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对神发誓,岂可儿戏?

崇阳市神明现世,虽然还没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但作为经常在网上逛本地论坛的年轻人,关悦还是偶然间看到过的。

尽管稽查局删帖迅速,但只要常逛论坛,总能在被删前看到。

更别说,

稽查局管得了网络上的帖子,却管不了百姓们的嘴巴。

周围的朋友只要有一个偶然知道了,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就避不可免地会提及这件事情。

而此刻,关悦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熊孩子刮车。

虽然自己亲眼看到了,但作为受害者,她说的话也不能算是证据啊!

不知为何,她就想到了神明。

虽然,关悦并没有亲眼看到过神明,但这段时间,坊间各种关于神明的流传却是不少。

向他们起誓,或许可以应验。

周围看热闹的市民们,见女生拿不出证据,只能靠发誓证明清白,纷纷无奈。

“姑娘,要是没证据的话可就难办了啊!”

“哎!真是有什么样的爹妈,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额......你咋知道就是那孩子划了这姑娘的车呢?你看到了?如果看到的话为什么不站出来指证呢?”

“傻冒,人家都特么对着崇阳市的神明发誓了,她要是故意讹这对母子的话,敢对神发誓吗?你知不知道,崇阳市现在真有神明!”

人群哄乱。

发完誓,关悦就指着躲在中年妇女身后的熊孩子。

“我已经发完誓了,该你了!”

“呵呵。”

闻言,中年妇女冷笑两声。

“你以为发誓就能证明什么吗,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凡事都要讲证据!”

“不过......不就是说两句话吗,儿子,别怕!”

在她这里。

钱进来容易,但想让她轻易地送出去......

呵呵,不可能!

想到那红彤彤的钞票,即便这车是她儿子划得,也不能给!

连证据都没有,凭什么要她赔钱?

至于神......她向来不信这个,信神能让她过上好日子吗,能让她心想事成,不劳而获吗?

既然不能,信他作甚?

要是发誓真会灵验的话,她早就已经是脸上长脓、脚底生疮,一辈子不孕不育了!

可结果呢?

她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说着,中年妇女就把自己的孩子从身后拉了出来。

让他学着刚刚关悦的手势。

“来,儿子,你就照着她刚刚说得那些话,重复一遍!”

熊孩子啥也不懂,做错了事情的他现在完全听从母亲的话,像是被控制的木偶一样把右手举起来,做出发誓的动作。

不过,就在他即将开口说话的时候。

站在旁边跟张绮雯一起看热闹的张奕,突然开口说道:

“举头三尺有神明。”

“对神发誓,可要一定慎重啊。”

闻言,那熊孩子当时就浑身颤抖了一下,像是触电一般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臂,再次躲回了母亲的身后。

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

所以心虚。

但是,这会儿旁边围观的人已经站了满满一圈,全部都是看热闹。

那中年妇女拳头一握,横眉看着张奕。

“你是哪根葱?”

“要你在这里教育老娘的儿子?”

此刻的她,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围观的人这么多,如果这时候自己选择了退让,那岂不是证明自己真的心虚了?

赔钱?

绝对不可能!

不就是对神发个誓吗?

难不成,自己随便撒个慌,那些神还真能出现在她面前,应验了不成?

想到这里,她干脆站出来替自己的儿子发誓道:

“行!”

“要是我故意推卸责任,冤枉这个女生的话......就让我倒霉一辈子!”

虽然她不信神,但有些东西还是会在所难免的有些敬畏,所以也就没敢像关悦那样,说出天打雷劈的誓言。

发完誓。

中年妇女便是冷笑地看着关悦。

“怎么样,你发过的誓,现在我也发过了。”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虽然中年妇女确实发了誓,但就刚才她儿子那副畏畏缩缩、满脸心虚的表现,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绝对是这家人想推卸责任。

因此,周围人对其都是充满了鄙夷。

但中年妇女压根就不在乎。

“没证据就敢乱说话,老娘没告你诬陷就不错了。”

“还想讹钱?”

她自顾自地在哪儿说着。

但是,

不知为何,

周围聚集的吃瓜群众在此刻全部安静了下来,许多来往的路人,也不约而同地定在了原地。

张绮雯瞪圆了眼睛,看着那中年妇女的身后。

那位名叫关悦的女生,此刻也是嘴巴张大,俏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看到这一幕,中年妇女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周围这些人就像是见着了什么难以置信的画面一样,还有许多人拿出手机,开始拍照和录像。

关悦怔怔地指着中年妇女的身后。

“做什么?”

“我告诉你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拍视频发到网上,那就是在网暴别人,老娘可是抑郁症的。”

“不管怎样,我话就放在这里,没有证据,这钱我不可能赔!”

尽管对方仍在胡搅蛮缠。

但关悦心里却已经没有任何愤怒的情绪了。

她指着中年妇女的身后。

颤抖说道:

“神......是神!”

听到对方这么说,中年妇女自然也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一扭头,只见在身后的半空之中,几位面容严峻的神明赫然站立。

其中站在最前端的那位,狱吏打扮,披散着头发,纱帽宽袍,手里举着一块木牌。

上面写着“日巡”。

而在其身后,则是几名身披盔甲的天兵。

“啊!”

中年妇女与其对视一眼,只觉得天空中的那位神明凶神恶煞,气势滔天,对视的这一眼,仿佛自己的灵魂都受到了猛烈地冲撞。

她双腿一软,摔倒在地。

但,

在关悦的眼里,却觉得这位神明慈眉善目,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那位神明并未多说任何一个字,不久便消失在了天际。

这时候,

人群里再次传出张奕的叹息声。

“对神发誓,岂可儿戏?”

“有些话,乱说不得。”

说完摇了摇头,拉着张绮雯离开了此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