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白芽 (六)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4881字
  • 2022-05-28 14:41:44

随着这位蓝鳞大汉的怒吼,渐渐失去战意的几十位漫海族兵也是心中一震。

是啊,未战先怯,这可是懦夫的行为。海兽人族可是信仰伟大海神崇高的战士。怎能如此不堪。

到底是漫海族中的精锐,是漫海族几十万人口中的佼佼者。经蓝鳞大汉的一吼,这几十位族中精锐也是清醒过来。

几十位族兵各自动了起来,势要将魔沙给合围。

单打独斗,他们自不是魔沙的对手,但若是齐心协力共同作战的话,那胜负却未可知了。

魔沙见状也是暗赞一声。

在灵渊魔界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遇见强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丧失斗志。

在灵渊魔界中丧失斗志和死亡也没太大区别了。

几十位普通族兵,身为特等暗灵的魔沙自然是砍瓜切菜一般,不构成威胁。

但这几十位族兵,魔沙从他们的眼神与自己亲自交手所得到的信息中判定他们觉不会是容易对付的对手。

“想要突破他们去追击并且干掉漫海恐怕是不行了,这里离漫海族那么近,不说我能不能突破他们。即便突破恐怕漫海也早就逃回族中了。”

魔沙心念电转,权衡利弊之下,魔沙便决定先离开这里,等暗湮长老过来再做处置。

与蓝鳞大汉兵器力拼一记,蓝鳞大汉直接连退数步。

借着这股力道的同时魔沙积聚爆发切洛卡回身使了一枪。

“疾电!”魔沙心道的同时。回击的黑枪全身上下都被蓝色的闪电所覆盖,魔沙手抓着枪整个人直接冲了回去。

黑枪直接贯穿了挡在魔沙身后的两位漫海族兵。

电流在他们的身体中炸响直接爆裂成一地的碎块。

霎时间魔沙便与几十位漫海族兵拉开了数千米的距离。

魔沙也得以得脱。径往灵洋族族地而去。(漫海逃脱方向的族兵可比魔沙后边的族兵多得多,用这招暗灵术魔沙没有绝对把握能突出重围。)

见魔沙撤离,几十位漫海族族兵也没什么必要留在这了,相继撤回了漫海族。

剩下几位未被暗湮弹波及吓呆的灵洋族族兵也终于反应过来,赶忙撤回灵洋族。

灵洋族族长室内绿鳞与另外两位暗灵却是在静静等待着魔沙的回来。

门被开启一身血污的魔沙却是走了进来。

“魔,魔沙大人你这是怎么了?”绿鳞惊到。

“该死的漫海居然想要取我的性命。我差点就被他干掉了!”魔沙狠狠道。

“什么,魔沙大人,您没事吧。”绿鳞惊到。

“你先去处理族中的事吧,我想这几天漫海这老家伙应该不会轻举妄动。等暗湮大人到这我必手刃了这家伙。”魔沙道。

“好的。”绿鳞说完之后便离开了族长室。

“魔沙,你这样可是有些狼狈啊。”白色皮肤与白色头发与魔沙同为特等暗灵的白莫通过观察魔沙的切洛卡说道。

“狼狈?!若是你们二人前去必死无疑!”魔沙道。

“诶,魔沙我知晓我们两位实力不如你,暗湮大人也让我们听你的差遣,但话也不必说得那么难听吧。让我看看,你的伤势。”红色头发身形妩媚,身为特等女暗灵的红落说道。

魔沙单手一摆却是说道:“我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势,只是我的分身却被漫海给干掉了。”

“什么?你的分身被干掉了,据我所知漫海族中应该没有特别厉害的高手吧?即便他们人多势众,你想走应该还留不住你吧?你怎么会连分身都会被他干掉呢?”红落惊疑。

“他们没能力‘海湮弹’总可以吧?”魔沙反问。

“什么?‘海湮弹’?”白莫同是惊疑。

于是魔沙便将这次和谈的遭遇一五一十的与两位暗灵说了。

“的确,若不是你我们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活不下来的。”红落道。

“也不知漫海这老小子是哪里弄到的‘海湮弹’。”白莫道。

“也幸亏我让我的分身去见他真身躲在暗处,不然我恐怕也将死在那里。”魔沙恨恨道。

暗灵一族中等级与对切洛卡的掌控能力是衡量暗灵实力很重要的东西。但却也不是完全依靠这两项。

比如灵皇的后代皇血暗灵,就可以利用血脉的力量。强大的皇血灵者甚至能够通过血脉的力量打破十阶灵者的桎梏成为超阶灵者这样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既可以称为超阶灵者也可以称为灵王。

而分身就是与血脉力量一样的,不属于这两项。

暗灵有些家族,非常善于凝聚分身,凝聚分身有利有弊。

分身需要本尊的蕴养,凝聚一具分身需要大量的财力人力与时间。魔沙的分身被毁,想要再将他凝聚回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此魔沙也是恨极了漫海。

果不其然,漫海确实被魔沙给吓坏了。

当时漫海可是亲眼见到魔沙被海湮弹给击成了粉末。

强者之间判明对方身份的并不只有样貌;用自身身体能量感受的感觉才是最保险的。

样貌可以改变而自身带给别人的感觉却是很难模仿的。

当时漫海与章鱼海兽人确确实实的感受到那家伙就是魔沙本人。

可他后来魔沙又出现在他面前又是怎么回事?

