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精锐尽出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5237字
  • 2022-06-11 00:43:32

白芽双手结了数个古怪的印法,随后心念一动一大股红色的火焰便出现在她的四周随后便以着惊人的速度蔓延过去。

暗魔士兵与虫兽立即规避。

这次火焰比之前的“火域”范围还要广大的多,将困住白芽最里层的结界给全部覆盖。在结界中的两万多暗魔士兵也被火焰给全部覆盖。

量比之前的火域大,威力却没有那五种不同颜色覆盖而来的火焰强。

两万多士兵仅仅死了数百位,两万多位暗魔都遭到了火焰的覆盖但大多只是轻伤。

然而这数百万只毒虫却被白芽给全部烧成了焦炭。

白芽在原地一下又一下的喘着粗气,显然切洛卡消耗过度了。

“该死,幽鬼你们上。”溟齿怒道。

“是,将军!”幽鬼说完之后便带着其他十四位魔者与两千多位特等暗魔冲了上去。

暗魔与暗灵的军队中特等暗灵与特等暗魔都很少见,平均每几百位普通士兵中才会出现一位特等暗魔(暗灵)的存在。每一位特等暗魔(暗灵)都是兵王一般的存在。

一般情况下暗魔的军队大多都由中等暗魔这样的士兵组成,每二三十位普通暗魔士兵才会有一位高等暗魔,每八九百位暗魔士兵中才会有一位特等暗魔。

而魔者这种不同生命层次的存在在暗魔军队中自然是万中无一的。

这样的阵容远远不是普通的六万暗魔士兵能够拥有的。

落垣城与暗齿城同为暗灵与暗魔的边境重镇,真正的大战数万年都未曾发生。

大多都是一年数次的,训练一般的交战。

而今年正好是两方作战的第一千周年。

按照约定每一千周年的第一次交战暗灵与暗魔都会派出他们最精锐部队各自交战。而白芽所碰到的就是暗魔的精锐部队。这六万多暗魔士兵的基础士兵并不是中等暗魔而是高等暗魔,特等暗魔也达到了惊人的十几分之一,随行的连溟齿一共十六位魔者。

这样的部队可是能够攻下一座城池的存在。

结界中两千多位士兵与十五位魔者贴在厚厚的结界上,缓缓的自粘稠的结界中浮出,通过三层结界来到了白芽所在的位置。

此时的白芽依旧被大群的暗魔士兵围攻着,大量的暗魔士兵被白芽破坏大脑,倒在了地上声息全无。

“退下!”幽鬼的声音在每一位暗魔的耳边响起。

听到命令众多暗魔也退了下来,面对如此可怕的暗灵实力低微的高等暗魔们还是悍不畏死的一批批冲上去,几乎不带多少迟疑,由此可见暗魔军队意志是多么的坚定,若是漫海族这些大多连初等暗魔实力都未达到的杂兵早就心生怯意溃不成军了。

白芽巨剑持地一下又一下的喘着粗气,连续不停的战斗,几个大范围暗灵术的释放耗费了白芽大量的切洛卡。即便是她也感到了切洛卡的不支。

“我看她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幽鬼旁边的魔者渊魔说道。

“到底还是太狂妄了,即便是超阶灵者,想独自对抗我们整只暗魔部队也太托大了。”幽鬼说道。

“要是普通的六万士兵恐怕真的会被她杀完,但我的部队可不是那么容易击败的。”结界外的溟齿心道。如此强大的超阶灵者他也是第一次在战场见到,杀死她绝对是大功一件。

“要怪就怪你太愚蠢吧,若是两军交战你绝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但独自一人挑战我们一支军队,还是太过愚蠢了。”幽鬼对着白芽说道。

