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白芽(二)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5963字
  • 2021-10-05 09:38:52

白芽这一晕就是一周,当她醒来之时坐在一旁的弟弟白亚也是哭了起来。

白芽注视四周,发觉自己仍然躺在家中的木质地板之上。

身旁却是没有血迹,母亲也不见踪影。

记忆自白芽的脑海中浮现而出,她想起了之前母亲将匕首穿透自己脑袋的场景。

她登时大惊,坐起来叫道:“母亲,母亲呢!”

弟弟揉了揉哭红的双眼,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白亚的年纪相当于人类的三岁小孩,如此年幼心智都未发育完全,自然是无法回答。

白芽定了定神,冷静片刻便自门外走了出去。

此时正值傍晚,屋外白芽熟悉的张大娘正打算出门散散步。

见到门口的白芽,她当先一惊,随后左右看了看便立即向白芽走了过去,拉着白芽的手进入房中,掩上了房门。

张大娘也是个可怜人,丈夫早早的便死了,子女也死在了战场之上。

一个子孙后代都未曾留下。

她与白芽父母关系极好,小时也抱过很多次白芽。拿过许多好吃的东西给白芽吃。

白芽心里也是将她当做亲人一样。

“张大娘,我的母亲呢。”白芽眼中含泪的说道。

“唉。”张大娘叹了口气之后说道:“你母亲的那一击正好刺中了她脑中的灵海,灵海破碎,必死无疑。”

“你母亲死后也是惊动了族兵,他们来后诊断一番就断定你只是刺激过度,静养一段时间便好。而你母亲已是身亡,他们叹息一声便离开了这里嘱咐我们这些邻居,将你母亲带到族中火葬场,先火化了再说。”

“可谁又愿意帮助一位逃兵的妻子火化呢。”

“族兵走后,他们便各自散去,是我在他们走后一段时间,偷偷折返。”

“我过来看看你们家里的傀儡,你父母已死它自然是失去了掌控,我轻易的便炼化了它。给他输入打扫卫生将母亲送入火葬场,还有做饭做家务的指令,它便顺利的运作起来。”

“你的母亲已经火化完毕,骨灰盒留在了火葬场中。”

“白芽,你找个时间买块墓碑将母亲葬了吧,我现在就抹去你们家傀儡的印记,你将自己的切洛卡烙印上去吧,在学校成绩优异的你做这事应该轻而易举吧。”

“我先走了,不要怪大娘,大娘也没办法,白芽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你一定能够振作起来了的。”张大娘说完之后便转过头来打算离开。

“谢谢大娘!”白芽低下头来诚挚的道谢。

张大娘微微顿了一顿,随后走出门外将房门掩上。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邻居们虽然有心,但也怕连累自己的家人。

倒是张大娘孑然一身。

能够在自己家被众人排斥鄙夷的时候偷偷的帮自己一把,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白芽暗暗将这份恩情记在心里。

抱了抱弟弟,安抚一下他。

在姐姐的照顾安抚之下白亚渐渐也是露出了笑容。年幼的弟弟还不理解父母死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白芽为了安慰弟弟脸上带着笑容,心中却是无比的困苦。