漫海可不相信这家伙能够毫发无伤的摆脱海湮弹的爆炸。

漫海百思不得其解。

辽阔的南渊洋中,暗湮驾驶飞舟开启隐匿功能在水下极速的穿行着。水底分外的美丽,各类的礁石罗列其间,不知名的许多鱼群与海兽游曳着,它们谁都没有发现这高速行驶的飞舟。

在水下飞舟比在空中要慢上许多;但在这势力混杂的南渊洋中,暗湮可不敢这么招摇的在空中飞行,即便飞舟有隐匿的功能。

白芽依旧沉睡在暗湮的空间灵器中。

南渊洋比暗灵界更为广阔。

暗湮也是通过数个空间传送阵才到达的这里,不然靠飞舟飞却不知要飞多久。

眼前是三座挨着的小岛,经过十多天的路程暗湮终于到达了灵洋族,这个他命令手下创建的属于自己的势力。

族长室中,魔沙、白莫、红落、绿鳞站立在那。

空间泛起一阵涟漪,面容阴鸷的便这样浮现在四人的眼中。

“属下参见暗湮大人。”四人中绿鳞单膝跪地的反应慢了0.01秒,声音是一同发出的。

暗湮垂下鹰眼看了看眼前浑身布满绿鳞头上凹凸不平没有头发的海兽人一眼。

“你就是绿鳞对吧?”暗湮阴沉的说道。

“是的,暗湮大人。”眼前的暗灵给自己一种非常阴森恐怖的感觉,若是普通海兽人恐怕会立即失态。但绿鳞好歹也是一位强者,他按耐下恐惧感如此回答道。

“嗯。”暗湮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给我准备一座岛屿,上面不要有任何人存在。”说完之后便转过身来打算离开这里。

“暗湮大人。”

“嗯?”暗湮转过身来却发现魔沙已经站起。

“属下无能,灵洋族此时正遭逢危机,属下的分身已被灭杀。”魔沙双臂交叠摆在头上弯着腰说道。

“哦?这是怎么回事?”暗湮疑惑。

于是魔沙便将漫海族要吞并自己的灵洋族和自己被海湮弹攻击分身身死的事精简的报告给暗湮。

“嗯?”暗湮思索片刻之后说道:“魔沙,你下道战书邀漫海决战,带上能带的所有族兵,我亲自去会一会他?”

“是!”魔沙说完之后便带着绿鳞三人离开了族长室往族殿行去。

“魔沙大人,我不明白为什么暗湮大人要邀漫海决战,他们人口可是有我们三四十倍之多,灵洋族除去老弱妇孺真正有战斗力的也就三千六百多人,即便把那些没战斗力的算上也就六千多人,决战漫海族一定会带上数万精锐战士,即便暗湮大人再强一人恐怕也无法弥补这么大的差距吧?”

“休要多言,暗湮大人自有他的打算。”魔沙斥道。

“好吧。”绿鳞听魔沙说完也只能遵命。但心里还是犯嘀咕,灵者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正面相抗哪里是数万人的对手。数万人一个一个上暗湮的切洛卡都绝对会透支,更别说实战中根本不可能让暗湮一个一个的对敌。既然身为灵者这样的强者为什么不偷偷潜入漫海族直接将漫海杀掉,要正面对抗这数万人呢?

“希望顺利吧,要是失败,我这几千族兵恐怕当场便会投降大半,我这灵洋族也完蛋了。”绿鳞心道。

族殿中魔沙很快便拟好了战书,战书很快便送到了漫海的手中?

“什么,直接在海上列起阵势与我们决战?”漫海又仔细看了一遍战书确定是魔沙的亲笔。

“这魔沙的脑袋是秀逗了吗?就他灵洋族那点兵力敢在海上直接列起阵势与我们决战?”

“会不会有什么诡计?”漫海一边的大长老海鬼说道。

“能有什么诡计?想等我们族兵倾巢而出之后偷袭我们所在的岛屿?”

