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刘老太婆

  • 凌晨5点
  • 宜圣钿
  • 4463字
  • 2017-09-18 16:49:38

刘老头名叫刘秃子,因为他头发稀,村里人就给起了个外号,时间长了也就成了他的名字了。刘老头天性聪明,就是脾气不好而且有点吝惜,自己吃饭还嫌吃的多,经常管教刘老太婆和儿女们要省吃俭用。

生活在那个年代,男人就是天,刘秃子就是霸王。他怎么也对,老伴怎么也不对,打骂那是家常便饭,伸手就打张嘴就骂;他自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家老小什么时候都是他一人做主说了算,谁要敢反驳一下,拿起棍子就打。所以只要老刘在家的时候,一家人都觉得气氛十分严肃,每天就等着他出村里串门去,家里才能感觉温暖些,舒坦些。尤其老伴儿在老刘手里更是被掌控的说话还的看他的眼色形势,哪句话说对了,哪句没说对。生怕她哪句话说不对,刘老秃子不知什么时候拿东西又从头上飞过来。刘老太婆被老刘欺负的早已麻木了,也习以为常了。

刘老太婆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她自己家庭里孩子多,常常吃不饱饭,可看见上门来讨吃要饭的却从来都不忍心拒绝,总是或多或少的给他们点吃的,哪怕把她正在吃的半碗饭也要给讨饭的分半碗吃。为此事也没少挨刘老头的打骂。可是天生善良的她,即使这样也改不了这性格。有时实在没吃的了,就趁刘秃子不在家时偷偷的到放米的凉房里挖点生米给人,要不就是找点哪怕是破旧的衣服也要让讨饭的人穿上取暖。

这一天中午一家人正在吃饭,忽然从外面来了个人,只见这个人头发乱蓬蓬,手拿一个破旧的盘子,摇摇晃晃的就进了门,一进门开口就说:“啊呀,恭喜发财啊!恭喜恭喜了。大哥大嫂家里有福了,要来钱财了。”一家人听的纳闷,去哪发财了,这年代这穷苦日子一天到晚吃饭都是个问题,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哪还能发个财?

老刘头素来有个习惯,看见不诚实的人,他就不想理,回过头来瞅上一眼来人:头发凌乱,衣衫破烂,一看就是几天没吃饭的主儿,这是饿的慌了说几句跑江湖的客套话来骗人。话也不想和他多说,自顾着吃饭。

可刘老太太热心肠,一看来人说了一顿祝福恭喜的话,管它是不是真的吧,也是吉祥的话,在那穷苦的年代里穷人家里能听上这么一段话,心里真是舒服,那真是比说什么都高兴。于是急忙腾出地方来请那人坐下,又看见自己一家人正端着碗在吃饭,很不好意思的忙让来人:“大兄弟,谢谢你了,发财倒是不敢想,每天能有顿饭吃,饿不起就行了。还没吃饭吧?吃点饭吧?”

听刘老太太这么一说那人到也不客气,忙点头应和着,眼睛看着她,看出来是饿了很久了。刘老太太一看灶台上正好还放着半碗粥,于是端过来对来人说:“你看也没啥好吃的,就剩这点粥了,你吃吧,好填填肚子。”

那人也不再客气了,端起碗来就吃上了。一会儿功夫吃完后,对一家人说,“好了,谢谢你们了,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改天来报答你们,”说完双手一恭,从门外走了。

他前脚一走,后面小儿子回来了,一进门手也不洗,嚷嚷着就喊饿,忙找饭吃,刘老太婆惊讶的看着他说:“你怎么回事儿?刚才一家人吃饭没你么,我怎么忘了你了?”可是回头一找饭,哪还有饭啊,早被刚才那人吃了。

小儿子一看没有他的饭了,放声就哭。老刘头又开始大骂起来,嫌她刚才多嘴让那人吃饭了,骂着还不解气拿起自己吃饭的碗来照着刘老太婆的头上就扣过去了。一碗扣过去,老太太的头顶上立刻起了个大包,流出了血,子女们看在眼里气在心上,又不能去数落谁,只能是忙着给老太太包伤了。

