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都狩猎
  • 巨门卷
  • 吟游大诗人
  • 2338字
  • 2020-07-28 10:57:04

仙山妖海几千秋,人若浮冰随波流,天都山脉探秘境,擎天巨门火蝠收,

远至蛮荒百万里,近览中古遍九州,身如飞絮不由己,勿忘初心唱吟游!

...

中州有神山,名天都,意为天界之所。

高万仞,绵延不知几千万里,常年冰雪覆盖,走兽飞鸟皆不能渡。

传说只要站在天都峰顶,伸手就能摸到天界的楼梯。

但已无人可考,因为英雄都上了天,而失败者也都上了天!

在茫茫雪山之中,银装素裹,暴雪肆虐。

如乱刀般的狂风裹着鹅毛大雪漫天呼啸,将整个天空都染成白色。

一片白雪皑皑的山谷处,几名青衫少年手持长剑,踩着奇异的步伐,正在围攻两只三尾白狐。

那两只白狐,一只体型较小浑身雪白,毫无杂色。

另一只略大,面带黑斑,仿若带了面具遮住了半边脸颊。

而在包围圈外十几丈处,一名皂袍老者手持一把青濛濛的长剑,正和一只四尾白狐战在一起。

老者脸颊略长,银束冠,斜插一只翠绿玉簪子。

长剑泛着点点流光如有灵性,时而脱手盘旋飞动,时而飞回诡异刁钻。

剑芒直指白狐周身要害,一席随风起舞的素衣皂袍显得颇有飘逸之风,显然老者并未尽全力之功。

而他剑下四尾白狐就显得狼狈许多,身上剑伤累累,嘶鸣不断。

雪白皮毛上血珠点点,一只尾巴也被斩去大半,看样子在老者剑下也撑不了多久。

老者一边战斗一边关注着几个少年的战况。

几名少年所踏步伐前赴后继,看似杂乱,又好像踩着既定的特殊节奏,应是某种困敌剑阵。

剑阵内爪影翻飞,剑声齐鸣,却不见一片雪花。

两只白狐左突右窜,却总是跳不出几名少年围成的包围圈,而剑阵反而渐渐缩小。

就在众人觉得大局已定的时候,忽然那黑面白狐一阵尖鸣,对着其中一名圆脸虎目少年飞身扑上,双爪齐出,仿若拼命。

这全力一击惊得圆脸少年急忙举剑格挡。

与此同时,另一只小狐也抛去原来对手一跃而起,竟然也对着圆脸少年胸口空门抓去。

原来刚才一声尖鸣竟是暗号,电光火石之间,两狐寻找到了几人中境界最弱的人,并形成了一次完美的合击突围之势。

圆脸少年战斗经验稍显稚嫩,哪里见过这种合击之法,面色一紧,不由一阵慌乱,情急之下不得不侧身后退躲那胸口一击。

这一退,剑阵顿破!

一阵狂风似乎憋了很久一般,裹着大片雪花“呼——”的一声终于吹进了剑阵之中。

不知是白狐扑势过快,还是漫天风雪太大,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两只白狐竟凭空消失了。

“天璇,良辰!”众人目瞪口呆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话音刚落,紧挨圆脸少年的另一清瘦少年闻声向斜后方踏出一步,一剑斜斜撩向天空无数雪花。

“噗——”的一声,长剑如击败革,剑尖处一大团雪花模模糊糊竟拼凑成一只黑斑白狐,白狐前腿微拳,肘处一道红线,应是受了少年一剑。

黑斑白狐方一显身,惨叫一声,三只尾巴一个抖动,竟自行脱落,迎着雪花幻化出三只一模一样的黑斑白狐,分上中下三路,同时向他扑来。

良辰受此攻击,连退几步。

而那本体妖狐一个模糊,再次消失不见,只剩下雪地上隔几十丈三两滴鲜红血迹。

从少年举剑向天,妖狐负伤现行,到断尾一击隐身飞遁,不过短短一两个呼吸,其他少年还未来得及反应,妖狐就远遁而去。

众人遭此一挫,不免灰心,望着天空中缓缓飘落的三截断尾,皆愣在当场。

“不要分心,布六合阵!另一只妖狐还在阵内。”老者声音再次响起。

“区区隐身术,良辰,你去追那受伤妖狐,觅其血迹,以它受伤之躯,跑不了多远就会显形!”老者一边吩咐一边加快了攻击速度,显然不打算和剑下白狐再拖了。

“是!”良辰内心暗暗一喜,转身沿着点点血迹飞身远去。

他沿着血迹追了一段距离,眼见雪上鲜红血点越来越密,想必那妖狐已经精疲力尽,跑不了多远。

毕竟断了三尾,又受了一剑,白狐早已是强弩之末。

如此追了不到半个时辰,那白狐身影终于若影若现了!

那白狐眼见良辰越来越近,似乎已经想到自己的下场,不禁“呜呜——”悲鸣起来。

但是就在离那白狐十几丈的地方,他却突然停下脚步,对那不远处狐妖视而不见,从怀中掏出一张兽皮卷轴,缓缓摊开。

兽皮卷轴竟是一张古旧地图,标注的区域好像和这山脉地形相似。

卷轴中心处用银线画了一个小圈,他看了看地图,比照了一下现在所处位置,突然换了个方向,全力飞遁而去。

留下惊慌失色的狐妖,望了几眼良辰消失的方向,确认他已远去,转身逃走。

......

原来他怀中兽皮卷轴是去年在家族坊市偶然淘来的一幅藏宝图,为了这张宝图可花了他不少灵金。

得到宝图后,他经过一番查找,发现图中标示的藏宝地竟然在东疆边境的天都山脉,因为路途遥远,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寻找。

岂料今年的家族狩猎之地,竟然正好选在了天都山脉,更让他感到庆幸的是,家族狩猎所选路线,也和藏宝之地方向大致相同,只是为了保证安全,家族狩猎走的都是外围,不敢深入山脉之中。

这一路上,他就一直在思量,如何能找到合适理由脱离队伍,前去寻宝。

今日猎狐终于让他寻得机会,斗狐之时,他连退几步,放走白狐,为的就是能脱离队伍前来寻宝,果然一切如愿。

良辰沿着宝图标注路线,不断深入山脉,越往里,遇到强大妖兽的几率就会越大,所以此行,他还准备了一件隐藏气息的白色披风。

披上白色披风,再加上他全速飞驰,远远望去仿佛一块白色云朵在山间飘动。

如此飞遁了三四日,一路上,也许是披风起了作用,或者是他运气不错,倒也没有遇见强大妖兽。

第五日,他在一座山峰前掏出藏宝图反复比对,终于在一处山坳停了下来。

搜寻了大半日,终于让他找到了一处隐秘山洞,山洞被大雪覆盖,几乎填满,要不是搜寻仔细,还真不容易找到。

化去洞口白雪,露出一个黝黑山洞,良辰站在洞口,看着里面漆黑一片,不知迎接自己的是陷阱、妖兽还是宝物。

他顿了顿,似乎有点害怕,又想原路返回,队伍应该在原地等待他的归来,或者又继续前进了一段。

可是为了这次探宝准备了这么久,加上一切如此顺利,又不甘心就这样回去。

“前进!良辰!”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在内心深处响了起来。

好奇心以及对未知的渴望终于还是战胜了恐惧,良辰一捏法决开了一道法盾,飘然进了山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