“等探子探明他们大军到达海上我们再出动。”

“相约的水域就在我们漫海族与灵洋族交界处,离我们所在的岛屿又不远,回救绰绰有余。再说就他们灵洋族这点兵力还不需要我们漫海族倾巢而出呢。”漫海道。

“可之前魔沙是怎么在暗湮弹的攻击下活下来的?”大长老海鬼再道。

“这我也想不明白,恐怕是他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吧。但魔沙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他一个人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抗衡我们数万人吧?”魔沙道。

海鬼也是点了点头他也想不出魔沙有什么办法能够与他们抗衡。

“等着吧,等他们在海上列好了阵势我们再率领大军过去,我倒要看看他魔沙有什么手段。”漫海道。

魔沙下完战书之后绿鳞就立即调遣族兵,把那些能调遣的全部都调遣了,总共六千多人。

三座小岛上只剩下年纪特别大的老人与小孩了。

灵洋族与漫海族交界处的海上,六千灵洋族族兵将能量汇聚在脚上,相隔一段距离,列成阵势站立在水上。

他们静待漫海族的降临。

见灵洋族已经在海上列起阵势漫海也命令自己的族兵出动。

只见漫海族兵相继从他所在的岛屿出动,井然有序的汇合,如灵洋族一般他们站在水面上列好了阵势。

整整六万多精兵排列在海上,阵势整体比漫海族要大上许多。

不比灵洋族兵夹杂许多个子还未长高的少年与脊背已驼皮肤皱褶的老者。

漫海族兵几乎都是青壮年纪。

漫海并未倾巢而出留了许多兵卒守卫族地。

但这六万精兵对付灵洋族也是绰绰有余了。

“真不知道魔沙是怎么想的,把这些人带来干嘛?”看着那些夹杂在灵洋族兵中的老者与个子都未长高的少年,漫海不禁说道。

“这样的阵容,我只需一声令下便可将他们立即冲散,军心涣散之下绝大多数都会投降。”

“先等等吧,等魔沙他出来,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漫海见魔沙还未出现如此说道。

六千族兵虽整齐的列好阵势但心中早就泛起了嘀咕,而漫海族兵却是战意高昂。

诚如漫海所说这样的情境只需漫海一声令下,这六千族兵当即便会土崩瓦解。

两军相持未几。

此时灵洋族兵却是散开,暗湮、魔沙、白莫、红落、绿鳞五人自灵洋族阵中走出。

“嗯?这另外三位暗灵是谁?这灵洋族中除了魔沙还有三位暗灵?”漫海疑惑。

平时公开露面的暗灵只有魔沙一人而白莫红落一般都在暗中行动,漫海不知道他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不管那三位暗灵是谁,难道仅凭他们三人就能弥补灵洋族与我们这巨大的差距了吗?”漫海心道。

在数万人的注目之下暗湮独自一人自魔沙五人中走出,阴鸷的气息放出,离他近的数十位漫海族兵竟直接站立不住,单膝跪立在了水面之上。

“这,这人好可怕?”一位跪地的族兵捂着胸口边喘气边这样说道。

“试试看这个吧。”只见暗湮双手交叉结了一个印法,切洛卡涌动。原本清朗的天空竟乌云密布起来。

数道雷电自天空中劈下,登时便有数十名漫海族兵被雷电给劈死。

雷电过后天空便下起雨来,雨覆盖了这片天地而暗湮正前方的族兵却相继倒地。

暗湮也立即动了起来,以着不可思议的速度进入了漫海族兵之中。

“雷雨吗?”绿色能量自漫海身上运转,漫海摆脱了雷电带给他的麻痹感。

看着前方被雷雨所麻痹倒在地上的族兵与以着不可思议速度向自己冲来的暗灵。

“不好,他的目标是我!”

“快点,拦住他!”漫海大声吼道。

此时的族兵才反应过来,变换位置堵住了那条因雷雨麻痹族兵留下的道路。漫海也立即开始了逃窜。

一把刀出现在了暗湮手中。

蓝色雷电覆盖在暗湮的刀上,在刀刃上飞速的跳跃着。暗湮的速度再次提高了好几分。

前方挡道的族兵立时倒在地上,暗湮以着极高的速度顺利杀到了漫海身前。

“不好!”漫海知避无可避,使尽平生力气在身前凝聚出了一面盾牌,盾牌上绿光大盛。

然而这看似坚固的盾牌在暗湮刀下却是如同豆腐一般。

暗湮布满雷电的刀毫无滞塞的将漫海的盾牌给砍为两段,漫海也被切成了两段。

暗湮右手一握黑色的火焰自漫海的两段身体上燃起,两段肉体登时便化为了灰烬。

漫海,死!

六万多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谁能想到刚刚还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漫海族长转瞬间便被灭杀。

暗湮面色不变的往灵洋族中走去,漫海族兵自动给暗湮让开了一条道路,没有一人敢来阻挡他的道路。

没多久暗湮便走到了灵洋族中,轻轻拍了拍魔沙的肩。

“这漫海族我们直接将它给吞并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

“是,暗湮大人!”魔沙道。

在这片混乱的水域,都是信奉强者的。

在数万人中直接杀死了漫海,这样强大的实力灵洋族兵未曾见过,漫海族兵也未曾见过。

漫海族族长被杀群龙无首之下,通过魔沙的运作漫海族很快便投降了。

漫海族从此被灵洋族吞并,灵洋族从此之后不再只有三座小岛,也不再只有数千族兵。

一座较小的岛屿很快便依照暗湮的命令搬空。

岛屿中央有个洞穴,白芽浑身被锁链紧缚着挂在了洞穴的墙上。

意识渐渐清明。

白芽缓缓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你,你是谁啊?”看着眼前暗湮白芽不禁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