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03殖民星
  • 机动纵横
  • 失墨影
  • 2086字
  • 2022-02-16 22:56:58

地球历28世纪,星际航海时代,百慕大星河,一颗灰色星球正沐浴着温暖日光。

这颗位于亚特兰自由联邦极北的类地行星有个通俗名称,103殖民星。

103号殖民星七区外围,有道敏捷的身形正在废弃机甲群快速穿梭,风驰电掣。

为了凑足去往阿尔法星路费,风逸每天都在附近拼命拾荒,即便拆到少量零部件,也能拿到黑市卖废品,如果能在地面部队赶来前顺利拆卸机甲内部能源晶体,无异于小赚一笔。

据称,早在三天前联邦就已下达武装力量撤离103殖民星消息,近期会有少量民航舰艇经过,这才是风逸拼老命拾荒的原因。

别看风逸天生乐观,身世很是值得同情,作为弃婴,当年被拉索爷爷捡来只有枕头大小,本该匆匆投胎,一次空航因遇太空海盗,不得不临时改变航向进入小行星带躲避。无巧不巧,那处宇宙空间磁场规律极不稳定,时过不久,民航机梭即被传送到距离地球光年遥远的伊甸座公共星域。

苦于燃料问题,机梭最终迫降到103殖民星。

失去拟态重力场保护,民航机梭乘客基本死光,只有少不分人在8倍重力下苟延残喘挺过,其中就包括风逸与拉索。

103殖民星位于联邦极北,人烟罕迹,空气稀薄,高倍重力,素有罪恶殖民星之称,是无数罪犯的避难所。

随着最近几年经济开发,产自本土的稀有资源才逐渐被各大势力重视,挂在风逸脖颈的亚空间储物水晶,就是拉索混迹多年来留给他的最大财富。

当然,水晶内存放教科书籍也都是十多年前文化产物。

拉索爷爷曾是雇佣兵,自称读书不多所以书籍知识要他自学自悟,这话不管别人信不信,打死风逸也不信。

老头子为让风逸在优胜劣汰环境中生存下去,不但从小叮嘱学习战斗,知识的积累同样重要。

这年代,机甲就是基操,拉索另辟蹊径还给风逸培养出机甲兴趣。

可惜前段日子,拉索已经拿走风逸全部家当跑路,说去享受晚年,留下遗物,仅剩脖子上挂着的空间水晶,里面具体装啥不清楚,并还在空间水晶特意设置了开启时间,临行前纸条有所嘱咐,总之都是些无需牵挂的废话。

风逸就当老鬼没了。

机甲群中飞快拾荒的他身形陡然停顿,溅起尘土,转瞬拿出仪器测试……

根据生命探测仪显示,魔兽机甲的驾驶员已然没了生命反应。

风逸见状,飞起一脚空踢只听咣当一声,横扫之下雷达反映装置应声而落,顺势被他接在手中。

这块雷达反映装置外部纤维极其薄弱,易拆卸,是针对沙特帝国陆地隐形机型量身制作的扫描系统,重量不足20公斤,可在市面卖到不菲价钱。

战场态势瞬息万变,尽管身在兵力匮乏焦灼地区,风逸仍不愿多做逗留,没准哪发炮弹就会落到自己头上。

顶着浓浓烟雾,他又以暴力方式连续拆除几个价值较高零部件这才纵身离去……

经过长达数小时疯狂拾荒,今天收获颇为丰富,身负数百公斤重物风逸并未感到吃力,他这内敛的彪悍体质都是经小到大淬炼而来,表面与常人无异,实则爆发力超强肉体韧性十足。

从战场赶赴难民营需要长达两个小时的纵跃飞驰,抵达拟态重力场常常伴有罪犯伏击并不是段愉快路程,好在凶徒恶棍大多清楚风逸威名,一个自小到大过着刀尖舔血日子的diao丝青年,岁数不大便练就了一身精干本领,人称绰号七区风大人。

正因如此,附近熟悉罪犯但凡点见识,没人敢招惹他。

黄昏映尽夕阳美,望着天边两颗璀璨伴星,一天的疲倦仿佛挥扫而空。

没人清楚,风逸心中憧憬的并非眼前的巨石,而是梦中水蓝色的星球。

人类刻在基因的记忆,犹如进化至今的生物密码,即使突破基因加锁,脑域开发得到强化,却仍然忘不掉孕育母星。

回到难民营时,暗淡的天空彻底黑了。

他在小巷左拐右拐极是轻车熟路……不一会儿,满满货物便被扔到一处隐讳店面门前,抬手轻敲三声房门。

外门发出吱嘎一声,紧接着老板笑面盈盈的将之请进室内,几分钟后待走出黑店,风逸脸上面不改色,看不出丝毫喜怒,手中多出了15张联邦币。

1联邦币等于1000元,不是很多,大概首两天的工资,却可以使三口之家过上一月衣食无忧生活,这就是103殖民星残酷的现状。

人是铁,饭是钢,忙忙碌碌饿得慌,风逸决定好好犒劳犒劳自己,借着若隐若现微光,他迈开脚步径直走进小巷深处……

时过片刻,光线愈发明亮,直至鼻息传入一阵熟悉的味道风逸这才停下脚步,那股夹杂汗臭的香气是本土酒馆独有的气息。

抬脚闯进复古腰门,随之较近入座,风逸甩手抽出钞票,“来杯烈酒,两斤烤肉,5袋压缩饼干。”

迎接他的是一道道冰冷目光和女人渴望的脸,普通人敢在这处鱼龙混杂之地拿出大钞,是要被‘借’走的,待看清来者身份,男人们兴致缺缺,接连收回不怀好意的目光。只有衣着luo露的妓女,眼神不停在风逸周身游走……恨不得立刻脱光肮脏的衣物用身体证明价值。

“哎呦,原来是风大人大驾光临啊,请您稍等。”老妇是个点脚走路一瘸一拐,赔笑着来到近前露出两排黄牙,笑容在昏黄灯光映衬下显得极是诡异,一把抢过联邦币道:“店里新来个没开包姑娘,不知风大人有没有兴趣呀?”

这就要开车啊?“本人习惯您老知道,找钱。”

“就问问嘛。”老板闻言神色略显失落,说罢便将剩下的钱一分不差递了回去,暗暗啐了一口。

风逸毫不客气的收回金钱,话不多说。

本人自认性格还算不错,深知酒馆老板不是好鸟,凭着和地痞头目关系熟络,许多流落难民营的姑娘都会被她诱拐至此,供人玩弄,他打心底看不上这帮人。

作为自由佣兵,风逸也曾帮过一些人,可毕竟是独木难支无法改变现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