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白娃的倔强

  • 黑色的少女
  • 灯光下的黑狗
  • 5092字
  • 2021-09-18 08:48:24

像往常一般,金甲傀儡在被击退之后便不再主动进攻。

双目如炬,傀儡静静的看着远处的面粉。

一落暗灵一傀儡遥遥的对峙着。

时间流逝,已经超过了挑战任务开始以来最长的对峙时间。

时间继续流逝着,到了一个节点之后傀儡终于是主动冲了上去。

“看来这傀儡不会一直在那等着啊。不过切洛卡已经凝聚完全了。”面粉心道。

心念电转的同时,面粉手上也丝毫不慢。

一门巨大的炮出现在了面粉的肩上,只听数声炮响,十几张黑色大网分别从不同方位向傀儡袭来。

傀儡举起制式长剑劈开了三张大网之后,被一张大网罩住,剩下的大网也相继罩在傀儡身上。

大网宛如拥有生命一般自动束紧,将傀儡裹的宛如一个粽子一般。

面粉见攻击得手反常一般的奔上前来,将一枚炮弹塞入地下。

只听一声巨响一个较深的土坑便这样形成。

一边捆缚傀儡的黑网燃起了黑色火焰,面粉也是抓紧时间一脚踢在了傀儡的身上。

燃着火焰,粽子一般的傀儡异常准确的进入面粉所炸的土坑中。

粘性液体自面粉的炮中射出,一会儿便装满了整个土坑,将傀儡封闭在那里。

透明粘性液体装满土坑之后,面粉便散去火炮。

双手直接插入粘性液体中。

“变性。”面粉心中默念之后,凝固的透明液体直接变黑,自面粉双手下蔓延,不一会整个土坑中的粘性液体便变为了黑色。

粘性液体变为黑色之后便变得十分坚硬。

积蓄的切洛卡一次性用完,也是令面粉大为疲惫。

“哈呼,哈呼。”地在土坑旁喘着粗气。

土坑中被封存的傀儡,并未丧失行动能力。

黑色的火焰依旧在傀儡的身上燃烧着。

先是捆缚傀儡的黑色大网,后是傀儡周遭凝固的粘性液体,都被黑色火焰燃尽。

在黑色火焰的作用之下。

不一会一个球形的可移动空间便形成了。

黑色制式长剑出现在傀儡手中,傀儡凝聚起切洛卡执剑向上一刺,面粉稳固的黑色固体便被刺穿傀儡也是平稳的来到了地表。

傀儡突破面粉的封禁也是花费了一些时间。此时的面粉在附近观望着傀儡,傀儡突破的同时面粉也是将早已准备好的肩抗火炮对准了傀儡。

直径大约有两米的火炮,吐出了数十根长长的黑色藤蔓以着不同方位向傀儡缠去。

傀儡刚刚凝聚完切洛卡突破面粉的封禁,此时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刻。

在砍断面粉的几根藤蔓之后,傀儡便被剩下的藤蔓给牢牢的捆缚起来。

黑色火焰再次从傀儡身上燃起,灼烧着藤蔓。

就这样面粉与傀儡再次缠斗起来,面粉无法破坏傀儡,必须将傀儡束缚住,然而面粉无法封禁傀儡的切洛卡。想要完全制住傀儡只能像洛白一般将傀儡的切洛卡消耗殆尽。

傀儡的切洛卡与面粉相差无几,然而面粉主动的缠缚却是比傀儡更消耗切洛卡。随着一人一傀儡的缠斗,面粉终于是切洛卡透支倒在了地上,而傀儡还剩下一小半的切洛卡,想要如洛白一般利用泥土令自身消耗的切洛卡小于傀儡可不是一般的难。

眩晕过去的面粉被青雾落暗灵送出试炼场,伊依与白娃也是分别上前。

“没什么大碍,只是切洛卡消耗过度,睡一觉就好了。”青雾落暗灵说道。

“辛苦了,面粉。”白娃接过面粉将她放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成功了吗?”伊依见面粉没事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后说道。

