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白芽 (三)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4430字
  • 2021-10-06 09:14:36

白芊心下一决,便立即上前走到族长殿前。 

族兵自然是拦下了白芊的去路。 

“麻烦通报一下,我想和白芽面见族长。”白芊指了指一边的白芽。 

白芊虽为中等暗灵但作为教师在族中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 

族兵自然不会像对待未成年的白芽一般。 

“稍等,我去通报。”右边的族兵说道。 

白芊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那位族兵便回到了族殿前。 

“请进。”族兵说道。 

白芊带着白芽顺利的进入到了族长殿中。 

不足万人的小族,族长并非特别难见。成为旧灵者的那一刻,暗灵白海便无法变强了,他依靠自己灵者的实力竞选为白渺族族长专心于处理族中事物。 

白渺族不足万人,族中体系却是完备,许多琐事都由族中各部门处理,族长只需在关键地方做出决策,因此身为族长的白海却不会很忙。 

白芊沿着楼梯来到族长室门口。 

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 

白芊打开大门与白芽一同进入到族长室中。 

“参见族长。”白芊右手放在胸前躬身致礼。 

白芽也熟练的如白芊一般右手放在胸前躬身见礼。 

白渺族不足万人,许多男子女子都需服兵役,因此留在族中的人口也就数千人罢了。 

族长修炼到头,又常年待在族中,白芽自然是没少见族长,因此礼节也是驾轻就熟。 

看见白芽族长眼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正常。他自是知晓之前的逃兵事件。 

见白芊神色紧张族长微微一笑道:“有何事?不必拘谨,白芊你但讲无妨。” 

白芊吐出一口浊气随后直接向白芽道:“白芽你将你的切洛卡显现给族长看看。” 

白芽点了点头 

只见一团不规则的白色切洛卡在白芽手中跳动着呈现在族长的面前。 

旧灵者是改造切洛卡失败之后让切洛卡稳定存活下来的灵者,未存活下来的称为死灵者。 

即便是旧灵者那也是改变能量产生质变的灵者,眼界自然要远远强于身为高等暗灵的白芊。 

见到如此奇异的切洛卡族长登时大惊,自座位上站起走到白芊近前。 

“不要反抗,让我探查一番。”须发皆白的族长慈祥的说道。 

“嗯。”白芽点了点头。 

黑色切洛卡自族长身体中冒出,如白芊之前一般覆盖在白芽跳动的白色切洛卡之外。 

黑色切洛卡侵入白色的切洛卡之内,如白芊之前一般,族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 

到底是灵者,族长抵消忍下这股反震之力,继续探查白芽所释放的白色切洛卡。 

数十分钟转瞬而过,族长收回切洛卡,有些虚弱的后退几步扶着身后族长室的桌子。 

“这,这简直匪夷所思。”族长看着眼前的白芽惊道。 

“怎样?”白芊问道。 

“从未见过的力量,本质上应该还是我们暗灵的切洛卡,但却比我们的切洛卡要强大许多。”族长道。 

“难道是灵者层次的力量?”白芊疑惑。 

灵者层次的力量虽然是暗灵们改变切洛卡得到的,但本质却还是同源的,颜色也都是黑色的。” 

“这白色的切洛卡本质上就与灵者的力量不同,是一种全新的力量。”族长道。 

“这事你有没有和别人说过。”族长正色道。 

“没有,我也是刚刚在族长殿门口看见被族兵阻拦的白芽才知道的。”白芊回答。 

“白芽向我展示这切洛卡我便立即探查,然而一侵入便受不了她这奇异切洛卡的反震之力,便立即通报族兵来见您了。” 

“要说有什么人知道,那门前的两位族兵应该听进些话语。”白芊接着说道。 

“白芽,你有没有将你这奇异的力量告知过别人。”族长严肃道。 

“没有啊。”白芽将自己醒来之后的事如实的告知了族长。 

听完白芽的描述之后。族长沉吟片刻便将门口的两位族兵召来,嘱咐完他们千万不要将这事泄露便让他们离开了。 

“白芊,白芽身上的新能量堪称是天大的事,事关我们白渺族甚至是整个暗灵一族,我马上通知我们暗灵高层,你可千万不能泄露啊!”族长郑重道。 

“我绝对不会泄露的。”白芊单膝跪地回答。 

“你先离开这吧,记住我的话。”族长道。 

白芊站起身来恭敬的点了点头离开了族长室。 

族长室中仅余年幼的白芽与须发皆白的族长白海。 

族长背向着白芽,身后的白芽只觉族长的身躯犹如一座巍峨的大山一般。 

“嗳。”良久之后,族长深深的叹了口气。 

“白芽,你想为你爹报仇嘛。”族长突然道。 

白芽愣了一会随即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什么!?族长你知道我爹是冤枉的嘛,那。” 

