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噫,好耶,我中了!

看着面前的络腮胡和小年轻,张奕后背靠在椅子上。

络腮胡身材魁梧,皮肤比较黑,说话的时候,不仅嗓门大,声音也是比较的粗狂,有点像现代版的张飞。

而他旁边那个小年轻,就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了,人长得比较清秀,一举一动轻柔扭捏,说话的声音也是比较细,给人的感觉更偏向中性。

不过,张奕现在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

彩票?

还是百分百中奖的彩票?

龙国人不骗龙国人,我看你们特么的专骗龙国人!

张奕指着自己,一副严肃的表情问道:“你们觉得,我很好骗吗?”

“没有啊。”

络腮胡迷茫的表情,仔细观察了一下张奕的面相,认真说道:“观阁下剑眉星目、气宇轩昂,且眼神之中精光流转,浑身的气质也是成熟稳重。”

“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能支撑起一个家,怎会是好骗的人?”

络腮胡旁边的小年轻也是连连点头。

“是啊是啊。”

张奕当时就纳闷了:“既然知道我不好骗,那你们为什么还来找我?”

络腮胡一愣。

下一秒,才想明白张奕这句话里的意思,陡然间瞪大了眼睛,和旁边的小年轻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朝张奕惊愕问道:

“你是说,你觉得我们俩是骗子!?”

小年轻也是悲痛地挥手喊道:“冤枉呐,老板!”

络腮胡脸都涨红了,看起来黑红黑红的,加上那络腮胡,跟个发了霉的红苹果似的。

“老板!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就是说嘛!”

小年轻握紧拳头,满脸愤慨:“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们俩像骗子了?”

张奕指了指自己左右两个眼睛。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准确地来说,从你俩说第一句话开始,就差把‘我是骗子’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说着,张奕打开手机,找到了一个APP。

举在络腮胡和小年轻面前。

“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

络腮胡和小年轻凑近过来,念道:“国家反诈中心APP?”

“觉悟很高嘛老板!”

小年轻朝着张奕眨了眨眼,虽然只是眨眼,但配合他的表情,和偏向中性的举止,莫名让张奕有点犯恶心。

“既然认识,而且也都看到了,所以,你们二位还是另找客户吧。”

“我指定是不行了。”

说着,就要将两人赶出去。

虽然现在店里没人,但张奕也不是闲得,懒得跟他们多说废话。

一听张奕要赶人。

小年轻欲哭无泪道:“老板,我俩真不是骗子!”

络腮胡也急了,把手里那张攥得皱巴巴的票子放在张奕面前,说道:“小兄弟,你信哥的,十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这张票子,它绝对能带你起飞!”

张奕瞥了一眼。

票子,就是普通彩票的模样。

“你这票子,它正规吗?”

络腮胡当即点头,斩钉截铁道:“绝对正规!”

“哦,正规票子啊......切,这年头,谁特么信正规票子。”

闻言,络腮胡沉默了。

旁边的小年轻眉头一皱:“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沉默了片刻。

络腮胡:“其实,我这票子吧,它也可以不太正规。”

张奕一听就火了。

“不正规的票子,换你,你敢买吗?”

络腮胡:???

小年轻愣了愣,随后点头道:“倒是没毛病。”

说到这儿,正好有个顾客拿着东西过来结账,张奕便是朝两人摆手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俩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吧。”

“我这儿还要做生意呢。”

......

......

络腮胡和小年轻被赶出去。

蹲在街上。

俩人看着不远处的‘张氏杂货铺’,同时叹息了一口气。

络腮胡,本名叫赵铁柱。

小年轻,本名叫许青秀。

他们其实是守夜人组织里的底层人员,不是那种斩杀异兽的守夜人,而是,以普通人身份在守夜人组织里工作的人。

毕竟,平时组织里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需要他们这些人来完成的。

守夜人们,可没时间去做这些杂事。

而今天,他们俩的任务就是:通过任何普通人可以接受的方式,将守夜人的家属,引接至官方的启明大厦去工作。

启明大厦,表面上是个私立集团,其实是由守夜人组织专门建立。

岗位只向守夜人的家属开放。

待遇高,活还少。

且整个大厦的安保等级也是非常的高。

这也就是当初官方承诺过的,对守夜人家属的保护。

“我早说过,咱俩根本就不是干这个的料,你说留在原来的工作岗位它不香吗?”

许青秀有点泄气,抱怨道:

“要是完不成这次的任务,还不知道要被领导怎么批评。”

“没事。”

赵铁柱面露沉思,随后一拳头锤在地上。

“我还有其他办法,这次......肯定让他买咱们的票子!”

见状,许青秀眼神里重燃一丝希望,随后又无奈地嘟了嘟嘴:

“明明是送福利。”

“怎么现在整得像诈骗似的呢?”

不过,抱怨归抱怨,事儿还是得继续做的。

毕竟任务已经在他们身上,

完不成。

就会被扣奖金。

......

......

张氏杂货铺。

张奕坐在收银台里面的位置里,刚结完账。

突然——

“噫!好耶,我中啦!!!”

这时候,突然门外传进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张奕好奇地转过头去,只见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老阿姨,手里拿着一张皱皱巴巴的彩票。

站在自己的杂货铺门口。

兴奋地喊道:

“没想到,那两个人居然没有骗我!我真的中奖啦!”

“真是太棒了!”

“哦对,我听那两个人说,他们手里还剩下最后一张票子,不行,我得赶紧去把那张也买回来,这种好事,可不能让别人给抢了!”

这位老阿姨的声音刚刚落下,另一道熟悉的声音便是响起来:

“不好意思。”

“每个人只能购买一张,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闻言,老阿姨立刻痛心道:

“啊!真是太可惜了!不知道这剩下的最后一张票子,又会便宜了谁呢?”

“帅哥,阿姨可以出高价,求求你破例一次呗?”

“绝对不可能!!!”

紧接着,

两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杂货铺的门前。

张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