弟弟白亚露出笑容之后白芽便将他放下。

白亚像平常一样揪着姐姐的裙子,像个跟屁虫一般跟在姐姐的后边。

白芽打算先将家里的傀儡烙下烙印。

毕竟家中的傀儡可以做许多的事。

试着催动起切洛卡,白芽却立时察觉到了不妙。

身姿巨震的她当机立断,右手往后拨开了弟弟拉着自己裙子的手;身体向前滚动了一番。

切洛卡的在她体内鼓动着,她的脸涨得通红。

白亚也被白芽的样子吓坏了,小屁股坐在了原地不敢乱动。

许久之后,白芽才平息了自身的切洛卡,脸色也渐渐恢复寻常。

“我是怎么了?”白芽心中疑惑。

弟弟见姐姐恢复原状,跌跌撞撞的爬起,奔向了姐姐。

白芽抱起弟弟在怀中安抚着。

心中却十分在意身体中的异常。

傀儡暂时无法炼化,白芽便自己洗菜为弟弟做起了饭。

所幸白芽平时是自己做过菜的,饭菜烧好,香气宜人,不比傀儡做的差。

弟弟闻到香味立时跑到凳子上站起身来。

白芽非常懂事的喂弟弟吃了饭。

随后陪弟弟待了很久,直到日薄西山夜幕降临。

看着在床上酣睡的弟弟,白芽的心却始终平静不下来。

轻轻掩上房门,白芽穿好鞋子离开了家。

黑夜,六个月亮悬挂在天空之中,别样的美丽。

白皇血脉分支不足万人的白渺族,夜晚并未有多少族兵把守。

白皇已死了数十万年,灵皇的血脉不知稀释了多少,作为白皇的直系后代都极难通过血脉力量从灵者觉醒为灵王。更不要说这八竿子也打不着仅仅拥有一丝丝血脉的白渺族了。

但白渺族依旧以白皇后代为荣,即便是白皇直系血亲白族,都不知道这个血脉稀薄的小族在哪里,还得通过灵器查询。

月夜中白芽隐伏在建筑物中的阴影中前行着。

在照顾弟弟的同时她也未闲着,用切洛卡探知,熟悉当前身体的状况。

这一感受不要紧,一感受心下却是大惊,一觉过后身体竟自聚灵段后期达到了初等暗灵层次。

(聚灵段,暗灵的最初始阶段与落暗灵黑色的少女对等,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圆满。)

这还不是最令人惊奇的。

切洛卡分散在暗灵身体的每一处,作为暗灵,即便是不主动催发也是能够感受到切洛卡的。

切洛卡自身便是暗灵们最强的感受器,五官的感受加起来也不如切洛卡所感受的真切。

五官只能观察外物,而切洛卡却是既能观察外物也能观察自身。

白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切洛卡发生了巨变,变得自己都差点不认识自己了。

“我的切洛卡怎么变成白色了啊!”白芽大惊。

众所周知,所有暗灵的切洛卡都是黑色的,虽然在使用暗灵术之时,它能变幻成各种形态,呈现出各种颜色,但它的本质也是黑色绝对没错。

然而白芽的切洛卡在她昏迷期间却确确实实的变为了白色。

“这还是切洛卡吗,我还是暗灵吗?”白娃感受着自身充盈的切洛卡,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不禁如此说道。

她不明白自己昏迷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却是特别想亲自试试这未知的力量。

在家中尝试自然不妥,哄好弟弟之后,深夜她便潜出家门。

白渺族坐拥城中一片住宅区作为自己的族地,族地并未设置围墙,只有几处道口有族兵把守。

坐在岗亭中的族兵也就是做做样子,充个门面,并未有太多实质的效用。

自房户中的缝隙钻出,白芽很轻易的便走出了族地。

古稷城,一座位于暗灵界边境临近大海的小城,并未与暗魔界接壤。

与之相邻的是一种名为海灵族的种族。

海灵族主要栖息地为海中,为中等族群,因之栖息于海中,因此与陆地上的族群相比并未有特别多的纠葛。

他们在海边建立城市,拿出各样的深海宝物与各族展开贸易,陆地上的各族大多与之维持友好的贸易关系。暗灵一族就是其中之一。

夜晚,古稷城并未紧闭城门。各处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不同于幼年暗灵每天需要睡眠,一般情况下成年暗灵一周只需睡眠一次,便能保持充足的精神了。

因此暗灵城市的夜晚自然是热闹非凡灯火通明。

白芽很顺利的便通过了城门,无人阻拦。

她往古稷城一边的大山行去。

灵渊魔界的山别样的高,古稷城附近的山在灵渊魔界中算不上高,但即便如此有些山峰还是高达数万米。

这比地球上最高的山峰还要高出许多。

刚出古稷城,白芽怕引人注目不敢释放力量。

就这样以着要比平常快许多但还在正常范围内的速度前行。

古稷城邻近万兽山脉,被白芽称为大山的几座山峰矗立在万兽山脉的边缘。白芽的父亲便葬在某座山峰中。

夜晚并未有多少暗灵会去那,加上各样树木的遮盖,进入大山深入之后白芽便开始释放出自己新得到的奇异力量了。

释放切洛卡向下一蹬往前方奔去。

一时之间,土地凹陷,白芽如同一支离弦之箭斜向往山顶飞去。

白芽登时大惊如此快的速度飞向前方,必然会撞到粗壮的巨木之上。

白芽控制身体来了个转向,双脚往巨木一踏想要阻止这强大的动能。

不料踏中巨木之后竟整个人一穿而过。

穿过巨木之后,白芽改变了飞行角度不再沿坡向上,脚着地,半截身子没入了土中。

白芽呆呆的看着这个被穿过的树洞。

这可是黑钢木还这么粗壮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穿过了?

