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白芽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5330字
  • 2022-07-14 23:28:56

“这条件可以以后再提嘛?”古舟一时之间实在想不出要提什么条件。

“当然可以。”圣主回答道。

“那就探查吧。”古舟道。

“嗯,不要反抗。”圣主道。

古舟点了点头。

黑色切洛卡不知从何处到来直接覆盖住了古舟的全身。

虽是第一次接触但古舟对这位暗灵的圣主还是有好感的。

不仅没有很大的架子,还认真回答了他的问题。

作为暗灵的领袖他完全有实力逼古舟乖乖就范,然而他却没有这么做,还答应弱小的古舟一个条件。

暗灵实力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初等暗灵到特等暗灵二是灵者阶段三便是灵圣阶段了。

灵圣阶段又分为灵圣与灵皇,灵圣便是在完全掌握改造的切洛卡之后,在身体中找到一个奇点,通过奇点在体内构建一个庞大的空间,将这个庞大的空间的基础构筑完毕稳定那个空间之后便能称之为灵圣。灵圣与灵皇都是成功稳定空间的强者与灵圣不同的是灵皇能够使用血脉的力量。

一般情况下灵皇都是强于灵圣的。

灵圣灵皇的存在,不仅在暗灵中算是绝对的强者,在灵渊魔界也是金字塔塔尖一般的人物。

每位灵圣(灵皇)都有非凡的伟力,他们全力一击之下甚至能够打碎一座不矮的山峰。

灵圣灵皇一人不靠任何兵器便能对抗一支数十万位暗灵的精锐部队。

要知道数十万位暗灵的精锐部队可不是如古代人类战争一般每人一杆冷兵器。

暗灵的战争是科技与自身相互结合的。

数十万暗灵精锐部队将会拥有不少的追踪导弹,特质的导弹,特质的箭矢,强大的坦克,战斗飞舟以及高大的傀儡等等之类强大的武器。

许多暗灵士兵也能依靠灵甲相互分担伤害,结成各样的战阵相互合击。

几十万暗灵精锐部队中也不乏灵者的存在。

灵者也是能够结成战阵互相扶持的。

而作为灵者身上也是有不少的保命兵器。

这样一个庞大的战争兵团灵圣灵皇却能不依靠战争兵器,仅凭自己的力量独自抵挡,可见他们的生命层次多么的高。

灵圣灵皇与普通暗灵相比简直是神灵与凡人的差距。

而暗灵圣主便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灵皇。

然而身为灵皇强者的暗灵圣主此时却是满脸的冷汗。

“这,这就是奇古族人的身体嘛?这也太可怕了!这真的是存在于世界上的东西?难道几百亿年前的奇古族人每位都有这样的身体。”

“这奇古族真的是灵渊魔界的种族吗?他们会不会是来自更高纬度的生物?”

这一想法甫一出现,便被圣主自身所否决了。

无尽的时间,灵渊魔界万族最富有智慧的科技研究者与金字塔顶端的强者都一致认定“灵渊魔界”是所有空间的交汇点,是最庞大的一处空间。

没有任何的空间能够超越灵渊魔界,灵渊魔界便是最厉害的空间。

“不,不可能!虽然我从未见过奇古族人但一般的奇古族人绝对没有这样的体质。”

圣主将他那属于灵皇的切洛卡注入古舟身体之后已是过了许久。

灵皇的切洛卡对于普通暗灵来说可以算是浩瀚无际,暗灵士兵也曾亲眼见识过灵皇强者的伟力。

数十位濒临死亡的暗灵被灵皇切洛卡一掠而过便立即恢复了伤势,各个变得活蹦乱跳起来。

然而此时,身为灵皇的圣主却不断的往古舟身体中注入切洛卡。

他感觉古舟的身体仿佛是无尽的星空浩瀚的宇宙,短时间内他根本无法将古舟给探查完毕。

日薄西山,时间流逝,转眼便自上午来到了傍晚。

长夜漫漫,黑夜已至,灵渊魔界一天约等于地球十一天,赛小亚上午便来到了灵渊魔界,此时已是夜晚,已相当于在地球上过了六天六夜。

这么长的时间赛小亚自然不会在那干等,她早早的便离开了大殿,去找伊依她们了。

之前赛小亚询问过暗灵圣主需要多长的时间。

圣主他也是不确定,但还是给赛小亚了答复。

圣主说大概需要七天以上的时间。

七天便是七天七夜,作为暗灵圣主连续查探七天七夜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灵渊魔界的七天七夜大约相当于地球中的一百四十五天,小半年时间,赛小亚不可能一直在这等着。

