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序幕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5622字
  • 2021-08-25 14:46:07

“时候不早了,再不出发便要迟到了,关是空想也不会得到什么结果,还是先去上学吧。”伊依对着古舟说道。

“嗯。”古舟缓缓合上书籍,除了扉页中的那一段话语,其余部分全是切洛卡的修炼之法,没有切洛卡的古舟根本无法看懂书中的内容,更别说找出什么线索了。

“哎呦!”

“怎么了?”伊依问道。

“第一节可是赛小亚的数学课,要是迟到那可就糟了啊!”古舟说道。

“没事没事,不用着急,马上出发还来得及。”伊依说道。

樱花覆盖的小路,十分的美丽,四人就这么并排走着,场面温馨而又美好。

“如果能一直像这样,那该多好啊。”伊依低着头看着落下的樱花。

“已经发生了,伤心也没有丝毫的用处,还是珍惜当下过好每一天吧。”古舟笑着对伊依说道。

“嗯。”听古舟这么说,伊依也觉得舒服些了,是啊,既然如今是快乐的,又何必为将来的事发愁呢?

樱花小道上,与古舟并排前行的三位漂亮女孩引来了一道道好奇的目光,而看向古舟的眼神却有点古怪。

“呃,我们还是分开走吧。”古舟有些尴尬的说道。

“好吧。”看到古舟无奈的样子,白娃嘻嘻一笑。

就这样古舟与三位少女就这么准时的来到了学校。

“喂,古舟。”班级中一位模样俊秀的少年向古舟打招呼道。

“哎,你小子病好了吗?”古舟上前拍着少年的肩膀说道。

“自然,自然。”少年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哼!别装了,这几天到底干嘛了,快从实招来!”

“也没干什么,也就看了看动漫打了打游戏。”少年笑道。

“你小子,可真够悠闲的啊。”古舟锤了锤少年的胸膛。

“这哪能怪我?谁叫最近的动漫这么好看。”久枫笑着对古舟说道。

“我可真羡慕你,父母不在,家中只有妹妹,没人管的日子可真舒服啊。”

“谁说没人管,井汐那家伙可是唠叨得很。这次幸好我装病瞒过了她,不然又不知道要给她唠叨多久,还是你的妹妹好。”久枫说道。

“呃,我的妹妹虽然不唠叨,但是却调皮得很,老是整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古舟摆了摆手无奈的说道。

“对了,听说我们班来了三位转校生,就是眼前这三位吧?我去,好漂亮啊!”

“还好吧。”古舟搔了搔头。

“哦。”久枫眯起了双眼。

“听说你跟这三位少女中的伊依,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你小子可以啊。”久枫靠在古舟的肩上别有深意的说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古舟搔了搔头。

“我去!你这家伙还真是男性的公敌啊!有了川晓还不够,竟然想脚踏两只船!”久枫声音略高。

周边的同学都向古舟看来。

“喂喂喂,你这家伙不能小声一点吗?”古舟将右手放在久枫的肩上,拖着他,带他离开了这个目光曾经汇聚过的地方。

“你这个男性的公敌!”久枫继续愤愤的对古舟说道。

“呃。”古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叮铃铃,上课铃响,同学们都相继坐回到他们的座位上。

穿着黑色哥特萝莉装的赛小亚就这么捧着课本走到了讲台上。

讲台上的桌子,对于赛小亚来说过于高大,赛小亚站在桌子后仅仅只能露出一个头,所以赛小亚非常明智得不站在桌子后边。

“古舟同学,请你来解释解释这道题。”赛小亚以着一种比较严厉的语气对着古舟说道。

古舟这时正双眼瞧着窗外的操场,神游在外,竟没有注意到赛小亚的话语。

伊依与川晓同时动了起来,一个拽了拽古舟右手边的衣服,另一个拽了拽古舟的衣领。

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也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