老太太被老刘头打了一顿后,气的只能哭鼻子,又可怜小儿子饿着,心里即难受又无奈,唉声叹气的抹着眼泪。

第二天下午时分,刘老太太和两个儿媳妇正坐在家里纳鞋底,忽然从外面来了个陌生人,那人进门后不说话,看了看家里又看了看刘老太婆开口说:“啊呀,这家人才可怜呢。一进门一个大炕一个缸一根顶门棍四堵墙,啥也没有,实在是穷。不过跟要点吃的还是舍得给了。”于是对刘老太婆说:“大嫂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你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

老太太看他衣着整齐,不像是乞讨人,就说,“大兄弟,我今天实在为难了,老头因为昨天给别人吃了半碗粥,不但把我打了一顿,还把凉房也锁了,家里一颗米也没有,我实在没办法了,你要不到别人家看看去?”老太太为难的说。

那人看了看老太太又看了看家里回头对她说:“你这个老太太,活该你老头打你,你看你自己家里有啥?家徒四壁,一家老小十几口人,穿的是破衣烂衫,吃的是粗糠野菜,住的是茅屋土房,你说你拿什么来接济乞讨的人呢?穷人可多呢,莫非你都能可怜的过来?”

几句话说的刘老太婆即羞涩生活艰难家贫如洗,又有愧家人,想想这两天的怪事儿,心里真是难受,头一天来了个道喜的说发财了,结果让老头扣了一碗打出了血,第二天又来了个生人是数落穷困潦倒,又要饭吃,越想越伤心,禁不住又哭起来。

那人说“别哭了,我来了你家半天了,有点饿又有点渴,吃不上东西,你给我倒碗水总可以吧?”

老太太正抹眼泪哭着呢,听来人这么一说,急忙下地给倒了一碗水端过去,又想找点吃的,可实在家里没吃的,只好为难的站着。来人笑了笑说:“我也不为难你了,这碗水就行了。”老太太赶忙又请那人坐下。

那人喝了水后对老太太说:“你也别埋怨你家老头,你自己家人多,他也是实在没办法,你救不了多少人的,你救了别人,你自己就得饿着。说实话我今天来就是帮你的,我看你也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说完就把老太太和两个儿媳妇都叫到外面院里来。然后领着刘老太婆转着房绕了一圈后回到原地对她说:“这个房子周围埋藏着一堆银子,是你婆家人祖上的东XZ宝人还没来的及告诉后人就突发急病去世了。所以一直没人知道,也只有你积下了德才能找到。”

刘老太婆和俩个儿媳妇怔怔的看着那人,这突然来的惊喜给她们带来了欢心,老太太此刻又想起了昨天来人的话,她不禁盯着眼前的人仔细的看起来,不一样啊。可为什么他们的话语感觉如此相同呢?若是真的,生活就不在难了,也可以又能帮助那些穷苦的人了。这样心里想着的时候,来人好像能猜到她的心思一样,拿眼看了她说:“你这次再不能象以前那样帮助别人了,记住,这些银子找到后除了给你的儿子们把家分出去各过各的外,你一定要仔细着慢点花,再把一部分保存起来藏好,因为这将来要用来救你儿子的命的。一定要记住了”

刘老太婆惊恐的点点头,于是问道:“先生,那我怎么才能找到呢?你是知道的吧,你带我找出来吧。”

那先生说:“我不能带你去,我和你的两个儿媳妇就在这里等你,这得你亲自去找啊。”

“我亲自去找?我去哪里找呢?”老太太疑惑的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儿,不管你一会儿见到谁,或者谁和你说话,你不能回答,记住么?否则你不但找不回银子来,你还会有生命危险的,而且几年后你也就救不了你的儿子了。”那人用威严的眼睛盯着老太太。

“好,好的,我记住了。”

说完这句话后,那人对刘老太婆说,“好了,你现在闭上眼睛,一会儿我让你睁开你再睁开就能知道银子在哪了。”

说完朝着刘老太婆闭起双眼的脸上念念有词然后又轻轻的吹了三口气,用一种特别低沉的声音对她说:“你看谁来了?”

说完这话那人就站到一旁去了,眼睛紧紧地盯着老太太的一举一动。两个儿媳妇瞪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婆婆。这时只见她睁开眼睛的同时,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好像在她的面前是有东西或者是有人在哪里。她往前走了两步后停下来,忽然脸上带着恼怒,踉跄一步掉头就朝后跑开,只见老太太不往别处跑,就绕着房子跑,跑了三圈后在一个放着磨盘的地方停下来坐在了上面,可脸上还是满脸怒色,目无旁人,独自呆坐。这时只见那人走到她跟前看了看,嘴上又念念有词,然后从后面猛的拍了她一巴掌,把她从石磨上推下来。

这时刘老太婆才恢复了先前的脸色,惊讶地问:“先生我怎么跌倒坐在地上了?”