“很遗憾,失败了。”青雾落暗灵说道。

“好吧。”伊依应答。

三人中伊依和面粉都已经失败,虽然还有第二次机会但伊依自觉胜利的机会十分渺茫,只剩下白娃没有上场比拼过了。

金甲傀儡如此坚固,用来当做肉盾再好不过,拥有金甲傀儡也能令伊依她们往后在暗黑森林更好的行动,甚至之后到灵渊魔界中都会是很重要的战力,关键时刻或许能够救她们一命也说不定。

因此抓住机会夺取一具傀儡,可是异常重要的事情。

“白娃就看你了。”伊依拍了拍白娃的身子,面色凝重的说道。

“嗯,交给我吧。”白娃应答。

面粉、白娃、伊依三人中,辅助最厉害的是面粉,兵器的使用方法最厉害的是伊依。但论战斗力,一直以来都是白娃。

当初伊依三人合伙一起抗击暗兽的时候,危机关头出力最多的也是白娃,若是三人中要选出一个队长的话那一定是白娃了。

古舟的出现令白娃存在感大为降低,他取代的白娃三人之首的位置。

自然白娃没有丝毫的不满,有古舟一个这么厉害的人和她们在一起她求之不得,但是这个挑战任务古舟却无法参加,这时就得看自己了。

在战斗之前博学的云微也是好好介绍了傀儡这一事物。

伊依先前也分享了自己的战斗经历,白娃心中也是有了一些底。

巨门大开,白娃随青雾落暗灵走了进去。

如先前一般一位金甲傀儡右手撑脸安坐在地上。

白娃依青雾落暗灵所言将一丝切洛卡注入到傀儡里边,随后拉开了距离。

并未如面粉她们一般显现出兵器,白娃直接盘膝坐下。

“?”一边的青雾落暗灵有些疑惑的看着洛白。

金甲傀儡缓缓苏醒站了起来,一柄黑色的枪自它手中出现,如先前对待所有落暗灵一般,它向着白娃冲了过来。

“试试我的暗灵术‘土牢’吧。”白娃心中默念的同时手上速度也丝毫不慢。

只见她蕴起切洛卡双手往下一按,地下的石板便立时破碎。

而向白娃冲过来的金甲傀儡却是发觉地面一沉整个直接陷了进去。

周遭的泥土不断向傀儡挤压而来,傀儡也是不断的反抗着。

白娃与洛白不谋而合都采用了用泥土压制傀儡。

洛白是战斗途中临时起意而白娃却是早有预谋。

白娃的落暗灵术是三人中最多的,使出来的落暗灵术就有“炎灭”“诡灭”“击突”“逆旋”“枪影”这许多。

白娃对于切洛卡的性质变化也极为厉害,向伊依询问确定战斗场中有泥土之后她便决定使用土牢这一暗灵术。

“土牢”这一落暗灵术白娃在黑色少女时期便创造出来了。

这招可以用来束缚暗兽,让队友将它杀死。

操控泥土相对于使用切洛卡变成粘性液体消耗的切洛卡要少很多。

拥有暗灵术基础经常用泥土束缚对手的白娃与临时起意用泥土束缚傀儡的洛白相比自然是熟练许多。

但即便如此想要完全束缚住金甲傀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虽然白娃对于用泥土束缚傀儡更为熟练,但她对于切洛卡的使用与对性质变化的理解可远远比不上身为特等落暗灵的洛白。

在与洛白战斗时,除了切洛卡的性质与容量与她相差无几,傀儡的各项机能全部都达到了上限;但即便如此和身为特等落暗灵的洛白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这也是洛白能够通过用并不熟练的泥土成功束缚傀儡的原因之一。

