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过往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6009字
  • 2022-06-21 23:40:17

溟齿与四万多暗魔大军眼前的山巅上是翘着二郎腿的白暗灵白芽。

“你们还是挺厉害的嘛,能够杀死我的一个暗灵术分身。还算让我尽兴。”山巅之上的暗灵如此说道。

“什么?一个暗灵术分身。我们用尽手段死了一万多位暗魔最后连金纹神尸都折损一具才杀死的仅仅只是一具暗灵术分身!?”溟齿震惊的同时又深深地有种无力感。

白芽的分身与魔沙不同,特等暗魔魔沙的分身是他蕴养多年与本尊实力相近相当于他第二条命的存在,想要重新蕴养回来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与很长的时间。而白芽死去的仅仅只是一具拥有本尊部分实力用切洛卡凝聚而来的分身罢了。死去一具分身白芽其实也就损失些切洛卡,因此白芽丝毫不觉得心疼。

溟齿感到震惊与无力的同时也是慢慢的冷静下来。

“一具暗灵术分身就将我们打成这样,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是超阶灵者?”他心道。

“大人,您这是要破坏暗灵与暗魔之间的规则,挑起真正的大战吗?”溟齿看着山巅上方的白芽如此说道。

暗灵与暗魔同为灵渊魔界中第一级数的族群,虽互为死敌征战不断杀戮不断,但在成为第一级数族群之后便再没有发动倾全族之力誓要灭亡对方的大战了。

暗魔与暗灵两大族群实力相近,即便倾全族之力不惧损失灭掉对方那一方必然也是元气大伤。

灵渊魔界中实力媲美暗魔暗灵的族群国度虽不多但也有数个的。

一旦元气大伤,那些与暗灵暗魔同为第一级数的国度与族群必然会坐收渔利,甚至次一级的势力恐怕也会蜂拥而至。到时恐怕直接便会被各方蚕食。这种情况轻则割让土地不再是第一级数的大族重则直接被灭族。

因此暗灵暗魔双方虽然互为死敌征战不断但却并没有真正动用最根本的力量。

何为最根本的力量?那便是灵圣灵皇们魔圣魔皇们还有那些与灵圣魔圣实力相当的战争兵器。

以前小部分的灵圣灵皇魔圣魔皇也是会出手的,但最近数万年不知因什么原因双方的灵圣灵皇魔圣魔皇都极少出手,即便出手也极少会大规模屠戮对方的士兵与子民。

如此强大的实力,溟齿感觉眼前的暗灵不会是超阶灵者,不是超阶灵者那只能是灵圣灵皇了。

因此他才这么说。

“破坏暗灵与暗魔之间的规则挑起真正的大战?”

“嘁,你也真是搞笑,就算我将你们屠戮殆尽算是违反了暗灵与暗魔之间的规则,但挑起大战什么的也太危言耸听了吧?”白芽道。

是啊,溟齿也觉得自己话说的太过危言耸听,即便灵圣层次的存在出手灭掉他这六万多精锐部队那又怎样?

六万多精锐暗魔士兵在暗魔阵营也仅仅是沧海一粟罢了,在暗灵与暗魔交战激烈的区域数个小时便能达到这样的损失;即便灵圣强者一怒之下将他们屠戮殆尽那又怎样?这样的损失可远远挑不起真正的大战。

“再说我也并未违反暗灵与暗魔之间的规则。”白芽接着说道。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溟齿问道。

白芽说完之后,气息便发生了变化容貌也发生了改变。

如先前一般稚嫩的脸庞与白色的长发,不过此时的白芽的面貌却变得与古舟所见相同。而一缕白色的切洛卡却在她指尖开始跳动着。

溟齿用恐力感受到白芽的气息觉得有些熟悉,再看到白芽那白色的切洛卡之后登时大惊。

“什么你你就是那位白暗灵?”溟齿惊道。

“哦,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我,那我也不必解释了,好了,开始吧。”白芽说完之后便站起身来。

溟齿知晓了白芽真正的身份之后,却更为惶恐不安起来。他知晓的信息也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白暗灵——芽,暗灵中的异种拥有不同于普通暗灵的力量。想当初白芽仅凭一己之力,便屠戮了不知多少暗魔,不知多少魔者在她手上丧生。

由于她屠戮的暗魔实在太多,最后竟直接惊动的暗魔的高层,暗魔高层派出十几位强大的魔圣带上恐怖的战争兵器才终于将白暗灵给逼入绝境,最后眼看就要将白暗灵给擒获之时暗灵圣主竟亲自出手救下了她。

