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冒险者公会
  • 吞噬星空之逍遥客
  • 凭窗读雨
  • 2020字
  • 2022-01-18 15:25:39

虽然魏文走的是武者路线,但得益于他强大的精神念力,在掌控者和幻术师上也有不浅的造诣。

因此对付这两个还不是行星级的家伙,轻而易举地便得到了他们的记忆。

“看来是发现我的财物了啊。”

魏文在将二人毁尸灭迹后,思索起来。

通过刚才的记忆搜索,他发现幕后主使居然是这家酒楼的老板,这两个家伙只不过酒楼老板手下的小混混。

而酒楼老板还有很多这样的小混混,他们会在夜间将带有沉睡效果的迷烟吹入客人的房间中,然后盗走他们的钱财,甚至整个人。

如果被客人发现,那么这些小混混会咬破藏在牙齿中的毒药,直接自杀,让客人找不到幕后使者,酒楼老板也没有任何损失。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客人没有探查记忆的手段。

魏文在进入城池前,让自己的气息保持在行星级三阶,并且在腰上挂了一柄剑。

因此酒楼老板虽然知道他已经跨入到了行星级,但还是让自己手下去试图迷晕他,就是相信那个迷药的功效,以及判断他并不具有精神念力。

“看来昨日那个气息就是酒楼老板了。”

在昨天吃饭时,魏文感受到了一丝宇宙级的气息,原本以为是哪个卫队的队长,但没想到竟然是酒店老板。

当然,虽然魏文发现了幕后主使,但并没有急着去报仇,这里可是一位有着法则认可的界主的地盘。

就算他能不惊动别人将其杀掉,一段时间不出现的话也会被发现,然后引起那位界主的重视。

毕竟能够在外城区开一座最大的酒楼,背后没有势力支持他是绝对不相信的。

……

第二天清晨,魏文走出房间,他装作随意地环顾了四周,没有看到有任何人的脸上露出了异样。

“装的挺像的吗。”

但在精神念力的覆盖下,好几个人都出现了惊讶、恐慌的情绪。

魏文笑了笑,让侍从上了一份早餐。

然后在吃过早餐后,他便来到了外城区中冒险者公会。

冒险者公会,维斯卡星中仅次于圣地的势力,据说其背后有着圣地的影子。

这个势力类似于宇宙佣兵组织,只需要简单地证明一下实力就能加入,是一个极其松散的组织。

任何人都可以在公会中悬赏任务,按照任务的难度和数量,冒险者的等级依次为黑铁、青铜、白银、黄金和钻石。

同时冒险者可以组成一个小队或者是佣兵团,这可以让他们跨等级接取任务。

而且冒险者可以花费积分从公会中兑换稀有物品,这也导致部分城市的冒险者公会比城主府还要强势。

虽然按照经验,从城主那里最有可能得到图腾玉的消息,但这座城池的城主是一位界主,除非他肯花费大量时间获取其信任,否则就要挺而走险,尝试一下能否从他的亲信中得知。

而冒险者公会则是一个意外消息,因此魏文在从别人那里了解到一些小道消息后,决定加入公会。

每座城池只会设立一座冒险者公会,因此魏文无需再想办法进入到内城区。

这是一座有着十米高的建筑,与城主府遥遥相望。

魏文走入大厅后,发现里面异常热闹,数百名冒险者挤在里面。

他们有的坦露着胸膛,有的赤红着脸和前台侍女争吵,还有的望着贴在一旁墙壁上的图纸指指点点。

魏文打量了一圈贴在墙壁上的图纸,发现它们上面有着一张占了一半面积的人像,下面则是对这个人的描述和悬赏金。

“悬赏令,还挺多的。”

魏文对此生出了一些好奇心,他在前世看到的小说中也有这种公会,只可惜在这个世界上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些悬赏令大部分都已经泛黄,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代,最久的居然已经有上百年了。

当然,在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中,行星级就有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寿命。

区区百年,或许在某些人眼中不过是一次打盹儿。

不过魏文发现,在这些悬赏令中,那些犯有随意杀戮之罪的恶徒,其悬赏金最高居然只有五万个黄玉。

而那几个悬赏金高达数十万黄玉的,都是因为对“祖神”不敬,其中悬赏金最高的家伙,其罪名是犯下了亵渎之罪,哪怕提供了真实准确的线索就能获得十个红玉的奖赏,如果将其活捉或是杀掉,那么圣地除了奖励一万红玉外,还会给予他进入圣地的机会。

当然,那个人在百年前就已经是一位得到法则认可的界主,如今极有可能成为了不朽。

魏文可不会相信,一名界主在得罪了整个圣地后能在数名封王不朽的追踪下逃出生天。

说不定他从“祖神墓”中得到了什么逆天的机缘,这才导致圣地不惜下达高额悬赏只为获得他的线索。

“安德森,这是一个线索。”

魏文看着悬赏令上有着金色头发男子,默默记下了他的容貌。

随后他朝前台走去,当然现在的他面貌和以前都不一样,显得有些冰冷。

“我要成为一名冒险者。”

魏文排队等了一会儿,这才来到前台。

“啊,好的,还请展示一下您的实力。”

侍女先是有些发愣,然后在魏文愈加冰冷的眼神下,连忙拿出一个玉盘。

上面弯弯曲曲画着一个大大的符文,这就是维斯卡星检测修为的工具。

魏文将手放在玉盘上,释放出了自己的基因原力。

玉盘绽放出蓝色光芒,有些像是天空的颜色。

“人符师!”

侍女惊讶地忘了接下来的事情,而身后等待的冒险者也有些惊奇地看着他。

虽然这里也会有地符师和人符师级别的冒险者出现,但绝大多数还是以符师和大符师为主。

但像是魏文这样已经成为了人符师,却不是冒险者的存在,在这座城池中是极为罕见的。

“有什么疑问吗?”

魏文看向侍女,虽然没有使用任何精神力量,但也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连忙为他办理后续的业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