伊依三人刚来灵渊魔界,自是对灵渊魔界颇为好奇,赛小亚带着三位少女离开灵界之后在灵城中逛了许久。

请三人吃了许多东西,感受完灵渊魔界风土人情之后,赛小亚便率先将三位少女带了回去。

古舟要在灵渊魔界待相当于地球上两个多月的时间,总不能让伊依她们一直等在那里。

通过了数个空间传送阵,屏蔽掉伊依三人所有的感觉之后,赛小亚以完全不同于之前行进路线通过了护卫通往地灵界漩涡通道的护界大阵。

这护界大阵一直都在变幻,按照一条路线走是绝对不行的。

进入漩涡通道,解开了封印伊依三人的封禁之后。

赛小亚便表示自己需要将古舟带回来。

她们所待的飞舟会自动将她们送到地灵界她们所住的房屋附近。

“一定要将古舟带回来哦。”伊依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嘟着小嘴唇说道。

“一定,一定。”赛小亚笑道。

赛小亚说完之后心念一动,一艘仅有公交车一般大小的飞舟出现在了装载伊依她们飞舟的内部。

随后直接往小型飞舟走去。

如从水面中冒出,伊依很顺利的穿飞舟壁而过,随后这艘飞舟穿透罩着它的大飞舟。

来到了灰黑色乱流涌动冒着闪电的空间隧道中。

小飞舟立时变大,变为了长度数百米的大飞舟,向着与伊依她们相反的方向行去。

又是已着繁琐的路线离开了护界大阵。

赛小亚默默思忖,随后便下了决定。

“这段时间就帮我的同胞们杀些暗魔吧,也有数百年未曾到边境杀敌了。”她如此心道。

飞舟加速,赛小亚想尽快通过空间传送阵到达暗灵界的边境地带。

赛小亚生长在一个中小型的暗灵家族中。

他的父母实力低微,心志懦弱,常常迁就于人,因此经常被别的暗灵欺负。

但心志懦弱的父母却是灵渊魔界中少见的善良之人。

对于自己的女儿白芽与儿子白亚都是极尽关爱。

生活在同一个族群之中,父母之间的关系很容易影响到孩子。

因此白芽与白亚也自然成为了受别人欺负的对象。

仅仅是被人欺负而已,这也只是一种人生逆境罢了。

想要改变自身的命运那就是努力修行,让自己变强。

不同于懦弱的父母与弟弟,白芽(赛小亚的本名)不断的修炼着,不断的努力着。

这样的努力终究是有结果的,不懈的努力令她在整个家族学院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他受到了老师的重视,同学们也对她有所改观。

本身这应当是一个坚韧不屈的女性通过自己的毅力,改变自身地位,福泽家人的故事。

然而现实总不是那般的美好。

又到了征兵的季节,白芽的父亲理所当然的服了兵役。

在暗灵界,每位男子都需要服兵役。不仅是男子,就是女子也基本需要上战场。

兵役几乎是终身制的,暗灵们只有到了老年才能完全摆脱兵役的束缚,回家颐养天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处于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族群之人必须时时刻刻的保持强大才能立足于这个世界。