“这是初等暗灵的水准吗?”白芽惊诧。

虽未成为过初等暗灵但白芽却是学习过初等暗灵身体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变为初等暗灵之后身体会是怎样的。

“之前用切洛卡查探身体的时候,虽然与老师所教的标准初等暗灵身形有些偏差,但确确实实的就是初等暗灵的实力啊。”

想不通白芽便不想了。蕴起切洛卡将嵌入土中的右腿一扫,只听一阵轰鸣前方立时形成了一道沟壑。

白芽将半截身子抽离土中,走向一株需要十几位成年暗灵合抱的黑钢木蕴起切洛卡横臂打去。

黑钢木拦腰而断,直接倒在了地上。

白芽迫不及待开始试验起新的力量来。

巨木截断,泥土翻飞,巨石粉碎。

昏迷一周之后白芽察觉新力量之时,白芽自觉身体也是鼓胀的不行。

在家里自然不敢将这力量释放出来,到在这大山之中自然是无所顾忌。

一拳便将巨石打得粉碎,一横臂便将巨木截断,脚向下一踢便能出现一道沟壑。

充盈的力量源源不绝,白芽察觉自己似乎能够将体内充盈的力量释放而出。

想到便做。

白芽举起右手向前涌动切洛卡。

只见白色的切洛卡自白芽手中冒出,变为了一颗不规则形状的光弹。

白芽心念一动光弹便向远处的山谷释放而出。

光弹如同流星一般砸在了谷壁之上。

一声巨响传来,谷壁登时被炸出一个大坑。

数棵大树下端立时被炸的粉碎。

白芽今年一百二十岁,按照人类的年纪换算,她相当于人类十二岁的小孩。

即便较为成熟,白芽到底还是个未成年的儿童。

一个光弹在山谷壁上爆炸,登时激起了白芽的兴致。

她站在山脚下开始不断的往山谷发射起光弹来。

炸响声不绝于耳,树木倾倒,石头粉碎,泥土飞溅,灌木横飞。

白芽越炸越是兴奋,越炸越是有趣,随着时间流逝,白芽一次便能发射出两枚光弹,不规则的光弹也渐渐趋于圆形。

连续的炸响无法令依旧热闹的古稷城暗灵察觉却是惊动了四周的暗灵们。

大山离古稷城不远,深夜来此的暗灵虽不多但还是有的,他们分别向白芽而来。

他们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啊,不好!”白芽此时感知能力惊人,她感觉到有许多暗灵向她而来。

一番发泄,也是明白自身实力的强弱,熟悉了切洛卡。现在的她运作起切洛卡不会像之前一般一头撞在树上了。

运作些许切洛卡,白芽便展现出惊人的速度,虽还是碰到了些灌木,但却是顺利甩掉了众人。

“试着再深入一些吧。”白芽心中默默道。

大山邻近万兽山脉,一般情况下古稷城的暗灵们是不会深入其间的。

万兽山脉,普兽,凶兽众多,里边非常的危险。

留在古稷城的暗灵,大多为老弱病残,年轻的暗灵大多去边境从军了。

从军的暗灵们不用每时每刻都待在军队中,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般每年都能休息数月。

已经经历了将近一年的军旅生活,暗灵们都想念家人。

这几个月时间他们大多都会陪陪家人放松自己,他们已经劳累了将近一年了。这样的他们极少会深入万族山脉中历练。

虽是临近但这临近却是地理上的标识。靠腿走的话大山离万族山脉还是有不少距离的。

前行了数个小时,白芽也是进入万族山脉延伸而出小山脉的中心。

经过数个小时的磨合,她对自身的切洛卡也是熟悉了许多。

“在这熟悉锻炼一番吧。”白芽说道。

小山脉中再次传来了树木倾倒,岩石破碎的声音。

朝阳缓缓的自地平线中升起,不知不觉白芽便在这修行了一夜。

白亚也就二十岁,二十岁的暗灵相当于人类两岁的幼儿。

暗灵幼儿处在长身体时期,每日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处于睡眠之中;不比人类,暗灵幼儿拥有极强的生命力,即便自数层楼高的楼上摔下也不会有太大的伤害。这也是白芽敢将弟弟独自一人留在家里的原因。

经过一夜时间白芽大致熟悉了自身这白色的切洛卡。

白娃感觉现在的自己与高等暗灵都能斗上一斗,即便遇到特等暗灵也不怕。

他欣喜的往古稷城赶去。

“暗灵与族里的人们都是崇尚力量的。”

“现在我潜力这么大,实力这么强一定会受到族长爷爷他们重视的。这样爸爸一定能重新安葬在族里的。”

