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逃离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7156字
  • 2022-06-22 00:10:41

奇异空间中白芽向前方行进着。

此时的白芽已经达到特等暗灵圆满想要变强那只能改变自己的切洛卡变为灵者了。

每位暗灵成为灵者都需要改造自身的切洛卡,拥有白色切洛卡的白芽也是如此。

改造切洛卡可是暗灵变为强者的一道难关,它与初等暗灵到特等暗灵不同。

初等暗灵到特等暗灵几乎所有暗灵的修炼方式经验都是极为相似的。按照暗灵的修炼法门,拥有天赋与付诸努力的暗灵必然能够达到特等暗灵。

而特等暗灵到灵者却完全不能按照别人的法门按部就班的来。

每一位暗灵都需汲取别人创造法门的精髓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法门,然后改变自身跃迁为另一层次的生命“灵者”。

改变自身的法门必须自己创造,别人无法干预,因为了解自身身体的必然是自己,别人是无法帮着创作的。

若是拿人类的升学来比较的话初等暗灵到特等暗灵就像是小学到大学一般按照特定思维思考做出题目的答案。

而特等暗灵到灵者就如同人类某些科学家创造出新的定理新的公式一般。理解与创造他们之间的难度无法同日而语。

但白芽却是一个特例。

这奇异空间的力量简直匪夷所思,它通过极为详细的探查白芽身体,竟直接创出了属于白芽改造切洛卡的法门。

白芽不需创造只需学会理解奇异空间赋予自己的法门改造自己的切洛卡便可以了。

这事若是让暗灵知晓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要知道暗灵的科技在灵渊魔界中已经算是最为先进的那一类族群了。

他们拥有远超人类的科技,能够生产出各种强大的战争兵器,甚至能够将人类改造为更加强大的落暗灵。

即便是如此先进科技,每一位暗灵想要成为灵者也得自己创造法门。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然而这奇异空间却能直接看透白芽创造出属于她的法门。

白芽得到法门之后花了三渊月理解完全之后,没有立即开始改变自己的切洛卡而是来到奇异空间的一处地方。

那一处奇地被誉为拟灵塔,它能够模拟切洛卡的改变过程。

模拟的切洛卡改变过程几乎与自己改变切洛卡一模一样。

要知道初等暗灵到特等暗灵就如同按照图纸制作一艘庞大的宇宙飞船一般,犯了些许的错误彻查起来虽然特别繁琐特别麻烦但还是能够更改的。

但改变切洛卡可不同,就如同生命逝去一般,是无法再复生的。

切洛卡改变之后便无法恢复原来的样子。

因此当暗灵悟出改变切洛卡的法门之后便会非常小心一步一步再三确认缓慢的改变切洛卡。

但即便如此绝大多数暗灵还是会因为悟出法门的错误或者改造切洛卡的不小心成为死灵者。

死灵者通过镇灵法门稳定境界之后便会变为旧灵者,这样的灵者身上改造的切洛卡就如一汪死水一般,再也无法前进丝毫。

但旧灵者大多还是强过特等暗灵的。因为下定决心改造切洛卡就是对自己所悟法门有了一定的把握。

没有把握就乱改造切洛卡,许多连镇灵法门都无法稳定他狂乱的切洛卡,最后只能是死亡。即便通过历代暗灵大能不断完善的镇灵法门稳定切洛卡之后实力也会下降最弱者甚至连初等暗灵都不如。

这是无数暗灵的死去带来的经验,因此特等暗灵没有把握是绝对不会改造切洛卡的,大多数通过镇灵法门成为旧灵者的死灵者们都比特等暗灵强许多。

拟灵塔这样模拟改变切洛卡的东西暗灵也是有的,但根本无法像拟战殿这样的大量建造。

每座拟灵塔都需要极为大的代价才能够建造而且每模拟一位暗灵改变切洛卡便需要一些珍贵的奇物。

而且就算是模拟也无法像这奇异空间中的拟灵塔那样几乎一模一样,能够模拟出百分之六十就已经很高了。

模拟一次暗灵改变切洛卡的价值已经超过了一位普通灵者了,因此拟灵塔根本没有大范围的普及开来。

只有一些暗灵大族中的精英子弟,或者极为富有的暗灵才能够享受拟灵塔。

模拟切洛卡本来是需要极为小心的,但在奇异空间中的白芽模拟却完全不这样,毕竟这只是模拟,失败一次还能再来。

虽说有奇异空间为白芽创造法门,和拟灵塔的帮助。但白芽所拥有的毕竟是从未出现过的“白色切洛卡。”

