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陌生地方
  • 见闻天道
  • 落英散华
  • 3151字
  • 2017-09-30 18:50:57

一·陌生地方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慕烟看着周围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地方喃喃自语,刚才的他还在家中自己的房间里面摆弄东西,转眼间自己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来。

八个小时前……

“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烟地高中的一间课堂上面正在上着语文课,讲台上面穿着朴素的老师正在拿着讲义给坐下面的同学们讲着《荀子?天论》。

一个学生将胳膊放在课桌上面支撑着自己的脑袋,双眼无神地盯着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语文老师,但是自己的神态早已经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突然他的同桌悄悄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然后暗中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这个神游的学生:“喂!古董烟,你看看这个。”

“叫我名字啊。”被同桌昵称为“古董烟”的学生,名字叫做慕烟,明明是一个男生,偏偏留着辫子,因为烟地高中是一所私立的高中学校,所以对于学生的服装打扮这一块并没有太大的限制,只要不要过分另类就行,所以在这所高中里面能够看见几个留长发的男生也不奇怪,但是别看是这般模样的学校,每一年大学升学率却不低,所以在外面被称为“另类学校”。

慕烟接过同桌手中的手机浏览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全都都是新闻,不过值得在意的是,都不是什么好的新闻,换句话说都是负面新闻。

“给我看这些干什么?又没有我在意的地方。”慕烟将手机偷偷还回去说道。

“看了这些新闻不觉得咱们语文老师刚刚说的那一句‘天道有常’很假吗?如果天下这么有规律的话,干什么还会有这些麻烦事情。”

“懒得和你争论!”慕烟回答了自己同桌一句,然后就继续在语文课上面神游了。

等熬到了放学的时候一个人从后面突然弯腰将胳膊搭在了慕烟的肩膀上:“我说古董烟,语文课上面你偷偷看了些什么好东西?”

这个人打扮和慕烟大相径庭:干净利索的短发,大概有着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全身一副运动装的样子,胳膊上面还贴着创可贴。

“能有什么,你别狗嘴里面吐出来什么奇怪的象牙来!”慕烟说道,这个和他勾肩搭背的人,名字叫做郑绘泽,学习成绩有些差劲,但是在体育方面却十分厉害,同时也是慕烟的超级死党,全班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文文静静的慕烟会和大大咧咧的郑绘泽成为死党,许多人都说这是“烟地高中七大不可思议事情”之一。

“行!我在校门口等你!”郑绘泽拍了拍慕烟的肩膀,然后提着自己的背包走出了教室。

“我说,你觉得天真的存在吗?”放学的路上慕烟看着天上对着一旁的郑绘泽问道。

“当然是存在的,他不就在你的头顶上吗?”

“我不是指这个天,我是指……”

“如果有神仙的话,飞机上面早就应该看见了吧?”郑绘泽没有等慕烟说完,直接插嘴说道,“你是不是被语文课给荼毒了?”

“也是啊,快一点走吧,要不然文化市场就要关门了……”两个人早已经约定了要去一趟文化市场,慕烟的家里面的宣纸已经没有了。

一路上郑绘泽不停地咂嘴:“慕家少爷就是不一样,哪里像我一个月的零钱还要计算着用……”

郑绘泽说慕烟是慕家少爷也不过是戏称,因为慕烟的父母长期不在家里面,只是每个月定时将生活费寄给慕烟,所以家中基本上慕烟一个人而已,而慕烟也早已经习惯了。

“切,你说你是计算着使用的,但是你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得比我还多……”

“没错!”郑绘泽突然大声叫了一声指着慕烟,“在现在这个一个月生活费一千左右都捉急的年代,你竟然能够保证一个月五百左右就足够了,你本身就已经是烟地高中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了。”

“没什么必要买的……”

“所以你这个人的存在简直就是这个时代的一个bug!”

