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屠户的脾气
  • 梦魇开始的地方
  • 藜杖吹火
  • 2313字
  • 2017-10-08 14:13:44

“砰!”

一把黑森森的剁肉刀,沉重地剁入了砧板,将半头猪的肋骨肉利落分开。刀在砧板上一划,端起一大块油腻泛白的猪肉挪到一旁,一只白又细嫩的手稳稳按住,手起刀落,剁下一块巴掌大小的肉来,剁肉刀平切肉底,抬起一送,沉闷地一声响动,落入银色的铁秤盘。

刀噌地一声立在砧板上,血污油腻围裙上,那只细嫩的手擦了擦,将秆称拿起,往后拨了几次秤砣,终于平衡。

“二斤二两,算二斤,给五钱得了,曾兄。”说着,边用油纸包好猪肉,露出了熟人间的微笑。

买肉的是个青布袍的青年,面容白皙清秀,体质偏弱,数了铜钱给到那双细嫩的手里,接过了猪肉,却不离开,欲言又止。

“怎么?不急着回家过节了!要学在下卖猪肉?”这刚才切肉相当熟练的屠户,也是个白面青年,身高八尺,肩阔虎背,只是他这一身打扮,围裙上皆是血污油腻,他拿起一块油腻的布子擦了擦手,笑了笑,“今日生意多,可照顾不到你了,曾勋兄啊。”

曾勋见他笑地开朗,脸上疑虑少了几分,眉头皱了一下,脸上愤恨不平之色,越说越是激动,“陆离兄,你博览群书,博闻强记,论时尚之学,这云曲城无人能及,倘若多些时日,必能平步青云登堂入室啊……真是可惜了啊……”

说到这里,竟是比自已的事还心痛,曾勋万般言语,说不出口,只剩下一句重重的呼唤,“陆离……”

陆离眼眶些许发红,似乎这番话击中了他的心事,他伸手抓了抓围裙,眼中神色热了又冷,冷了有热,最终还是冷了下来。“是了,以后陆离是个低贱的屠户,曾勋是高堂大官,出入有车马,左右皆侧目,自然是不能再称兄道弟了。”

曾勋听陆离这样说,脸色发白,手也发起抖来,终于忍不住破口截断道:“你我同席读书,如今十年同窗,竟然也不知我为人,我曾勋岂能是这种见利忘义的势利眼小人。”

“你有才华,那是上天有眼,现在却在这里屠猪卖肉,美玉无瑕,偏坠泥沙,那大好仕途等你去治理。”

“曾勋。”陆离厉声打断,“人各有命,我陆离心意已绝,此事不要再提,否则你我,再也休要谈话了。”

曾勋还欲言语,街上突然一人倒下,正倒在曾勋身上,曾勋面色大变,陆离快步从砧板后走来,扶住了那倒地之人,在旁边椅子上坐了。

“吧嗒!”

那人手里掉下一串铜钱来,手却软软嗒嗒,曾勋伸出颤抖的手,到那人人中位置,“还有气。”

“当然有气,这人是来买猪肉的。”陆离淡淡道,“你回家去吧,他待会儿自己就醒转过来了。”

“你认识他?”曾勋道。

“每周一三五来买猪肉,东门王钱柜家的柜台门面,别人算账用算盘,这人奇了,眼一闭的功夫,张口就报,一丝一毫都不差。只是……”陆离脸上淡淡的惆怅,似乎颇为感同身受,同情这个突然晕倒在他铺面上的青年。

曾勋平日里最爱听这些奇闻轶事,曾吹牛立志要写一本流传于世,这时已惊讶地两眼放光,追问:“只是什么?”

陆离摇了摇头,有些可惜道:“只是他无缘无故不分场合不分地点,哪怕是走在大街上,也会突然睡倒在地,任凭拿水泼,拿酒灌,拿针扎,也醒不来。说来也怪,身体却比正常人还要强壮,一年到头,从不生病,不犯病的时候精力旺盛,但待会儿醒来却一定是疲惫不堪,走路都没半点力气。”

“真是莫名其妙的怪病。”陆离有些耐人寻味地想了想。

“我看倒不是什么奇怪的病,”曾勋眼前一亮,端详了那人片刻,又看了一眼陆离,颇有些神秘地道:“陆兄可听说过阴官?”

陆离白了一眼曾勋:“你有书不好好读,竟读些奇奇怪怪的书,难怪功课不得力,大丈夫立足于天地间,可不信什么狗屁鬼神。”

“刚才还说人各有命。”曾勋打断了陆离的话,“现在又不信鬼神。”

“打住,”陆离摇了摇头道,“命是我自己选的,今儿个咱们不提这事,就此打住,你呢,继续研究你的奇奇怪怪,不必跟我交流。”

曾勋白了一眼陆离,“说得好像我很喜欢跟你讲一样。”

曾勋等了片刻,见那人久不醒转,只好先告辞走了,约摸半个钟头后,那人才悠悠醒转,是个带着圆片眼镜的青年,但看起来却相当老成,只是这一觉倒真是相当疲惫,他看起来像是赶了好几晚路,都没睡过觉一样,歇了一歇,才有气无力地站起身,晃晃悠悠,一个不稳,朝后摔去。

陆离眼急手快,两步赶到身前,将那人扶住。

那人微微一笑,拱手道:“麻烦陆兄弟了。”

“客气了。”陆离也回拱了手,顺便把一包猪肉递过来,笑道:“三两,正好。”

那人也不以为意,在身上摸了摸,突然不好意思地笑道:“这猪肉今天就不拿了。”

那人转身,自言自语道:“今日我记得带钱出来了,这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

“张柜台。”陆离道。

那人顿了一下,才极其缓慢地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陆离高大的身形,手里还握着寒光森森的剁肉刀,顿时眉头一皱,颇不耐烦道:“还有什么事么,我今天不买猪肉。”

陆离看得明白,这张柜台是认为他强卖了,他眉头一皱,脸色也冷了几分,故意把刀往桌子上狠狠一剁,从砧板下拿出先前那串掉下的钱,丢了过来,说话也冷了几分,“这是张柜台刚才掉的,柜台别误会,刚才仓促之间,怕柜台给丢了,这才收了起来。”

说罢再不看张柜台,纵是陆离卖猪肉的,也是卖地清清白白。

张柜台疲惫的眼前一亮,又多看了一眼陆离,上下打量了一遍。

陆离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皱了皱眉,冷声道:“大柜台别挡我生意。”

张柜台疲惫地笑了一下,“这猪肉我要宴请别人,还是得买。”

拿了钱、猪肉,张柜台转身离开时,又特意看了一眼陆离,笑道:“陆离兄弟,要是最近遇上什么不能明白的事,如果需要,可以来柜上找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上点小忙。”

“那是谢谢了,不过料想在下也用不着。”陆离满面怒色,到底是读书的,纵使降低身份来买猪肉,也有一种无法压制的脾气。

那张柜台倒也不以为意,只是看了一眼那背对他的陆离,认真地说了一句,“最近半月若是有对子要对,可千万别对。”

说罢,便转身缓缓离开。

“对对子?”陆离重复着这话,嘴角肌肉抽动,轻蔑地笑了一下,又看向张柜台,却找不到有影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