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突然出现的域主
  • 吞噬星空之逍遥客
  • 凭窗读雨
  • 2005字
  • 2022-01-21 19:52:38

洛神很快就将那个名叫“醉梦”的药剂制作出来,但如何让天极鸟中招有是一件难事。

云崖山每时每刻都有剧烈的强风,位于山顶的飓风更是能够撕裂恒星级的躯体,药剂很可能刚刚拿出就被狂风吹散,也只有长期生存在这里的天极鸟才能与飓风共舞。

“要不我上去捉一只?”

魏文试探地问道,却被洛神给了一个白眼。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洛神已经很少有刚出世时的冷清模样,开始变得生动了许多。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又有一支七人小队飞向顶峰。

然而作为云崖山一霸的天极鸟,无论是战力还是防御,都远超于平常的恒星级。

在付出了四人死亡、三人重伤的代价后,他们才逃了回来。

魏文和洛神虽然有能力击杀天极鸟,但如果想要活捉它们,在那种环境还是有些困难。

不过这场考核会持续近一个月,因此魏文他们也并不着急。

……

玉兰世界外,黑龙山帝国境内的所有势力都派了人过来。

因为有着宇宙佣兵联盟的法规,所有人都不敢强行闯入,哪怕是黑龙山帝国和三斧山的界主。

但在他们的提示下,几乎所有的成员都避开了玉兰谷,只有一些没有加入到任何势力的见习佣兵得不到消息,尚未知道玉兰世界里出现了一个超出预期的怪物。

……

在云崖山等待了数日后,他们终于想到了办法。

在找到了天极鸟最爱吃的烟果后,魏文他们将“醉梦”滴在上面,然后放在了天极鸟的巢穴附近。

果然,在吃下烟果后,那三只天极鸟全部都醉醺醺地倒在了地上,魏文和洛神很是简单地就拿到了两根翎羽。

紧接着,他们如法炮制,将另外两个巢穴的天极鸟放倒。

在拿到了六根翎羽后,魏文和洛神快速离开了云崖山,只不过在山顶上,六只天极鸟欲哭无泪地鸣叫着。

在将全部的任务物品都收集完后,二人艺高人胆大,直接朝着玉兰世界最危险的玉兰谷飞去。

两道剑光划破天空,惊动了地上的独角巨犀和金刚熊,但它们只是抬头远远地看了一眼,便不再继续关注。

“洛神,你发现没有,这周围怎么没有其他小队?”

魏文满脸严肃,这里虽然与玉兰谷相邻,但以那些大势力成员手中的底牌,绝对不会太过惧怕那朵宇宙级天澜花,更不要说它还无法到达这里。

洛神微微点头,然后让玄女探测一下周围的生命迹象。

“小心!下方有生命正在靠近!”

玄女的声音突然在二人脑海中响起,下一刻,一根巨大的触手拔地而起。

虽然事出突然,但魏文和洛神紧紧只是微微紧张,然后像是演练了很多次,一个向高空极速飞去,一个持剑而下。

“极寒风暴!”

洛神娇喝一声,将领域尽最大可能施展开来。

紧接着,雪花飘落,不一会儿那根触手的前半端就已经全部覆盖上了冰霜。

“剑刃风暴!”

在触手受阻后,魏文的攻击也紧跟而上,一百零八柄飞刃在触手上极速旋转。

“怎么可能!”

玄女惊讶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他们都没有时间去询问。

虽然那一记剑刃风暴将触手斩出一道道刀痕,但它很快就将所有伤势恢复,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外探出。

“这是一个域主级生命,而且只是它的一条根须!”

“根须!”

魏文的眼皮狠狠地一跳,那只域主级生命很可能就是玉兰谷中的天澜花,但这里距离那里尚有数千公里,那朵花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吗?

不过魏文二人来不及细想,一边尽力躲闪着这条根须的剧烈攻击,一边想办法进行还击。

不要看这条根须体型巨大,但每一次摆动,都会将周围全部笼罩进去,强大的气压完全让让无法动弹。

好在经过几次试探后,魏文已经发现了它的攻击范围,在以“剑气如龙”摧毁了部分根须后,迅速离开。

“你确定要去吗?”

“当然要去!”

“一定要去!”

玄女看着坚定的二人,微微有些无奈,但他们都是天才,而且在成长路上几乎没有遇到过挫折,所以自然不会害怕一朵不能动弹的天澜花,哪怕它已经晋升到域主级了。

而且魏文他们也有底牌,不说西王母和东皇遗留下来的重宝,就凭借着地球大洋底部的那个机械族飞船,就能抗过一次不朽级别的全力一击,如果还是不行,大不了把那头虫族母巢扔出来。

所以说,他们敢于过去,还是有着足够底牌。

回到云崖山后,魏文和洛神稍作整理。

魏文收起了弦月刀,拿出了一柄足以和神兵媲美的宝剑——【太渊】,洛神则是将澜神兵拿出挂在腰间,冰魄剑也同时拿在手中。

玄女也将机械族飞船和虫族母巢准备好,甚至连东皇钟也放在了一边。

哪怕要将东皇钟的三次发动机会消耗在一个域主级生命上,也要保护好魏文和洛神。

他们既是西王母的亲传弟子,也是她复活的希望。

准备齐全后,二人化作剑光朝玉兰谷方向飞去。

……

玉兰谷中,一朵巨大的天澜花在微微摇动,它虽然是玉兰界主最喜爱的一朵花,但在玉兰界主陨落后,哪怕扎根在宇宙能量最浓郁的地方,也只能成为宇宙级。

但不知何时,它的根须意外进入到了一处神秘空间中,那里有着浓郁的法则本源,哪怕只能吸收一丝,但只过了数千年,它便成为了域主。

天澜花感受着不远处被斩断的一条根须,没有太多智慧的意识微微动怒,无数条根须破土而出,想要将正在朝这里飞来的两只小虫子破碎。

……

神秘空间内,一个被无数根链条束缚着的身影微微晃动,仿佛被什么惊醒了似的。

“有趣的小家伙。”

无尽光芒在链条上绽放,身影再次陷入沉寂,只是一股惊天的剑意在祂身上引而不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