眼前的白芽听幽鬼说完之后却停止了喘息,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即便消失了。

十五位魔者登时大感不妙。

他们站在两千暗魔士兵之后,相聚在一起早早的便将恐力催动到极致。

毕竟他们所面对的是一位实力强劲的超阶暗灵。

十五位魔者除幽鬼为入阶魔者之外,其他十四位都是普通的魔者。

魔者与灵者一般,分为旧魔者普通魔者,入阶魔者,超阶魔者。

相对于暗灵来说魔者并没有什么十特魔者百特魔者,而入阶魔者与暗灵不同暗灵是分为十阶而暗魔是分为六阶。

十阶灵者与六阶魔者实力差不多。

白芽迅疾的出现在围成一圈的魔者身旁,巨剑带着彩色的光芒向十五位魔者横斩而去。

被波及的一面包括幽鬼等六位魔者登时将蓄势待发的恐力给催动到了极致,各自举起兵器挡向白芽那横斩而来的巨剑。

六位魔者兵刃几乎同时接触到了白芽的巨剑。

两位魔者兵器登时破碎全身解体变为了粉末。其他四位魔者各自倒退,撞到了后方与他背靠背的魔者。未被撞倒的五位魔者立时反应过来,五位联手,将恐力催动到极致向白芽攻来。

彩色的光芒再次出现在白芽的巨剑之上,白芽再次正面硬碰硬的与数位魔者硬拼了一记。

五位魔者兵器破碎身体也变为了粉尘。

白芽待要追击却是身体一软,单剑撑地,一口鲜血自她口中喷出。

两千近处的特等暗魔这时才反应过来,不待溟齿命令各自向白芽冲来。

白芽勉强站立起来,举起巨剑劈死一位又一位的特等暗魔们。

十五位魔者,七位战死,四位包括幽鬼的魔者重伤,只有那四位被撞飞的魔者只是受了轻伤而已。

四位被撞翻在地的魔者立即站起身来,将倒在地上的幽鬼扶起。

其他三位魔者两位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一位看了眼前方的幽鬼。

“若是没有幽鬼大人抗住大部分的冲击,我们恐怕全部都会死。”心中说完之后便脱力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该死,给我上!给我上!杀了她!杀了她!”重伤的幽鬼怒吼完之后又吐了几口鲜血。

两千位特等暗魔也疯狂起来,整整六万大军被一位暗灵给打成这样真是耻辱!真是耻辱!

近处的每一位特等暗魔都悍不畏死的催动所有恐力释放出自己最强的暗魔术覆盖在兵器上与白芽死斗。

而远处的特等暗魔也不顾伤及同伴,漂浮在空中释放出自己最强的暗魔术攻击着白芽。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助战啊!你们在远处找准时机释放暗魔术,一定要将这个可恶的暗灵杀死!一定要将这个可恶的暗灵杀死!”幽鬼愤恨的对四位轻伤的魔者说道。

四位魔者当即领命,他们混入悬浮的特等暗魔中等待着时机,毕竟他们的暗魔术比特等暗魔的威力可大的多。

结界外的溟齿看得双眼发赤。

“这该死的暗灵。”

每位魔者都是宝贝一般的存在,而且这十五位魔者可不是那些无法再变强的旧魔者,而是真正的魔者。眨眼间就便被灭杀了七位,这如何不让溟齿愤怒!

溟齿快步上前打算亲自出手,毕竟他可是整支军队最为强大的存在。

身旁的两位副官立即拦住了他。

在一次战役中主帅可是最重要的,主帅身死整只部队的士气都会大受打击。主帅怎可只身犯险?