“干嘛呢,你们两个。”古舟说道。

“咳咳。”赛小亚咳嗽了几声。

古舟朝咳嗽的方向看去,眼前所呈现的正是赛小亚那一张略显生气的小脸。

古舟这时才意识到现在是上课时间。

古舟搔了搔头,有些尴尬的朝着赛小亚笑道。

赛小亚,崩着脸,瞪着眼。

三十多岁赛小亚所露出的表情自然不可能与十五六岁的女孩一样。

可是这体型,这脸蛋看起来与十五六岁的女孩真的没什么区别。自称三十多岁赛小亚的表情出现在这么一张脸上,所体现出的却是一种别样的萌感。

面对生气的教师,古舟竟生出了一种老师好可爱的想法,而这种不应该对教师所产生的想法却被古舟完完全全的表现在了脸上。

古舟露出这样的表情,赛小亚刚开始有些不明白,随即便明白了过来,便愈加的生气起来。

“古舟君,请你解答一下这道题目。”赛小亚气呼呼的对古舟说道。

表情与气质的确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但成熟的表情与气质投射在这么一张稚嫩的脸上,却别样的有趣。

“噗嗤。”古舟忍不住笑了出来。

“快点,给我解答!”赛小亚怒道。

见赛小亚发怒,古舟也只能乖乖的走到讲台上。

看到黑板上的题目古舟一阵头大“这都什么东西啊?”古舟心中吐槽。愣愣的看了许久,古舟还是丝毫摸不着头脑。

赛小亚,默默的走到古舟身后,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纸扇子,往古舟的脑袋上重重来了一下。

“哎呦,你干嘛啊!”古舟转回头来。

“哼,这是对不听课学生的惩罚。”赛小亚盘起手臂严肃的说道。

对此古舟只能表示无奈,转回身子,缓缓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惩罚完古舟后,赛小亚才拿着教材继续讲课,古舟也不敢再不听讲了。

赛小亚讲课的声音如十五六岁的女孩般清澈好听。

自然――说话的语气自是与十五六岁的女孩不同。

也是从她身上所表露出的气质,才令身材娇小,面貌稚嫩的赛小亚有了点教师的感觉。

赛小亚的声音可爱中带一丝成熟,非常有特色。

古舟一直觉得拥有这样奇特声音的赛小亚,不应该当教师,应该当声优才对。

数学课总是枯燥的,不过枯燥的数学却是对人类有着各种各样的作用。自然,对于普通高中生来说,除了九九乘法表与加减运算之外,其它几何方程什么的在生活中是无法用到的。

所以古舟一直很费解,为什么要学这些既无用而又伤脑筋的东西,不过费解也是无用,不想学还是得学。

听着赛小亚有特色的声音,勉勉强强的就这么度过了一节课。

“好累啊。”古舟趴在桌子上疲惫的说道。

宣布下课后,赛小亚却并未离去,而是捧着课本,径直向古舟的座位走去。

未曾离开的教师,自然是非常受同学们的注目,同学们的视线就这么顺着赛小亚的移动而移动着。

“咚。”赛小亚用扇子敲了敲古舟。

“好痛啊!干嘛啊!”古舟吼道。

“内个,古舟同学。”赛小亚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呃,有话就说。”看着四周向古舟看过来密集的视线,古舟不由得额头冒汗。

“那个,星期六有空吗?”赛小亚说道。

“有空,怎么了?”古舟问道。

“能陪我去逛街吗?”赛小亚略略有些害羞。

“好的。”古舟回答。

“又不是第一次陪你出去,就不好在手机中说明吗?”看着周围略带些杀气的视线,古舟心中无奈的说道。

“嗯。”有些欣喜的回答之后,赛小亚就这么带着微笑离开了教室。

“古舟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连老师也不放过!”种种声讨古舟的声音响起。男生们瞪视着古舟,向古舟靠近过来。

“喂喂喂,这可不关我的事啊!”看着不断靠近的男生们,古舟也是很无奈的选择了逃跑。

“你这个禽兽别回来!”

