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异世
  • 软饭皇
  • 帝乌
  • 2085字
  • 2021-09-13 05:50:03

—正文—

周璟望着身边与记忆印象格格不入的诸多陌生事物,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昨晚,自己一边喝着快乐水,一边打着游戏、看着小说,像往常一样等待着睡意降临然后安然入眠。

却没想到睡醒的时候,意外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张古朴大气的木床。

周璟急切地爬了起来,环视了一下自己身旁的事物。

屋子摆设简约,却又隐约透露出屋主人平日生活的奢华。床榻、案几、妆台、屏风等生活家居,其用料相当不凡,飘散异香;精雕细琢的纹理图样,飞禽走兽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屋内的陈设,处处昭显屋主人尊贵的地位。

我这是在哪?

一股记忆洪流猛地涌了出来,周璟的脑海瞬间浮现出一幕幕记忆画面。

南阳王姬璟。

这是他这具身体的身份!

随之而来的是与之相应的记忆片段,快速地在其脑海掠过,且尽数被其吸收。

周璟很快便掌握了目前自己遭遇的情况,也知晓了自己此时的境遇。

自己穿越了!

穿越到一个封建制度的古代世界。

穿越为同名同姓、刚刚及冠的大周王爷。

或许得益于多年看网络小说的习惯,他很快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南阳王,大周皇帝嫡出第三子。

其上面是长兄、太子周瑾和次兄、雍王周瑑。

长兄周瑾谋略过人,监国多年,总览朝政,深得朝廷大臣的敬重;

次兄周瑑胆识过人,加冠之前便已经战功赫赫,威名远扬五国疆土;两位兄长,一文一武,皆为国之梁柱。

与他们相比,南阳王仿佛是放在角落的石头,丝毫不引人注意。

本该低调地在封地过完后半生南阳王,突然被召回到洛邑(国都)。

事情缘由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半个月前,太子姬瑾病亡床榻。

在外领兵御敌的雍王周瑑与大司马尉堰,遭遇敌军袭营不幸身亡,十万大军溃败数百里,其本人也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大周皇帝姬圃接连遭受丧子的打击,病情越发加重,已经多天没有召开过朝议。

皇宫大门紧锁,内外官员皆见不得皇帝,朝中上下人心惶惶。

坊市有传闻,皇帝已驾崩,皇后公仪氏隐而不发;大宗伯暗地勾结公卿,让公族引地方诸侯偷偷率军入京;北方的魏军反攻,邺城岌岌可危……

此时的大周朝廷,内忧外患,局势动荡,颇有几分风雨欲来之势。

……

“殿下,进餐了!”

门外的一位女官叫唤了声,随即便推开了房门,带着一群捧着器皿的侍女走了进来。

女官一身素色凰鸟衣裳;侍女们衣着款式相同,皆是素色束身裙。

女官督促着侍女们。

四个侍女捧着洗刷用的绸巾、铜盆等物件来到周璟的面前。与此同时,其余人开始了打扫屋子、擦拭屏风等,有序分工,各自忙活了起来。

周璟淡然自若地应对着,陆续接过侍女们递过来的洗刷用品。除了没有习惯的牙膏牙刷,洗刷用品貌似也没什么不同。

刷牙用的是盐,上好的盐。盐粒细密如沙,洁白无杂质;绸巾质地细腻,入手柔顺,擦拭过程不见一丝阻滞感。

洗脸之后是着衣。

周璟本以为自己能适应的过来,却又发现太高估了自己。

一群侍女双手大展,护持着一件件长衣拥护过来,伺候着他穿着上正装衣物。同时,又有一群人来到其身后,为其梳妆、打理头发。

此外,又有一群人手捧着诸多配饰,香囊、玉环等小挂件,供其挑选。

梳妆理发也就算了,毕竟他的头发确实很长,必须要精心打理。可那些香囊小挂件,不是女生的专属物件吗?

周璟在被侍女们辅佐了一轮“正常”的日常起居,顿时感觉被折腾了半死。

南阳王的记忆力里,他曾经的日常生活起居并没有,也不需要这么多的人过来伺候。

“难道是身份转变,待遇提高了?”

周璟暗暗猜想着。

而等他回过神,侍女几乎都已走光,屋里仅剩下女官和两个负责留下打扫的侍女。

周璟对旁边的女官没什么印象,在南阳王的记忆力找不出与之有关的信息,心里顿时生出几分好奇。

他依稀记得,曾经负责照顾南阳王生活起居的是一位曾经服侍皇后公仪氏多年的老嬷嬷。

这个女官突然在自己身边,似乎……有问题,

细细看去,其面貌清秀,正值芳华妙龄,身上的凹凸曲线优美,即便隔着层层衣物阻隔,可也掩盖不住天生的曼妙身姿。

周璟打消了自己的臆想,直视着她,开口便问:“你是谁?”

“之前的女官呢?”

女官闻言,却是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妾身北宫雁,之前伺候您的胡嬷嬷病了。皇后特地派我来服侍三皇子。”

“病了?”

“早不病,晚不病,偏偏是在今天病!”

“这还真是巧呀。”

周璟深看了她一眼,转而便移开了放在其身上的目光。

服侍王子生活起居的,一般是资深的年长女官或内侍宦官。无论怎么说,也不可能安排这么一位年轻貌美,资质欠佳的女官过来。

鸾凤宫,乃皇后公仪氏的居所。从鸾凤宫调来,即是皇后派来,两者几乎没有差别!

周璟表面不动声色,继续问道:“今天天气不错……”

“胡嬷嬷得了什么病?”

“太医说是旧疾复发,妇人深闺落下的病根。”北宫雁脸上平静。

周璟白了她一眼,心里有些意外,低声说道:“病了也罢,没病也罢!”

“母后特地派你过来,可曾嘱咐什么?”

周璟突然问起,紧紧盯住她的眼睛。

“没有。”

“除却照顾殿下起居,并无其它的叮嘱。”北宫雁脸上不变,一副顺从的模样。

周璟没能从她口中获取有用的信息,心里颇为无奈,却也不好怪罪。

皇后公仪氏。

翻开南阳王记忆,与之相关的信息,着实少的可怜。

南阳王出生之后,她一直忙于教导长子周瑾和次子周瑑。其似乎察觉到幼子资质平庸,理所当然地抛弃……疏忽本因尽责的教导。

南阳王对她的记忆和印象,相当有限。

不冷不热,四个字足以概括她日常对南阳王的态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