这一模拟白芽便模拟了十三多渊年。(一渊年约等于地球上的二十点六五年)

“终于有十足把握,成为灵者了。”白芽在奇异空间中说道。

在奇异空间中有一位青色头发的老者,他便是奇异空间所诞生的灵智。

他自是知晓白芽现在的处境。

白芽在模拟改变切洛卡之时老者便送了白芽一道法门,这道法门能够完美的掩盖住白芽改变切洛卡的气息动静,也能令改变的切洛卡质地仿佛从前一般,这样就不必怕被暗湮发现了。

完全掌握老者送的法门之后白芽便开始改造起自己的切洛卡。

一般改造切洛卡并不怕中途被打断,要知道改造切洛卡暗灵一般会花费好几渊年,一步一步极为小心的慢慢改造;每次就改变那么一点点,除非是突然遭到致命的攻击,平时有事都是可以随时停下的。

白芽通过十多年使用拟灵塔的模拟完全能够在数天之内将切洛卡改造完毕,但这样大范围的调动切洛卡全面的改造是不能被打断的。

虽然白芽对快速改造切洛卡,拥有几乎十分的把握,但唯恐中途被打断因此白芽选择的第二种方法。

同所有的暗灵一般,一点一点的改造切洛卡。但白芽经过拟灵塔不知多少次的模拟,多则两个多渊月(灵渊魔界一年是360天也分为十二个月,每月三十天。),少则一个多渊月便能成功。

改造中途暗湮也就来了一次,白芽当即停止了改造,暗湮自白芽身上取了一大管血之后便离开了。

被暗湮囚禁的这三十九渊年中,最大的痛苦是失去自由,被折磨的时间反而不多。

暗湮并没有折磨人的癖好,他是想要通过实验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白芽觉得痛苦的时候是暗湮在她身体上做实验的时候,各种古怪药剂打进去那种滋味真的不是人受的。

有几个渊月暗湮开始用各种药物对白芽的身体展开实验,各种稀奇古怪的药物注射进身体,带来的反应真的不是人能够承受的。

那几个渊月白芽甚至都想死去,因为活着真的太痛苦太痛苦了,可她被暗湮所禁锢,连死都做不到。

不过在这三十九渊年时间,连续折磨白芽几个渊月的只有那么一次,其他像割下一块肉,注射药物持续数天的不良反应还是能忍受的。

最近这几年暗湮已经极少对白芽注射药物,并非暗湮怜悯白芽,只是因为他要得到的那些实验数据已经基本得到了,再注射药物也没有意义。

暗湮对白芽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抽取她白色的切洛卡,偶尔会抽取她的血液,其他事情倒很少做了。

以前他还会将白芽直接麻醉,用尖锐小刀解剖白芽。观察白芽的身体构造。

不过在得到足够多的数据之后便没再解剖了。

暗灵生命力顽强,白芽的生命力更是比普通暗灵要强的多,暗湮解剖白芽的伤口都很细小,因此等白芽醒来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

被暗湮解剖白芽倒没有受太大的痛苦。

因为之前的教训,白芽成为灵者之后并没有立即去尝试冲破暗湮对自己设下的封禁。

而是开始稳固起自己的实力来。

转眼便过去了数个渊年,白芽通过奇异空间强大了许多,悟出了许多更加强大的暗灵术。

拟战塔中白芽单独挑战十二位能够结成战阵相互配合的强大超阶暗灵。当初白芽特等暗灵圆满时与最弱小的超阶暗灵对战,几十次对战中她总有一次能够找到机会击杀超阶暗灵。现在她成为了灵者,又稳固了几年,实力已经今非昔比。

