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夜风起时
  • 至高奇迹
  • 云中纸.CS
  • 2393字
  • 2021-09-28 20:51:12

“星辰轨迹,

时光涟漪,

黑夜苍穹,

何处寻觅?”

悠悠的歌声在风中响起,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黄昏天穹下,夕阳的光辉洒在墙头,染红了少女朴素的白色长裙。

她坐在墙头上,轻轻晃着雪白的脚丫,马尾辫随着歌声晃动,青春洋溢,明艳动人。

歌声悠远,但她似乎已经唱不出词了,渐渐成了哼着的曲调,来来回回,都与第一段相似。

“行了行了!”此时,围墙院落中,一个壮硕高大的少年抱着一个箱子缓缓走来,他一身肌肉结实,寸发干脆利落,看起来颇为朴实。

壮硕少年将箱子重重放在墙角,大咧咧的笑道:“月牙,天天就会唱这么一段,能不能有点新意?”

少女闻言,娇哼一声,皱了皱鼻子,“呆子日重,我唱的不好听吗?”

“勉强还行,但天天这么唱,也太腻了吧?”被称为日重的少年哈哈一笑,整理起角落的箱子来。

“就你话多!”月牙又是一哼,道:“星轨听了半天都没说什么呢,对不对?”

她说话间,目光掠向院落的一角。

那里有一方石桌,一张石椅,和一个端坐着的少年。

他身姿笔挺,身形匀称,红色短衫中露出手臂,肌肉线条几近完美。一头金发随意而洒脱,鼻梁高挺,唇角内敛,一双瞳孔竟是纯粹的金色,宛如璀璨星辰。

天际,落日融金,余晖如火,美不胜收。

但那大自然的壮丽景色,却丝毫不在他那深邃的眼中。

甚至近在眼前青春可爱的月牙,也丝毫没有让他转移注意力。

他的目光,完全聚焦在石桌上的一件魔导照明设备中,双手拿着工具,进行着最后的调试。

这一瞬,他仿佛与那魔导设备融为一体,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似浑然天成。

月牙和日重见状,相视一眼,都很识趣的不再多言。

那一刹,时间仿佛凝滞,两人望着星轨那娴熟精细的动作,只觉那仿佛是艺术一般,赏心悦目。

半晌,星轨放下手中的魔导设备,目光渐渐从中抽离。

“你们两个打情骂俏,没必要扯到我身上吧?”星轨忽而开口,声音清朗,铿然有力。

他嘴角轻挑,笑意微扬,目光扫过两人。

“什……什么打情骂俏!”月牙小脸一红,嗔道:“别胡说。”

“哈哈!”日重朗声一笑,“你这小子,我还以为你没听到我们说话呢,明明那么专注!”

“我听到了,只是到了调试的最后一步,不适合跟你们搭话。”星轨淡淡说道。

“这都可以啊。”月牙双手托着下巴,明亮的眸中透着光芒,“星轨你的技艺这么精湛,根本不该留在这家族最低端的设备维护部门啊。”

“就是!”日重深以为然,“你明明有威特家族的血统,要不是因为……”

“咳咳!”此时,月牙忽然假咳了两声。

日重一个激灵会过意来,赶忙住嘴,改口道:“不过以星轨的能力,离开这里那是迟早的事嘛!”

星轨知道他刚刚本来想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我也一定要离开这里!”日重目光坚定,满怀憧憬,“等我给威特家族立足够的功劳,一定要摈弃代号,取得姓名,然后去魔导学院读书,成为一个魔导战士!”

“取得姓名吗?”月牙闻言,鼓了鼓嘴,眸中有憧憬,也有忧虑,“要是能有姓名的话,我能不能成为一个歌姬呢?”

姓名,这再平凡不过的东西,对他们而言,却是一种奢求。

因为他们没有姓名!

星轨,月牙,日重,这些以物事意象代替的称呼,仅仅只是一个代称而已。

代称,又被称为‘无名制’,是以前被用来对待战俘和奴隶的制度,现在往往用来惩戒罪大恶极的犯人及其后代,以儆效尤。

日重和月牙,便是极犯的后人,而星轨的身份,却又更复杂一些。

彼时落日已尽,夜幕将临,天际星光斑驳,若隐若现,晚风拂动长裙布袍,掠过日重和月牙的发梢。

星轨在天地将暗中。望着眸中满怀憧憬的两人,目光微动,若有所思。

“你呢?”月牙忽然朝星轨道:“要是你离开了这里,你想去做什么?”

“我?”星轨神色一动,目光忽而幽深,“我若离开……”

“都入夜了,做什么白日梦?”此时,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自小院落的门外传来。

三人眉头一皱,举目望去,只见一个略显干瘦的少年大摇大摆的走来,身上长袍质地精良,花纹巧妙,衣着与他们显然不在一个层次。

“康恩?”月牙柳眉微蹙,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哼!”那干瘦少年脸上稚气未脱,年纪显然比三人要小,却颇为趾高气扬,“要不是个个都没空,我才不会来你们这寒酸地方,话说我刚刚听到了什么?”

康恩的目光聚焦在星轨身上,冷笑道:“一个连魔导术都没有办法修习的弃妇之子,也想离开这里?”

日重闻言,登时怒不可遏,撸起袖子道:“说什么呢你?”

“怎么,想打架吗?”康恩哼了一声,右手一抬,一抹雷光游离,赫然是驭雷术,“你们这群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东西,也敢冲我叫嚷?”

日重看到康恩手中的雷光,登时忌惮不已。

他虽然也有那么一点点魔力,但还处于入门阶段,又怎么可能与康恩这种有家族支持修炼的人比拟。

“怕了吗?那就对了。”康恩嘿然一笑,望着星轨的目光透着得意,“看到了吗,这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东西,你就在这里匍匐着,替你那水性杨花的母……”

“闭嘴!”

康恩的话还没有说完,星轨冰冷的声音陡然响起。

声音不大,却有刺骨冰寒。

康恩一怔,心中怒火窜起,正欲喝斥,却看到了星轨的双眸。

金色的瞳孔隐约间似欲竖起,凌厉万分。

康恩心头猛然一颤,只觉怒火仿佛被冰水浇灭一般,一股寒意自脚底窜起,直冲脑门。

这一瞬,他竟感觉到了莫名的惊悸与惶恐!

*

*

新书上传,颇有感慨,稍作感言。

十年前,某个深夜,在信纸本上写下这一章开头时的歌词,那时候这个故事的名字,也与歌有关。

十年间,不知从何时起养成了将刹那的灵感记录起来的习惯,也辛得这个习惯,渐渐拼凑起各个故事的关键细节。时至今日,它们终于要汇聚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呈现出来,心里不免有些诚惶诚恐。

在此之前,为了更好的完善世界观和把握情节节奏,写了这本书的前传性质作品《超魔导学园》,也算颇有收获,感谢之前一路支持过来的书友,让我能下定决心全力以赴的去写这本书。

有兴趣的朋友如果觉得本书还太短,可以先去看前传,不过前传和本书虽然有关联,但内容核心和剧情铺展方式并不一样,而所有伏笔细节都会在本书做完整诠释,所以完全可以当两本书来看,无需纠结。

最后,感谢一路支持过来的书友们,正文故事第一卷《无名之子》,由此开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