之前因为白暗灵父母生了孩子的关系,得以待在家族之中。

现在两位孩子已经长大,白芽的父亲自然是要回去继续服役。

暗灵暗魔最近这数亿年时间都未发动过全面的战争,大规模的战役倒是有些。

他们明令禁止灵圣与魔圣还有相当于他们这一层次的战争兵器参战。

因此暗灵与暗魔所参战的最高境界也仅仅是灵者层次。

安逸的生活会令整个种族缺乏斗志,他们需要生死的磨练。

白芽的父亲每年都会回来数月的时间,陪伴家人。

虽然大半时间都在外当兵。但这在灵渊魔界也算是极为幸福的事情了。

暗灵与暗魔的战争大部分都较为和缓,以增强实力为目的,并不会无止境的杀到最后一人。

而那些灵渊魔界中的小族就不同了,他们是真正拼了命的厮杀,要么被奴役要么直至战死到最后一人。

从这点来说作为灵渊魔界最强种族之一的暗灵还是幸福的。

然而这幸福的日子却没有持续太久。

军队中的噩耗传递到了白暗灵的家中。

他的父亲死了,并不是光荣的战死而是当了逃兵被执行了军法,当场被他的长官就地所格杀了。

母亲双膝跪地颤抖着双手,弟弟愣了好久之后大声的哭了起来。

白芽留着泪,抱着弟弟。

一家人默默承受着悲痛。

然而他们的族人知道这件事后并未有一人过来安慰,许许多多的族人反而愤怒了起来。

当了逃兵,真的是给他们家族丢了大脸!

白芽一家人还未从丧夫丧父的悲痛中走出来。

还需承担族人们的怒火。

族人们拿起铁锹直接赶到了族中的安葬之地,要将白芽父亲的骨灰挖出来,他们认为这样的叛徒根本不配安葬在他们族群的墓地之中。

白娃母亲跪在地上拼命的哭泣拼命的道歉,然而却根本无法平息族人的怒火。

娇弱美丽的身躯直接被一位暗灵打倒在地。

众位暗灵一拥而上将白芽父亲的坟墓掘开,墓碑杂碎,骨灰直接被丢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

白芽拼了命的奔了过去,所幸骨灰盒盖的很牢,骨灰并没有洒出去。

年幼的白芽紧紧抱着父亲的骨灰盒,泪水沾湿了她的衣襟。

母亲委顿在地,弟弟早就哭的不像样子。

白芽强行止住了悲痛,抱着骨灰盒来到了弟弟的身边。

姐弟俩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或许是被两位小孩痛哭的样子所感染,愤怒的族人并未将骨灰盒摔烂,但却警告白芽的母亲不许再将他的丈夫葬在这里,若是再这样做他们必然将骨灰洒在旷野山峦之中,令白芽的父亲无所归宿。

众人散去,白芽含着泪水将母亲扶起。

一母两儿拖着沉重的身躯回到了家里。

隔天他们一起将父亲的骨灰葬在大山之中。

虽然山路崎岖,祭拜不易但那地方也是花香鸟语,算是一个好地方。

“喜欢四处游玩的父亲一定也喜欢这个地方吧。”白芽抬起头来仿佛望见了父亲的笑容,那笑容很甜美很安详。

族中的日子一日比一日难过起来,以前众位暗灵只是随意的欺负一下实力低微而又老实的白芽父母。从而获取些许的快感。

而现在所带给白芽他们的却是仇恨厌恶的表情。

战士光荣的战死是受人尊敬的,每位战士的家属都会得到优待。

而在暗灵逃兵却是极为可耻的。

大人的情绪,不自觉的带给了孩子。

原先因为白芽努力得到成绩对白芽改观的孩子立时对白芽投以更深层次的厌恶。

未曾晓事在地里玩泥巴的弟弟也受到了同龄儿童的欺负。

懦弱的母亲披散着长发蹲在角落留着泪水,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她再也没有之前的青春靓丽,再也没有令众位男性暗灵所倾倒的如水一般的气质了。

家中的重担落到了白芽的手中。

暗灵是为战斗所生的种族,基础的杂活都不需要自己来做,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自洁阵法,不需要自己清理打扫,灰尘会自行消去,虫蚁也会被阵法所驱赶。

家中也有低级的傀儡保姆,做饭之类的事情都可以交给它。

但傀儡终究是没有感情的生物。

颓丧委顿在地留着泪水的母亲需要人安慰。

心志未开在地上爬的弟弟需要人陪伴。

白芽她不信,她一直不相信他的父亲会做出逃兵这一行径。

她了解他的父亲,他的父亲虽然有些懦弱,但在他心中还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底线自己的操守的。