现在她对付强大的超阶灵者超阶魔者,已经能够碾压。

单独的超阶灵者对她已经没有威胁,她开始一人挑战数位超阶灵者。

拟战塔形成的虚拟战场十分的惨烈,白芽在身受重伤用尽手段的情况下击杀了十二位能够合阵的超阶灵者。

“该到了恢复自由的时刻了。”白芽自语道。

白芽说完之后便散去在奇异空间中凝聚成实体的意识,随后便睡着了,这数年时间她几乎一刻都未曾懈怠。

拼命的学习拼命的修行着,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的她终于拥有了极为强大的实力。

睡了十二小时白芽便醒来过来。

现在的她能够清晰的感受自己身体哪里被禁锢。

“燃!”白芽说道道。

说完之后白芽身体上便燃起了金色的火焰,金色火焰在白芽身上燃起破坏着暗湮对自己设下的禁制。

在白芽破坏禁制的同时暗湮便感受到了,当即抛开手下的工作冲向白芽所在的洞穴中。

在金色火焰冒出的同时,白芽身上所驻的禁制立时便被毁掉了。

随后一柄巨剑出现在白芽手中,她蕴足切洛卡极力一劈,囚禁白芽的那个圆形牢狱直接便被劈开。

一位面容阴鸷的暗灵出现在自己眼中。

强行破开禁制后又令极力催动切洛卡令白芽受了轻伤。

然而此时的她却完全不顾身体传来的疼痛感,充满恨意的盯着前方的暗灵。

暗湮要囚禁自己的原因,她早已知晓,在她刚刚被囚禁之时她便问过暗湮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认定白芽无法逃走的暗湮非常自得的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他要利用白芽得到更为强大的力量,他要把那些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暗灵给踩在脚下。

白芽被捕时才一百二十岁(相当于人类十二岁的少女)到现在已经一百六十多岁了,整整四十多年相当于自己降生以来四分之一的时间都被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洞穴中,受到那么残忍的对待,经历那么多的苦难。

痛苦的记忆宛如潮水一般蔓延而上,白芽的眼睛都红了起来,双手执着巨剑便这样向着暗湮冲了过去。

暗湮见状立时凝聚出一把刀来,雷电自他身上冒出,浓郁的雷电在他身前直接形成一个圆形的障壁。

见白芽如此快的速度,暗湮自知无法躲避,急切之下极力催动切洛卡形成圆形的雷电障壁。

这已是暗湮最为强大的招数了。

瞬时白芽便来到了暗湮的身旁,举剑纵劈,深蓝巨剑上蓝光大盛,轻易的便劈穿了雷电障壁。

然而变故却是陡生,只见雷电障壁在被白芽劈穿后,立时发生了变化,整个雷电障壁居然骤然凝缩在白芽巨剑上变为一道电蛇,电蛇飞速沿着剑身上移,便要沿着巨剑缠住白芽了。

这雷电障壁可是暗湮的看门绝技,它表面上是一道障壁,但实际上却是一个陷阱。

暗湮不愧是入世已久的老狐狸,在如此危急的状况下立时便想要了应对之法。

暗湮自知不是瞬时便能破开他禁制白芽的对手,在白芽举剑纵劈那一瞬,暗湮便向后退却,同时心意一动命令岛中的傀儡用最大速度向这边赶来。

他打算利用傀儡牵制住白芽然后自己趁机逃跑。

白芽见状立时便反应了过来。

白芽可不是空有一身力量而无法操纵的人,在特殊空间的这四十多渊年,除了吃饭睡觉还有被暗湮折磨无法修炼的这些时间,其他时间白芽几乎都用在了修炼上。

修炼并不只是让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强,战斗技巧,临战的应变能力都是很重要的。

有拟战塔与各样稀奇古怪傀儡的训练白芽的战斗技巧,临战应变能力怎么会差。

只见白芽将巨剑旋转起来一股特别恐怖的湮灭之力登时出现,欲要捆缚白芽的电蛇登时便被湮灭,已经发力却还未真正后退的暗湮也受到了波及,他完全无法抵挡这恐怖的湮灭之力,整具身体立时便被湮灭之力给化为了碎末。

暗湮,死!