“唉。”教学楼下,古舟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麻烦。”古舟这样的自语道。

“哎,古舟前辈,你怎么一脸颓丧的样子。”拿着一颗蓝色悠悠球,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与一件蓝色短裙充满活力的少女向古舟打招呼道。

“哎,别提了。”古舟回答。

眼前的少女名叫凌波竹雀,是手部极限运动社中为数不多的女孩子。

刚来社团的时候都是古舟手把手的教少女悠悠球,所以两人也是挺熟悉的。

“哈哈,古舟前辈来看看我新学会的图形招。”

说完之后,竹雀便向下抛掷悠悠球。悠悠球在竹雀的抛掷下旋转起来。

竹雀左手运球,十分精准的搭在一根线上,左手撑开线圈,右手球线往左手靠。

绳线绕过撑开的绳圈,再绕到球上,形成了一个类似爱心的图形,竹雀向古舟微微一笑,继续将右手的线往那个爱心绕去,不一会,一个钻石一般的图形就这么出现在古舟的眼中。

“厉害不?”竹雀向古舟笑道。

“厉害,厉害。”古舟拿过竹雀的悠悠球,将球搭在线上,古舟用拇指捏着球线,向左边一用力,球与绳子就同时向左边飘去,向左飘的同时,古舟伸出右手食指,将飘过来的线挡住,令球搭在一根线上,这样一个华丽的飘线之后再向后叠一层线。之后再拉出两个小绳圈,同样的一个钻石的图形就这么出现在竹雀的面前。

这两个招式,虽然最后的结果都是出一个钻石,但是很明显的,古舟做出来的方式要巧妙的多。

“哼,就知道耍帅。”竹雀不满的嘟起了小嘴。

“啊哈哈。”面对竹雀这样的反应,古舟挠了挠头,其实他也是想夸奖竹雀的。只是眼前竹雀做出来的招,他却是能用更巧妙的方法做出。总之古舟就是憋不住,想秀一把。

“不错哦。”古舟说道。

“哼。”竹雀不满的哼道。

“啊哈哈,继续加油,那个我要先上课了。”古舟说道。

“喔。”竹雀看了看表,还有一分钟便要上课了。

“嗯,我走了”竹雀向古舟摆了摆手,就这么向自己的班级走去。

古舟朝竹雀点了点头,便回到了自己的班级。

一进教室门,古舟就莫名的感受到多股强烈的杀气。

“呃。”古舟无奈的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伊依正对着古舟,捂着嘴吃吃的笑着。

“你能别这么幸灾乐祸吗?”古舟说道。

眼前的伊依,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领口处有着许多花边。白色的肌肤从领口处露出;衣服下同样是一件黑色的短裙,衣服与短裙的连接处,也有一圈黑色的花边。而短裙下,却是一双紫色的袜子;现在噫伊的装扮总给人一种魔女的感觉。

此时的伊依,面向古舟,双腿相互交叉的端坐在凳子上。

“古舟君。”面对一直呆呆看着自己的古舟,伊依有些微嗔的叫道。

“呃呃。”古舟略略有些尴尬的搔了搔头。

“叮铃铃。”上课铃应景的响了起来。

伊依转过身子,身体向前桌靠去,给古舟留出了一条通道。

古舟侧着身子,背贴着背,从伊依留下的通道走了过去。

虽说隔了两层衣物,但少女温热的体温还是从古舟的肌肤处传来。这感觉也是分外的舒爽,总之古舟不讨厌便是了。

这节是音乐课,珠川依美捧着音乐书就这么来到了教室。

珠川依美,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一米七几的个子,对女的来讲是略高了点。这样的身高赋予了依美一种大姐姐的属性。

“嗯哼,同学们上课了。”依美拍了下手这么说道。

见同学们全都乖乖的坐在了座位上,依美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漂亮的女孩子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新来的转校生吧?”依美双眼闪闪发亮。

“是的。”宝木白娃笑着回答。

“那么,三位转校生既然这么可爱,我想在唱歌方面一定也不差吧?有没有兴趣一起唱个歌。”依美非常感兴趣的说道。

“好啊。”白娃很高兴的说道。

“喂,依白娃,别擅自答应啊!在这么多人面前唱歌……”面粉说道。

“有什么关系吗?平时我们不是经常一起唱歌吗?”白娃说道。

“可是,可是。”伊依同样也有些害羞。

白娃却不管二人,直接站起身来,一手一个将二人拉到了讲台上。

“要唱什么呢?我给你们放伴奏。”依美微笑道。

“这首歌没有伴奏,是我们三人一同想出来的。”白娃说道。

“哦?”听白娃这么说,依美顿时来了兴趣。

暗夜中的黑色精灵

美丽无暇而又狰狞

白娃率先唱起。

深夜中那些迷惘的影子

零零散散而又孤寂

伊依面粉也一同唱道。

是谁奏起暗夜中的玄音

捆缚起

黑色王座上独坐的君王

冰冷玄奇而又孤寂

是你赋予我黑夜的恐伤?