不待白芽说完族长便对她摆了个噤声的手势。 

“到底是不是冤枉我也不知,军部这样的国家机构我一个小族的族长又怎敢去调查。但族中出了个逃兵我又怎能不重视。军部里边发生的事我不敢也无法调查但族人的生平所为,作为族长的我还是很容易弄清楚的。” 

“据我的调查,你父亲性格正直,说话直白,不善言语,因此受到了许多人的排斥。” 

“有些事情为了心中的正义,甚至会侵犯许多人的利益。 

“据我调查这样的事有很多。说实话,我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人会当逃兵!” 

泪水自白芽眼中冒出,如泉涌一般沾湿了她稚嫩而又柔软的面颊,这短短的数天她真的承受了太多太多。 

“好了。”族长走了过来摸了摸白芽的头“这个世界力量便是一切,现在的你拥有了极为特殊而又强大的力量,记住千万不要泄露,我这就通知暗灵的高层。如此特殊而又强大的力量一定能够让你接触暗灵高层,获得强大的力量,到时候你就有能力去调查你父亲的事了。” 

说完之后族长面向白芽竟直接跪了下去。 

“族长,你这是干嘛,快,快起来。”见到突然下跪的族长白芽一时间慌了手脚。 

“不,这是你应得的。你父亲的事我无能为力,但你母亲的死却确实与我有很大的关系。” 

“你父亲坟墓被众位族人掘开我是知道的,虽不是我下令但我却没有阻止。” 

“他们不掘开你父亲的坟墓,你母亲恐怕不会在悲恨之中自杀。这确实是我的失职。” 

“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你见完暗灵高层之后我会一一惩罚那些人的。若是你觉得不够解气的话将那些暗灵连带族长我杀了也是可以,但请不要仇视白渺族,它毕竟是生你养你的族群。”族长脑袋触地又向白芽磕了个头。 

“族长请起。”年幼的她,见族长如此却不知如何反应,只是感觉这样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向她磕头真是大大的不受用啊。 

族长站了起来道:“你先将你母亲安葬吧,记住你拥有白色切洛卡的事现在千万不要声张,放心你所受的委屈等你见过暗灵高层之后,回到族群中我绝对会给你一个好的答复。” 

白芽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族长室。她叫醒弟弟之后与弟弟一同走向火葬场,穿上白衣服付掉骨灰盒与墓碑的钱之后便跟着制作坟墓的傀儡一同去往了族中安葬之地。 

傀儡速度极快,没多久便做好了坟墓,白芽与弟弟将骨灰盒放入其间。傀儡将所携带的石头放在骨灰盒上边之后,整个石头便如水一般注入进坟墓中,将整个坟墓与骨灰盒封牢之后,石头立时凝固了下来,坟墓做好傀儡便自行离开了。 

白芽与弟弟白亚点燃几柱香,拜了一拜便将香插在了香炉上。 

一姐一弟,一同回了家。 

白族,曾经暗灵界一流的族群,随着白皇的死去,白族也渐渐的衰弱。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是一直衰弱但到如今白族还是一个特别大的族群。 

灵者层次的存在还是有不少,觉醒白皇血脉的灵王也是有一些。 

办公殿中月使者的灵器响了起来。 

“嗯,‘白海’?这家伙找我有何事。” 

月使者按下接听键,一位头发花白行将就木的老者便投影在他的身前。 

“你有何事啊?”月使者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麻烦使者将六长老的灵器号码给我,或者将您的灵器交给六长老听。”白海郑重道。 

“六长老可是很忙的,什么事情跟我说还不够,还要通知六长老。”月使者随意道。 

“这件事特别重要,你真的无法处理。”白海正色道。 

“大胆!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嘛?”月使者怒道。 

“月使者,我并非有意冒犯您,我敢以我的性命担保。这件事情关乎我们整个白皇一族的兴衰请务必让我与六长老通话。” 