不可否认暗湮的手段的确是极强,若是他的实力与白芽相当这突然出现的电蛇定会让白芽吃亏。

可是他的实力与白芽相差实在是太大,那电蛇的速度对于普通灵者来说算是超快但对于白芽来说却是很慢了,她完全可以反应过来。即便那电蛇束缚住白芽白芽也能立时挣脱,这便是一力降十会的作用了,再厉害再奇异的战斗方式,在绝对的实力之下都是没有用的。

往白芽所在洞穴赶去的傀儡们,在暗湮死后也各个停止了机能。

白芽看着前方落在地上用人类双眼已经无法看见的碎末。

如释重负般她坐在了地上,眼泪自她眼眶中流下,这四十多渊年她实在过得太惨太惨。

这一刻她终于是得到了解脱。

破除禁制之后,白芽炼化了暗湮的飞舟擒拿下魔沙这三位特等暗灵,很顺利的白芽驾驶着暗湮的飞舟自南渊洋回到了暗灵界。

毕竟这只是南渊洋靠近暗灵界的一处水域,并没有太大的危险,再者白芽也是很小心的操作飞舟在水底穿梭。

至于操作飞舟的方法,在拟战塔中白芽早就学会了。拟战塔可比地灵界的拟战殿要先进不知多少,自然不可能只是模拟单对单的战斗,各样或是潜入或是逃离,或是在万军丛中搏杀五花八门的任务白芽自拟战塔中不知做了多少。

拟战塔也曾赋予过白芽各类的战争兵器让白芽使用,这些战争兵器与现实中暗灵使用的别无二致,因此炼化使用一艘无主的飞舟对白芽来说自然是驾轻就熟的了。

白芽率先回古稷城,见她的弟弟,随后便去见了古稷城的城主;显现出自己的实力。

一位那么强大的灵者诞生自然是大事,消息层层上报,拥有比人类更为先进网络的暗灵们消息传递何等的快。

白芽很快便见到了暗灵的高层们叙说了发生在自己身体的事,显露出自己白色的切洛卡。自然她没有说出自己身上所藏奇异空间的事。

暗灵高层们了解的事情的前因后果,立即高度重视起来。

他们将白芽接到暗灵界的一线城市“心城”中安顿起来。白芽要求将自己唯一的弟弟白亚带上,这自是小事。

在心城中白芽也是平稳的生活了一百多渊年,这一百多渊年除了那位将军没受到白芽应有的惩罚令白芽心痛之外,其他时间还是挺稳定的。

一百多渊年对于白芽来说并不久,要知道踏入灵者的暗灵长命的都能活到五千岁。而这一百多年以白芽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察觉自己并没有长大多少,她感觉拥有白色切洛卡的自己寿命应该远远长于普通的灵者。

知道白芽拥有白色切洛卡的暗灵并不多,这时高层对白芽拥有白色切洛卡的事还是处于保密状态。

高层们还是将白芽作为暗灵的一员,即便是研究白芽白色的切洛卡也并未像暗湮那样的疯狂。

白芽做的最多的也就是往容器中注入白色的切洛卡,还有让精密仪器扫描自己的身体,抽些血还有贡献出自己些许的皮肉。

像暗湮那样用刀子解剖她的身体,给她身体注入各样的药品那是从未发生过的。

暗灵起初将白芽当成了个宝,连几乎每个强大暗灵都要做的到边境搏杀白芽都从未做过。

暗灵科研团队何等的厉害,完全不是暗湮一人能够比拟的。

但饶是如此,在研究白芽十多年后取得些许成果之后便陷入了停滞,但为了那一丝可能他们还是努力着。

最后又过来九十多年,他们实在得不到一丝成果之后,便暂时放弃了对白芽的研究。

暗湮虽为白族的长老,但却不是很明白研究生物该怎么办,因此才注射了许多药物到白芽身上令她痛不欲生。

实际上这些药物研究只需取少许白芽身上的血肉培养成大块的肉块便可以做实验了,根本没有必要直接将这么多药物注射到白芽体内。

自然直接用在白芽身上取得的实验数据可比培养肉块好多了,但白芽只有一位,可算是宝贝,胡乱实验不小心让她丧命这后果他们可负担不起。再者对她身体直接做实验也会让白芽生出反抗之心。