扰乱起

黑夜中涌来的奇异光影

广大密集无法逃逸

深渊中传来那恐怖声响

撕碎咬起

夜中的眼睛注视着我

三人向同学们鞠了个躬。

掌声从讲台底下响起。

“三位新同学的想像力可真丰富啊,这首歌似乎说的是一个被诅咒的魔女,看来三位同学平时一定没少看动漫小说吧,老师也挺喜欢看的。”珠川老师笑着说道。

“哪里是什么想像力丰富,而是确实是这样吧。”古舟心道。

三位少女唱完之后,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表现不错,不过下次建议换一个曲子,事情已经发生了,悲伤也没有用。”古舟说道。

“嗯。”伊依回答。

叮铃铃,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依美教了同学们几首歌之后,下课铃便响了起来。

“好,下次再见。”依美冲同学们眨了眨眼后,便捧着课本离开了教室。

下课后,古舟随意的往教室外走去。

教室外是一个由各种鲜花围成的花圃,蜜蜂与蝴蝶在花圃上自由的飞着。

雪溪学院建设得非常好,体育馆,游泳馆,图书馆,博物馆可以说是一应俱全。

学院里,同学们也相处得非常好,极少发生打架之类的事件。老师们也从来没有为学习的事而逼迫学生。

高中生,年纪也是不小了,自己的事总需要自己来选择,未来怎样,以后怎样,这都是自己所选择的。

遇到不认真学习的学生,老师至多也只是说几句,最严重也仅仅只是加重点语气。

师生的关系也是挺融洽的。

雪溪学院拥有着丰富的社团文化,各式各样的社团层出不穷,同学们也是非常的积极。

在雪溪学院,或者说整个濯轩国都很少有学生为了考试而学习到两点的事了。

现在的社会,日趋稳定,战争,恐怖袭击之类的事件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发生了。

人们不需要费太大的劲就能过上非常富足的生活。

现在的人们普遍只需要工作六个小时,医疗也是有了相应的保障,环境和社会等等的问题,也解决得差不多了。

这是一个美好的世代。在这什么都不缺的世代里,人们为了排遣无聊,或者说为了自己的兴趣,总会做些工作以外的事情。

因为这样,动漫、小说、游戏,等等的娱乐也变得分外的发达。

体育竞技、棋艺比赛、电子竞技、绘画、书法等等的比赛可以算是层出不穷。甚至连冷门的手部极限运动,例如悠悠球与转笔等都拥有了职业选手。

在这个世代,人们都非常富足的情况下,男女双方也愈来愈不注重金钱了,因为普通民众都能拥有一套非常好的房子;物欲在这个世代基本得到了满足;现在男女双方也更加注重自身内心的感觉与性格的契合度。

在这样的世代中,学校也不再特别注重升学率,而是齐全各种设施,鼓励同学们开展各式各样的活动;总之若是忽略黑色的少女这个可怜而又无法令普通人得知的存在,那么这个世代就是极美好,极幸福的世代。

大气层外,有一团覆盖在世界外深黑色的物质。它们仿佛拥有生命般,在大气层外蠕动着。

“叽叽叽叽。”这样的笑声从那奇异而又未知的物质中发出。

这样的视角下,世界不再是彩色的,而是笼罩着一种病态的白光。

白光照耀在人们的脸上,人们的脸庞显得非常病态,仿佛被什么榨干似的。

这一切显得真实而又虚幻。

这一切显得虚幻而又真实。

了无生机的白光,病态的人们与彩色的世界,幸福的人们构成了两个极端。

断层,崩裂。哪个世界是真实的?哪个世界又是虚假的?

两个世界仿佛连接在一起,又仿佛隔了数个时空,事实的真相又究竟如何?

背负苦痛命运的黑色少女,与拥有神秘力量的少年他们的未来又究竟如何?

这一切尽在未知之中,未知神秘而诱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