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风马牛不相及

  • 凌晨5点
  • 宜圣钿
  • 1106字
  • 2021-02-16 06:54:46

风叫疯子,马叫一马平川,牛叫牛年,不是一块儿的,所以不相干。

风有一年穷疯了,当然是指思想,心灵不健康的穷,到处找茬儿碰,看见谁也想过去潲一潲,让别人不舒服,让自己沾点上风头,胡搅蛮缠、和人抬杠、吵架。哪天心情不好到及至,就会气的呼呼直叫唤,象猫一样呜呜低垂着。然后开始骂大街,逮住谁骂谁。

它还肯利用有些善良的人,让它们互相闹意见,互相争锋,它就在旁边看红火,而且它做了这种事儿,一般当事儿人都不知道是它干的,高明吧。

慢慢的人们都受不了它的所作所为,看见它来了,都用帽子或围巾捂住口鼻,躲着它,回避着它。

有天风看见牛走过来了,它相来不爱搭理牛,因为牛更是老善人,从不跟人论短长,你说咋就咋,听不惯看不惯了,大不了盯着你看看,再就不理你了,爱你咋咋地。谁还能把牛这种人咋了?

牛刚走到河梯边,风见状就挑唆柳树条,柳树条便不约而同齐刷刷抽打了牛。牛惊讶的回头看看,正好看见柳条发芽,清香扑鼻,嫩绿爽口,多么诱人啊。牛于是停下了要去河边喝水的脚步,直接张开嘴巴揽了一口柳条。柳条的众姐妹们带着伤痛齐上阵噼里啪啦又给了老牛一顿打,老牛向来逆来顺受惯了,这点抽打相对于人的皮鞭来说算的了什么,于是继续开吃。可是风不干了,它怎么可能容忍牛顺道占这便宜呢?

于是风开始“呼呼呼……嘶啦嘶啦……”的在牛的耳旁挖苦着,叫嚣着。牛抬起头来双眼迷茫的看了看风,它以为风要过来吃柳条,便退后一步,风闻惯了尘土的味道,哪里爱闻柳条的腥味,它感觉对牛已经起不了什么阻力了,于是也慢慢的消停了,不一会儿便一溜儿烟跑了。

关于马的问题,就是我的两任婚姻里,丈夫都属马。前夫比我大五岁,后夫比我小七岁。都爱喝酒,酒后都有点酒风不太好。常被我骂作是误识劣马。

好在后者还是有点希望,希望能被我训练出来,鞍前马后的照顾我,能做我人生新起点的马蹬,而脚下是一马平川……

牛年即将到来!

今天是2020年的农历二十八,再有两天,新年就来了。在这里,我预祝大家新年快乐,牛年大吉!

虽说又过新年,举国上下依然一片欢腾,鞭炮齐鸣,热闹非凡,喜迎新春。可多数人还是会恋旧情怀,因为又新增了一岁,会一年年变老,所以有点不甚情愿,却被牛一脚踢过来,进入年里。

所以对于年的到来,会像唱一首老歌一样,希望的是慢慢的来,慢些的走,我们要把这一路的风景领略个够……

听说每遇牛年,必是好年景,希望如此吧。

金牛贺岁,吉祥岁岁;金牛祈福,阖家幸福;金牛敲门,五福临门;金牛拜年,富贵连年。

祝愿大家:

牛年大吉,一年更比一年好。

牛年安康,万事称心如意。

祝做生意的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更要祝努力辛苦赚钱养家的人钱多多、福多多、健康多多、好运多多,一切顺心如意。

大家一定要在牛年牛转乾坤,牛气冲天,大吉大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