自然面对初等暗灵的白娃,傀儡各项机能都是相对降低但也是超出平均值许多的。

也因此白娃不具备洛白拥有的优势。

拉锯战进行着,白娃尽可能的少消耗切洛卡束缚着傀儡而傀儡也在地底的泥土之中不断地反抗着。

长时间的战斗傀儡不会感觉丝毫疲惫,而身为落暗灵的白娃却是会受到情绪的影响根本无法像傀儡一般稳定的输出。

白娃极力稳定自身的心绪,极力的减少失误。

因为每失误一次都会多消耗一份切洛卡,每多消耗一份切洛卡擒获住傀儡的可能性就会小一分。

与傀儡拉锯战期间,白娃也是吃下了金枚。金枚主要用来提升等级上限并不能直接恢复切洛卡,但却能够令切洛卡恢复速度变快。

用提升等级的金枚来恢复切洛卡是极为奢侈的,但为了胜利白娃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拉锯战依旧进行着,虽说白娃对于性质变化与切洛卡的使用不如洛白但经常操控土壤与拥有捆缚傀儡的暗灵术弥补了这一差距。

随着时间流逝拉锯战也进入了后期,阵阵眩晕感不断向白娃袭来,切洛卡透支带来的副作用不断侵袭着白娃。

即便白娃强打精神,但在强烈眩晕感的作用之下她还是出现了失误。

傀儡依旧如先前一般,有规律的持续输出着,白娃这一个失误也是令傀儡抓住了机会。

长枪向上方一刺直接刺破了地底圆形的土牢,傀儡作势便要突破土牢钻出地面。

白娃大惊,若是让傀儡钻出地面可是很难再将它捕捉回来了,到时候所付出的努力必将功亏一篑。

她立时极力的催动切洛卡令土牢愈合,令周围被傀儡弄开的泥土向傀儡缠去。

傀儡突破受挫,便继续执着黑枪,击开向它袭来的泥土。

极力勉强自己催动切洛卡也令白娃受了点伤,白娃捂着胸口咳了一声,一口鲜血自白娃口中咳出。

不小的痛感也是令白娃清醒了许多,她忍着痛处继续用切洛卡操纵着土牢,防止被傀儡突破而开。

拉锯战依旧进行着,傀儡依旧如先前一般毫不疲累地输出着。

而白娃却是忍着痛楚,极力的催动所剩无几的切洛卡。

身体早早的向白娃发送需要休息这一信号,然而白娃还是极力的勉强自己坚持着。

为什么如此坚持?

白娃心中虽然无暇想别的事但她的意识中却隐藏着自己那一段段的经历。

成为黑色的少女与狰狞恐怖的怪物战斗,一次次的濒临死亡,一次次的想要活下去,一次次的哭泣,一次次的嘶吼。

不为什么,只为了活下去,只为了能够更好的活下去。

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坚持,一次次的勉强自己也是令白娃拥有了钢铁一般的意志,也因如此白娃才能坚持下来。

时间流逝,白娃的眼眶中甚至都流出了鲜血但她依旧未曾放弃,她依旧咬着已经流出鲜血的嘴唇坚持着。

白娃自幼父母双亡,是叔叔婶婶将她抚养长大。

叔叔婶婶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但也并未嫌弃白娃一直将白娃当做自己的女儿抚养长大。

当今的人类社会极为的和平美满,什么瘟疫、传染病都被控制的极好。

人与人也极少发生矛盾,生活也没什么压力学习也是靠自觉,极少会有人强迫你。

人们对同类充满了友爱,生病同学们会一起探望,有困难同学们也会一同帮助。极少会出现欺凌事件,即便有大多情况下也都会制止。

白娃宛如一个温室的花朵一般,充满希望和和美美的度过每一天。

可是有一天,她的美好的生活被打破了,她们被传送到未知的空间与如此丑恶狰狞的怪物拼杀,开始的那几天白娃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她的精神几欲崩溃。

过了许久许久的时间,经历了不知多少的危险之后,白娃的心才冷静坚强起来。

不为什么,就是为了活下去,就是为了活下去!