见白海如此说月使者也是知晓了事情的严重程度。 

虽是一个微末的分支,但白海也是一族之长。灵者层次的强者。 

他都说用性命担保了,那这件事就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好,你稍待。”说完之后月使者便挂断了灵器。 

一间装修不凡的屋子中六长老操纵着灵脑处理着事情。 

六长老面容阴鸷,拥有一双鹰眼,从面向看是个中年人整个人显得阴暗残忍。 

白族族长之下便是十二位长老,每位长老都是权势滔天的人物。六长老专门负责白族分支的事情,这也是白海要求见六长老的原因。 

一段高亢的音乐声响起,六长老自灵脑前抬起头来。 

“进。”低沉又有些瘆人的声音自六长老口中发出,一个单调的字从喉头中挤出。 

大门缓缓开启,月使者走了进来将大门带上。 

右手放在胸前,月使者弯腰致礼。“参见长老。” 

“嗯,有何事啊?”拥有鹰眼面容阴鸷的六长老目视月使者如此说道。 

若是暗灵第一次面对六长老。这样的气场一定会感到压力。 

但月使者却是习以为常了。 

“月渺族的族长想要联系您,他说愿意用性命担保,有一件关乎整个白皇一族的大事要向您禀报。”月使者不卑不亢的说道。 

“哦。”六长老被月使者的话语勾起了兴趣。 

“他一个微末分支的族长能有什么大事要向我禀报?” 

“属下也是不知,他说一定要联系六长老您告知,并且愿意用生命担保是一件大事。” 

“这是月渺族族长白海的灵器号码。”月使者双手握纸身子前屈将它递给了六长老。 

六长老伸手接过。 

“好,你退下吧。”六长老道。 

“是。”月使者退后几步便转过身来不轻不重的带上了门。 

“我倒要看看这位族长有什么样的大事需要亲自向我说明。”面容阴鸷的六长老暗湮也不迟疑自灵脑拨通了月渺族族长白海的灵器。

一边的白海自联系完月使者之后便惴惴不安的拿着灵器等待着消息。

这时见一个陌生号码打来,便立时按下了接听键。

白海接听的是显像电话,面容阴鸷的六长老便通过灵器的显相功能呈现在白海面前。

极为真实的六长老坐在凳子上,鹰一般的双眼注视着白海。

须发皆白的白海右手放在胸前躬身向面容阴鸷的中年人行了一礼。

“白渺族族长白海拜见六长老。”

“嗯。”六长老微微向上抬手示意白海抬起头来。

人类最强的感官是眼睛而暗灵的最强感官却是自身的切洛卡。

白海低头眼睛虽未看到六长老的动作切洛卡却真实感觉到了。

他依六长老所示,抬起头来。

“你有关乎我们整个族群的大事要向我报告对吧?”低沉而又冷峻的声音自六长老口中发出。这森严的气场被灵器几乎毫无损耗的传达而出。若是普通暗灵定会心生怯意,甚至无法很好的回答六长老的问题。

“是的。”须发皆白的白海略带恭敬的回答。作为一族之长,灵者层次的强者,自是不会被六长老的气场逼得连话都说不出。

“好,那你快些向我禀告吧。”六长老单手扶额有些兴趣的说道。

于是白海便将白芽的事一五一十的交代给了六长老。

“什么!白色的切洛卡,全新的力量!”即便是沉稳的六长老也不禁站起了身子。

“你确定没有搞错。”六长老站立着严肃的说道。

“绝对没有搞错,我用我的切洛卡细细的探查了许久,确实是与一般切洛卡有本质的不同全新的力量。”白海道。

“这件事除了你的两个卫兵和白芽的老师你确定没有别人知道。”六长老正色道。

“我所知道的绝对只有这三个人,但白芽她向我的保证我就不敢完全肯定了,从这孩子以前做的事来看,她心思比较缜密靠谱,不像是会弄不清楚事情的人。”白海道。

六长老沉吟片刻随后道:“你保护好白芽,我一会儿亲自到你这边将白芽带走。”

“您亲自过来嘛!”白海惊道。

“是的,我今天便能到达,事关重大,你一定要在我来之前保护好白芽!还有我来白渺族的事不要声张,也不用专人迎接,不要让你们白渺族族人知晓,表面上就把我当成一个求见族长的普通暗灵。”六长老郑重道。

“是!”白海答道。

影像随之消失,六长老当即动身离开了白族往白渺族赶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