被两位副官阻拦溟齿也暂时恢复了一丝冷静。

“可恶!”溟齿一拳砸地令整个地面都塌陷下去。

“将幽鬼他们四位魔者给抬出来!”溟齿自塌陷的地面中跳出随后命令道。

隔着三层结界,幽鬼附近被种下传音术式的暗魔们在传音术式的作用下清晰的听到了溟齿的命令,他们用恐力凝聚成担架通过三层结界将四位重伤的魔者给抬了出来。

白芽周身的战斗已趋向白热化,一批批特等暗魔疯狂的向白芽袭来。天空中各样威力巨大的暗魔术也招呼在了白芽的身上。

刚刚爆发切洛卡斩杀七位魔者的白芽身体还未恢复,而周围的暗魔士兵也比之前强了许多,未曾被暗魔士兵击中过的白芽数次被暗魔术给击中。

那些攻击虽未击穿白芽身上覆盖全身包括面部天蓝色的战甲却也在上边留下了痕迹。

积少成多,长此以往,白芽周身的战甲必将碎裂。

虽无之前那般潇洒惬意,但白芽还是蕴起周身残存的切洛卡,在特等暗魔群中肆意游走着收割着特等暗魔的性命。特等暗魔死了一批又一批。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芽的速度越来越慢步法也没之前那么灵动,被击中的次数越来越多,天蓝色战甲上裂缝也是变得越来越多起来。

此时的特等暗魔已经被白芽杀死了八百多位将近一半了。

“恐夜,我看她这会是真到了强弩之末,该我们出手了。”混杂在悬浮上空特等暗灵中的高大魔者说道。

“好,但只可远攻,不可近战。”恐夜说道。

其他三位魔者相继点头。白芽一连串惊人的表现也令恐夜四人感到畏惧。

“先将恐力运作起来,跟着我一同释放暗魔术。”恐夜说道。

三位魔者点了点头。

此时白芽被六位特等暗魔联手弄得倒飞而出,上空的特等暗魔便立即抓住机会向着白芽释放了暗魔术。此次白芽却未能避开,各样的暗魔术打在了白芽那残破不堪的蓝甲上。

恐夜见状立时释放了暗魔术,其他三位魔者见状也立时发动了暗魔术。

恐夜释放的是一道白色巨针,白色巨针浑身被白光所包围,它穿透空气,以着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白芽飞去。

而其他三位魔者分别放出了一颗高速移动带着尾巴的黑色流星、一个快速转动的圆形飞盘、还有一道猩红色的剑芒。

暗魔不比落暗灵,落暗灵天赋异禀,中等落暗灵便能用出许多花样繁多的暗灵术了。

暗魔大多的暗魔术都比较单调,让兵刃上覆盖上恐力,令刀剑更富切割力,令枪尖上覆盖恐力令枪更富穿透力。

大多暗魔的最强攻击都是近身攻击,一般特等暗魔之下的暗魔都是没有离体的暗魔术的。

即便初等暗魔就能令恐力离体很远,但离开身体的恐力威力就弱了许多。

暗魔们一般到特等暗魔才能对恐力的性质变化有些了解,弄出各类不同种类的暗魔术。弄出离开身体依旧威力巨大的攻击。

大多数特等暗魔的远程攻击都是不如近身攻击的。而许多魔者也是如此。

恐夜旁边的三位魔者远程攻击就不如近身攻击。而恐夜却是相当。

白色巨针去势甚急,又是第一个发出,它当先便来到了白芽的附近。

白芽见状微微一笑,她早有准备。她一直注意着剩下的四位魔者。

魔者可是比特等暗魔高出一个生命层次的存在。原先的她对这种未曾入阶的魔者是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可现在切洛卡也没剩下多少这样的攻击她自然不敢硬抗。

转瞬间白芽便消失在原先的地方。

四位魔者发出的攻击威能爆发开来,令白芽附近的特等暗魔受到了波及。

十多位特等暗魔登时身死,其余几十位特等暗魔也受到了波及,重伤轻伤不等。

“什么?消失了?”恐夜惊道。

此时恐夜四人却是发现有一股能量在他们身旁汇聚,在发现能量的同时不待他们反应。

数十颗黑色的圆形小球已经悬浮在他们的四周。

圆球出现的同时便向他们身体冲去。

四人惊骇之余立时运转起恐力,各色的战甲早已穿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恐力也一直处于高速运转状态。