将近九十年的实验停滞令暗灵高层有些心灰意冷,也不再对白芽的身份进行保密了。

许多暗灵也知道了有这么一位拥有白色切洛卡暗灵的事。

当然知道白芽事的也都是暗灵中有身份的人物,平头百姓可不知道白芽的事。

但白芽现在的社交圈基本都是这些有身份的暗灵。

不知什么时候一种排斥白芽,将白芽当成异类的见解在白芽的社交圈中蔓延,经过数年的发展,几乎所有白芽所能接触的暗灵都这么认为了。

那些管理暗灵的暗灵高层与研究白芽的科研人员也被这种了解所感染。

白芽在这种环境下变得越来越难以自处,渐渐有了仇视族人的想法,那些暗灵们自然也是从白芽的态度中理解了她的想法,自此白芽与暗灵们越来越疏远越来越敌视。

暗灵高层们觉得白芽越来越难以掌控,便决定将白芽禁锢起来。

打算直接在白芽身上开始实验。毕竟白芽的研究已经陷入了停滞。现在打算在白芽身上直接开始,即便希望渺茫或许还能有些许的突破。

科研人员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之前还将白芽当成他们族群的宝贝,现在已经将她当做异类当做一个特殊的物品罢了。

身为灵者的白芽生命力何等的强,只要不是太过分白芽是绝对不会在实验中死去的。那些科研人员已经跃跃欲试想要在白芽身上取得巨大的成果,来达到自己人生的目标了。

但就在暗灵高层打算将白芽擒获禁锢的时候,他们却做梦都没想到,那个极为机密的会议室已经在白芽的监视下了。

这一百多年白芽可没有闲着,除了必须的时间,其他时间白芽一直在奇异空间潜心修炼着。

奇异空间极为隐秘,空间中的东西也超越了暗灵们的科技。暗灵们即便扫描白芽全身也根本发现不了那个奇异空间的存在。

那位将军未受到应有的惩罚,白芽心中其实一直有些悲愤,她化悲愤为力量一直努力修炼着。

这一百多渊年她一直未曾懈怠过。(一百多渊年相当于地球上两千多年。)

她明白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只有实力才是一切,通过一百多渊年修炼,她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杀死暗湮那一刻。没人知道白芽现在的实力有多强,拥有多么厉害的手段。

在奇异空间中她学会了强大的法门,直接用白色切洛卡制造生物。

花费六十多渊年白芽终于成功。白色切洛卡蕴养出一头白色的小龙,它如真正的生命一般拥有灵智。

它拥有悄无声息渗透一切的本事。

制造出小龙之后白芽当即用他开始了探查。

她周围的暗灵们根本无法发现这头小龙的存在,通过小龙白芽知道了那个隐秘的会议室,知道了负责她的那几位暗灵高层。

起初白芽制造出小龙也只是偷偷的探查一番。可这几年随着暗灵们对她态度的变化,除了内心苦痛之外,白芽也隐隐察觉自身处境的不妙。

因此她一直吩咐小龙暗自查探负责自己的暗灵高层与那些研究自己的科研人员。

也幸亏白芽谨慎,若是没有小龙的探查,白芽恐怕会落得和之前一般的下场。那被囚禁的日子,白芽可不想再忍受了。

知晓暗灵高层举动的白芽并未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轻叹一声。

这样的磨难,白芽受的也不少了;这样被暗灵当成异类的日子已经持续了数个渊年。

起初白芽会痛心是因为持续一百多渊年的日子都过得那样平和,后来却演变为这样。

不过后来她也是渐渐平静了下来,毕竟她遭受的苦痛太多太多了。

虽说白芽这一百多渊年从未懈怠,实力也是增加了许多但她对于灵圣层次的存在完全没有把握。

再说这也是暗灵的一线城市,即便击败了灵圣远远不断的暗灵部队也会冒出来。因此白芽立即决定逃离,逃出心城,逃出整个暗灵界。

白芽之前也颇受暗灵们重视因此能够查探的讯息也是不少。

她知晓整个灵渊魔界的构成,知道哪些地方适合自己生存。

而且她也明白以她现在的实力在灵渊魔界绝对是有立足之地的。

白芽当即通知了住在自己隔壁房间的弟弟简略的说明了这些事情。

白亚刚刚听完也是有些蒙的,不过过了几分钟他也是反应过来。

对于暗灵们,白亚也没有多少好印象,从小他便被暗灵们欺负,到现在又被暗灵歧视。他的母亲是被暗灵们生生给逼死的,即便是现在也有那么多暗灵将他当成异类。

在他眼里,最重要的便是他姐姐白芽了,白芽很宠她,父母死后是白芽给了自己唯一的温暖。

那些可恶的暗灵们又想将姐姐禁锢起来,作为一个实验品,这种事白亚绝不允许。

白亚明白过来便决定了和姐姐一起逃离了,他早就想离开这令他痛苦的地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