在被暗灵圣主救下之后,便再没了白暗灵的消息她足足消失了三百余年。

“白暗灵又要重现天日了吗?”溟齿喃喃道。

白暗灵屠戮暗魔的消息自然是被封锁,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普通士兵可完全不知道白暗灵代表什么。正常情况下溟齿这样的职位可还没有资格知道白暗灵的讯息。要知道白芽的讯息连恐王座下的吐角与吐敏都不知道。

溟齿知道的原因是因为黑齿城附近的一座暗魔城邑便被白暗灵屠戮过。

当时他曾亲自跟随黑齿城城主率领的大军去支援过那座城邑。

那一幕他一生都忘不了。

破碎的城垣,枯焦的大地,城邑各处还有未曾熄灭的火焰。整座城邑没有一位暗魔生还,满地都是暗魔的尸体。

许多暗魔临死前露出了极为可怕的表情,那种表情仿佛比死亡更为可怕。

暗魔的尸体大多残破不堪,许多甚至只剩下了白骨,近处的魔秃兽受惊在天空中嘶吼着,而远处的魔秃兽却在啃噬着暗魔的尸体。

这一幕宛如人间炼狱。

即便暗魔生来便是嗜血的种族但他们好歹也是拥有极高智慧的族群。

与那些只知道残杀智慧低下的魔兽不同,暗魔对于同族也有很大的归属感。他们可不会如那些低等智慧的魔兽一般同类相食。

如此一座死城对溟齿心灵也产生了极大的震荡。

而在他知晓如此可怕的杀戮竟是一位面容稚嫩甚至可以称之为可爱的暗灵干的时候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而现在那位屠戮整座城池的白暗灵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几滴冷汗自溟齿脸庞流下,他警惕的看着前方山巅的暗灵。

溟齿所不知的是,眼前的白暗灵早已不是从前的白芽了。

三百余年的平静生活基本已经磨平了白芽心中的仇恨。

白芽本性并不坏,起初的她只是个努力而又善良的小女孩罢了,她梦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父母在族中的地位。

可是命运是如此的捉弄人,父母含冤而死,自己后来又被暗湮当做实验品受尽各样的痛苦被囚禁了那么久。

最后因为奇妙的机缘,实力变强杀了暗湮之后终于回到了族群。

族群因她身上奇异的切洛卡对她重视起来。因白芽身上的切洛卡十分奇异,令她拥有了话语权。在她的要求之下,暗灵高层们派出特别人员详细探查了他父亲的事情。

最后发现她的父亲的确是被冤枉的。

逃兵并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一位暗灵将军的孙子,为了掩盖他孙子成为逃兵的事实便找了他父亲顶罪。

最后那位暗灵将军的孙子按逃兵罪给处死了,他的父亲也得到了平反。那些为将军开后门的官员也一律处死。

但指使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暗灵将军却只是受到了不大不小的惩罚。

当时白芽心中便有怨气,毕竟这位将军可是罪魁祸首,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操办的,那些为将军开后门的官员其实也有些无辜,他们哪敢违逆将军的意思。

结果无关紧要身不由己的官员却是被处死将军却是安然无恙。

可这位将军战功显赫,暗灵的高层们根本不愿意动他。许多暗灵都劝白芽还是算了吧,地位显赫将军的孙子都被军法从事了,而将军本人都受到了惩罚。这么大的让步这么大的优待白芽你还有什么不满呢?

听到这些话语的时候白芽的心都在滴血,这么大的让步?这么大的优待?生我养我的父亲直接含冤而死,而母亲也受到刺激自杀了,自己又因此被暗湮囚禁了那么久,想想那些被囚禁的日子真的是生不如死。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逍遥法外,还说这么大的让步?这么大的优待?