这是大多数黑色少女的想法。

然而白娃除了想活下去这一想法之外,她还冒出了一个特别荒谬幼稚的想法。

那就是揪出这幕后的指使者,改变规则,改变黑色的少女悲惨的现状。

要知道她这一想法是多么地荒谬,多么的不自量力。

来到地灵界的她更是明白了自身的界限,自身的弱小,但她也并未屈服,她只是想守护当初那美满的家,那美好的生活。

她不想让更多的少女接受这非人的改造,经历这非人的生活了。

在切洛卡被强烈透支的情况下白娃的身体竟大幅度的颤抖起来,鲜血从五官中流出。

眼眶也变为血红。

土牢中金甲傀儡终于是停止了运作而青雾落暗灵则是立即上前,涌动起切洛卡为白娃疗伤。

“这孩子心中一定有着属于她的坚持吧。这可比洛白勉强自己使用切洛卡厉害多了,这孩子切洛卡早已用尽,已经开始透支起自己的生命力了,若是再持续下去这孩子恐怕得性命不保吧。”青雾落暗灵心中默默道。

“不好!我这具分身的切洛卡还不够用,倒是便宜你了。”青雾落暗灵惊慌之后也是想起了什么随后一笑,从身上掏出了一枚青色的金枚,送到白娃的嘴边喂她服下。

“这高等暗兽的金枚给你服下还真是浪费,不过为了保全你,我也只能稍稍破费了。要是让你这个如此富有潜力的小家伙折损在我这里可是大大的罪过啊。”青雾落暗灵心道的同时也是将手放在白娃的身后,助白娃化开金枚。

时间流逝,青雾落暗灵将手从白娃的身后放下也是松了一口气。

“你这家伙可真是乱来,要不是我手中正好有属木的金枚,加上我对切洛卡的木属性变化极为擅长,你可能就要折损在这里了。不过你这家伙倒是因祸得福提升了实力,这高等暗兽金枚的效用也留存在了你的身体里,你暂时不用吞噬金枚了。我倒是挺喜欢你这样意志坚定了落暗灵,我叫‘青木’若是有缘我们应该会相见吧。”落暗灵青木将金甲傀儡变为一枚戒指戴在白娃身上之后便将她送出了战斗场。

见白娃满脸是血,伊依与古舟立时迎了上来。

“白娃她没事吧。”伊依有些焦急的问道。

“她没事,但也是受了不小了伤,不过已经被我治好,之后她会沉眠一段时间,不要打扰她,等她自然苏醒。”落暗灵青木说道。

“嗯。”伊依应答。

“对了,还有一点,这孩子完成了挑战。金甲傀儡已经被我变成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到时候只需要她将切洛卡注入在傀儡核心烙下一个印记,就能使用了。”落暗灵青木指了指白娃手上的金色戒指说道。

“嗯,好的。”伊依知晓白娃完成了挑战也是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

六位落暗灵接连挑战了一遍金甲傀儡还剩下最后一位绿色短发的落暗灵。

“幽绿。该你上了。”蓝曦说道。

绿色短发的幽绿吸了一口气之后便跟着青木往挑战场走去。

幽绿,中等落暗灵,在落暗灵学院享有中等偏上的成绩。

幽绿在落暗灵学院种显得普通,而在洛白四人中她却是垫底的存在。

蓝曦自是没报什么希望,但是明摆的挑战机会不去挑战岂不是太浪费了,也许幽绿能够瞎猫碰上死耗子赢下这一挑战也说不定。就算赢不下挑战也能得到一定的战斗讯息,与她们分享,或许就能找到战胜金甲傀儡的方法。

幽绿进入战斗场之后没多久便礼服破碎极为狼狈的走了出来。

蓝曦与黎月并未觉得意外,在幽绿出来之后她们便走上前去宽慰一般,之后便相互分享起经验来。

不到半天时间,七位落暗灵便各自挑战了一遍金甲傀儡,其中白娃、面粉、洛白直接陷入了昏迷状态而伊依、蓝曦、黎月、幽绿也是透支了大半的切洛卡暂时失去了与傀儡的战斗能力。

四位落暗灵各自盘膝坐下回复起切洛卡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