“是是,我是一个没办法修复的bug……”

两个人来到了文化市场里面经常光顾的一家古色古香的店铺,店铺的主人姓俞,因为这个人总是记着许多非常冷门的知识,所以两个人都习惯叫他Dr.俞。

“我说Dr.俞,你的店里面什么时候开始买一些杂货了?想改行当杂货铺老板吗?”郑绘泽看着占据一大片地方杂七杂八的东西大大咧咧地问道。

“什么杂货铺老板啊……”Dr.俞一边帮着慕烟将买的宣纸绑好一边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我从老家里面收拾出来的老旧东西,放着占地方,丢掉又觉得可惜,所以将一些好一点的就放在了我的店里面,谁想要的话就买走是了。”

“老旧东西?”听着慕烟有些感兴趣,便也上前随便看看。慕烟看着突然从里面拿起来了一样东西,不知道是个什么,看起来像是青铜做的挂坠,整体是一个镂空的正八面体,镂空的地方像是什么花纹,不过慕烟从来没有见过。

“这是什么?”慕烟转过身拿着这个青铜挂坠对Dr.俞问道。

Dr.俞摇摇头:“应该是一个挂坠吧,反正这个东西一直放在一个存放小玩意的盒子里面,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这应该是青铜吧……”

“说道青铜就会想到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青铜时代——夏商周三代,我说Dr.俞,这不会是那三代留下来的老古董吧?要真的是这样可就十分值钱了。”

Dr.俞猛地瘫在自己的太师椅上面:“怎么可能,如果真是商周时候的东西,这样子存放到现在恐怕早已经生锈了吧,再说了商周时候青铜大多是兵器、祭祀之类使用的,这个小东西能做什么?”

“再说了建国以后又不是没有青铜冶炼这一块了。” Dr.俞又补充了一句。

“也是……”

“至少可以用来做挂坠用,挂在脖子上挺不错的。”慕烟一边说着一边将青铜挂坠放在自己的胸前试了试,“多少钱?这个。”

“不用钱,就算是我送给你的了,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 Dr.俞倒是很豪爽。

“那可不行。”

“那么就五块钱吧。”

“你真要戴在脖子上?”郑绘泽想了想慕烟将这个东西挂在脖子上面的场面,“想着挺怪异的,到时候大家都会觉得你有毛病了,一个大男人没事在脖子上面挂着一个青铜怪玩意,还不如弄成一个钥匙串……”

“怎么样都行了,先回去试一试。”说完了慕烟将总共的钱交给了Dr.俞。

但是慕烟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他买回来的这个东西,彻底打乱了他本来应有的世界观,将自己带进了一个本不该有瓜葛的地方。

等到从文化市场回到自己的家中后,做完了事情之后仔细查看这个青铜挂饰:“咦?这个东西能够转动?”慕烟发现这不是一个整体的八面体,好像分成了五部分,除了最上面带有一个小孔的那一部分不能转动之外,余下的四部分可以慢慢左右转动,从而组成不同的镂空图案。

“这绝对不会是商周的玩意了,我才不相信商周能够做出来这样子不明所以的东西来?”慕烟自言自语笑着说道,“我记得家里面有绳子来着的……”

慕烟找来了一卷用作挂饰的黑色细绳,从青铜八面体最上方的小孔穿入,然后绕过脖子调整了一下长度之后,用美工刀要将绳子给割断,但是自己不小心用力过大,美工刀将自己右手食指划伤,血从食指流了出来,还沾到了右手握着的青铜挂饰。

“糟了,创可贴!”慕烟急忙将青铜挂饰松开,去处理自己的伤口,处理完毕回来时,发现青铜挂饰最下面的那两部分错位了,于是上前将其复位。

但是就在他将挂饰复位的那一刻,镂空的青铜挂饰里面突然发出来一道浅蓝色的光,将慕烟吓了一跳,下意识将挂饰丢在了地上。掉在地上的挂饰里面光芒四蹿,在慕烟的脚底下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这是什么啊!?”吓得不轻的慕烟腿脚早已经发软不能动弹,强烈的光也让他睁不开眼睛,等到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这是什么鬼地方?”慕烟看着四周,不是熟悉的家的环境,也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所居住的城市,周围空荡荡的,更是没有一丝的花草树木。

当然也不是什么也没有,慕烟看着自己的脚底下,本来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结果又被吓了一跳,自己的脚下竟然是水,而且水清澈的能够看清自己的样子,又一次腿软的慕烟身子重心不稳跌倒下来,奇特的是他竟然没有掉入水中,而是坐在了水面上,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从他向四周散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浮在水面上,还有……远处那个是……”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水面外,远处还有一座类似牌坊的东西。

“这究竟是那里。”脑子已经有些混乱的慕烟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

“哪里来的入侵者,你不觉得自己暴露的太过火了吗!”陌生的声音突然从慕烟背后传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