然而自己无论心如何痛如何伤心也只能忍着,毕竟自己还有个弟弟有一个需要自己守护的人。

此时的她只能化悲愤为力量,通过自己获得的机缘不断的强大,不断的强大,最后拥有杀死那位将军的力量。

这时的她还把自己当成暗灵的一员,把暗灵当做自己的同胞。

但她将暗灵们当成自己的同胞暗灵们却不这样想。

像人类都会排除那些不合群的异类而在灵渊魔界这个更为现实的世界就更不要说了。

拥有白色的切洛卡,这可比不合群这种小事要大的多。

白芽被认为是一个怪物一异类,几乎每位暗灵都用别样的眼光看着她。她唯一的亲人她的弟弟白亚也因她受尽的欺负。

被认为是个异类,被那种眼神盯着真的很难受很难受,被当成异类的感觉精神上的痛苦甚至超越了之前被暗湮囚禁当做实验品的那段日子。

在无人所知的夜晚白芽总是一个人独自感伤着,独自承受着。

不过幸好她有个弟弟,白亚从来没有将自己的姐姐当成异类,从来都是默默陪伴着她。

白芽下定决心为了她的弟弟她也不能沉沦下去。

暗灵族人的所作所为越来越让他心灰意冷,她将悲愤化为了力量。

在她被暗湮囚禁的那段日子里,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引领到一处奇妙的空间中,那里出现了一位目光柔和的女子,她教授了白芽怎样使用她身上白色的切洛卡。

在那奇异的空间中她通过各样的修炼变得越来越强。最终她强行破开了暗湮囚禁她的禁制,最后轻而易举的杀死了这位用各种手段折磨她的暗灵。

除了完成暗灵研究自己的任务与和弟弟相处的时间,其他时间她都进入到了奇异空间中。

这奇异的空间就隐藏在她身体的某一处,因此白芽能够随时进入这奇异空间。

在那位目光柔和女人的教导之下,与奇异空间中千奇百怪训练方式的磨练之下白芽变得越来越强大。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负责白芽的那些暗灵高层们也发现了白芽与暗灵们之间疏离感。

眼前是一张圆形的大桌,四位披着斗篷遮盖住身形的暗灵高层在商谈着白芽的事情。

“这白暗灵感觉有些不好掌控起来。”高层甲说道。

“不好掌控也必须掌控,她身上那奇异的力量或许能够改变我们整个暗灵族群。”高层乙说道。

“我感觉这白芽已经开始厌恶起我们暗灵来了。若是任其发展下去恐怕不好吧。”高层丙说道。如此的言语直接将白芽与暗灵分为两个类别,虽未明说但却已经不将白芽当成暗灵;当成他们的一员了。

其他的高层也并未否认。

人都是从众的,暗灵也是一般。在大部分人都将白芽认为是个不属于暗灵的异类的时候,那少部分暗灵也都被大部分暗灵所影响改变。

而现在几乎已经没有将白芽当成同族的暗灵了。

“我看不如直接将白芽禁锢起来,作为一个实验品,然后我们就可以安心的研究她了。”高层丁说道。

“可这家伙实力极高,那暗湮身为八阶灵者都被她轻易挣脱禁制给灭杀了。”高层甲说道。

“这事倒不用怕。我们将此事上报给圣主,让他亲自出手或者请一位灵圣级别的存在,亲自过来禁锢住白芽,我想白芽即便实力再强也不可能逃脱一位灵圣强者的禁锢吧。禁锢住她,令她自杀都不能,这样我们就可以派出科研人员尽情的在她身上做实验。如此神异的力量,我想一定能给我们暗灵带来很大的助力。”高层乙说道。

其他三位覆盖在斗篷下不见面孔的三位高层相继点头。显然是同意了高层乙的建议。

此处是一个绝密的会议室,拥有极高的反窥探机制,相聚的四位暗灵没有一位会认为他们所商谈的事会被泄露。

然而他们所不知晓的是,一股极为隐秘的能量悄无声息的自会议室中离开。

奇异空间中白芽正在训练,在被暗湮囚禁不久之后她便被引领到这奇异空间中,在奇异空间中一位目光柔的女人出现,她教授了白芽使用这白色切洛卡的方法。

在她被暗湮囚禁的这三十多渊年(灵渊魔界中的一年约等于地球的20.65年为与地球上的年份做区别今后都称为渊年)中,白芽通过那位女人的教授变得越来越强。

那位目光柔和的女人教授白芽二十六渊年之后将白芽叫来郑重嘱托白芽帮她完成一件事情,随后便直接消散了。她并非是生命只是一道意识罢了,意识并不能长久存在。

白芽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之后便将女人的话铭记在心。

她早早的便认这位女人为师父,这位女人不辞辛劳,一步一步的教授自己令自己越来越强,也是她令自己拥有了摆脱暗湮控制的希望。

此时的白芽已经达到了特等暗灵圆满这一层次。二十六渊年对于暗灵来说并不长,要知道暗灵若是自然老死一般都能活七八百渊年的,长命的甚至能活一千多渊年,大多数暗灵一辈子都只能达到中等暗灵圆满这一层次,而白芽却在短短二十六年中便达到了特等暗灵圆满这一层次。

