结果吧!现在多说也无益。”小志回答道。

“你是要来这里打开他们的封印吗?”叶零母亲问道。

“不是,我就过来看看。”

“那我再等你一天,如果明日午时你还没有找出原因的话,就是你的死期!我和女儿都不会放过你!听到了没!”

“听到了,放心,我能做到。”小志一直在强调自己有信心查出来,虽然,到目前为止,他的进展都不明显。

就在这时,装叶零爸爸亡灵的坛罐晃动了一下,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桌子上的三个坛罐都开始晃动起来。

小志看到坛罐不停的晃动,心里愈发的大气不敢出,站在一边,看着坛罐不停的晃动。

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冷风吹来,坛罐上的符纸开始随风不停的飞舞,然后,符纸接二连三的被吹飞。

剩下光溜溜的坛罐摆放在桌子上。

小志吓坏了,这说明封印可能不起作用了,叶零爸爸、小姨,还有弟弟的亡灵可能会飞出坛罐来,到时如果没什么能镇住他们,可能要遭大殃,小志一介凡夫,一下子面对四个亡灵,心里瞬时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虽然,小志开过眼,但师傅并没有教他什么法术之类的,所以他可以说,除了对叶零和叶零母亲那点心之外,别无其它。

就这样,由于冷风吹落了符纸,导致叶零爸爸、小姨,还有弟弟的亡灵都从坛罐中跑了出来。

小志立马就见到了这三位,只见叶零爸爸四十多岁的样子,小姨三十多岁的样子,叶零弟弟三岁左右的样子。他们站在那里,活脱脱的像几具死尸。只见他们一个二个都面色惨白,头发凌乱,仿佛从棺材里刚爬出来的一样。

忽然,叶零爸爸开口了。

“你是哪来的毛头小子,怎么会在我们家里。”

“我是这里的租户,我叫黎小志。您好,叔叔!”

“你是这里的租户?我们都死得很惨,你能帮帮我们吗?我们想投胎转世,但是都不行。只能呆在这里。我、丽珍和启启都曾被封印在坛罐中。我们都是孤魂野鬼。”

“我可以帮您超度念经,帮您和您的家人送回你们该去的地方。只是叶零还有一心愿未完成,即她想知道母亲的真实死亡原因。所以,她留恋人间,不愿离去,希望能找到帮她完成遗愿的人。”

“你能帮她完成遗愿吗?”

“我想我应该可以吧!虽然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正在查这件事。不知道叔叔您知不知道伯母是怎么生病的?您知道她的死亡真实原因吗?”小志焦急的问道。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秀文是怎么生病,怎么病逝的,只记得她当时得的病并不严重,只是怎么医治都不见起色,后来她就离世了。我们都觉得有些蹊跷,却又不知道原因为何?如何你真能查出来,我也应该好好替孩子和孩子妈妈谢谢你!”

“您客气了叔叔!我听您说话,倒不像个不讲道理的人。为何会刻薄的对待叶零呢?听说你和叶零小姨在叶零母亲过世后,对叶零极差,导致叶零最终跳楼自尽。是这样吗?”小志小心翼翼的问道。

“呜呜……”说着,叶零父亲呜咽起来。

“孩子呀,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叶零这孩子呀,她有病。她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好。为此,我们给她看过很多医生了。她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医生确诊是边缘型人格障碍。我们为给她看病,花了家里不少钱。整日求佛问药都看不出根。听说,这个病是小时候的一些创伤事件引起的。具体是什么,我们在这里不想说。”叶零爸爸一副无奈又心酸的样子。在他的呜咽下,惨白的脸变得扭曲起来,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异常吓人。

小志汗毛又竖来了,好奇心也被唤醒了。

他觉得很意外,他没想到叶零还是精神病患者。他以前也听说过这个病名。只是不是很了解。

他有心想再问问,只见他们全家一闪身影,便全消失不见了。只能小志一个人在冷飕飕的地下室里。他忽然打了个寒颤,立马清醒过来。赶快跑上书房来。到了书房后,小志才算松了一口气。

他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

小志无心睡眠,他还在想着叶零母亲的死因,久久不能平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