“拥有了关注,拥有了力量我相信一定能很快洗刷爸爸的冤屈的。”白芽心中天真的想道。

熟悉了自身力量的白芽很快便回到了家中。

打开房门,弟弟白亚不出所料的抱着玩具熊酣睡着。

白芽上前轻轻摸了摸弟弟的头,便离开房间往族长殿而去。

族长殿前,两位族兵拦住了白芽的去路。

白芽说有要事求见族长。

族长岂是一位未成年的小丫头说见就见的,两位族兵自然是无法答应白芽的请求。

这时白芽的教师白芊却正好路过,看到了在族长殿前闹腾的白芽。

白芽作为上进勤奋的好学生,白芊自然是极为喜欢。

白芽昏迷之后她也去看过她。

检查完白芽,的确是如族兵所说惊吓思虑过度,休息一段时间便好了,家中傀儡也正常的运转着,白芊哄了哄白亚便离开了。

她并没有将白芽移动到床上。

暗灵与人类不同他是极难伤风感冒的。

母亲是在她面前自杀的,她自己也是刺激过度倒在木质地板上的,从地板之上醒来更能令白芽认清事实明白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见白芽在族长殿门前闹腾白芊立时上前。

“白芽,你这是在干什么啊。”白芊问道。

“诶,老师。”白娃瞧见白芊微微一惊,立时她便有了打算。

她自族长殿而下不再与族兵纠缠。

族兵见白芽走下,也是松了口气,他们被纠缠的也是有些头疼。

“老师,我有事和你说。”白芽说完之后便将老师拉到一边开始给她解释起自己身上发生的异事。

“什么,白色的切洛卡。这怎么可能。你拥有了高等暗灵的实力???”白芊深深的看了白芽一眼之后叹了口气。

“白芽,你的心情老师能够理解,老师保证会特殊关照你的,但请你要认清现实,沉浸在虚幻中是没有任何益处的。”白芊语重心长的教育道。

她这反应完全将白芽当成父母死后心志受伤,出现幻觉,无法明辨是非真假的孩子了。

白芽见老师如此,也不再多加解释了。

伸出右手,白色切洛卡直接冒了出来在白芽手中跳动。

“什,什么!”白芊惊诧。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眼前跳动的白色切洛卡比任何解释都具有说服力。

与黑色少女不一样绝大多数情况下暗灵都是要达到初等暗灵才能外放切洛卡。

“难道是白芽她突然突破到初等暗灵又学会了性质变化。”

“可这也不应该啊,白芽入学并未太久,昏迷之前也就聚灵段中期的实力,难道她昏迷七天之后便直接跨越了三个小境界一个大境界成为了初等暗灵。”

“成为初等暗灵之后又无人教授又自行学会了这么难的性质变化?”

“这天底下还有比这不合理的事情嘛。”

白芊心中惊诧道。

不过即便这解释极为不合理,白芊也不会相信白芽给她的解释。

因为白娃所解释的比她昏迷一周实力飞升还要离谱。

实力飞升短时间掌握性质变化至少还在逻辑之内,白色切洛卡什么的简直是闻所未闻。

见白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白芊说道:“你不要抵抗保持这个状态,让我探查一番。”

白芽点了点头。

黑色切洛卡自白芊手中出现覆盖在白芽手上的白色切洛卡上,黑色切洛卡想要侵入其间探知白芽切洛卡的本质。

一股强大的力量自白芽切洛卡中传来妄图侵入白芽切洛卡的黑色切洛卡立时被震碎,白芊后退几步,跌坐在地,喉头一甜,鲜血自喉中喷出。

“老师你没事吧!”白芽收起切洛卡上前扶起坐在地上的白芊。

“没事,没事。”白芊搭着白芽的手臂站了起来。

白芊看着面前的白芽心中惊疑。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存在白色的切洛卡吗。”

切洛卡黑色的颜色,不仅仅只是颜色的差别,更代表它的力量本质。

这可不是如肤色与瞳色这样的差异啊!

切洛卡的颜色所代表的是绝对的能量本质,就如暗灵是暗灵,暗魔与暗魔一般。

切洛卡变为白色就仿佛暗灵突然变为暗魔一般,这真的是惊世骇俗啊。

白芊到现在也并未相信,白芽的切洛卡改变了能量本质。

但自己高等暗灵的实力却完全无法探知白芽的状况。

“看来的确得去见族长。”白芊心道。

族长是白渺族唯一的一位灵者,虽然是实力低微的旧灵者,但也是族中的最强者了。

族长已经三千多岁了,眼看大限将至,他的愿望便是在有生之年振兴白渺族,能够在白皇的直系族群白族中拥有一席之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