这除了师父的教导之外,白芽自身的努力自身的天赋也是功不可没的。

拥有白色切洛卡的白芽此时已经拥有了与暗湮一战的实力。

此时的白芽虽没了师父的教导但通过这奇异空间却还是能够不断变强。

奇异空间中神奇的事情简直太多太多,有能模拟真实战斗的场景,也有各样的傀儡。

拥有白色切洛卡身为特等暗灵的白芽在模拟战斗中已经能够击杀一般的超阶灵者了。

白芽通过暗湮的气息判断暗湮并未达到超阶灵者层次,斩杀暗湮她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然而即便能够击杀暗湮的她,短时间内却解不开被暗湮禁锢的身体。

在师父消散之后白芽便迫不及待的反抗起来想要逃离这里,当时的暗湮感到波动之后立时便冲了过来,亲自操控在白芽身上设置的禁制,白芽竭尽全力之下根本无法突破暗湮的封禁。

几乎每日都守在白芽身边,妄图通过白芽让自己获取更强力量的暗湮如何不知道白芽的切洛卡变得越来越充盈身体变得越来越强大。

为以防万一暗湮早早的便购买了一些能够封禁切洛卡的物品,现在这些物品也终于发挥了作用。

被封禁切洛卡的白芽虽实力远超暗湮但竭尽全力之下却突破不了暗湮的封禁。

白芽这次的反抗却令暗湮震惊了,即便白芽浑身被特质的铁链所捆缚,切洛卡也被物品封禁着,暗湮也是操纵着那件物品费了不少切洛卡才将白芽压制。

他自问若是自己被封禁,远远不可能让自己耗费那么多的切洛卡。

若是被白芽破除了封禁他恐怕不会是白芽的对手以这些年自己对白芽的所做作为,白芽必然是要杀他而后快的。

但自己不可能杀掉白芽,白芽可是能够让自己拥有极为强大力量特别重要的东西啊;这二十六渊年通过白芽身上奇异的力量也让自己有了一丝成果,他相信只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必然能在白芽身上得到极为强大的力量。

暗湮当即命令他留在暗灵界的心腹们花费大价钱采购禁锢暗灵的物品。

过了一段时间三位特等暗灵便将那些物品送到了灵洋族那座囚禁白芽的岛屿中。

暗湮为防止白芽逃脱,亲自候在白芽身旁,物品送到之后他便命令傀儡们从三位特等暗灵手中将物品送过来。

白芽拥有特殊的切洛卡只有他一个人知晓,他的那些手下都是不知道的,这座岛屿只有他和一些负责杂活的傀儡们,他的那些手下是禁止进入这座岛屿的。

此时的白芽已被暗湮注入强烈的药剂陷入的沉眠,完全无法反抗。

拿到这些物品暗湮便开始布置起来,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暗湮花了大价钱买了这些禁锢切洛卡的物品。

禁锢完白芽的切洛卡之后,一块鹅蛋大小圆形物体出现在暗湮的右手中,离开右手之后圆形物体直接变大变为了直径三米的大球,大球坠到地面之后自洞壁延伸而出捆缚白芽的锁链便解开。随着一阵波动白芽便被收进了圆球之中。

做完这些暗湮也松了口气,这些宝物即便是身为白族长老的他也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

花费这么多也让他有些肉疼。

“现在白芽这家伙就算再怎么强也出不来了!”暗湮自语道。

十天之后白芽才悠悠醒转,醒来之后便发现捆缚自己的锁链不见了。眼前是一处圆形的封闭空间。

她好奇的站起身来,在站起身的时刻她便发觉了身体宛如山一般的沉重。都差点站不起身来。

她开始运转起自己的切洛卡来。

这一运转不要紧,一运转她便发现自身的切洛卡宛如凝结一般无法移动丝毫。

她思索一番便明白是暗湮搞的鬼。

“真是大意了啊。都怪我不听师父的劝告,唉,这下不知道又得被关多久了。”白芽心中懊悔道。

之前封锁白芽切洛卡的禁制并不算太强,白芽自觉只要花费点时间便能冲破,她早早的便想要冲破禁制杀掉暗湮回到暗灵界去见他的弟弟了,可是师父却告诉她,她的实力还不够。

因为师父的话白芽一直忍耐着同时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

师父消散之后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把握,可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感受着身体中的滞塞之感,白芽懊悔不已。

“或许达到灵者之后才有望破开封禁回到暗灵界见到弟弟吧。”白芽心道。

随后白芽心神便沉寂入那奇异空间开始了修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