从他所做的种种事就能明白,从他的言行就能了解。

白芽认定自己并未参杂太多的个人感情,她是冷静分析得出的结果。

她不明白这些与父亲相处了这么久知晓父亲本性的族人为什么会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连她这个小孩都疑惑的事情,他们这些大人竟丝毫不怀疑。

这些事还未成年的白芽自是不会明白。

这个世界是没有善恶的,只有强弱。

强者所说的无论是什么都是善的,而弱者所说的无论是什么都是错的。

暗灵是一种群居的生物,群居的生物中自然是分为各个阶层,各个团体。

报团在一起的暗灵拥有了人数的优势自然是成为了强者,而不报团的白芽父亲自然成为了弱者的存在。

他一丝不苟,认真办事的精神触犯了别的暗灵的利益。

人人都偷懒,他却认真而又不与别人喝酒结交自然是被别人当成了异类。

就如同族排斥异族一般,白芽父亲自然的被许多暗灵当成了异类。

这个早就看他不爽,平日里做些与自己相反事情的暗灵犯了逃兵罪行,他们才不判断事情的真假,异类就该被祛除,被蹂躏。

这些暗灵立时聚集起来,砸碎白芽父亲的墓碑,挖出骨灰。

一个组织排斥异类自然能获得不小的归属感。

他们才不管事实的真相是如何呢。

当然,一个族群如此多的暗灵不可能每人都是瞎子聋子,也是有人觉得不对劲。

但这些人也仅仅是通过白芽父亲平日里的所作所为判断,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如此多的暗灵,声讨白芽的父亲,这时站出来必将成为众矢之的。

暗灵都是趋利避祸随波逐流的,又有谁会为一个死去的暗灵与这么多人作对呢。

消息是从军部传来的,军部势力盘根错节,他们一个接近却不足万人的小型族群。仅仅只有一位实力偏低老态龙钟灵者坐镇的族群又哪里敢为了一个普通的族人掺和军部的事情。

白芽的父亲除了接受事实背上这口黑锅成为一个令人唾弃的逃兵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白芽将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了母亲,她让母亲不要伤心她坚信她的父亲是不会当逃兵的。

母亲眯着眼睛带着笑意摸了摸白芽的头。

白芽的母亲又哪里会不知道自己丈夫的秉性。

她就是看上丈夫的温柔善良才嫁给他的啊。

从通知到的那一天她就知道自己的丈夫是被陷害了,是利益的牺牲品。

她不仅是为丈夫的死而悲伤也是为丈夫蒙受不白的冤屈而悲伤。

失去了性命还要蒙受冤屈被众人当做逃兵一般诋毁谩骂,还有比这更悲伤痛苦的事情嘛?

可即便痛苦悲伤又有什么用呢,军部里边的龌龊事又岂是自己一个连中等暗灵都达不到的小女子所能掺合的。

白芽的母亲只觉得很累很累。

母亲轻抚白芽的头,细细的将白芽有些凌乱的发丝捋顺,在白娃的额头上轻吻一口随后说道:“白芽你很坚强,你完全不像我和你的父亲,你一定要照顾好你的弟弟好好的活下去。”

聪颖的白娃立觉不妙想要行动,然而刚刚修炼连初等暗灵都未达到的她又如何能够跟上母亲的反应速度阻止母亲。

一柄长长的匕首自母亲手中掏出,往自己脑袋扎去,母亲将切洛卡催动到了极致。

匕首立时穿透头骨刺破了暗灵脑中的关键部位,白芽的母亲登时毙命。

“母亲!!!!!!”白芽大叫而出。

四周的邻居听到叫喊之后立时奔了过来。

打开房门呈现在众位暗灵面前的是一位发丝被鲜血浸染的女子。

女子到死都未曾闭目,神色极为哀伤,双眼朝向上方似在哀伤的看着什么似的。

如水一般温柔在族群中非常具有人气的母亲就这样死了。

白芽不敢相信的退后几步,双膝跪地直接晕死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