先生定了定待老太太完全意识清醒过来后才问她:

“你刚才去哪了?见到谁了?”

刘老太婆这才反应过来,惊恐的注视着先生。

“已经没事了,你说吧。”

“我刚才看见我婆婆了,她看见我二话不说,拿起棍子就打我,她活着的时候就打我,如今死了看见我还打我。正当她打我时,一个老头过来拉着我就跑,婆婆就在后面追,看见婆婆快追上了,老头把我扶在了一个高处的地方,我坐上去,后来就不知道了。”

“你知道拉着你跑的那老头是谁吗?他就是藏银子的人,是你老头的祖父。正是他托梦给我,嘱托我让我来帮你的。你这银子找到了。”

刘老太婆和俩个儿媳妇忙问:“银子在哪了?”

“今晚十点以后让你的两个儿子把这里挖开。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能对外人说。”

说完,那先生头也不回就走了。留下老太太和两个儿媳妇又是惊喜又是惊讶,都不大相信到底有没有这么回事?只等夜晚时分全家人挖开再说了。

是夜,老刘秃子带着憎恨和不信任的眼光在刘老太婆的指引下领着几个儿子拿着铁锹到院里放着石磨的地方,看了看周围黑黢黢的没人,把石磨推开挖起土来。20多分种后,在一米多的深坑里挖出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壶,用手拎拎很重,用劲儿才把它拎出来。一家人紧张的把东西提回家去,就着煤油灯的光亮打开铁壶一看,里面真的是白花花的银子和元宝。全家人真是喜出望外,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之财真是太让人惊喜了。刘老太婆更是激动的哭了。

刘老秃子当即就给祖先跪下磕头上香,并且千恩万谢。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刘老头和老伴俩人已经把部分银子都分配好了,按着那先生的指点给两个大儿子分了家,以后各家勤俭节约各自过日子,又给即将成家的三儿子盖了房。大小基本安顿妥贴后,把剩余的元宝老俩口又重新找了个地方埋起来。以备不测之时再用。

话说那先生走后的第七年,老刘家的两个儿子因为队里招集苦力出去挖大渠,一起卷着铺盖走了。

有一天上午时分,挖坑累了的人们坐在大渠边上休息,兄弟二人的旁边有个近似乎瞎子的人也在跟前坐着,刘家大儿子好奇的问:“像你这种情况怎么也能出来挖大渠?”

这瞎子回头看了看刘家大儿子说:“没办法,瞎活着呢,在哪也得受罪。”

又回头看了看他说:“你呀四多岁后会有灾难的,”说完又用手摸了摸刘家大儿子的头说:“你估计要孤寡半辈子的。”

正是大中午时分,又是年轻人,大儿子正不知该说什么话的时候,刘家二儿子在旁边听不惯了,上来推了一把瞎子:“你瞎扯啥了?你自己算见自己什么时候死了不?”

谁知那瞎子却不是省油的灯,连忙说:“我早算见了,今天就会死的,家里穷没办法还的你帮我一把了。”

瞎子说完这话,站起来径直走到刘家二儿子身旁也推了他一把。年青人本来火气就大,听他说了不该说的话反手又还了他一把,站起来正要伸手打那瞎子。瞎子故意偏了身子一脚踩空瞬间掉入了渠底,那渠是现成挖开的,已经有好几米深了,掉下去正好是头朝下,把颈项扭断,当场毙了命。

这一下惹下了人命关天,弟兄二人当即被瞎子的兄弟和一起出来的同村里人控制住,一边托人带消息给两边的家人。

刘老秃子和老刘太婆老俩口一听此事后,当即回想起7年前那先生的话,于是赶忙先托人打听消息,一边作手着银子抚恤瞎子那边的家人

好在事态还有转机,恰逢瞎子那边的家人也好说话,也因他自己有过言在前所致失误,也不要求严惩老刘家二儿子,只要一笔钱,就可私了,但却是一笔不菲的要价。消息转回到老刘家里后,老俩口把大洋着急的挖出来,拿去到银行换出来现钞一数,不多不少正好是瞎子家人所索要的那个数。

老俩口惊的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原来真是什么事儿都有个定数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