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前十强
  • 吞噬星空之逍遥客
  • 凭窗读雨
  • 2050字
  • 2021-12-10 13:50:42

“看来阿峰很生气啊!”

魏文叹了一口气,罗峰的性格一直以来都很好,哪怕是夺舍了金角巨兽后,也不过是让他有些嗜杀,但无论是对待家人还是朋友,他都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

唯有触及到他的生命安全和家人、朋友、地球时,他才会将自己的嗜杀本性彻底爆发出来。

加莱西这一次,就是触及到了他心中的禁区。

恐怕以后的日子里,罗峰都不会给加莱西什么好脸色看。

下面的不朽虽然对于场上的胜负也有所预料,但着实没有想到,加莱西的幻术竟是寸功未建,以至于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在原始宇宙中,想要防御幻术攻击,除了修炼灵魂秘法、拥有灵魂类宝物,就需要意志强大,而一般对法则感悟的越深,其意志在法则的影响会不断增强。

除此之外,生死厮杀、游历宇宙等都能提升自身意志。

罗峰对法则的感悟虽然超过了加莱西,但哪怕是伯兰,在受到了他的幻术后,都不可能这么快清醒过来。

“好强大的意志!”

不朽们感叹道。

最后胜出的是戎钧,他的对手是仅次于罗峰的古斯罗,和罗峰不同,古斯罗更像是完美的精神念师,完全不给戎钧近身的机会,要不是擂台缩小到了数平方米,哪怕是他用出自创的刀法,也很难赢得这场比赛。

“恭喜你们,获得了太初秘境的资格和一千混元币。”

擂台之上,只剩下了魏文、洛神、伯兰、罗峰、戎钧、乌卡、艾辰、千水、陇云、将莫。

“接下来,要决出前五名,再从这五名选手中决出第一名和第二名,进入原始秘境。按照虚拟宇宙系统之前制定的规则,根据你们获胜的时间,时间最快的和时间最慢的对决,时间第二快的和时间第二慢的对决,以此类推。”

对战的时间顺序从快到慢依次是:洛神,魏文,伯兰,千水,罗峰,将莫,戎钧,艾辰,陇云,乌卡。

也就是说,洛神VS乌卡、魏文VS陇云、伯兰VS艾辰、千水VS戎钧、罗峰VS将莫。

“看来乌卡、陇云和艾辰不可能进入前五了。”

“是啊,他们太倒霉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认为这三人能够进入前五,除非他们三人严重放水。

休息区中,所有人都在观察自己的对手,哪怕是魏文和洛神也不例外。

魏文的对手陇云,一直都是一个低调的存在,无论是在试炼空间还是之前的擂台战,似乎每一次都是恰到好处地晋级,谁都不会发现这个被其它光芒遮掩的天才。

但是,看过原著的魏文可是知道,陇云虽然不及伯兰、戎钧,但也是一匹黑马,能够以土之法则进入前十,可以说他的天赋几乎和戎钧相等。

在这前十人中,所有人都领悟了两种法则,比如魏文的风、时间法则,洛神的水、空间法则,伯兰的风、空间法则、罗峰的金、空间法则。

都是上位法则与下位法则同时感悟,但是直到现在,只有陇云一直使用的都是土之法则,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感悟土之法则。

虽说他的战力没有领悟了土、空间法则的戎钧强大,但毫无疑问,陇云是在场所有人中防御力最强的。

就算是洛神操控着澜神兵,也不像陇云那样能够将对方的攻击完全拦下。

十大本源法则中,土系法则的防御最强,以土系法则晋升的不朽,站在星球或虚空大陆上,哪怕是十数名同级不朽围攻,也能坚持很长时间。

当然,哪怕陇云的防御力在恒星级当中独占鳌头,但只要魏文的攻击够强,照样能够打破他的防御。

半个小时后,中央广场上原本的十座擂台消失,五座金色擂台出现,他们十人瞬间出现在擂台之上。

魏文身穿白色长衫,腰间别着秋水剑,仿佛是来自于古代的剑客。

他对面的陇云则是穿着一身厚重的盔甲,头戴牛角战盔,手持一柄巨大战斧。

“魏文,虽然所有人都认为你一定是本届天才战的第一,但我不服,我会证明给大家,我才是最强的!”

陇云大声喊道,其声音宛如一头野牛在咆哮,周身浮现出一圈土黄色的气流,这些气流缓缓流动,仿佛整个空间都凝固起来。

“太阴险了!”

在场的人怎么认不出来,这是空间法则的波动。

“也是,能将土之法则感悟到那么深的程度,怎么不可能感悟到空间法则。”

在场的不朽先是一惊,然后了然。

能够进入到前一百的天才,基本上领域都达到第九重。

陇云自然也不例外,但他却能够近乎完美地将土之法则与空间法则融化在一起,以至于他的领域达到了固若金汤的程度,一旦释放出来,甚至能使空间凝结,哪怕是罗峰的衍神兵,如果达不到【天剑式】,也很难突破这层领域。

魏文虽然惊讶于陇云的完美领域,但是他对于自己的攻击也是很自信。

不过为了尊重对手,也是为了避免翻车,魏文同样释放出了自己的领域。

只见阵阵清风出现在他的周围,长衫随风而动,一切都很是简单,没有任何异象。

只不过陇云不会被这简单的景象所迷惑,他的直觉告诉他,在魏文的三尺外,绝对有巨大的危机。

但是陇云是武者,没有精神念力,无法操控念力兵器攻击魏文,反而魏文能够操控裂神兵去攻击他。

但陇云只能顶着一身厚重的防御,等待魏文的攻击,否则没有了这身防御后,以魏文的速度,很容易一剑封喉。

魏文轻挥长剑,随后御风而去。

长剑尚未与领域相撞,陇云那半径五十米的半圆领域的表面,已经泛起了层层波澜,好像是有什么在上面切割。

当秋水剑与领域碰撞时,可以看到,陇云已经脸色苍白起来,领域上的土黄色气流开始变得不稳定,并且黯淡了下来。

魏文纵意挥洒长剑,时而刺出,时而劈砍,好不潇洒。

只是可怜了陇云,不但脸色苍白,而且大汗淋漓,青筋都露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