这样虽较为耗费恐力但却能立时催发恐力在第一时间最有效的做出举动。

事实证明四位魔者的选择是对的。

几十颗小圆球在砸中四位魔者之后并没有像之前他们发出的暗魔术那样爆炸开来,而是腐蚀铠甲融入了他们的身体。

铠甲上极力运作的恐力也令圆球削减了部分威能但却无法阻止它们的渗入。

“这,这是什么力量?这是什么力量?!”恐夜心中呐喊的同时,也竭力运作起恐力抵御着。

“啊啊啊啊啊啊!”一位魔者受不了这样的痛苦直接嘶叫了起来。随后便从上空直接坠落下来。

其他两位魔者也相继发出痛苦的吼叫自上空坠落下来。

“到此为止了嘛?”恐夜最终也抵受不住自上空中坠落下来。

魔者身上所着的铠甲身价都是不菲,虽曾经是恐力与黑色圆球交锋的战场后又被黑色圆球侵蚀出一个个的小洞,但只有一套在魔者坠落到地的时候碎裂开来。

铠甲碎裂露出了一个石像。

这石像栩栩如生,宛如真正的暗魔一般,石像面部呈现出一种非常扭曲苦痛的表情,仿佛一位遭受各样刑具折磨生不如死的犯人。

变为石像的四位魔者自然是死了。

此时白芽也自石像旁现出了身形,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刚才的暗灵术又耗费了她不少的切洛卡。

切洛卡虽所剩无几,但白芽还是坚持要将这四位魔者给杀死,毕竟他们所带来的威胁可比特等暗魔大多了,现在这种情况一不小心便会被魔者的暗魔术击中,魔者的暗魔术可比特等暗魔厉害多了弄不好便会受伤。

结界外的溟齿静静盯着前方的白芽,他已经不再焦急不再愤怒了。

为了对付白芽他用了多少手段,先是弓箭再是弩箭后是钢嗜兽再是虫潮。

他找准时机转移过去令暗灵军队都很畏惧吃下魔药接受高等暗魔恐力成为狂战士的特等暗魔轻易的就被她灭杀了。死了那么多士兵,耗费了那么多手段终于见她露出疲态,最后派出部队中最精锐的特等暗魔大队加上十五位魔者去围杀她。

结果呢?十五位魔者十二位身死三位重伤,两千多特等暗魔精锐也将近一半被杀死。

看着前方喘着粗气貌似很勉强在特等暗魔中游走的白芽,溟齿甚至怀疑她还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切洛卡使用过度什么的都是装的。

“退下吧。”溟齿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

每位暗魔身上都有传音术式因此即便隔了一定的距离与三重结界溟齿的声音还是非常清晰的传入暗魔们的耳中。

将令自不可违,包围白芽的特等暗魔们相继退却。

溟齿手中结了数个古怪的印法,便要按在地上。

这时一只手却抓住了他的臂膀。

溟齿回头一看正是他的副官。

“真的要用它们了吗?”副官说道。

“还不用吗?我们为了对付她已经死了一万多名士兵了魔者也死了十一位,你还想让我们死更多人嘛?”溟齿怒道。

副官,听溟齿这么说也只能放开了溟齿的手臂。

这种战争兵器本来是不会使用的,即便与暗灵交战这东西也不会用到暗灵身上,毕竟只是例行的战争。还用不到这种能够攻破暗灵城池的战争兵器。

将这战争兵器带来也是怕暗灵们突然变卦,要将他们全部灭杀,以防万一才带上的。用上的可能还是极小的。

就如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一般,例行的战争暗魔暗灵是不会伏击灭杀过来进行例行战争的士兵的。

虽说兵不厌诈但仅仅六万暗魔精锐,还无法很大的影响这片区域暗魔与暗灵之间的势力平衡。为击杀这点暗魔破坏暗魔与暗灵之间的规则,那下令的暗灵将军也会被暗灵高层惩罚。

但事无绝对,这六万多暗魔精锐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小心点也是不错的。

因此暗魔高层也将这战争兵器交给了溟齿,若是暗灵当真有什么异动这战争兵器也能发挥它的作用。

“这位超阶灵者的出现可与暗灵们进行战争的约定不同,我用它们也不算破坏了规则。”溟齿心道。

随着溟齿单手的按下十三具身高十多米整体黑色面容狰狞带着金色魔纹的金纹神尸便自围困白芽的结界中出现,六具神尸动了起来出现在白芽四周将白芽围困在中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